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小說 - 龍澤正傳 - 第一部川大(1)

作者:gs02xzz  於 2010-7-1 05:27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通用分類:原創文學

關鍵詞:

龍澤正傳

第一部 川大 (01)

1984年夏秋之際,坐在上海駛往成都的列車上,望著窗外快速閃動的風景,龍澤一
次次地陷入了沉思。上一次坐火車是4年前15歲時離家出走的那次。那次,已經記不
得是什麼原因被父母懲罰,為了免受皮肉之苦,龍澤在驚恐之中選擇了奪門而逃。
逃出來后,龍澤本希望父母能追出來,大家在眾人面前撕扯一番,父母的情緒就會
淡下來。但父母沒追出來。好吧,即使追回去也不一定能勉皮肉之苦,龍澤心想。
第一晚,龍澤睡在單位汽車房裡的吉普車裡。龍澤又一次希望父母或兄長能出來找
他,希望能在黑夜裡聽到有人呼喚他的名字。第二天雞一叫,龍澤就從車裡鑽了出
來以防被開車的師傅發現。想著昨晚的事,心裡涼涼的,肚子空空的。孤獨和無助
之感陣陣向龍澤襲來,這種感覺雖然不好受,但似乎有種親近感,似曾相識,它也
將會像忠實的朋友一樣伴隨龍澤一生。回家的後果將會被打一頓,也許是到了自食
其力的時候了。怎麼辦?龍澤怎麼也想不出個辦法。還是走吧,走的越遠越好。龍
澤模糊的想到了火車,火車能走的遠。當龍澤找到火車站時,已是中午了,解決飢
渴的問題似乎比遠走更緊迫。

龍澤的沉思被鄰座的中年漢子打斷 。中年漢子和3個夥伴都是外出打工的木匠師傅。
中年漢子遞過一個熟雞蛋給龍澤,原來他們正在吃帶來的雞蛋。龍澤擺了擺頭說不
用並表示了感謝。「夥計,你這是到哪兒去?」中年漢子問。「去成都。」龍澤似
乎還在沉思中。

想到4年前自己在杭州火車站徘徊時,也是有人上前問他去哪兒。問他的是個跟龍澤
年齡不相上下的男孩,啃著饅頭,穿的像個大人,一付老江湖的模樣。「去紹興」,
紹興是龍澤第一個能隨口說出的城市。男孩說他也去紹興。「幾點的?」他接著問。
「我還沒票」。「幾個人?」,「就我自己」。「那好辦,我能帶你上車」,「你
能?」龍澤有點疑惑。男孩看了一下手腕上的表說下一趟車10分鐘后就開。龍澤跟
男孩混進了站並上了去紹興的車。幾分鐘後車真的開了。隨著火車的徐徐振動,龍
澤的心也挑動的更快了,似乎該擔憂的比該興奮的多得多。

「開水!開水!」列車員的吆喝聲又一次打斷了龍澤的沉思。龍澤周圍,大家正忙
著打開瓶瓶罐罐等著加水,速食麵被沖漲后的香味也開始在車廂中瀰漫。龍澤就隨
著眾人習慣性的泡了一碗速食麵,剝了一個從家裡帶來的熟雞蛋。吃著面,思緒又
回到了4年前的火車上。

男孩不知什麼時候已不見了,龍澤獨自站在車廂與車廂的交接處,對前途未知的恐
懼已成了他內心的主題。怎麼辦?似乎回家挨打倒是一條更清晰的思路。如果回家,
一定被毒打,想到這就令人害怕。但畢竟挨一頓打后,就沒事了。如果不回家,就
這麼走下去,前途是什麼?長大了還能當兵嗎?似乎任何會毀了他將來當兵機會的
事,他都不願做。找到這條妥協的理由后,龍澤就下定決心還是回家。為了前途,
只能忍氣吞聲,凄涼和無助之感又一次襲過他的全身。

「夥計,去成都做啥?」又是那個中年漢子。這時龍澤已從沉思中醒來了一點。
「去上學」。「一看你就像大學生。哪個大學?」。「四川大學」。

就是在半年前龍澤也不會想到自己能考取像四川大學這樣的學校。學習對龍澤來說
從來都是陌生的。從小學到初中到高中,學習不是最差的那種,也屬中下的那種。
龍澤從沒有流露過對學習的主動,學習這個日常生活好像已是次要的。因為龍澤的
生活沒有主要的,全是次要的,渾渾噩噩是一個最好的形容詞。對龍澤來說,學習
是學習好的學生的事,是重點中學學生的事,而他及學習不好又不在重點中學。好
像有人天生就學習好,有人天生就學習不好,而他正好屬於那種學習不好。有些老
師會把全班的考試成績按分數排列貼出來,每次看到自己的名字排在靠後的地方,
龍澤也不覺得什麼,似乎是麻木,似乎是臉皮厚,老師的刺激方案在他身上完全沒
有效應。其實龍澤的成績不好是直接與他對低成績的麻木有關的,如果他對他的成
績感到不滿或羞恥的話,他也許會化更多時間和力氣去想去改變。

