倍可親

一段逝去了的感情

作者:Djogchen  於 2008-12-28 22:27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通用分類:其它日誌|已有41評論

關鍵詞:

我可以承愛失敗,但不能委屈求全,因為我是個男人


這是一個多倫多博士斷腸之聲


初戀

1984年,我在安徽大學法律系取得碩士學位,分配到安徽經濟幹部管理學院。兩年後,組織決定派我到加拿大做訪問學者。
我30多歲了,仍舊單身。出國前夕,父母、哥哥姐姐、親戚朋友都為我的婚事著急,給我介紹顧不少年輕女孩,可我卻沒有看上她們中的任何一個。
1986年的夏天,我回到安徽老家準備出國事宜。有一天,一位好友拉我去劇場看歌舞演出。那天晚上的節目很精彩,尤其是一位女演員的獨唱,使我怦然心動。散場后,我的朋友拉我到後台,說那個獨唱女演員是他的遠房表妹,非要我見見不可。
「這是我表妹季蕊,」他給我們雙方介紹說:「這是我跟你提過的大名鼎鼎的胡世凱……」
女孩閃動著一雙黑溜溜的大眼睛,熱情地望著我。卸了妝的她,顯得更年輕更清純。我們一見如故,在一起有說不完的話。她是雲南省藝術學院音樂系三年級的學 生,那年才xx歲。她早就從我的朋友那裡聽說了我的情況,很想結識我,朋友拉我去看演出,也是事先策劃好的。這個天真爛漫的女孩子,一下子使我內心深處湧起了最美好的感覺。我沒在想到啊,真正的愛情,會在我38歲這一年,在見了解個莫名其妙的女孩后突然降臨。
我把她到家裡拜見我的父母家人,並介紹說:「這就是我的未發婚妻。」
我母親對她卻很冷淡。母親認為,文藝圈的女孩子過於浪漫和輕浮,加上對季蕊一派新潮的打扮看不慣,覺得她不適合做我的妻子。家裡幾乎所有有人都站在母親的立場上,反對我和季蕊相愛,姐姐斷然說:我的擇偶標準是錯誤的、不切實際的,將來一定要吃苦頭的。
我已深深迷戀上了季蕊,誰反對我都聽不進去。
1986年9月10日,我以國家教委公派到加拿大作為期一年的訪問者身份,啟程去了多倫多大學。
剛出國的日子,我和季蕊書信來往非常頻繁,她給我來的信更多,平均一星期一封信,4年時間,加起來在100多封吧。她還給我寄錄音帶,聲淚俱下地訴說對我的思念,還在她唱的思念歌曲、獲獎歌曲。她的嗓音條件非常好,她的美聲法獲得過雲南省業餘組的第一名。一年的訪問學者生涯結束后,我繼續留在多倫多大學, 攻讀碩士學位。隨著時間的流逝,我的情感變得冷靜了,觀念變現實了。我對是否要和她結婚這件事發生了動搖。如果不出國,我一定會和她結婚。但在國外,情況就不同了。在國外完全靠隻身奮鬥,舉目無親,太太要承擔朋友、生活伴侶、事業夥伴等多重角色,對丈夫事業的理解和支持就變得格外重要。天真爛漫的季蕊能勝 任何一個學者妻子的角色嗎?我的確沒有把握了。
遠在國內的季蕊覺察出我的冷淡和猶豫,信和錄音帶來得更頻繁了。我終於被她的執著和堅貞感動了。我開始給她辦理出國手續,讓她以未婚妻身份辦簽證,沒批下來。季蕊很有辦法,在我末在國內的情況下,費盡周折,辦妥了結婚證書,簽證很快就批下來了。
1990年5月14日的深夜,季蕊乘坐的國際航班在多倫多機場降落。她裊裊婷婷地從機場大廳朝我奔來,我發現她比以前更漂亮了,衣著名牌,渾身散發著一個成熟女人的迷人魅力。
她興奮地說:「我終於到加拿大了。」
在她來之前,我已在多倫多大學的學生宿舍租了一套兩室一廳的房子,條件很不錯,衛生間、廚房、陽台應大盡有,她在陽光明媚的房子里跑來跑去地看個沒夠:「我們這個家真是不錯!」
我們度過了一個永遠難忘的甜蜜的蜜月。我帶著她到著名的安大略湖遊覽,拍了許多優美的照片。那是我最放鬆、開心的時候,我有了年輕、可愛、漂亮的妻子,有了一個幸福的家。

