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老卯的故事 1

作者:walkalongg  於 2012-7-7 06:30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作者分類:小說|通用分類:原創文學|已有22評論

初夏,睛天。

藍天如洗,綠草如茵,白雲如畫。

夏日的陽光透過白去的間隙射下來,暖暖的,就沒那麼烈。一隻白蝴蝶在空中一蹦一跳地飛。眼睛在地上掃著,尋找著鮮花。他可不是找來獻給心上蝶還喚作什麼祝英台的啊。再美麗的蝴蝶也是小蟲系列,毛毛乎乎的肉蟲子變的么,哪裡有人類那麼浪漫。他只是餓了。好在他就是餓,也跟牛嚼牡丹那種沒品的不一樣,他可是有胎裡帶的一根漂亮的吸管,只聞著花香吸花蜜,不傷花之色,不損花之姿。

地上有一本書。初夏的風吹來,一頁一頁地翻著。蝴蝶忽然就在書上看見一點鮮紅。是花了。它想,急忙飛下去。飛近了,奇怪,不見那點鮮紅,卻變成了幾個字,孔子為魯撮相,朝七日而誅少正卯。那幾個字,在蝴蝶的翅膀扇動下,竟四散開去,不見了。

蝴蝶不見了花,又不見了字,眼前迷惑。它不信自己是看錯了,飛回到原來的高度,轉身再看,陽光藍天白雲如故,身下卻變成了一個廣場。

廣場上喜氣洋洋。主席台上一個人扯著嗓子念名單,少正子。

下面,正合子丑寅卯,辰巳午未,申酉戌亥12個地支數,一水兒全新的少正這種低級小吏服飾,滿不在乎地站了12個人,倆眼閉上一對兒看上去,勉勉強強也能算是一排。--也不都是滿不在乎。其中有一個是認認真真,臉紅脖子粗,腆胸疊肚,站得筆管兒條直,恨不能把尾巴骨提到脊樑溝上頭似的那麼直。這人比另外11個人麵皮黑一些,個頭矮一截。他心裡激動,臉上也努力表現得很感恩和激動,希冀著一腔熱忱能感於上位者,傳於首腦級,達於中樞位,乃至。。。不要說他心智到不了更遠,他一個無根無底的微末小官兒,現在也管不了更遠。

少正丑。。。台上還在扯著嗓子喊。

他邊上的大個子話癆兒把他的好心情破壞得一乾二淨。從任命儀式開始,直到現在,那傢伙沖著他耳朵,跟個蒼蠅似的已經嘀咕半天了。也不知道他哪兒來的那麼多話。說的倒是地道的人文氣息濃厚的魯國口音,單從口音來說,那是悅耳已極。

行啦,瞧你那個德行,就一破少正么,還一本正經,袍乎套兮的,把你那張黑臉皮崩得跟鼓面似的。你瞧你那一對小眼兒,瞪得溜圓,還沒我們迷縫著大呢。一付感激涕零的模樣,你說除了我,這整個兒場子里,哪有第二個人正眼瞧你啊。給瞎子拋媚眼兒么你。要說你們這幫移民啊,真是不開眼。對了,你叫什麼來的?我老忘。其實也不是老忘,你們秦國人,名字就不好記。

他想了想,還是想不出用哪根肌肉,把哪邊的嘴角,扯到什麼程度,能既讓旁邊這位話癆深度晚期患者尊口免開,又不惹翻了他。說到底,人家是根紅苗正多少代都紮根在這裡的魯國人啊,哪裡就是自己這種外來戶惹得了的?再說了,這傢伙心思靈動,也真的是代表了魯國的文化啊,底蘊深厚,物華天寶,人傑地靈。。。說起地靈,你瞧人家,七大姑八大姨,同胞同鄉同門同好,嗯,最近幾年,又加上一個同性,三彎兩繞的就接上關係。少正這種小官,對他們當然不算什麼。可在秦國移民里,可就是鳳毛麟角啦。少正啊,回去在秦人論壇上一顯擺,那是多少掌聲,多少鮮花,多少塊純金的磚頭啊。想著,他的嘴角就不由得就是一笑。馬上覺得頭上傳來一下刺痛,卻是旁邊那個看著他走了神,賞了他一個腦錛兒。

一二三四,甲乙丙丁,子丑寅。。。哎,你正是排第四哎。那以後就叫你小四兒?還是老丁?老卯?就是老卯啦。。。要不,叫老毛兒?老冒兒?

