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教授女兒的婚事 ((35) 瞞天過海

作者:平凡往事  於 2013-1-10 10:01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通用分類:原創文學|已有8評論


此文屬虛構!請勿對號入座!


題記 : ----
謹以此文獻給那些在異國的天空下掙扎過,迷茫過,失去過,更收穫了的人們。也以此文激勵那些正在掙扎和奮鬥的人們。讓我們共勉!


只想
做一朵素色的小花
靜靜開在
某個
無人的角落
天空是我嚮往的地方
我欣賞玫瑰的嫵媚
也愛大樹的繁茂
但大地才是
我真正的依靠

倘若
有你偶爾駐足的慷慨
抑或
瞬間回眸的亮麗
那麼
我的夢裡
便滿是你的身影
和那淡淡的微笑




轉眼,凡在潔家做滿了一周,沒人挑出什麼毛病來。周五的下午,凡背好包包,微笑著跟潔一家人告辭。「凡,你等一下。。。」剛下班到家的潔,叫住她,把一個信封交到凡手上。


「我知道你等著用錢,以後我就每周給你結一次,你看如何?」


凡一怔,略微有點意外,自上次潔讓她戒煙之後,她心中對潔存了點敬畏。覺得這個女主人,雖然外表柔弱,說話溫和,但身上有種說不出的威嚴和氣勢。想當初,她在國內時,也是極其順遂得意的人。大學上的是熱門的外語專業,畢業后又進入一家法國大公司做文秘。白天一身幹練的白領裝扮,坐在寬敞明亮的寫字樓里,滿嘴跑洋文,接觸的皆是身上散發著古龍水氣味,西服革履的外國人。晚上則一變為時尚性感的女郎,在酒吧的一角嘗著雞尾酒,聽爵士樂,高談闊論。走在街頭時,對別人投來的艷羨,她都習以為常地視而不見。毫無疑問,她一直相信,自己這樣的天之嬌女,不出國真的冤枉。

外國,尤其是代表著高尚品味和先進生活的美國,才是她真正的歸屬。可是,造化弄人。她哪裡想到,迎接她的卻是這樣一種不堪,而且這樣的日子似乎並不會很快結束。她經過了好一陣子的痛苦,終於屈服,認命了。她明白自已沒有退路,讓她灰溜溜地回去,面對國內的親朋好友的嘲笑,簡直是另一種噩夢與折磨。她自此決定放下過去的玫瑰幻影,開始腳踏實地,卑微的生活。而身處卑微中的人,是最容易對別人的一點善意,報以加倍感激的。更何況潔是真的慷慨,想到這些,凡眼睛有些潮濕,衝動地握住潔的手臂說了聲:


」潔,你人真好。。。」


由於激動她說話的語調有些哽咽和顫抖。 潔理解地對她點點頭說:


「如果不麻煩的話,我還想請你把晚飯也做了,然後你就在我家裡吃過飯再回去。每個月我多給你加250元,你看怎樣?」


潔聽母親說過,凡在家裡連頓象樣的飯菜也吃不上。又看她面色蠟黃,似乎缺乏營養,從心裡覺得她可憐,於是就做出了上面的決定。 凡愈發感激,幾乎有點不好意思和不知所措,她局促地推讓著說:


「沒事的,不加錢也可以。反正我回家早了也沒事,那人不吃我做的東西。」


「錢一定要加,好就這麼定了。對了,現在天黑的早,你自己路上當心。」潔的語氣里有一種不容置疑的果斷。凡點點頭,眼睛熱熱地看著潔,告別說:
「我會的。謝謝你。」
潔抱著女兒送凡到門口,又對懷裡的小傑西卡說:
「寶貝,快和阿姨說再見!」
說完拿起女兒胖嘟嘟的小手向凡擺了擺,這才把門關上。


潔回到客廳里,對坐著正看電視的父母說:


「爸,媽,我一會就去網上給你們買回國的機票。另外我已經和中國城的一家旅行社聯繫好了。周一你們就跟團去美東玩一玩吧。"