情殤

溫馨甜蜜的婚姻生活僅僅過了兩三個月,季蕊就流露出厭煩的情緒。
1988年原9月開始,我就進入博士學位的學習,這對我來說,壓力非常大。我要爭取全額獎學金,才能勉強維持生活。所以蜜月一完,我又一頭扎進學業里,不敢有絲毫懈怠。季蕊開始抱怨了:「這裡的生活太單調了,你一月就這麼一點生活費,我們過得太寒酸了,我沒想到跟你在國外,還沒在我在大陸有錢、過得開心。 」出國前,她從音樂學院一畢業,就分配到一所職業中學當音樂老師。時間很充裕,每天晚上就到歌舞廳或夜總會去演唱,收入和小費非常高。
我想她們太清閑了,便給她報名到安大略新移民英語班學習英語。我對她說,「你先把語言關過了,然後再到音樂學院繼續深造,你的音樂天賦這麼高,將來一定有很好的發展。」可她聽不進去,也學不進去。更讓我不能理解的是,她將出國前寄給我的錄音帶都洗掉了,信也燒了,。我送給她的項鏈也轉送給了別人,他不再崇拜我:「國外不比國內,這裡博士大把抓,沒什麼了不起了。」
一年後,女兒出生了。生女兒前,我和她的關係相當緊張,她對我最不滿意的是,我每天都要在圖書館呆到深夜才回家,不關心她。她因腹中的胎兒太大,應做剖腹 產。國外的慣例妻子生產時,丈夫要在一旁陪著。她生產時那麼痛苦,我心疼極了。那一刻,我對她的所有抱怨,都煙消雲散了。醫院的伙食全部免費,非常乾淨。 季蕊卻不喜歡吃西餐,我就在家做中餐給她送到醫院,天天如此。幾天後,我看她睡著了,就拿出書來看。可她睜開眼看見我在看書,就大發雷霆:「到這會兒你還 看得進書?你心裡還有沒在我和女兒?」護士都驚得跑過來,捉不懂我們究竟為什麼大吵大鬧。
女兒剛剛滿月,有一天,夜很深了,還不見她的人影,也沒有留言和電話。我心急為燎,一邊抱著女兒,一邊焦急地聽著外面的動靜。在這之前,她是從來不晚上出去的。深夜兩點鐘,她才回到家。我問她幹什麼去了?她說一家飯店當服務員。
以後,她每天中午12點左右離開家,到深夜兩點才回來。
後來,她才跟我說,她用自己從國內帶來的私房錢,又找多倫多的朋友借了一部分錢。開了一家酒吧,自己當了老闆。我非常震驚、憤怒。女兒這麼小,我的學業負擔這麼重,她都不管,為了享受為了錢,她什麼都有敢做。我請求她不要去了,要工作等女兒稍大些,再去開店也不遲。
她不答應,堅持去。我所憤極了,問她:「到底是要孩子要家庭,還是要錢?」
她那對漂亮的黑眼睛,冷得像一潭冰水。她頭一昂,道:「要錢。」
我的心一頓時跌進了谷底。
一天深夜,她回到家來,說看看女兒還要走。出生才幾個月的女兒,得了感冒,高燒不退。我看著她梳洗打扮后,又要駕車離去,就求她不要去了,在家照顧一下女兒。她拿起皮包,不耐煩地說:「不是有你在嗎?我店裡生意忙著呢?」
我憤怒地吼道:「你還像個母親嗎?除了錢,你還愛什麼?」
我們都失去理智了,臉對臉地大吵在鬧,她推搡我的時候,非說我打了她,然後就打電話報警。警察很快就開著警車直到了,不由分說,就給我戴上手銬。警車「嗚 嗚嗚」的叫聲,刺破多倫多大學寧靜的夜空,聽上去格外使人心悸。長到40多歲,從來遵紀守法,不曾想在國外,我倒要受鐵窗之苦了。
當天夜裡,沒有人來保釋,我就在監獄里過了一夜。
第二天,我給一個朋友打了電話,他花1000加元保釋出去了。
回到家,家裡一片狼藉。季蕊和女兒都不知去向。後來,我才從朋友那裡得知,我入獄的第二天早晨,她就抱著女兒、帶著行李離家,求教助於多倫多的婦幼安置所。
那裡條件很不好,無法呆下去,她硬著頭皮給我打電話,要我接她回安。我馬上把她們母女接回了家。
我當時是「虐妻罪」的被告,因各種原因,一直未來得及開庭判決。我的心一直惴惴不安,只要宣判罪名成立,我的事業前程將毀於一旦。季蕊也後悔當初不該報 警。她說:「當時沒想到後果這麼嚴重,只想嚇唬嚇唬你!」她到警察局要求撤訴,可人家不答應,照樣開庭。幸運的是,開庭那天檢察官有事未到,我的罪名自然 不成立了,撤訴成了自然的結果。
就在我和她鬧著家庭糾紛的時候,我參加了全加拿大最高檔次的學術會議。在會上,我宣講論文非常成功。當時,溫哥華、哥倫比亞等大學的一些著名教授都聽了我 的演講,給予了很高的評價。多倫多的一家很權威的出版社要出版我的論文,並規定了交稿的時間。但因我的家庭麻煩,耽擱了近一年時間,不但論文上眼看夭折, 連學業也瀕臨荒廢。在萬般無奈的情況下,我把母親接到的多倫多,讓母親來照顧女兒,解決我的後顧之憂。母親到加拿大一個月,我的論文就全部完成了。但交稿時間已過,沒能出版,我又投到美國的一個權威雜誌,立即被選用了。美國國務院研究中國問題的專家對這篇文章給予了高度讚揚,一些權威作者和我成了朋友。

