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偵探推理小說--李逵壽張喬坐衙之中秋命案 2

作者:walkalongg  於 2012-9-30 11:57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作者分類:小說|通用分類:原創文學|已有1評論

關鍵詞:中秋

本縣知縣祖上本是武職,邊關上一刀一槍殺出的前程。這大宋是趙官家與士大夫共治天下。到道君皇帝這裡,天下承平日久,真箇是刀槍入庫,馬放南山。勛貴世家,祖宗的遺澤吃上百年,也吃得薄了,那東門知縣自小棄武從文,卻真給他博了個金榜題名。雖是武職世家,官場上借不到力,給發到壽張作縣令。雖是離了鮮花錦簇,盛極天下的東京汴梁,豈不知寧為雞口,不為牛後,三年廉知縣,十萬雪花銀,正是作到盂滿缽滿----只是這子嗣上少有不足,嬌滴滴的小娘生了幾噸,帶把的卻一個也無,無奈從本家過繼來東門慶。家裡武教頭文教師教著。這東門慶長到十四五歲,端得是文武雙修。倚馬立到腳酸,也勉強作得詩文。家中的丫環小廝處,倒使得各套拳腳。行萬里路,也把青樓門走得比自家門還熟。讀萬卷書,也把淫詞艷曲倒背如流。去年時,卻忽然轉了性,洗了心革了面,日日呆在家中,要從書中取功名。喜壞了老知縣,恨極了一班閑漢。

李逵坐在方案之後,聽老吏說道舊事。他雖斗大的字識不得半筐,記心卻好。一大廳嘈嘈雜雜之間,也是老吏口舌便給,居然給他聽了個八九不離十。心想,怪道這廝看著疲懶,卻是難得浪子回頭金不換。一拍案叫道:「兀那鳥男女,你老子吃誰害了?且莫只顧嚎喪,給俺道來。」

那衙內便道:「昨日中秋,家父請來親朋好友以詩也會友。小生內急,去到內院,卻得家父到內院尋我,說是叫我支應詩會,他卻要到書房見客。我剛到席間尚未坐定,便聽後院人發喊,家父已被害了。」

李逵看向老吏道,「這有何難?你家老爺要見何人,定是那廝下手。」

老吏道:「老爺卻是傳見小人。」

李逵怪道:「中秋鳥會,你家老爺不吃酒,卻要見你作甚?」

老吏道:「小人卻沒見到老爺啊。小人從側門進來,遠遠見公子扶頭急走,越過月門到前院去。小人未到書房,只聽內院擾動,卻是本縣張大官人叫道老爺被害。」

李逵道,「如此,兇手定是張鳥官人無疑。此人何在?」言猶未定,堂下卻有一人跪下大叫,「好漢老爺,小人冤枉啊。」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支持
3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3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1 個評論)

回復 秋收冬藏 2012-10-1 02:04
笑死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0-2-19 14:44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