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小說 - 龍澤正傳 - 第一部川大(2)

作者:gs02xzz  於 2010-7-1 05:24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通用分類:原創文學

關鍵詞:

龍澤正傳

第一部 川大 (02)

高考結束后,龍澤的心情是輕鬆的,輕鬆過父母和兄長。父母要考慮考不上怎麼辦的
問題,因為對於普通中學的普通生龍澤來說,考不上的可能性更大。高考閱卷后不
久,父母就通過熟人去打聽龍澤的成績,無論如何,畢竟越早知道越好。記得一個
晚上,熟人把抄好的成績帶到龍澤家,全家都在,熟人從一堆紙條中找出龍澤的,
然後遞給龍澤的父親,說了聲『不錯,超重點線五十多分!』。這和龍澤感覺的差
不多,卻遠遠超過父母的想象,因為他們從來沒有奢望過上重點線,能考上就謝天
謝地了。這也算是有史以來龍澤頭一次給全家帶來點快樂。接下來是填志願。去哪
兒讀,學什麼,龍澤倒從來沒認真地想過這些問題。一是去哪兒學什麼基本要由考
分來定,想的太早也沒用。二是從小到大,自己除了當兵對其它任何事都沒有陪養
出興趣。龍澤的小學大半是改革開放前上的,基本是以政治為中心。在龍澤的記憶
中,小學是在學工,學農,憶苦思甜,撿廢鐵,給老師貼小字報,給周總理編花圈
兒,給毛主席編花圈兒,春遊,做廣播體操,做眼保健操,打群架,小偷小摸,和
游泳中度過的。長大后就是為黨和國家做貢獻,具體做什麼,黨和國家到時自然會
分配。當時也想過當兵,但還是模糊的。到了改革開放以後,上初中,高中時,考
大學就成了人們的追求目標,不僅僅是前途的事,也是面子的事,至於學什麼,將
來做什麼倒是次要的問題。上大學是一輩子都風光的事,似乎人們更關心的是他人
怎麼看自己的問題,人們的想法更多的是圍繞著社會上流行的看法而轉。人們總是
在試圖擺脫一種束縛時不知不覺鑽進了另一種束縛,到頭來,人們在束縛前已變得
無力和麻木。當時社會上流行的是學好數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其實學好數理化就
是能考上大學的意思),所以大家就拚命去學數理化。至於將來做什麼,社會對此的
關心程度是次要的,所以大家的關心程度也是次要的。自然龍澤也不例外。

高考志願要填三批,重點大學,普通院校和大專。如何填每批的第一志願是最重要
的,如果重點大學的第一志願沒被錄取,第二和第三將是很難再被錄取,因為各高
校跟據第一志願原則同時取學生檔案,大多學校在第一志願中就錄取完所有名額。
如果沒有被重點大學錄取,就只能等接下來的第二批普通院校招生。填專業也很重
要因為專業填了就不能改,不過因為龍澤心中對此並無打算,專業對他倒是無所謂
的。龍澤的志願是由父母填的。因為其大姑畢業於四川大學並是教高分子才料學的
教授,父母就把重點大學第一志願填為四川大學高分子才料系。接下來都是在家人
的知識範圍內如法炮製。其實,在填志願時,父母報的想法還是即使去不了重點大
學,去普通院校一定沒問題的想法。接下來就是等通知。一天,龍澤上樓時看到一
個長信封插在他家的信箱里,他就隨手把信封拽了出來,一看是四川大學的信封,
一定是通知書,要麼通知錄取你,要麼通知不錄取你。龍澤急忙打開信封,原來是
錄取通知,這個時刻將是龍澤一生中唯一能常記起的幸福時刻,他將發現在他的人
生中再也沒有任何愉快的事能像時刻一樣經得起時間的考驗。