"噢?具體是哪幾個城市?" 潔父聽說,摘下老花鏡,饒有興趣地問。
"有紐約,華盛頓,大西洋賭城等,回來休息三天正好回國。」
「老頭子,我就說咱們的小潔孝順,你看看孩子想的多周到啊。」 潔母喜滋滋地說。
「怎麼去啊,我擔心有語言問題。」 潔父考慮的問題就比較實際。
「這您不必擔心,旅遊團全程乘大巴,每兩小時停一次,車上有廁所。這裡到紐約大約十小時,說說笑笑就到了,再說車上都是中國人,你們不會覺得不方便的。我還特意為你們準備了部手機,有事你們就隨時和我聯繫。」


「我說閨女,這得花不少錢吧,老頭子,這錢咱們自己花吧。」 潔母轉頭跟老伴兒提議。潔搶過去說:


「不用了,媽,你對你閨女這麼沒信心啊。再說了,你們回去,別人問起來,說來了趟美國花花世界,哪裡都沒去,盡在家帶孩子了。還不讓人家笑話,連帶罵你閨女啊。錢就更不用提了,就算我付你們的勞務費好了。」


潔調皮地半開玩笑,在父母面前,不管多少歲,她都還是那個要撒嬌的小女兒。


「勞務就勞務吧。這樣也好,老太婆,就算我們借她的,你給她攢著,說不定什麼時候就用上了呢。」
潔父一錘定音。潔母心情好,也忍不住調侃起來,對潔嘮叨說:
「你爸平時省吃儉用,他說攢錢是為了有一天如果他先走了,留給我好用,這樣就不會給孩子增加負擔。」
「爸,媽,你們這是說的什麼呀,你們都要長命百歲,要不然你閨女和你外孫女可怎麼辦啊」
潔本來是開玩笑的,可話一出口,鼻子就酸了,眼淚蓄滿了眼眶。她不想讓父母看到,連忙俯身親了下懷裡的女兒,看著孩子稚氣的笑臉,淚珠終於吧嗒吧嗒落下里,她口裡還兀自沒事似的說:


「寶貝兒,你可要乖乖的,如果媽媽有一天沒能耐掙不來錢了,還要指著你替我好好照顧姥爺姥姥呢。」


小傑西卡可能是被潔的眼淚弄得不舒服了,小嘴一咧,嗚嗚的哭起來。潔借故抱女兒回到自己的房間,一邊哄孩子,一邊跟著傷心落淚。


其實她有滿腹的話想和父母說,想到自己馬上就要和康提出離婚,未來的日子充滿變數和不定,心中難免惶惶然。但又一個字都不能說,她寧可自己受苦,也決不想父母替自己擔心。她就是想讓父母走的安心,這樣就算是她的孝順吧。
再說康,因虹懷孕的事早已有些焦頭爛額。好不容易送走虹,這才暫時鬆了口氣。說實話,虹對他的一片痴情,令他有點意外和吃驚,她似乎總是聽他的話的,這讓他稍稍放了心。但與此同時,他心裡明白,這事象個定時炸彈,搞不好什麼時候會引爆。這種頭上懸著寶劍的感覺,讓他非常忐忑。人心裡藏著掖著事,就會不自覺地小心低調起來,平時那些跋扈的舉止自然收斂許多。他本來對潔和潔父母一通電話把自己送進拘留所,嘗了一回坐牢的恥辱,暗地裡耿耿於懷,甚至有時對他們的絕情恨的咬牙切齒,但他現在也顧不上計較這些了。不管怎樣,自己畢竟是做下了比打人更不光彩的理虧事。他心中多少對潔有些愧疚。因此最近不但回家比平時早了,而且還主動幫著做些家務,比如倒垃圾,搶著幫孩子熱奶什麼的。聽說潔讓她父母去參加旅遊團,還拿出1000美元交給岳父。潔父不肯要他就悄悄塞給潔,讓她以她的名義給他們。
臨出發的一天,他又親自開車送潔父母去中國城搭巴士。臨別時又掏出20元小費給領隊的小姐,囑咐她多照顧照顧兩位老人。他的所作所為,潔父母自然都看在了眼裡,心下也很讚許,全當是他有了悔改之心,難怪在旅遊途中潔父不止一次對潔母說:
「康這孩子本質還是好的,希望他們能從此好好過日子。另外以後你也不要聽小潔的一面之詞,有事多提點著她點,畢竟一個巴掌拍不響。」
對於康的改變,潔有些措手不及。她要和他提出離婚的決心,被他那"越來越負責任"的表現給擊退了。幾次話到嘴邊,心裡一軟又咽了回去。是啊,不到萬不得已,誰真的想離婚呢? 尤其是一想到,將來女兒問起爸爸,她該怎麼跟她說呢?因為她的絕情?潔左右為難,心一揪一揪的痛。不過,即使如此,她在心裡也再不想勉強自己,不管康怎樣明說暗示,她都始終沒有跟他再睡在一張床上。


