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聲討日本對華的罪行, 不是民族主義

作者:自由之靈  於 2011-9-27 13:33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通用分類:熱點雜談|已有98評論

關鍵詞:

     九一八剛剛過去,今年不僅國內還有海外華人,都比以往更熱烈地談論和紀念九一八,這個我們中華民族遭受日本軍國主義入侵的日子。我自己就收到了來自不同朋友的資料和照片,有些是非常難以入目的。貝殼村裡的紀念文章也多了起來。我認為這是一件好事。我們中國人,在揭露日本侵華的罪行方面,不是做得太多,而是做得太少。半個多世紀過去了,日本一直都沒有公開承認罪行,向東南亞人民,向中國人民道歉。我們中的絕大多數人至今不能原諒他們,不僅如此,我們還應該向世人展示他們在二戰期間的罪惡。如果有人認為這就是民族主義,那是大錯特錯了。如果你真正地珍惜人權,你怎麼能夠不去譴責日軍殺戮上千萬中國百姓?如果你真正地熱愛自由平等,你如何能夠對法西斯實行寬容?如果你博愛人類,希望世界和平,世代友好,那麼除了高歌一曲「讓世界充滿愛」之外,我們為什麼不可以展示人性中的醜陋和殘忍,提醒後代我們的人類曾經這樣凶暴地對待同類,戰爭可以這樣使人性泯滅,人的生命可以這樣隨意地遭到塗炭呢?   特別是,  為什麼不能正視這樣一個現實:當今世界國家的邊界還遠沒有消失,  民族的力量和國家的主權對於本民族本國人民的生命還是有著極大的保護作用?

     所謂民族主義,在我的字典里,是具有一種貶義的字彙。當然,如果去查維基,對應的詞是「nationalism」,你會看到比較中性的描述,概念的來歷也是淵源流長,一般性的定義極為廣泛,其爭議遍及古今。如果我們必須採用一個統一的概念的話,借用這樣的說法:民族主義者都把自己的民族放在了世界民族之林高高的位置,所謂的 民族自豪感」。那麼我認為對日本軍國主義在中國曾經犯下的罪行進行聲討和譴責,紀念我們在那場民族災難中死去的同胞根本就不是什麼民族主義。以此來抨擊民族主義的各種弊端是無聊的,沒有任何意義。

     世界上不存在完全超越了民族的個人,我們每個人的身上都會帶著深深的民族烙印。也正是這種不同的民族烙印,組成了人類豐富多彩的大家庭。魯迅在談論藝術創作的時候曾經說過:「越是民族的就越是世界的。」我認為這句話很好地說明了民族和世界的關係。我們人類的共性,正是因為是存在於每個民族的特性之中才能體現,抽象出來,脫離了民族性去談世界性是蒼白無力的。

    當然如果民族主義過了頭,甚至被政客利用,那也是不幸的。現代的例子比如美國在九一一之後,大多數老百姓支持美軍入侵伊拉克,那就是一種狂熱的民族主義。但是,在對日本侵華問題上,我們中國人做的,離民族主義這四個字還相差得太遠,太遠。

    今年九月初,陪一個朋友去參觀紐約現代藝術博物館。觀賞了大半天梵高的「星空」,莫奈的「水蓮」,還有眾多畢加索,馬蒂斯的畫像之後,到樓下選了一個電影看,「Rome, Open City」。當時還以為是介紹羅馬---那座富有藝術氣息的城市的,沒想到這是一部老的黑白故事片,講的是二戰時期在義大利的地下抵抗組織和德軍戰鬥的故事。最刺激人神經的部分是德軍抓到了地下組織的領袖人物,在十小時之內對其施以酷刑,用盡折磨。這位領導人不時地發出慘叫,但是一直到死都沒有吐露德軍要的機密。最後影片在一群小孩目睹德軍槍殺一位支持地下抵抗運動的牧師中結束。電影終了,所有的觀眾久久不能站起。可以說,影片的表現手法,演員的表演都很陳舊,甚至臉譜化。我看不出這部影片有除了教育人們不要忘記二戰之外的任何意義。在這樣一個著名的公眾博物館里,上演這樣的電影,我很佩服,也很感謝這樣的選擇。畢竟,那也是人類的一頁。它們和樓上世界名畫一樣,是我們人類歷史的一部分。人性,可以如此地低劣和醜惡。這樣對後人的警醒和教育,是必須的。同一天的電影里,還有一部名為  World Trade Center」的電影。現在想來,肯定和九一一事件有關。

    出了電影館,不禁想著,歐洲人對二戰沒有忘記,美國人對九一一沒有忘記,日本人對長島和川崎的原子彈沒有忘記,猶太人對納粹就更不必說了。他們儘可能地展覽這些珍貴的歷史片斷。那麼我們呢?我們為什麼要忘記?世界上有多少人知道日本在南京的大屠殺比賽?有多少人知道日本的731部隊用活人進行試驗?有多少人知道他們一共殺了一千二至一千八百萬中國人?在這種世界級別的博物館里,為什麼沒有一部反映抗日戰爭的影片?哪怕是最最公式化的?