龍澤對人生的想法是模糊和簡單的時。考大學是非常難的,如果他考不上,他就去
當兵。也許因為父親當過兵的緣故,龍澤總認為當兵應該沒問題,而且他也想。龍
澤對未來的理解或是國家幹部或是軍人,其它的事都沒想過,似乎命運定會這麼安
排。

果然,高中畢業后,龍澤沒考上大學,甚至連專科線也沒上。那麼按計劃就去當兵
吧。

車廂里人們的突然騷動把龍澤回憶中拉了回來,火車正徐徐駛進襄樊站。「是襄樊!」,
有人在喊。「襄樊的燒豬腿可有名了!」,又有人在說。「對!對!我吃過」,
「多少錢一個?」,「一塊錢一隻」,襄樊的燒豬腿立刻成了大家的話題。龍澤是
頭一回聽說襄樊的燒豬腿,加上父母給的上學的錢已經計算到了角,這燒豬腿肯定
是吃不起的。鄰座的中年漢子和他的夥伴似乎並不在乎一塊錢,他們把頭伸出窗外
招呼著小販。

龍澤突然覺得該下去走動走動,舒展一下四肢。龍澤向車廂掃了一眼,車廂已被擠
得滿滿的,不知要花多大的力氣才能擠出去,然後還得擠回來,恐怕自己的座位都
保不住。算了吧,還是等開車后,利用上廁所的機會再說。由於停車和人多,車廂
內的燒豬腿味和人體的汗臭交織在一起開始向人們襲來。但人們並未抱怨,似乎對
此已習以為常,畢竟大家都在車上了。

獃獃地望著窗外來往的人,龍澤又想起了上次想當兵的事。因為自認考不上大學,
又不想做別的,加上當時在大城市高中畢業後去當兵是較容易的, 龍澤就一門心思
地考慮此路。果不其然,高考落榜,也未達專科線。好了,龍澤終於把自己的想法
告訴了父母,結果父母不同意,兄長也反對,他們一致要我補習一年再考一次。父
母在教育單位工作,在這種環境中,子女如第一年考不上大學天經地義要補習一年
再考,不僅僅是面子的事,更是一種習慣,補習幾年都算正常。父母跟龍澤說就一
年,如再考不上就可去當兵。龍澤實在是沒信心,也不是非常地想上大學。一想到
要補習一年,對於一個十八歲的青年來說,實在是慢常,況且進補習班會有什麼不
同么。但徵兵的時間還沒到,不能馬上就走,還得住在家裡,龍澤也不得不同意再
補習一年,就算是一種緩衝之計吧。

就這麼過了1983年的夏天,龍澤又回了原來的中學,一所杭州的非重點中學。也許
是由於自己學習差的原因,龍澤總感到在普通中學,考上大學是非常非常困難的事,
似乎其他的人都這麼認為。畢竟好學生早就被重點中學招走了,就是重點中學也有
考不上的,更何況他這個普通中學的差生了(儘管他在重點班)。龍澤的問題是他不
知道要怎麼做才能考上大學,顯然每天去上課是不夠的,如果知道,他也許會去試
的。


龍澤早已打聽好了徵兵的時間和地點,果然隔了三個月徵兵就開始了,先是海軍。
龍澤按計劃瞞著家人報了名,並在徵兵處做了初步的體檢后,被告知幾月幾號去謀
醫院驗血並做更多的體檢。其實龍澤更願去陸軍,大概是因為十四歲以前,龍澤一
直生活在部隊大院的原因。不過既然海軍先召,也不妨一試。接著陸軍的徵兵也開
始了,陸軍的要求通常是低於海軍,龍澤覺得去不了海軍,陸軍一定沒問題,按計
划他也去了陸軍徵兵處報名應徵。一個月後龍澤收到了一封從海軍徵兵處來的信,
打開後方知自己體檢未過,原來他聽覺達不到海軍征的要求。還好這不影響陸軍,
因為當時陸軍的體檢並沒有查聽覺。似乎除了聽覺沒有其他問題,龍澤更覺得自己
的命中注定是陸軍了。

過了一個月還沒收到陸軍徵兵處的信,快兩個月了還是沒信,這時龍澤開始急了。
他去陸軍徵兵處打聽,人家說徵兵早就結束了,所有通知都發出去了,來徵兵的軍
人都已回部隊了,現在做什麼都來不了。這對龍澤來說可謂五雷轟頂,唯一希望的
破滅又一次令他的心像刀攪式的疼痛,好似賭徒把所有的賭注全押了下去卻沒嬴,
這一次同樣不得不一人孤獨地承受這個決望。龍澤在以後的生活中才知道,決望總
是由一人孤獨地承受。時間又一次成了他的的最好的醫生,一個禮拜后,龍澤的思
維逐漸恢復了正常,下一步怎麼辦?老問題又回來了。不當兵,考不上大學,就只
能去招工,似乎當時還沒有別的辦法。龍澤倒還真沒認真想過當工人的事,不是覺
得工人不好,是因為對龍澤來說工人是陌生而遙遠的,是不知。那麼剩下來的只有
考大學了。

