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上山下鄉是人生的最大財富

作者:qxw66  於 2018-11-17 07:29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作者分類:時事|通用分類:熱點雜談|已有76評論

下車伊始,哇啦哇啦,偶寫了許多無厘頭文字,全是和自己不搭界的事,不懂裝懂。。。就為和人鬧個好玩。
可是知青下鄉是偶自己的事,反倒啥也沒說。。。現在一眨眼,快50年過去了。。。
首先偶不贊成什麼傷痕啦,控訴啦,迫害啦,什麼毛的罪孽之一,巴拉巴拉。。。。相反,知青下鄉我是肯定的。
知青下鄉文學是不少的,比較著名的有葉辛的「蹉跎歲月」,沒看過,因為相信自己的經歷,比他精彩一點。王安憶也是有名的知青作家,不過她似乎沒有太著名的知青小說?不過我看過她的一些「無虛擬文學作品」,其實就是帶回憶錄性質的隨筆和散文。王安憶父母因為投身革命,所以她算革命幹部出身,雖然父親受到反右衝擊,母親沒事,事業也蒸蒸日上,成為中國著名作家。所以王在鄉下,和縣委副書記是親戚般密切往來。。。那和一般知青比,可謂手眼通天了。。。為了王做了一點雞毛大好事,馬上成為優秀知青。。。後來招工更不拉后,進入響噹噹的徐州地區文工團。。。總之,這廝什麼都和嚴歌苓像,地區(安徽,上海),家庭背景,經歷,只是嚴沒下過鄉。後來王再憑關係回上海。這廝可以說一丁點兒苦沒吃到。。。
所以她如果不為知青請命,控訴,偶覺得正常,否則倒是成了矯情。可以我的經歷,如果要『控訴』,完全不是矯情,因為我吃的苦不比別人少,和周圍人比,可能還要多一些。可我不贊成什麼傷痕啦,控訴啦,迫害啦,變相勞改啦。。。巴拉巴拉。。。
我也不會怪罪國家,或者任何別的什麼。。。苦不苦?當然苦。可這苦,和農民比,怎麼比?和他們比我們知青不是要好到天上去了?下鄉雖然吃點小苦,但讓我們看到了中國農民等一般底層人民的疾苦,經歷了如他們般那麼截然不同的生活,等於是狠狠的淬了一把火,穿越了幾個社會層次,我覺得是我人生最寶貴的精神財富。你和他們一樣!這和你吭哧吭哧去旅遊時候看一眼,那不過就是個獵奇。。。能比嗎。
而且就我言,物質匱乏的痛苦,還遠遠趕不上知青內部矛盾於偶產生的痛苦。。。當然我沒有遇到極度流氓那樣的知青,可流氓倒可能反比很多所謂正常知青更義氣?當然最重要還是個人的社會能力的匱乏—那個時候很多小青年社會習氣已經很重,我對此的不適應給我帶來巨大痛苦。王安憶或許不怎麼需要縣委付書記的老虎皮,但於我肯定大有意義了。。。還有就是慰問團的不公---我表現最好,壞事做的最少,出工多,而且是唯一出工的,但居然最後進工廠!而且還是地區小廠。(關於中國人就是一個黑社會偶已有多文)