火車終於進了成都站,父母已和在成都姨媽和姨爹說好來接他,龍澤朝站台上接站
的人群張望,果然看到了穿軍裝的胖胖的姨爹,姨爹似乎和五年前一模一樣,龍澤
趕忙向姨爹揮手。龍澤等所有其他的人下了車以後才開始搬動自己的東西,一個大
皮箱,一捲鋪蓋,和一個書包。姨爹直接把龍澤送到學校的寢室,此時已是中午,
龍澤先在寢室打了個盹,然後就去大禮堂登記註冊。分班后,龍澤才知道他們班有
近四十個同學,一小半是四川本地人,大半是全國各地來的,其中只有八個女生。
男女生是分樓住的,整個學校就一棟女生樓(全校最新最高最乾淨的),其它十幾棟
較舊的樓住著男生,新生照例住最舊的樓。龍澤被分配到一間八個上下鋪床位的房
間,在一樓,靠近廁所和水龍頭,由於來的早,龍澤挑了個上鋪。住進後龍澤發現,
由於是一樓又在成都,房間特別潮濕,每逢出太陽,所有的同學都會把鋪的墊的穿
的搬出來曬太陽,使得整個宿舍區就像個大型舊貨市場;由於靠近廁所和水龍頭,
房間時不時總有老鼠出現,即使隔了數年,龍澤還記得同室的廣東同學見到老鼠時
總是大叫『老丑!老丑!』。

大家很快就混熟了。每個新生都是快樂和友善的,看不出大家對未來的四年大學生
活有什麼顧慮和擔心,似乎前途已被註定安排好了,想多了也沒用,更沒有人會想
到,在他們這四十號人中,有人會留級,有人會退學,還有人會自殺,而且四年大
學生活最終會抹去每個人快樂和無憂無慮的好心情。

物以類聚人以群分,大學生活也是如此,從班到繫到整個學校大致也如此。一種分
法是按從本分的和調皮的來分。調皮的喜歡聚在一起,抽煙,喝酒,聊天兒,顯得
特別得團結,也就是講哥們兒義氣,但不是總都是兩肋插刀的那種,有時也有欺負
弱小的嫌疑。人多也是一種資本,常常能威攝別人保護自己。這群人還是好交的,
屬少數的,很多是足球隊的,學習不太好或者是不在乎學習,總之花在學習上的時
間比別人少,花在聊天兒和閑逛上的時間比別人多,也比較愛打扮,遇事比較喜歡
用武力來解決,一句話事多。他們中最終會有人因把握不好尺度或運氣不好而坐牢,
被勒令退學,或打架至殘。本分的學生除了沒有明顯的以上特點外並沒有什麼特別
共同之處,三三兩兩的,學習有好有壞的,興趣多種多樣的,有喜歡打扮有不喜歡
打扮的,但總之要本分的多。按職務分是幹部和非幹部。幹部有班裡的,系裡的,
和校的,越往上官越大也越尊貴。班裡的幹部屬基層幹部,需要和同學打成一片,
班幹部基本屬群眾把幹部不當幹部的那種幹部。還可以用興趣愛好來分。有喜愛聽
音樂的(大部分是只聽不會玩的),有能玩兒點音樂的(極少數,是高傲的),有下圍
棋的(這個群體比較大,很多是只輸不嬴的),有喜歡舞台表演的(少數而神秘的),
有喜歡去舞會跳舞的(幾乎所有的學生,大部是濫竽充數的),有會點兒寫寫畫畫的
(算是有一技之長的),有校體育隊的(成績要麼很好,要麼很差,多數會早戀的),
有早跑的(比較健康的),有晚跑的(健康但神經有點衰弱的),還有總去醫務室(有慢
性病的),在食堂幫廚的(及想幫忙有想卡油的),可謂是五花八門。最明顯地分法是
安年級分。一年級,二年級,三年級,和四年級,極為明顯,越往高走,心思越沉
重,表情越嚴肅,對於新生來說四年級的學生更像是青年教師。龍澤屬於本分的那
種。

