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葉廣芩:一言難盡《青木川》

作者:qxw66  於 2018-7-13 11:05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作者分類:雜談|通用分類:文史雜談|已有8評論

按語:葉廣芩的「青木川」不錯。。。土匪變成開明紳士了。。。不妥,劉胡蘭的還鄉團回來了。

土匪辦一點開明事,還是土匪么。因為魏已經把這地方變成自己的獨立王國,辦點學,還不是為了自己為霸一方的久治平安?就像任何人做了皇帝,總歸要建設國家的,是不? 

所以現在的「平反」實在荒謬,其實就是共產黨的自我反攻倒算,以以前的反革命自居罷了。再下去,除了偶老爸,都平反了,嗷,還有林彪,靠。這一點上,現在的共產黨,不是反革命,就是稀里糊塗。我看葉廣芩也有點糊塗了。土匪平反,建墓碑。。。劉文彩是不是也平反了,劉文學則該死,還有劉胡蘭。靠。

2007年,「青木川」還沒開放,但葉的書里,也是快呼之欲出了。果然,沒多少年,土匪的魏大大院和山西的喬家大院爭輝了。

小說的魅力還是歷史感,文化沉澱,還有革命的情結,可土匪題材已經一去不復返,所以年輕人不會感興趣,尤其還是關於農村,深山老林的,否則豆瓣評分會更高。現實題材,比如「歡樂頌」,儘管歌頌女惡霸,三觀一塌糊塗,仍然更讓現代人感興趣。嚴歌苓幾次想涉及,結果都是慘敗,比阿耐大來10來歲,也是彌補不了了!葉廣芩比嚴又大了10歲,不過她知趣的搞歷史回顧,揚長避短,幾本書(老縣城,去年天氣舊亭台,和這個「青木川」),全是往回超越4,50年以上。但其實「青木川」如果不是小說的話會更好看(老縣城,去年天氣舊亭台都算回憶文學),文學化的添加,實在是畫蛇添足,尤其是看到後來結尾,小說雕琢痕迹太重,魅力減退了。不過,因為土匪還是開明紳士有爭議,寫成小說是聰明避開爭議的辦法。

這個文章也不錯----你一生至少要去一次青木川

----------------------------------------------------------------------------------------------------