回國

母親來到加拿大的一個星期後,季蕊卻不辭而別。母親很感意外。我想她可能又去她的酒吧了。事實果真如此,沒過幾天,她就搬走了她的全部東西,徹底離開了家,在外面給自己租了一套房子。這時,她已經收回了酒吧的全部投資,還清了債務。她終於在多倫多艱苦創業成功。
1992年的冬天,在我的記憶中,多倫多格外寒冷。季蕊打電話約我到她的酒吧,談與我分居的事情。季蕊說:「我等不及做教授零夫人,我還年輕,我更渴望過富於刺激、享受的生活,希望你原諒我……」
我抑制住難過和悲傷,對她說:「追求幸福是每個人的權利,你有這個權利,我不會阻攔你的。」
幾年後,季蕊在多倫多發了財,在富人區買了帶游泳池的房子,還花4萬多加元買空了一輛豪華轎車,終於過上她夢寐以求的富人生活。幾年間,她也交了幾個男朋友,有洋人,有香港人,但最終沒有他們身上找到她的事情歸宿。
1994年,我獲得多倫多大學東亞系博士學位。同年10月,我以獨特的中國法律制度比較研究成果,在有50多位學者參加的競爭中,以第一名獲得加拿大國家 社會科學及人方研究委員會的博士后獎學金,總額5萬多加元。那天,我和母親及女兒在多倫多大學校園裡幸福地合影留念,年邁的母親,那一天笑得最開心。她說 那是她最幸福的一天。
季蕊得知我的情況后,後悔和我分居了,她想回到我身邊。我們分居好多年,遲遲沒在歷代理離婚手續,完全是因為我母親的緣故。我可以承愛失敗,但不能委屈求 全,因為我是男人。經過很長時間思考,我決定回國,走出舊情感的陰影,用自己全部的知識報效祖國,也為了尋找自已情感的新天地。
回國之前,我們了斷了名存實亡的婚姻。季蕊和我一樣,都被時間的流水沖刷得冷靜而客觀了,面對離婚,我們都心平氣和,彼此祝福,像一對朋友。
畢竟,我們真誠地相愛過
15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支持

鮮花

發表評論 評論 (41 個評論)

回復 醜女多做怪 2008-12-28 22:42
讓往事隨風去吧   明天會更好
回復 普通一丁 2008-12-28 22:48
可以把這個男生的愛情故事搬上電視屏幕。
回復 echo_song 2008-12-28 23:16
愛情可以每天上演,可是從來不會持久。
尤其是讓女人等,自古以來,只有在美麗的傳說中才有的事情的。
女人都是綻放的花,花開堪摘直須摘,莫待花落空折枝。
所以這個故事貌似動人,其實是違背規律的。
回復 Djogchen 2008-12-28 23:35
echo_song: 愛情可以每天上演,可是從來不會持久。 尤其是讓女人等,自古以來,只有在美麗的傳說中才有的事情的。 女人都是綻放的花,花開堪摘直須摘,莫待花落空折枝
只是覺得故事曲折,拿出來分享
回復 Djogchen 2008-12-28 23:37
醜女多做怪: 讓往事隨風去吧   明天會更好
是的,明天會更好!
回復 Djogchen 2008-12-28 23:38
普通一丁: 可以把這個男生的愛情故事搬上電視屏幕。
這可以是一個題材
回復 水影兒 2008-12-28 23:55
謝謝分享!
回復 四合院的閑人 2008-12-29 00:13
唉!人生啊!
回復 redbud 2008-12-29 00:21
愛是恆久忍耐,又有恩慈,愛是不嫉妒,不自誇,不張狂,不害羞,不求自己的益處,不輕易發怒,不計算人的惡,不喜歡不義,只喜歡真理;凡事包容,凡事相信,凡事盼望......,愛是永不止息。