大學的生活主要是圍繞課程,周一到周五,早兩節,下午兩節,中午有吃飯和午覺
的時間,晚上的時間基本都化在自習上,否則很難保持好成績。周末(從周五晚起)是
徹底放鬆的時間(當然除了中考和大考前一兩周)。班上同學的高考成績參差不齊,
兩頭相差很大但大部都在中間,這主要是因為各省的分數線不同的緣故,江浙兩湖
的分數線高出其它省一節尤其是偏遠的省區。學生在一二年級時的成績與高考的成
績有很大的關聯,三四年級時就不同了,成績主要決定於個人在大學的努力程度因
為此時如靠吃老本的話老本也已吃完。這大概能解釋為什麼在一二年級同學的成績
好壞是比較穩定的,但到了三四年級成績好壞就變化很大。


澤龍這屆進大學時正值開放初期,除了課本第一件要學的是跳交際舞,因為學校覺
得有義務除了教知識外還要教學生在新的形勢下如何正常的玩,放鬆,和社交,於
是乎全校新生被集中起來學跳舞。先是通知下到各班,某日某時(一傍晚時分)全班
到大食堂集合。當澤龍按時到達時,整個大食堂已是布滿了以班為單位的方陣。澤
龍快速地找到了自己的方陣。時辰到時,有一青年輔導員模樣的人走到中央,自我
介紹是校團委書記。團委書記先是做了一篇動員,然後詳細地講解了當晚的安排。
之後是一主教練(其實也是輔導員)上場教崩查查,每個方陣前還有一助理教練(多是
高年級的女生)具體指導其方陣。集中練有集中練的好處,雖然不精,但一個不喇,
全都抱了,好壞就看今後個人的努力。完后,團委書記又做了一個終結髮言,鼓勵
大家要敢跳,要在真舞高會上跳,男生要敢於邀請女生,同時女生要克服害羞。

第二天是周六,晚上學校各單位都舉行舞會,有在食堂的,有在禮堂的,有在大教
室的,有要票的,也有不要票的。龍澤和幾個同學一起尋音樂而找到一舞會,這個
舞會是在大校禮堂。學跳舞是一回事,真要跳是另外一回事,龍澤不敢上,他的同
學也沒有敢上的。最後還是年級的女生來請他們跳,其實更準確的講是出於好意教
他們跳。先是一在旁邊的大四的女生問龍澤是不是新生(其實她一看龍澤他們別彆扭
扭的樣就知道),龍澤答是。『哪個系勒?』『高材系的』『原來是高材系的高才生
索!』大四女生開始開玩笑,龍澤傻呼呼地笑了一下。『請問你是哪個系的?』龍
澤在生人尤其是女士面前總是彬彬有禮。『化工』女生答到。一達二問很快大家就
熟悉了,龍澤又做了自我介紹並介紹了一起來的每個同學。當音樂又響起的時候,
因為已知他們的情況女生就問龍澤想不想跳,她可以帶著他跳,龍澤當即表示願意
和感激不盡。之後女生又依次帶每一個和龍澤一起來的同學跳,大家總算是經歷了
第一次和女生在舞會跳舞,非常寶貴的經驗。從此以後有些同學經過自己的大膽努
力很快就成了舞迷,但很多人直到畢業也沒多大提高。

龍澤喜歡去舞會,儘管他不屬於舞迷級的,他喜歡的是那個場合而不是跳舞本身。
龍澤喜歡交友和助人,但他並不善於交很深的朋友,因為他感到深交的友誼很難長
久,而且需要化很多時間和精力去維持,而龍澤又喜歡儘可能的完全和自由地控制
的時間和意願(當幫助他人時龍澤更能犧牲自己時間和意願)。但同時,與人交往,
特別是人多的場合又能給他帶來安全感。舞會正好給龍澤提供了這麼場合。舞會也
有讓龍澤感到煩惱之時,那就是有關邀請女生跳舞。除了同學和熟人外,龍澤總是
留意那些或漂亮或高窕的女生,心裡想的是如何去邀請她們跳舞。按理這事並不需
要絞盡腦汁的去想,走上去邀請就是了,大不了被拒絕。凡是都是想起來易,做起
來難。對龍澤來說,首先想到是會不會被拒絕,在大庭廣眾之下被拒將是非常沒面
子。其二是對方有沒有男友,如果有將會是非常尷尬的事。經常就在這麼猶猶豫豫
之時錯過了機會,每錯過一次機會,龍澤又後悔莫及,怪自己膽子太小,沒出息。
但並不是邀請上了就一定會令龍澤沒有煩惱。有時龍澤問對方的班號或寢室號,對
方不願給或借口自己已有男友等等,這時龍澤又會後悔。在舞會上,龍澤的心思就
這麼常常被一些無中生有的東西所左右。