出於對潔的既敬又畏,凡倒是不辱使命,把傑西卡帶得很好,孩子也跟她混熟了。而凡這個人,本來也是小地方考到大城市去的,經歷過不少,也都在心上過了一遍,雖然後來學到了天之嬌女的傲慢,但骨子裡有一種善於審時度勢,曲意迎合的靈活。她那個白人老公也正是看中了這種「中國寶貝」的嫵媚。


凡每天把晚飯做得花樣翻新,手腳也很麻利。掐著算著等潔下班回來和女兒親近的時候,凡就變戲法似的把飄著香氣的三菜一湯,齊刷刷端上了桌。這一切都令潔十分滿意。她心地本就善良,又經常去教會,雖不是教徒,也耳濡目染與人為善的好處,越發覺得自己真心對人好,人也多半會以善意回報。她當然也知道,不是所有人,都如她一般,有天生的真純,但她還是願意把人往好的方面想。


康現在回來的早了。正好也能趕上吃晚飯。他起先沒怎麼在意凡的存在,只把她當一個鐘點工,不過是點頭招呼一下。幾天下來,凡倒是看出來了,女主人和男主人的關係並不怎麼融洽。他們幾乎沒有當著她的面說笑過,更別說有什麼親昵的表現了。她甚至隱隱覺得,她的存在反而多少沖淡了他們之間的尷尬和冷場。凡本就是有一番風情的女子,受了這種想象中鼓勵的慫恿,她越發輕鬆起來。在康面前,更是一付嬌滴滴的模樣,說實話,對康這樣的男人,凡從心裡清楚他們的弱點和優點,她從前的追求者里就不乏大學里的老師。可她才看不上他們呢。正是這番知己知彼的過往經歷,給了凡自信。她已看出康對她不反感,甚至還有些興趣,她剛剛才拋棄了不久的不甘寂寞的心,又從謙卑做人的努力中蠢蠢欲動,想要有番作為了。


她會細心地注意觀察他吃了她煮的哪樣菜。不久,康就發現桌上的菜里,多了他的口味。當然在她的工作中,凡清楚潔才是她真正的主人,而這就成了她跟康之間最佳的話題。


「康先生,你一定最清楚康太太最喜歡的菜吧?」凡有一次很有禮貌地徵詢康的意見。
「這個。。。對,她最喜歡水煮魚。」康慷慨地告訴凡。凡一張俏臉上,眉頭微蹙起來,失聲說:
「啊呀,這個我不太會啊,我得跟您請教呢。」康一聽,本來想說他也不太會,但轉念一想,他這麼個天才,什麼難題做不了,還怕做個菜嗎。
「也沒什麼難的,不過我還是找個菜譜給你,方便學。」康說。
「那就太好了!我給您打下手吧。」


兩個人這天晚飯就一起在廚房做了潔最喜歡的水煮魚。凡做飯的經驗不知好過康多少倍,但她懂得裝糊塗。看康手忙腳亂的,心裡知道康這是在她面前逞能,就適時幫他一把,把他的忙亂掩飾過去。康從沒跟潔一起下過廚,這一回的體驗讓他幾乎愛上了做飯。


潔只顧著跟孩子親熱,也沒空管那主僕二人如何在廚房裡合作,她看到自己最愛的飯菜端上桌,由衷開心。吃過飯,主動讓康送送凡。康心裡求之不得,表面上卻很矜持,顯得不太積極。凡似乎能讀懂康,連忙推讓說:


「啊呀,不用了,康太太,康先生忙了一天也累了。」

潔是個實在人,她確實擔心凡的安全,因為附近經常有黑人搶劫的事件發生。於是執意讓康送,康這才答應下來。凡則千恩萬謝的表白一番。


一路上,凡越發客氣,不是贊康開車快而穩,就是說康太太真好福氣,找到這麼好的先生,不像自己,真是一人一個命。又有意無意說起自己的艱辛日子,康聽得不由觸動了自己當年的心情,忍不住生出些許憐憫,心裡為凡打抱不平,她也算個人物,卻只能委屈的給人家看孩子當傭人,真可憐。


