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老卯的故事 7

作者:walkalongg  於 2012-9-2 11:42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作者分類:小說|通用分類:原創文學|已有16評論

少正卯念叨了一會兒,心裡空落落的,想著佳人就這麼走了,以後哪裡還有機會再見么?銀狐的背影消失在門外的陽光里很久了,他才轉過臉來。

卻見執戟大喇喇沒事兒人似的坐在那裡,好整以暇,正跟孫家娘子一班侃侃而談人生呢:「人生百年,總有一死。錢有掙得完的么?官有作到頭的么?就算你作了大夫,上邊有九卿。作了九卿,上邊還有王候。說到最後,天下也就那麼幾十個人才值得一活么?所以,我以為男人一生的價值,在於他的心路歷程,不在於他在人世上的成就。」

「扯臊!」孫家娘子冷笑道,「你說得倒好聽,一家子吃穿用你當男人的不得管么?心路歷程?讓老婆孩子喝西北風去么?這麼想的人,活該打一輩子光棍兒。瞧瞧你邊兒上的少正,外邊的名利一樣不少,家裡的妻兒照顧得滴水不漏,那才是不白活一世。」

執戟吃她說得一窒,轉臉看了看少正卯。這位聽了誇,把胸挺了挺,沖孫家娘子深施了一禮,引得那群娘子軍花枝招展地一陣笑。

少正卯小聲對執戟說,「喂,你怎麼回事啊,就這麼就把美女給氣走啦?」

執戟攤手說,「她老是這樣啊,一會好了一會怒了的。女人啊,搞不懂。」想一下,又笑道,「沒事的,呆一會兒她再見著我,就跟沒這事兒一樣啦。」

少正卯瞪著倆大眼,全然的石化了。跟自己一天到晚鬥口的這貨,原來卻是個獃子二百五啊。銀狐。。。這都看不出來么?轉念又一想,嗨,我替他想可幹什麼?天天跟個傻子鬥嘴,自己也鬥成了半瘋,還真拿他當朋友了么?

「那,你一會兒要去武館?」他問。

「嗯,也差不多該走了。」讓孫家娘子問住了的執戟意興闌珊,也沒了再呆下去的興頭。

「我,咳,我也想去武館去看看呢。咱們秦人的武功,我倒真是沒仔細研究過。」少正卯試探地說。

「好啊。」執戟興頭一下來了。「我帶你去。你也該多了解一下,我們秦人好玩藝可多了去了。你啊,一天到晚仰慕人家的文明,忘了我們秦人自己也是五帝苗裔了么。瞧你剛才跟銀狐面前那怯露的。」

這貨性子急,說著就站起來,沖孫家娘子那邊點點頭哼一聲,掉臉就走。

少正卯一溜小跑地跟著,出了秦人書院,上了大街。執戟回頭瞧他趕得吃力,慢下步子,皺皺眉道,「走啊你,慢吞吞的,還沒消化完么?你說我們秦人歷來以軍功立國,怎麼就出來你這樣文弱的人?移民出來,你倒真是的,比魯人還魯人了你。竟讓宰我那小子手頭上佔了便宜。丟人。」

少正卯聽了心頭一熱,幾乎要一把抱住執戟的一般的那麼激動。「真的么?你真覺得我已經比魯人還魯人了么?」

執戟沒好氣的說,「瞧你那個德行,當好話聽了是不是?你是秦人啊!臉面上寫著,骨頭上刻著,改不了的。告我們不是秦人,也不是魯人,這一輩子,就是一個在魯國的秦人。人都尊重自尊的人,魯人也一樣。你一心要洗掉自己的秦人味,人家魯人眼裡,卻覺得你自卑虛偽。骨頭裡改不了,改得面象心不象的,你就是把心掏出來說,我真的是全部魯人了啊,人家還是覺得你假。我讓你老老實實作回自己,是為你好。」

少正卯一本正經道,「你我為這個,也爭了多少回。落後文化被先進文化同化,可是條鐵律,不是我發明的。我不過是比你們少一些掙扎,更放開胸襟,改得快一點罷了。我們從落後的秦國來到這裡,秦國文化比不上魯國文化,這個你沒得說吧?你可別拿秦腔雜耍那些民俗的小東西來強辯。」

「對比文化的優劣,一是各有所長,沒有一個是全面壓倒另一個的。二是大家都在一個天底下,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就差,能差多少?」

「這可就差得多了。文化這個東西,差一毫就是差千里。」少正卯抗議道。

「多?是從我們現在活著的人眼裡,還是拿百年千年的眼光來看?