當人被逼上絕路時,人往往能變得更出色,因為他不得不專心致志並全力以赴。龍
澤此時好似被逼上了考大學的絕路,他的思路反到變得清晰了,他要走通一條路。
龍澤在報紙上看到了幾篇高考成功的文章,似乎成功的共同特點除了重點中學外就
是題海戰術,他決定用題海戰術。從文章中龍澤查出幾套重點中學用的習題冊和其
解答冊,各科都有,當龍澤把它們都買會來時,堆起來快有一人高。離高考還有不
到六個多月的時間,龍澤的目標和計劃是清晰而簡單的,不是考上某所大學,而是
在高考前把所有這些習題冊做兩遍,直覺告訴他這就是一條通向羅馬的路。

從此,除了去補習班上課,龍澤就像機器人式的從早八點到晚十二點都在做題,有
時甚至做到晚上兩三點(尤其是最後三個月里)。龍澤的策略是一題不漏,地毯式轟
炸,不懂的就記下來到時集中問老師,力爭每題都搞明白,不明白就背下來,對於
英語和語文更要靠背。這時的龍澤真可謂兩耳不聞窗外事,一心只讀『聖賢書』。
龍澤是如此的專註,房間如此的安靜,有一次一隻小老鼠竟在龍澤的眼皮底下鬼鬼
祟祟地爬上了他的書桌。龍澤靜靜地看著這隻乾淨的小老鼠,等它正爬進兩堆書之
間時,龍澤突然把兩堆書輕輕向中間一推就把小老鼠給夾住。龍澤看著它,感覺自
己有義務殺死這隻小老鼠。 然後龍澤找來火鉗夾起小老鼠,走出家門來到門前的水
塘,龍澤覺得最乾淨的辦法就是溺死它。龍澤毫不猶豫地把夾著小老鼠火鉗伸進了
水塘,等了一會兒,又把火鉗拿回來,一看小老鼠已死。看著無氣的小老鼠,龍澤
又感到罪過,便挖了一小坑埋葬了小老鼠。

對於龍澤學習已變成了習慣和日常生活的重要部分,就像吃飯睡覺一樣,甚至學習
有時還能帶來樂趣。在以前看似枯燥無味的學習,此時已變成龍澤的慾望;每次搞
明白一個問題,背下一篇文章或英語單詞,都成了平淡生活中的樂趣。龍澤開始奇
怪自己為什麼以前上學的時候不是這樣,要是早如此,自己的學習一定不差,當初
定能上重點高中,考大學也應沒問題。龍澤對自己的這個變化還是驚訝,以前對學
習的恐懼和不積極,有時甚至討厭,主要的原因是對學習的無知。無知就會產生偏
見,無知就會產生對立。那麼人不可能對什麼都知而不知的太多了,偏見和對立豈
不是無處不在,不可避免。如果真如此,龍澤想到有一種快速和簡單的辦法倒可以
減少人們(包括他自己)的偏見和對立,那就是意識到自己的無知,意識到自己的偏
見和對立很可能是來自於自己的無知。這樣做,至少能緩解人們產生偏見和對立。
那麼,偏見和對立真的就不是什麼好事么?龍澤又想到。帶有偏見和對立情緒的人
不總是振振有詞么,當然他們不會認為自己有偏見和對立,他們當然會認為自己是
理性和正確的代表,他們的生活看上去不是很正常和好好的么。但龍澤想這樣就三
個問題,一是由於自己因無知而產生的偏見和對立,當自己知時,他會覺得自己當
初很愚蠢和後悔;二是這種存在又不被自己察覺的偏見和對立會給他人帶來損害。
三是自己可能已成他人笑柄當自己還在自我陶醉時。如果總是想到自己的情緒很可
能是因自己無知產生的,那麼自己不就得總是小心翼翼,心存謙虛和不確定么。是
啊,很多時候,人不得不做一個選擇。

這時天色已晚,龍澤的思緒漸漸地融入了他的夢鄉。第二天醒來的時候,火車已駛
入了四川境內。車廂還是擠得滿滿的,去一次廁所如爬涉,車廂里的人也似換了一
查。
當火車停靠在一小站時,龍澤趕緊隨眾人下車找個水龍頭洗臉漱口,然後找到熱水
泡了碗速食麵。擠回座位后,火車又開始啟動向目的地作最後的衝刺。看這窗外沿
鐵路撿破爛的學齡兒童和青年,龍澤的心裡有股內疚的感覺,同時又慶幸自己的處
境,他不斷地想自己和他們只是出生地的不同,如果自己出生在此地,自己就完全
和他們一樣。想到這兒,他甚至覺得有點兒可怕。不知經過了多少年和人生經歷,
龍澤才明白自己當時的想法是多麼的幼稚。人的幸福與否是不能從表面的物資條件
來看的,甚至它和人的知識水平也沒有必要的聯繫。龍澤再也不會想到的是,自己
這次追求美好生活的開始也開啟了自己嶄新的經歷人生痛苦的旅程。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支持

鮮花

評論 (0 個評論)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2-11-29 11:29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