不知過了多少多少年,龍澤才弄明白靠揣測他人的反應和心思來決定自己的行為,
或靠想象自己的行為會給他人帶來自己設想的結果而行為是多麼無知和自我欺騙。
其實每個人都想擁有自由(尤其在意志上不願受人擺布),或當自己的意志與他人的
發生衝突時自己的能戰勝他人的意志,但人們的決策往往又完全寄託於這個決策對
他人的影響(可能是善意的,也可能是惡意的,或中性的),尤其在處理比較近的有
一定厲害的關係時,比如家庭(父子,兄弟姐妹,婆媳),同事,同學,鄰里,上下
級,生意等。這時,人們想的往往是怎麼佔上風,其實就是在交鋒中自己的意志能
戰勝他人的意志,不願受人擺布,但不介意擺布他人,常說的『玩你』就是這個意
思。當人們在絞盡腦汁地一步步地形影不離地揣測或玩他人時,人們就沒有任何自
由可言,人們在不知不覺中已經完全地被想象中的他人所束縛和左右。在這種情況
下,即使最終你能如願以償,但這已經不是你本人的自由意志所為,對你個人而言
沒有任何勝利可言,何況你意想中的他人的感受並非一定是他人的真實感受,情況
很可能是當你正想著他人正在因為你而受苦或享福時,他人卻在做恰恰相反的事,
如此一來,你不僅失去了自由,你還冤枉的很。那麼你可能會說你不在乎這個思想
上的束縛只要你感覺好就行,只要你覺得幸福就行。當然,如果這麼做的時候你是
幸福的你因該跳過這一章節。如果不論你是佔上風或不佔上風,你總是不能得到內
心的平靜和解脫,你的心思總是一個煩惱接著另一個煩惱,一個擔心接著另一個擔
心,為了你自己的身心健康,你也許應該認真地想這個問題。這一切都源於你的意想,
所以說,人要想擁有自由和內心的和平就必須戰勝自己的意想,戰勝自己在思想上
對他人的依賴,無論它是善意的還是惡意的。

當然這會是很難的,即使宗教大師也不是凡事都能達到內心的自由和平靜,但它並
不是可望不可及。為此你首先應主動意識到自己的真實思想,不能自己欺騙自己,
不能用潛意識的冠冕堂皇的理由掩蓋你的真實理由。當你主動意識到自己的真實思
想時,你也許並不會改變你的決定和行為,但你能更心平氣和地接受你的行為所產
生的結果,尤其是當結果出乎你的預料時。其次你還可以嘗試在你的決策過程中盡
可能的把自己自私的部分去掉,也就是人們說的有個純潔的目的,這樣無論結果如
何都不會直接影響到你個人的利益,你就總能泰然處之,這也許就是古人所說的不
以物喜,不以己悲。那麼你會說這在當今是天方夜譚,誰會傻到不自私,其實不然,
你之所以會感到傻是你認為社會和他人這麼看你的,如果你的思想能獨立,你就不
會把你認為的社會和他人這麼看發當做標準和目的,你就不會為此而覺得傻,而且
人類的有些精神總是存在的,如雷鋒精神,老黃牛,雙贏等等,只是你做不做或會
不會做的問題。再次,你必須意識到你的幸福不會來自於你在身外競爭中的勝利或
某個目的的達到與否,因為競爭和目的(慾望)是一個接著一個永無止境正,而且你
每次勝利和目的達到都是對你目的和希望的消滅,是對你幸福源泉的消滅。問問你
自己在你的人生里,有多少次你說過如果某事辦成就好了,就不用再擔心前途了,
但當你真的辦成后,你又有了新的擔心和煩惱,新的問題總是層出不窮,你的擔心
和煩惱很可能比以前還多。另外為了使你的靈魂儘可能獨立於外界,你還不得不從
身體上儘可能的減少與外界的聯繫,越少的與外界來往你的精神上的壓力和束縛也
會越小,這裡倒是有一個人人皆知的目標可供參考,但這個目標是不可能達到的,那
就是老子倡導的雞犬相聞老死不相來往。