他吃這一痛有些突然,又加上心裡正得意的時候對方拿他開涮,一下把努力賠著的小心給忘了,諂媚的笑不由一收,臉色就有些不愉。對方看了,一下把眼就瞪起來,看什麼看?不服啊你?有本事你宰了我啊?告訴你,爺的名號就叫宰我。有本事你來?還瞪眼你?說著,不知道這混蛋哪裡學的武功,都沒見他手動,頭上就又刺痛了一下。

他大窘,一時想不出怎麼對付這位。翻臉?還嘴不敢,還手更不敢。認錯吧,自己實在想不出錯在哪兒。忍著吧,他又不象是能放得過自己去的,他要是再接再勵,有三有四乃到無窮,自己的腦袋不成了菠蘿啦?疼倒好忍,今天可是自己鯉魚跳龍門的大喜日子啊。。。

正在此時,聽到主席台上那位中氣十足地喊少正卯

他如蒙大赦,收拾了心情,沖宰我把兩個嘴角往上一拉,兩個眼皮往下一彎,微一含首,轉過身,挺胸抬頭就走將上去。身後傳來一聲,老冒兒還有幾個附合的吃吃的笑聲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3

支持
6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9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22 個評論)

回復 翰山 2012-7-7 08:31
投錯啦哈,應該投鮮花。跟著前面兩個文盲,被影響了。
發現你的文章,道行很深呀!
回復 walkalongg 2012-7-7 09:36
翰山: 投錯啦哈,應該投鮮花。跟著前面兩個文盲,被影響了。
發現你的文章,道行很深呀!
翰山兄過獎啦。多謝。

其實寫了東西有人來看就高興。看到一半哈哈一笑就滿意到十足了。

沒寫過長的文章,這個還不知道要寫多長呢,爭取能控制在10篇之內。。
回復 同往錫安 2012-7-7 12:46
翰山: 投錯啦哈,應該投鮮花。跟著前面兩個文盲,被影響了。
發現你的文章,道行很深呀!
哈哈~笑死了。
回復 mosville 2012-7-7 23:04
我送花了!
回復 walkalongg 2012-7-7 23:09
同往錫安: 哈哈~笑死了。
   以前凈寫讓人看了不快的東西了,這回寫一個惡搞爆笑的。

讓人笑得心情好。
回復 walkalongg 2012-7-7 23:10
mosville: 我送花了!
我插在花瓶里了。
回復 同往錫安 2012-7-8 14:06
walkalongg:    以前凈寫讓人看了不快的東西了,這回寫一個惡搞爆笑的。

讓人笑得心情好。
我喜歡搞笑的東東~
回復 yulinw 2012-7-8 16:54
   寫得挺好的~~
回復 walkalongg 2012-7-8 21:14
同往錫安: 我喜歡搞笑的東東~
第一回拿惡搞的筆寫嚴肅話題,對我實在是個挑戰。但願能讓人一直笑到結局。
回復 walkalongg 2012-7-8 21:15
yulinw:    寫得挺好的~~
謝謝啦。
回復 甜,不甜 2012-7-8 22:55
hao wen
回復 同往錫安 2012-7-9 11:05
walkalongg: 第一回拿惡搞的筆寫嚴肅話題,對我實在是個挑戰。但願能讓人一直笑到結局。
哈哈~不錯的嘗試~
回復 walkalongg 2012-7-10 09:34
甜,不甜: hao wen
謝謝
回復 JuneRipple 2012-7-11 13:33
好。。。。文采!
回復 秋收冬藏 2012-11-13 09:20
嗯,腦錛兒是一脈相傳來的。
回復 walkalongg 2012-11-13 09:37
秋收冬藏: 嗯,腦錛兒是一脈相傳來的。
沒挨過吧?生疼生疼的,沒地兒躲沒地兒藏那種疼。 誰敢現在打,一定告他霸凌!
回復 秋收冬藏 2012-11-13 09:49
walkalongg: 沒挨過吧?生疼生疼的,沒地兒躲沒地兒藏那種疼。 誰敢現在打,一定告他霸凌!
我腦門正中現在還凸了一道兒,就是小時候被鑿出來的。
回復 walkalongg 2012-11-13 09:54
秋收冬藏: 我腦門正中現在還凸了一道兒,就是小時候被鑿出來的。
誰?誰?現在就拉支隊伍回天朝報仇去。。。
回復 秋收冬藏 2012-11-13 10:04
walkalongg: 誰?誰?現在就拉支隊伍回天朝報仇去。。。
青梅竹馬。
回復 walkalongg 2012-11-13 10:10
秋收冬藏: 青梅竹馬。
酸為輔,甜為主。。。講個故事唄。
12下一頁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0-3-29 14:43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