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二十三年太久 (三)

作者:自由之靈  於 2012-6-6 06:09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通用分類:流水日記|已有83評論

關鍵詞:天安門, 六四

. 閨蜜的父親去給解放軍演講

 

戒嚴令頒布之後,  北京城郊的農民們自發地堵住了開往城區的坦克車,因為他們知道坦克是幹什麼用的。消息傳來,  許多學生和市民紛紛趕往坦克停止前進的地方,有的送水送食,大部分人是告訴戰士們北京發生了什麼。聽說有的大學生索性睡在坦克旁邊,守候。

 

我閨蜜的父親,是某高校歷史系教黨史的老師。用閨蜜的話說,相信了共產黨一輩子。她的父親在戒嚴令頒布之後,聽說坦克被農民堵住,連夜寫了十幾篇的講稿,第二天親自趕到公主墳外坦克駐留的地方,給解放軍戰士念他寫的文章。閨蜜說其他都不記得,就記住了這麼一句: 「我以我幾十年的黨齡向你們保證, 共產黨這次可真的是做錯了!」

 

坦克車被堵了好幾天。不少人以為真的可以這樣永遠堵住了。

 

閨蜜的父親那時候就說共產黨做錯了事,那麼六四真的開槍之後,又會說什麼呢?

 

六月三日和四日

 

六月三日的下午,並沒有太特殊的地方,除了去廣場和長安街的人更多了之外。北京市政府再次播放了「市民不要上街,工作人員要堅守工作崗位這種自相矛盾的通告。大家可能也有點麻痹,就好像總聽說「狼來了, 狼來了」,  狼卻又沒有來一樣。

 

我們家住在西郊,離廣場和長安街都很遠,那天家裡的人也都早早回家了。誰也沒有想到一幕人間慘劇就要發生。

 

那天晚上發生的一切,因為沒有親身經歷,我在這裡就不轉述了。網路的發達,使今天所有真正想了解真相的人,都可以很方便地找到相關的圖片和資料。

 

第二天早上爸爸出去送人,才知道昨晚發生了什麼。為了聽消息,爸爸媽媽帶著我一起騎車到校園南門。校門口的高音喇叭里傳來了學生悲憤而激昂的聲音,證實了大家最不願意相信的消息。最後,學生請大家迅速離開,因為軍隊隨時可以開過來。

 

當天夜裡和以後幾天,我們家人都是睡在中間客廳的地板上。因為聽說在木犀地附近,戒嚴部隊向居民樓開火,子彈飛入窗口,射殺了一些樓內的居民。

 

九.被坦克碾去右臂的同學哥哥

 

我一個同學的哥哥,六月三日晚上在公主墳的人群中,他在那裡被坦克碾去了右臂。

 

那年夏天我們幾個去到同學家看他哥哥。他哥哥對我們說,他當時擠在人群里,被人流衝到了坦克前。一陣慘痛之後,醒來已是在醫院的第七天,永遠地失去了整條右臂。

 

同學哥哥後來得到了不少國外的關心,有一些人願意資助他出國。可是他的護照永遠無法得到批准。每逢國慶節,五一等重大節日,同學家裡都會來幾個便衣。要麼由同學家管這幾個便衣的吃住,以看管同學哥哥不得出門;要麼同學哥哥和他們走,住到順義或者通縣的郊區去。同學哥哥總是選擇和他們走。這樣的待遇一直持續了好幾年。

 

一個被坦克壓過失去右臂的大活人!還有什麼是比這更為有力的證據,證明六四期間軍隊用了坦克碾人呢?!

 

以後每當我看到鄧小平評論王維林以身體阻攔坦克的圖片,說明中國軍隊的如何偉大英明,沒有直接壓向群眾的時候,都會想到我同學的哥哥,想到這種謊言的無恥!心裡一邊默默地祝福他,盼望可以讓他講話的那一天早日到來!