聖經上的話,送給主人公。
回復 comptcity2002 2008-12-29 00:45
再找個伴吧,漂泊海外,需要個伴。記住是伴,不是一朵玫瑰,因為你不是個好園丁。

女人是要用心去愛和哄的,你沒付出,又不善經營,失敗是必然的結果。

但沒事,你是男人,是頂天立地的,生活不會辜負你的努力,不能改變別人,就改變你自己,首先要做一個負責任的人。
回復 Djogchen 2008-12-29 00:49
redbud: 愛是恆久忍耐,又有恩慈,愛是不嫉妒,不自誇,不張狂,不害羞,不求自己的益處,不輕易發怒,不計算人的惡,不喜歡不義,只喜歡真理;凡事包容,凡事相信,凡
如果有一個肯與你共甘苦的伴侶,共度人生的旅程,那可能是上帝賜予你的一份恩典!
回復 Djogchen 2008-12-29 01:11
comptcity2002: 再找個伴吧,漂泊海外,需要個伴。記住是伴,不是一朵玫瑰,因為你不是個好園丁。      女人是要用心去愛和哄的,你沒付出,又不善經營,失敗是必然的結果。
所以玫瑰天生出來是有刺的,你說出了男人的心聲來
回復 lfeich 2008-12-29 02:15
目標不同,矛盾重重。愛過痛過,方知不易。
祝你有美好的未來!
回復 baby_____ 2008-12-29 02:41
女主人公沒有什麼大錯,那是她那個階段想要的生活,她去爭取了,關鍵是她沒有掌控好節奏
回復 新新 2008-12-29 03:56
寫得真好, 文筆也好. 是你的真實經歷嗎?
回復 翰山 2008-12-29 05:05
你的所有家人都認為你的選擇是錯的,都反對你這麼做。他們顯然是對的,因為他們有豐富的生活經驗,而你後來的親歷只不過是又為他們提供了佐證。

而你「已深深迷戀上了季蕊,誰反對都聽不進去。」你的選擇也是對的,因為你沒有經驗,而且尊重自己的感情。於是就有了這個故事。

當你回國之後,你的晚輩也許會碰到同樣的選擇,你這時已是「所有家人」中的一個,不過你的晚輩也許仍舊(有)不聽他人勸告的。於是就有了同樣感人但不同版本的故事。

於是,愛情的故事就會永遠具有魄力,就會永恆!

謝謝你的故事。我相信這故事(在某種程度上)是真實的,因為她也是我(們)之所歷。
回復 Waterlily888 2008-12-29 09:27
人很有意思,踏踏實實能過日子的人有時不能吸引你,吸引了你的人不一定能和你踏踏實實地過日子,尤其是共患難。所謂相愛容易相守難,不是沒有道理。其實還有一點,男人不順的時候很容易忽視自己的女人的感受,不要說體貼關心,甜言蜜語,只怕有時自己亂髮脾氣自己都不覺得。兩個人感情破裂,肯定雙方都有原因。
回復 ww_719 2008-12-29 10:38
Again,愛情和婚姻是兩回事!
希望你能找個好老伴兒...
回復 Djogchen 2008-12-29 21:28
Waterlily888: 人很有意思,踏踏實實能過日子的人有時不能吸引你,吸引了你的人不一定能和你踏踏實實地過日子,尤其是共患難。所謂相愛容易相守難,不是沒有道理。其實還有一
分析得中肯和細膩,
回復 Djogchen 2008-12-29 22:18
新新: 寫得真好, 文筆也好. 是你的真實經歷嗎?
我的人生經歷很平凡,沒有這位主角那麼曲折!謝謝您的美意
123下一頁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9-16 15:22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