不過,前幾年回去,和同我一起最晚進廠的那同學聊起來,他說—王某某(同村插隊的一個廝)和他們幾個(不包括偶)當時聊起來,一個勁叫---現在出工不行了!(意思對自己前途沒有好處)--也難怪他們不出工,倒去販賣票證賺大錢去了。。。可慰問團很後面才來,他們是如何知道表現(比如出工)沒有用的呢?我到現在依然沒想通---當然,如果偶相的通,偶早常委了,是不?可是,丫才16歲,偶現在望其項背不及!根本想不出丫是如何判斷的,更不知道丫們後來如何鑽營迅速分到好工礦工作的。
說到貧下中農的再教育,偶想來想去,就想起一對農民聊天時候,有一個突然火起來---『呔!啥。。。! 大膽的日龍日虎,膽小的干貓狸屁股!。。。「,不過偶一點沒有接受,後來跑國外,發現白人都接受了這個教育,偶沒有。
但笑話歸笑話,那個王某某確實諸葛亮,他後來討了漂亮,家庭優渥的老婆,自己發達了,又把她蹬了再娶。。。虎也幹了,龍也日了。。。最後跑北京做了老闆。。。偶在想,倘若他父親那個少將不是國民黨,而是共產黨,丫早常委了。。。
當然就全國範圍言,我和我看到的知青疾苦可能不算突出。比較突出的,應該是三個兵團---新疆,雲南,黑龍江。
新疆知青是文革以前的,情況略微特殊,這裡不論。雲南,黑龍江確實苦,尤其雲南,作家鄧賢寫過報告文學「中國知青夢」,那才叫一個苦字!很多女知青被幹部肆意玩弄。我鄰居是黑龍江兵團的,他回來跟我說過他兵團幹部姦汙女知青的事迹,絲絲入扣。中央慰問團過去,雲南農場知青烏壓壓的全跪下了。。。和他們比,插隊完全就是天堂了,而且很多知青還偷雞摸狗拔蒜苗。
不過這兩個兵團畢竟是知青中的少數。葉廣苓下鄉20歲了,因為做詩,被人上綱上線打成反革命。可她後來還入黨了。
毛說我們下鄉是為接受再教育算一個彌天大謊了?但他老人家對讀書人其實也是一向如此輕蔑的。。。而且也是沒辦法---這個惡人總得有人來做啊,因為那個時候中國城市和工廠已經安排不下那麼多年輕人了。可國家還是拿出巨額安置費,具體偶不記得,好像一個人上了4位數,那個時候可是一筆巨款啊。
對了,補充一個最精彩的註腳:
在我們最艱難時候,慰問團應該是最親的,但因為不公操作,所以是我最痛恨的。。。
這個最精彩的鏡頭是聽來的,但絕對真實---一個知青長的帥,像老外,名字也叫德皋,綽號德國兵。一次和人議論起慰問團里一個頗活躍的唐姓女成員---因為有所不滿,在廁所里罵了一句---唐阿姨這個渣B!當然鄉下廁所簡陋,男女靠近,完全不隔音。結果跑出來,一頭看見唐阿姨也出來了,狠狠瞪了他一眼。後面似乎德國兵沒有遭難,小鮮肉阿姨喜歡。但關鍵---他們議論什麼呢?當然是分配廠礦的重大事情,但有什麼好議論的?我現在都無法想象,但從罵人看,內容已經很核心了---可見人家真會鑽營!!!