長篇小說《青木川》出版了,前幾日,我回到小說的發源地,青木川。
走之前得到消息,青木川的人已經把《青木川》讀過了,他們特意從縣上買了書。
遙遠的路途,艱難的行程,汽車翻越秦嶺,朔漢水源頭而上,走走停停。嶺上是風雪交加,嶺下是山花爛漫,漫漫車程整整走了大半天,還說是「差得遠」。我越走心裡越忐忑,越走越沉悶,我知道,小說出版后,青木川是我必定要去的地方,我可以不在乎文學界的評論,但是我不能忽略這裡,也不敢忽略這裡,如同一個圓,從這裡出發,無論繞多遠,終將還得回來。對於《青木川》這部作品,這是必須經過的考試,是無法迴避的面對,交上的卷子被批改下來,及格與否尚在未知……我不知《青木川》能否得到當地幹部群眾的認可,樸實的鄉民能否將文學與歷史分得清楚,不知我對這裡的過去和今天把握得是否準確?
與青木川的結緣是個偶然。二十多年前,我還是一名在工廠上班的業餘作者,寫了一個中篇小說《洞陽人物錄》,其中涉及土匪話題,我不知陝西哪裡有土匪,就在地圖上遊走,尋找陝西最偏僻最複雜的地方。走到了川陝甘交界處,這裡有個小圓圈,標明叫「青木川」,在大山深處,屬寧強縣管轄。「青木川」,名字很有張力,我想,就是它了!用過後,心裡對它總是惦念,二十年後在周至掛職,為了調查周至老縣城的敗落和當年周邊的匪患情況,來到了青木川,來到了當年手指到達的地方。踏進青木川才知道這裡有個叫魏輔唐的「土匪」,民團團總,殺過人,種過煙,娶過五位夫人,其中還有一對貢爺的姊妹花,姓趙。魏輔唐沒上過學卻崇尚文化,建過學校,修過廊橋,買過留聲機裝過電話,將車子拆成零件背進山重新組裝,送窮孩子出去讀書……鎮子上的老農民們能跟我說英語,原來深山的學校在解放前竟然開辦了英語、俄語。音樂課是秦腔、京劇和川劇。「魏老爺」是個沒有文化卻又被文化文化得一塌糊塗的人物。新中國成立不久,青木川的政治形勢複雜,潛伏著國民黨殘留隊伍,特務土匪沆瀣一氣,廣坪發生了震驚全國的反革命土匪暴亂,為首者是李叔敏和他的妻子劉芳,他們在鄉政府大開殺戒,殘害革命幹部……這是一塊能產生文學的沃土,讓人不能離去,一種感覺讓我停留在了這裡,反反覆復,進進出出。七年。
魏輔唐在1952年作為土匪惡霸被人民政府鎮壓,在他修建的學校操場旁邊,面對著生他養他的青木川鎮,一聲槍響,魂魄飛散……
一個一言難以說清的人物,一段一言難以說盡的歷史,讓我想到了很多。就寫了,站在現代人的立場,用今天的眼光寫了。
「白雲千里萬里,明月前溪后溪」,寫得有點兒吃力,既要顧及文學性又不能荒腔走板,因為小說中的大部分人物還在現實中存在著。而藝術又是於真心的感動,讓人有種欲罷不能的衝動……盡量用寧靜的心態一一道出,讓自己和讀者共同體味到文化、歷史,今天、未來。
近鄉情更怯,我在不安中走進青木川,等候在鎮政府門口的幹部和青木川人笑著向我走來,人群中有魏輔唐當年的少校參謀主任,四川大學肄業的徐種德,青木川土改時代的文書魏元霖,他們遠遠地伸出了手,我緊張的心才多少有些放鬆。座談會上,幹部們說的多是促進當地經濟文化發展的話,言談有些虛空。談及小說內容,83歲的徐種德說我對青木川的歷史做了最公允的評價。
一塊石頭才落了地,還有點受寵若驚!
問及魏元霖的摩托,他的兒子到現在也沒給他買,他來鎮政府,照舊是騎車來的。大家哈哈一笑。
由衷地感謝青木川為我提供了一個難得素材,讓我們對歷史,對生命,對生活,對責任予以審視和思考。法國思想家狄德羅說過:「藝術所爭取的真正喝彩不是一句漂亮詩句以後陡然發出的掌聲,而是長時間沉默壓抑后發自心靈的一聲深沉嘆息,是使全國嚴肅思考問題而坐立不安」,我喜歡這句話。
像是一種巧合,也像是冥冥中的安排,我在青木川得到了《長篇小說選刊》準備選用《青木川》的決定,接電話就是站在青木川中學的操場邊,坡下的油菜花開得正盛,山上山下明黃一片,蜜蜂嗡嗡地飛舞,太陽暖暖地照耀。這情景應了小說的開頭「魏富堂是在1952年春天被人民政府槍斃的。槍斃他的時候油菜花正開,山裡山外明黃一片,蜜蜂嗡嗡地飛舞,太陽暖暖地照耀……」
一晃55年過去。55年,死者長已矣。
有記者問我書出版后,到青木川最想見的人是誰?
我說,魏輔唐。

2007年3月28日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支持
1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1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8 個評論)

回復 qxw66 2018-7-13 11:40
這廝和杜月笙有點類似
回復 qxw66 2018-7-13 11:48
http://www.chinawriter.com.cn/news/2009/2009-07-20/74318.html
回復 法道濟 2018-7-14 08:27
哪挨哪?什麼青木川?一聽就⬆️抄襲白鹿原和莫言的套路。你丫還是多和女學生聊天吧!
回復 qxw66 2018-7-14 08:35
法道濟: 哪挨哪?什麼青木川?一聽就⬆️抄襲白鹿原和莫言的套路。你丫還是多和女學生聊天吧!
人家現在是4A旅遊勝地啦   白鹿原沒看過,莫言的書不大好看
回復 法道濟 2018-7-14 08:39
qxw66: 人家現在是4A旅遊勝地啦    白鹿原沒看過,莫言的書不大好看
青木那是日本北海道。你丫漢奸
回復 qxw66 2018-7-14 09:00
法道濟: 青木那是日本北海道。你丫漢奸
哈哈,留學日本倒真可能是日本間諜
回復 對牛彈琴 2018-7-14 12:44
若干年前讀過她寫的一篇,題目忘了, 但很喜歡。
回復 qxw66 2018-7-15 01:23
對牛彈琴: 若干年前讀過她寫的一篇,題目忘了, 但很喜歡。
葉文筆極好。。。書的豆瓣評分遠超過其他作家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0-1-25 08:26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