這以後,康對凡的殷勤和關心,潔仍舊只看成是康悔改的一部分。自父母出去旅遊后,潔天天讓康去送凡,而且每每囑咐他一定要看著她上車。康從不推辭,而且有時趕上天氣不好,比如下雨什麼的,還會親自開車送凡回家。康有時還主動提示潔把一些她不喜歡的衣物送給凡,潔本就有幫凡的心,看到一向自私自利的康,竟然能主動關心保姆,這不但說明他在改變,也當他是為了女兒傑西卡能得到凡更多的細心照料。她心裡漸漸溫暖起來,雖然自己並不愛這個男人,但她也不忍讓自己女兒的父親太不堪。


康回家更早了,他不像從前那樣,一回來不是坐在電視機前看當天的新聞,或是在電腦上爬格子,寫那些似乎永遠都寫不完的申請經費的材料和論文。他現在總是主動去幫廚,而且常常都是和凡做潔最喜歡的飯菜。這讓潔的內心不時湧起些許的感動來。


這種無風無浪的日子一直持續到潔父母旅遊回來。

-----------------------------------------------------------------------------------------------

我不是你的

雖然有人

還傻傻地

在等我

我就是個混混

流浪在精神的伊甸園裡

今天向東

明天往西

我最承受不了的

就是那些傾情的奉獻

因為我

就是個騙子

有時

我更像個乞丐

依偎在女人的懷抱里呻吟

也想挺直男人的脊樑

但身心都缺鈣般地軟弱

從我第一次失去

就不讓自己再相信真實

我唯一的遺憾

就是還沒有來得及

像個爺們一樣

在女人面前大聲的喊過

我愛你

把今天當成你們的節日

把明天當成你們的希望

恩愛的人們啊

千萬守住你們的今天和明天

別讓它輕易的跑掉

因為幸福不會回頭

快樂不會永遠

真的羨慕你們

那些被愛包圍和愛別人的人們

我會暗暗地

為你們的未來

祈福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1

難過

拍磚

支持
12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13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8 個評論)

回復 浪花朵朵 2013-1-10 11:00
越寫越好!寫完后,說不定就可以出書了。
回復 小城春秋 2013-1-10 11:49
這回寫的真不錯
回復 鎮長 2013-1-10 19:06
爭取一天一集,我都不看電視了,等著看你的下集。
回復 平凡往事 2013-1-11 01:34
鎮長: 爭取一天一集,我都不看電視了,等著看你的下集。
更新了一下,再看看
回復 鎮長 2013-1-11 04:01
謝謝!看過了,上次看得太粗略,又看一遍。看來真可以改成電視劇,國內的人沒在外面待。理解不了。還要你自己改。繼續寫吧!很棒
回復 月色如銀 2013-1-11 04:22
康不會這麼不堪吧,我總希望康能夠有所醒悟,變得有責任心起來,哪怕是對虹也好,虹是真心愛他的嘛,世上真有這樣的男人?
回復 亦云 2013-1-11 08:30
康又會出新情況?
回復 平凡往事 2013-1-12 07:47
教授女兒的婚事(36) 人事兩茫茫


此文屬於虛構!






題記:

謹以此文獻給那些在異國的天空下掙扎過,迷茫過,失去過,更收穫了的人們。也以此文激勵那些正在掙扎和奮鬥的人們。讓我們共勉!



今天是父母旅遊回來的日子。下午時潔接到父母從路上打來的電話,說他們晚上8點左右可以到中國城。潔讓凡在家裡做飯,特意囑咐她做些清淡些的菜,再熬一鍋綠豆粥,要爛糊些。從家裡到中國城開車只需要十來分鐘,7點剛過一點潔就帶著小傑西卡和康一起去中國城接父母了。結果還是起個大早趕個晚集,旅遊團的大巴提前到了半小時。


燈光下,潔見兩位老人都晒黑了,但卻精神飽滿,雖然看起來有些疲憊。

」爸,媽,對不起,我們來晚了。」

康主動上前和兩位老人打招呼並接過他們手中的行李。

「車提前了,不怪你們。傑西卡怎麼樣,快讓姥姥看看。」 說完潔母快步走到潔跟前,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11-18 09:36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