     猶太籍導演不管在哪裡,都會不斷地拍出他們受納粹迫害的故事,集中營的故事,比較有名的像:Schindler's ListLife is beautiful, The Diary of Ann Frank 等等。而我們華人最具國際聲譽的導演李安,卻搞出一部原本抗日的女青年和漢奸頭目由性生情的不倫不類的東西。李安估計是想表達一種可以超越戰爭,超越時代的人性之愛,且不說這個故事本身就沒有任何現實依據(歷史上女主角的生活原型根本不是如此),更何況在整個民族的巨大災難面前,渲染個人的情慾或愛情顯得那樣不相稱。我想像不出Steven Spielberg 會去拍一部猶太姑娘和黨衛軍官談戀愛的片子。

     不是什麼都能超越民族的,空洞的愛更不會。人類作為一個物種,從來就不是為了彼此的愛活著的。

     我們紀念九一八,不是太多,而是太少,特別是他們至今沒有認罪,還在為他們的侵略和屠殺進行粉飾,甚至狡辯。我們紀念它,不是為了仇恨日本某個個人,也不是要發動戰爭向他們復仇。我們只是作為受害者,發出我們的吶喊。我們這點權利,這點不原諒的權利,還是有的吧?如果有人對屠殺自己親人的兇手可以原諒,那也是個人的選擇,不能要求別人也如此。不原諒,也不意味著要發動復仇的戰爭。

    最後一句話。在對待日本侵華的歷史問題上,中國目前的政客或者執政黨固然有理由利用民族主義為其服務,不過任何一種政治勢力,如果想在中國的未來發揮作用,也不能機械地反其道而行之,以反對民族主義的理由,為了反對某一政黨而不顧及民族利益。歷史的創傷放在那裡,民眾切膚之痛的感情不是任何力量可以左右的。

 

 

 

 

 

 

 

 

自由之靈

2011年9月21日

 


高興

感動
1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22

支持
18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41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98 個評論)

回復 人間的盒子 2011-9-27 14:01
好文章。
回復 sujie_alex 2011-9-27 16:24
贊條理清楚之文!
民族大義,必得分清!
回復 老君岩 2011-9-27 19:29
聲討日本對華的罪行是聲討軍國主義,和民族無關。
聽說現在軍事物資正湧向廣西...
回復 自由之靈 2011-9-27 19:32
人間的盒子: 好文章。
謝謝。
回復 自由之靈 2011-9-27 19:34
sujie_alex: 贊條理清楚之文!
民族大義,必得分清!
倉促而就,希望意思表達清楚了。民族大義還是不能忘的。
回復 自由之靈 2011-9-27 19:37
老君岩: 聲討日本對華的罪行是聲討軍國主義,和民族無關。
聽說現在軍事物資正湧向廣西...
對!那是對軍國主義的聲討。軍事物資湧向廣西為什麼?
回復 布衣人 2011-9-27 19:44
聽到反民族主義的理論,吃驚!
古今中外見過一個國家一個民族反民族主義的,有嗎?請舉一例,一個就行。
古今中外見過一個哲學家一個政治家反民族主義的,有嗎?請舉一例,一個就行。
但我們可以立刻舉出高舉民族主義大旗的無人不尊敬的偉人。
把戰爭的罪惡歸結於民族主義,為什麼?反面來看,即便對發動二戰的大和民族的日本與亞利安族的德國,也從未見究其根源說是民族主義。
不會有人幼稚到把清算日本的軍國主義說是受害國不當行為吧?更不應是受害國的民族主義作崇吧?
否則,好像是人家發髙燒我替他吃退燒藥,而且吃的是不對症的瀉藥那般。
回復 自由之靈 2011-9-27 19:54
布衣人: 聽到反民族主義的理論,吃驚!
古今中外見過一個國家一個民族反民族主義的,有嗎?請舉一例。
古今中外見過一個哲學家一個政治家反民族主義的,有嗎?請舉一例。 ...
這個可能與民族主義的定義有關。在我們傳統的辭彙里,這是一個褒義詞。不過如果沿用國際上nationalism的說法,它並不是在任何時候任何場合都帶有褒義的。總之是看你如何定義了。不過無論在任何意義上,對日本侵華的不原諒和聲討,都不是什麼民族主義。
回復 布衣人 2011-9-27 20:02
自由之靈: 這個可能與民族主義的定義有關。在我們傳統的辭彙里,這是一個褒義詞。不過如果沿用"nationalism"的說法,它並不是在任何意義上都帶有褒義的。總之 ...
對的,民族主義與狹隘民族主義直至種族主義沙文主義完全兩碼事,這不僅是書本上的定義,而是應有常識。
例如細胞,當發生癌變后,我們要找癌症細胞的病因,然後治癌,而不是否定細胞本身。
回復 自由之靈 2011-9-27 20:08
布衣人: 對的,民族主義與狹隘民族主義直至種族主義沙文主義完全兩碼事,這是常識。
例如細胞,當發生癌變后,我們要找癌症細胞的病因,然後治癌,而不是否定細胞本身。
是這樣。中國民眾對日本的感情,不是任何人可以誘導的,那完全是發自內心的。歷史放在那裡,讓人如何能夠遺忘?
回復 布衣人 2011-9-27 20:25
自由之靈: 是這樣。中國民眾對日本的感情,不是任何人可以誘導的,那完全是發自內心的。歷史放在那裡,讓人如何能夠遺忘?
我們可以原諒,但決不能忘記,日本人更不能忘記。問題是日本從官方到社會成見現在還是把「侵略「說成是「進入」,把「道歉「說成「遺憾」。周總理曾斥責說:「那口氣像是在飛機場誤踩了人家的腳後跟。」