高興
1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3

拍磚

支持
3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7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76 個評論)

回復 ryu 2018-11-17 08:51
牛牛現在千萬不要再去追逐你人生的最大財富而又一次去上山下鄉呦,因為習主席的號召下已又有750萬人下鄉創業去了哈,
再去前說一聲,為你在深坑酒店紙醉金迷一番壯行。
回復 qxw66 2018-11-17 08:55
ryu: 牛牛現在千萬不要再去追逐你人生的最大財富而又一次去上山下鄉呦,因為習主席的號召下已又有750萬人下鄉創業去了哈,
再去前說一聲,為你在深坑酒店紙醉金迷一番
紙醉金迷一番! 叫上法老!同樂!
回復 ryu 2018-11-17 09:07
qxw66: 紙醉金迷一番! 叫上法老!同樂!
沒有必要叫上法老,就你一個,怕什麼吶? 人少好辦事,神鬼不知么,
回復 ryu 2018-11-17 09:11
牛牛原來老邊聽JS Bach 的Harpsichord Concertos BWV 邊塗鴉哈,那音樂薫了不神經葷亂才見鬼了哈,
回復 嫑孬甭歪 2018-11-17 09:18
這帖應該全配當時的歌
打倒封資修反壞右!
回復 qxw66 2018-11-17 09:21
ryu: 沒有必要叫上法老,就你一個,怕什麼吶? 人少好辦事,神鬼不知么,
法老副省,偶好借光
回復 qxw66 2018-11-17 09:22
ryu: 牛牛原來老邊聽JS Bach 的Harpsichord Concertos BWV 邊塗鴉哈,那音樂薫了不神經葷亂才見鬼了哈,
哈,那偶不懂
回復 qxw66 2018-11-17 09:23
嫑孬甭歪: 這帖應該全配當時的歌
打倒封資修反壞右!
口號不討喜
回復 ryu 2018-11-17 09:33
qxw66: 法老副省,偶好借光
我挺帳,你借什麼光!曲鮮,
回復 qxw66 2018-11-17 09:41
ryu: 我挺帳,你借什麼光!曲鮮,
你,啥級別?國安副總?
回復 qxw66 2018-11-17 09:46
G一下題目,沒有想到,葉辛竟然也宣稱---這是我人生經歷中最大的一筆財富---http://news.ifeng.com/history/zhiqing/mingrenlu/detail_2010_03/01/356537_0.shtml
回復 Brigade 2018-11-17 10:42
看這題目,就想起斯德哥爾摩綜合症。
如同農民,被壓到最底層,還有城市文人強姦農民心靈要唱只山歌給黨聽。
回復 qxw66 2018-11-17 10:44
Brigade: 看這題目,就想起斯德哥爾摩綜合症。
如同農民,被壓到最底層,還有城市文人強姦農民心靈要唱只山歌給黨聽。
這個。。。偶當然想到了。。。賣了一個破綻
回復 你懂的 2018-11-17 11:35
法老連拍磚的力都省啦,哈哈哈
回復 light12 2018-11-17 11:49
https://big5.backchina.com/blog/260533/article-298631.html
66,他鄉異客幾個毛粉都有過被老毛驅趕到鄉下勞改的經歷,
而且都一致稱讚這是他們人生的最大財富 。
既然如此為什麼要從財富堆里跑出來?

回城不說而且還跑到國外。
俗話說:
人往高處走水往低處流,
這幾個活寶專門往低處走連他們自己都不信吧?
用腳投票到資本主義發達國家追求財富是真的。

不過被迫害導致的斯德哥爾摩綜合症一輩子都治不好了,
只好不斷喃喃自語:
下鄉勞改是人生的最大財富 。
以此類推要到監獄走一圈積累財富會更多。

毛主席講:哪裡有壓迫哪裡就有反抗,壓迫越深,反抗越烈......
違背斯德哥爾摩綜合症不成立。
壓力夠大奴隸就會稱讚奴隸主。
當然也不都是這樣,
有些人還是會真正落實毛主席教導對迫害他們的元兇恨之入骨。
回復 mali50 2018-11-17 13:21
"不能兼愛幸福與痛苦的、便是既不愛痛苦、也不愛幸福。"中國精英很難有這樣的境界、這就決定了這個民族的命運。
回復 qxw66 2018-11-17 13:42
你懂的: 法老連拍磚的力都省啦,哈哈哈
法老偶粉絲啦
回復 qxw66 2018-11-17 13:44
mali50: "不能兼愛幸福與痛苦的、便是既不愛痛苦、也不愛幸福。"中國精英很難有這樣的境界、這就決定了這個民族的命運。
痛苦肯定深刻很多,不過下鄉的痛苦,依然有限。。。可是何其難得!
回復 qxw66 2018-11-17 13:46
什麼勞改,笑話,不過那些慰問團真是狗日的混蛋!
回復 mali50 2018-11-17 13:47
qxw66: 痛苦肯定深刻很多,不過下鄉的痛苦,依然有限。。。可是何其難得!
是的。與農民比不算什麼。不能勝任艱苦的人一事無成。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10-20 20:23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