 

順便說一句,同學哥哥後來相繼談了兩位女朋友,都非常地漂亮。我們有的時候走在園子里會碰到。現在他早已結婚,有一兒子。

 

死去的青年教員

 

爸爸系裡有一名青年教員失蹤。好幾個同事分頭去長安街附近的醫院找。據爸爸講,他們一共去了十來家醫院,每個醫院先會給他們看死亡名單,如果不在上面,還有一些無法辨認沒有身份的也在停屍房。據他們估計,每個醫院的死亡名單上平均有十到十五人,不算那些無法辨認姓名的。

 

青年教員的遺體最後在一家醫院找到了。一位護士說了他最後的時刻:他是半夜被平板車送進來的,子彈打到了腿部動脈,大出血。但是因為當時大夫們還要搶救別人,顧不上他,就把他一直放在樓道里。快天亮的時候,他跟護士說他肚子疼,護士知道不好了,因為失血過多之後就會感覺肚子疼。不久,他就合上了眼睛。身後留下了和他同樣年輕的妻子。

 

[]

 

附:二十三年太久 (一)

       二十三年太久  (二)


高興

感動
2

同情

搞笑
39

難過

拍磚

支持
6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47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83 個評論)

回復 楊如隸 2012-6-6 06:13
即使我無辜被美國政府殺害,我不會抗議。我願意. PRC政權合法判罪犯死罪, 我要抗議。我是美國公民,為美國人民的利益服務. 顛覆PRC政權與美國人民的利益一致.
回復 酸柚子 2012-6-6 06:13
真想知道那個父親64后說什麼,現在又說什麼?
回復 自由之靈 2012-6-6 06:21
楊如隸: 即使我無辜被美國政府殺害,我不會抗議。我願意. PRC政權合法判罪犯死罪, 我要抗議。我是美國公民,為美國人民的利益服務. 顛覆PRC政權與美國人民的利益一致. ...
可笑的是,當年幾個「執法」人都紛紛要瞥清自己的責任了。你卻還把屎盆子往他們身上扔。是不是太弱智了?
回復 緘默碎煙 2012-6-6 06:27
這篇看完,又忍不住嘆氣。問題的關鍵是真正的無辜受害者無處替自己鳴冤。
回復 楊如隸 2012-6-6 06:30
自由之靈: 可笑的是,當年幾個「執法」人都紛紛要瞥清自己的責任了。你卻還把屎盆子往他們身上扔。是不是太弱智了?
凡是中國的,我攻擊並反對. 凡是美國的, 我支持.
回復 ahsungzee 2012-6-6 06:31
謝謝LZ!
回復 自由之靈 2012-6-6 06:31
楊如隸: 凡是中國的,我攻擊並反對. 凡是美國的, 我支持.
不要以為就你愛中國。
回復 活水湧泉 2012-6-6 06:32
嘆息,我已經無數次嘆息了。真是無奈~~~
回復 嘻哈:) 2012-6-6 06:33
緩緩道來的卻是一段血淚斑斑的歷史。那個年輕教員真慘,不該呀    。。。
回復 自由之靈 2012-6-6 06:33
酸柚子: 真想知道那個父親64后說什麼,現在又說什麼?
六四以後絕大多數人想得都一樣。現在他怎麼想,確實不知道了,呵呵。
回復 自由之靈 2012-6-6 06:35
緘默碎煙: 這篇看完,又忍不住嘆氣。問題的關鍵是真正的無辜受害者無處替自己鳴冤。
是的。受害者至今還在受害。
回復 自由之靈 2012-6-6 06:35
ahsungzee: 謝謝LZ!
同悼吧~
回復 自由之靈 2012-6-6 06:41
活水湧泉: 嘆息,我已經無數次嘆息了。真是無奈~~~
都是這樣的,每當想起這些~
回復 nsa130 2012-6-6 06:41
難忘那些歲月,等待歷史澄清的一天。謝謝你!
回復 自由之靈 2012-6-6 06:42
嘻哈:): 緩緩道來的卻是一段血淚斑斑的歷史。那個年輕教員真慘,不該呀     。。。
是啊,年輕的生命就這樣完結了~
回復 自由之靈 2012-6-6 06:43
nsa130: 難為那些歲月,等待歷史澄清的一天。謝謝你!
等待歷史澄清,說得好!
回復 light12 2012-6-6 06:52
寫的很好
回復 whyuask 2012-6-6 07:01
真實感人
回復 閑雲野鶴一忽悠 2012-6-6 07:21
謝謝LZ的如實之筆. 怎麼看不到《二》,《一》?
回復 xqw63 2012-6-6 07:59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9-20 04:52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