一個最基本的問題是,日本對侵華到底認罪道歉了沒有?
一個更尖銳的問題是,當你的母親受盡汚辱欺凌,而那罪犯只說一聲Sorry,我們就「克己復禮」了?
回復 自由之靈 2011-9-27 20:31
布衣人: 我們可以原諒,但決不能忘記,日本人更不能忘記。問題是日本從官方到社會成見現在還是把「侵略「說成是「進入」,把「道歉「說成「遺憾」。周總理曾斥責說:「那 ...
呵呵,總理斥責得對。日本到目前為止,沒有道歉!但是我們自己也沒有要求,日本對戰犯神像的參拜,我們也沒有向南韓那樣強烈地反對。
回復 自由之靈 2011-9-27 20:45
布衣人: 我們可以原諒,但決不能忘記,日本人更不能忘記。問題是日本從官方到社會成見現在還是把「侵略「說成是「進入」,把「道歉「說成「遺憾」。周總理曾斥責說:「那 ...
過去曾經有一位同事,是比利時人。有次談到日本侵華歷史時,他問我,我們比利時也遭受過德國的侵略,但是我們現在原諒了他們。你們為什麼不能原諒日本人?我的回答是,第一他們不像德國,一直在對歐洲各國反覆的賠禮道歉;第二你可以所謂地原諒殺害你親人的人,那是你自己的選擇;但你不能要求別人也這樣,這種無理要求是對其他人的不尊重。

你的問題很對,即使罪犯說了Sorry, 我們也不能遺忘這段歷史。所謂警鐘要長鳴。
回復 布衣人 2011-9-27 21:11
自由之靈: 過去曾經有一位同事,是比利時人。有次談到日本侵華歷史時,他問我,我們比利時也遭受過德國的侵略,但是我們現在原諒了他們。你們為什麼不能原諒日本人?我的回 ...
我在德國生活多年,德國是真正認罪。從政治、法律、經濟賠償、宣傳、文化、直至教育各領域徹底反省。在德國任何人任何場所懸掛任何納粹戰犯畫像或家庭內的悼念活動都違法。
我曾說過一個親身經歷的感人例子。一個入學不久的男孩指著課文內容,問他的爺爺:「那時你們為什麼去外國殺害那麼多人?」,那爺爺的無言的痛苦與悔恨全在他的眼神與臉容中。老實說,我完全被感動了,又如何不原諒他們?但是,日本仍然以傳統風俗為由,血債累累的戰犯被供奉在靖國神社讓人膜拜。。。。這些不知恥不言悔改的怪事連德國同事都鄙視日本。
伏契克說過一句警世名言:「人們,我愛你們,你們要警惕啊!」
回復 喬雨風 2011-9-27 21:20
好文, 強頂。
回復 自由之靈 2011-9-27 21:21
布衣人: 我在德國生活多年,德國是真正認罪。從政治、法律、經濟賠償、宣傳、文化、直至教育各領域徹底反省。在德國任何人任何場所懸掛任何納粹戰犯畫像或家庭內的悼念活 ...
哦,你的經歷確實感人。所以說教育的力量是巨大的。德國的教科書上如此寫,對下一代就有警示作用。而日本的教科書把入侵寫成進入,對下一代的影響可想而知。而且日本是有意不把戰犯移出靖國神社,儘管知道周邊的亞洲國家會抗議,可他們就是堅持這麼干。他們哪裡有什麼反思!
回復 自由之靈 2011-9-27 21:28
喬雨風: 好文, 強頂。
謝謝支持和鼓勵!
回復 喬雨風 2011-9-27 21:29
人間的盒子: 好文章。
據說, 德國人道歉是因為不道歉的鐵桿納粹都被盟軍從肉體上消滅了, 剩下的就是願意道歉的了。 中國人歷來仁慈, 現在這些大同世界的幻想有正好又符合某些人的懦弱本性。
回復 在美一方 2011-9-27 21:34
寫得好!甩過去100個那個啥。。。。。。。。。。
回復 在美一方 2011-9-27 21:36
布衣人: 我們可以原諒,但決不能忘記,日本人更不能忘記。問題是日本從官方到社會成見現在還是把「侵略「說成是「進入」,把「道歉「說成「遺憾」。周總理曾斥責說:「那 ...
說得好,沒聽說過周總理的那個斥責,相當有水平。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10-17 00:33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