「不管從那裡看。」在原則問題上,少正卯可不管什麼還求著執戟給自己引見武館的事,梗著脖子,把大街就當了秦人書院,又辯上了。「比如這裡人的平等,和我們認為的平均,看著一樣,其實相差極遠。舉個例說,我們兩個忽然當街撿了200錢。見面有份么,一人100,就是平均。我本不缺錢,多100少100沒什麼區別。你平日吃素的,多這一百錢就能吃肉。這兩個100錢就不一樣了吧?接下去,我們決定拿這100錢去賭場,我那份輸光了就當沒撿,你如果贏了不光有肉吃,更加上有酒喝。輸了的話你還回家啃老米飯去。可人家寶官兒才不管你下半個月喝酒,開盤一樣通吃。在他眼裡,你我的200錢,就是完全的平等。。。」

「平等?是么?」執戟冷笑道,「要不咱們先不去武館,先去玩一把怎麼樣?我告訴你什麼叫平等。」

「嗯?」少正卯是賭場的常客,聽執戟說來,心中也自發癢。可一來心裡正熱熱的,想著去找美人下功夫呢,二來總覺得執戟的笑模樣有點怪。嗯,功夫要趁熱下。什麼時候不好去賭,非要今天么?今天可是我就任的好日子。銀狐又是專程來看我的,那可是新鮮光明的第一面啊。而這傻小子又剛惹怒了她。。。女孩子是要哄的。不管她以前對這傻小子用情多深,憑他這份二杆子的勁,哼,她身邊沒其他看得進眼去的人就是了。我就偏加著小心,時間多花錢多花再加滿嘴花花,保管哄得她心動。嗯,就是如此,找個借口推脫了吧。

這傢伙當街胡思亂想,腳下就慢了。執戟不耐煩,手起一個爆栗就敲上來,「嘿,走什麼神呢你?」

「噢」少正卯猛可醒過夢來。笑指著執戟道,「跟我耍什麼小心眼么。你跟銀狐學的小巧功夫,賭場上正用得著。是不是?想賺我么?論武功我甘敗下風。論聰明反應。。。嘿嘿嘿。咱們還是去武館吧。告訴你,我可不是怕了你的小手段。改日,我們一起去玩個痛快。你有你的通天梯,我還有我的避水珠呢。嘿嘿,可別小瞧了我,各擅勝場。莫怪言之不預也。」

執戟笑道,「好好好,下回就下回,準備好錢吧你。」說著順手一指,「這不是到了。」

少正卯抬頭看去,大街上一排列過門臉房,一個明黃的旗子,在微風中招搖。猛可一陣小風吹過,那旗子展將開來,少正卯看了,心中一跳。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支持
5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5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16 個評論)

回復 翰山 2012-9-2 12:54
如常,頂一下!
回復 jadepython 2012-9-2 19:34
旗下何人?
回復 嘻哈:) 2012-9-2 19:48
總覺著你的文有嘲諷氣息     
回復 i0u 2012-9-2 20:13
這篇讀的順暢,後來呢,等不急了
回復 walkalongg 2012-9-2 21:57
翰山: 如常,頂一下!
老兄啊,您上回茶錢還在帳上哪。。。不要多問,大塊肉大碗茶只顧篩將來!
回復 walkalongg 2012-9-2 22:00
jadepython: 旗下何人?
旗下一員大將,拍馬舞刀。馬是紋絲不動,刀上卻鮮血淋淋。正不知甚麼路數。
回復 walkalongg 2012-9-2 22:13
嘻哈:): 總覺著你的文有嘲諷氣息        
自嘲啊。我自己就是移民的一員。移民的毛病一樣不少。笑自己比笑別人好象方便點么?

跟民初那幫留洋的雜巴湊文人不一樣,他們以為自己是洋王八,別人都是土鱉。我只笑話自己半中不洋。笑自己在這裡客居多年,還沒學會泰然自若,張張惶惶的,怕姥姥不疼,怕舅舅不愛。
回復 walkalongg 2012-9-2 22:17
i0u: 這篇讀的順暢,後來呢,等不急了
換個文風,跟練易筋經一樣。惡習難改,寫一會兒感情寫發了,不留神就歪回去了,還得狠心刪了重來。故事跟人一樣,是有筋脈的,就怕這麼改來刪去的,就象中了七傷拳。
回復 jadepython 2012-9-2 22:54
walkalongg: 旗下一員大將,拍馬舞刀。馬是紋絲不動,刀上卻鮮血淋淋。正不知甚麼路數。
呵呵。正是阿寨的波籮二將。
回復 JuneRipple 2012-9-3 01:11
越寫越順,轉接自如,細節處理得熨帖自如。很舒服的感覺,寫得好!
回復 i0u 2012-9-3 03:57
walkalongg: 換個文風,跟練易筋經一樣。惡習難改,寫一會兒感情寫發了,不留神就歪回去了,還得狠心刪了重來。故事跟人一樣,是有筋脈的,就怕這麼改來刪去的,就象中了七傷 ...
那叫磨練筋骨,好事兒,越寫越好看了~~~
回復 oakville 2012-9-3 11:12
這第七回我終於不用看第二遍就可以過了。原來是換了文風了。
回復 walkalongg 2012-9-4 03:56
oakville: 這第七回我終於不用看第二遍就可以過了。原來是換了文風了。
看來是換過的好一些。
回復 walkalongg 2012-9-4 03:57
jadepython: 呵呵。正是阿寨的波籮二將。
犯二的,原來哪裡都有,從來就不是稀缺物件啊。
回復 walkalongg 2012-9-4 03:58
JuneRipple: 越寫越順,轉接自如,細節處理得熨帖自如。很舒服的感覺,寫得好!
不敢,對寫文的,這可是很高的評價了啊。
回復 oakville 2012-9-7 20:50
walkalongg: 看來是換過的好一些。
不好意思,我講話老是隨口而出,不加思索。不管哪種文風,都能看出你有著讓人佩服的很好的文史功底。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0-2-23 12:21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