話題越扯越遠,還是讓我們回到龍澤的校園生活。改革開放初的一大特點是掃盲,
掃思想上的盲,掃生活上的盲。在掃了舞盲后,龍澤接下來想掃的是音樂盲。龍澤
的音樂知識的學習僅限於小學音樂課的集體唱歌,對樂器一竅不通。改革開放后,
港台和西方音樂,尤其是西方古典音樂迅速的開始流行。龍澤幾乎喜歡聽所有的開
始流行的音樂。當龍澤入學時,台灣的校園已開始流行,川大校園開始流行學彈吉
它熱,有社會上懂點彈吉的人來學校開班教彈彈吉。龍澤化五塊錢參加了一個班,
上課時用的彈吉它是找同學借的樣。先是學識譜,對龍澤來說五線譜有點像天書,
不知是因為基礎查還天生,幾節課下來,龍澤還是一知半解。龍澤也沒有下決心化
時間和精力來練習彈吉它,所以他最終也沒學會,像是半路出家又半途而廢。

接著龍澤又試過下圍棋,也沒有培養起興趣。龍澤還試過交信友,與一個年齡相當
的女孩通了一年的信。此女雖然沒考上大學但非常好學,每次信中都講一些她自學
的情況,聯想到在大學校園有那麼多混日子的學生(龍澤自己在快畢業時也加入了這
個行列),龍澤對她的敬佩之情油然而生,回信時總是給其鼓勵。對於課外活動,龍
澤很想試的是校游泳隊。那是第二年夏天,一天龍澤在校游泳池看到校隊在訓練,
他感到自己的水平和他們差不多,於是他就湊近教練說自己以前游過泳,覺得水平
和他的隊員差不多,並問有沒有可能加入游泳隊。教練叫他游游看,龍澤下水個種
姿勢都試了試,然後教練讓他明天起隨隊訓練,每次有兩毛錢伙食補助。這兩毛補
助可把龍澤樂壞了,當時學校食堂最便宜的菜是一毛錢一份。參加游泳隊還有一個
好處是可以天天洗澡,因為校隊有專門的淋浴室,用的人不多,不用等就能洗上。
而其它學生一般是一禮拜洗一次因為學校只有一個大的公共淋浴房,每個周末淋浴
房外都會排著兩行長長的隊伍,令人想起電影里納粹集中營里在淋浴房外猶太人排
著長隊的場景。龍澤從小學二三年級開始在游泳隊游泳直到小學畢業。當時龍澤家
在成都,其父在部隊工作,而部隊家屬大院兒就在成都的東校場,東校場據說是三
國時蜀國練兵場之一,由於在成都之東,所以叫東校場。小學建在一所寺廟中,人
們把菩薩和神像從大殿和各廂房中搬走,再把桌椅和板凳搬進,寺廟就成了學校。
當時成都最大的游泳場也建在附近,離小學很近(這也是為什麼此小學有游泳對的緣
故),與東校場只一牆之隔,游泳場內有十多個大小深淺不一的露天游泳池,還有假
山,河流,和果樹植物。每天課後龍澤會從學校走到游泳場與教練和隊友匯合,訓練
在教練的指導下進行,教練也就是小學的唯一體育老師。小學讀完后,龍澤又在成都
讀了一年初中,然後由於父親從部隊專業就到了杭州,其間就再沒訓練過。小學的
這段游泳訓練使龍澤一輩子都受益,看來凡事從娃娃抓起是沒錯的。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支持

鮮花

評論 (0 個評論)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2-11-30 19:50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