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美商務部長談中美貿易戰

作者:chineseman  於 2018-3-24 20:16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通用分類:熱點雜談|已有1評論

美商務部長談中美貿易戰

美國之音(VOA)特約記者格萊塔··薩斯特倫313日專訪了美國商務部長威爾伯·羅斯,談到了鋼鋁關稅和美中貿易關係等話題,包括美國為什麼要徵收關稅?美國如何看待國內和盟國的反對聲音?美國會不會為此蒙受損失?美國擔心中國拋售美國國債嗎?美國是否擔心會發生中美貿易戰?看過這個訪談實錄之後,大家會發現,美商務部長的對中國其實非常了解,他的觀點與我最近一篇文章《特朗普揮出鋼鐵和鋁貿易大棒 中國受最大打擊》,以及之前所寫的《中美貿易戰是一敗塗地還是戰無不勝》、《說說購買美國國債那點事給愛國者們醒醒腦》等文章中提及的事實與分析結論完全一致。不信,大家可百度搜索到本人相關文章來對照。

在這篇訪談中,美商務部長講得非常清楚,鋼鋁加懲罰性關稅針對的就是中國,第一,中國產能最大,第二,中國大量轉口貿易,第三,給盟友免征關稅,第四,不擔心中國拋棄美國國債,原因一是除了買美債,中國沒有別的選擇,二是中國拋售,除了自己承受損失,對美國沒有任何影響。另外他也分析了,美國不怕中國的大豆制裁。這些話由美國商務部長親口說出來,應該沒人再懷疑他的專業性了。


記者:部長先生,很高興見到您。

美國商務部長威爾伯·羅斯:很高興見到您,格萊塔。

記者:總統對鋼鐵徵收25%的關稅,對鋁材徵收10%的關稅,為什麼?

羅斯:有幾個原因。這兩個產業因高度補貼和不公平的外國競爭而受到重創,這些競爭在部分程度上造成荒唐的全球產能過剩,而這又以中國為首。

記者:但是要征關稅,你必須要有某種授權。憲法賦予國會這種權力,除非有法規允許總統以國家安全為由採取行動,或者我們也可以訴諸於世貿組織。我們有這些選項,對吧?

羅斯:是的。這些年來,我們發起了很多涉及鋼鐵的貿易訴訟。我們事實上對不同國家發起過100多起反傾銷或反補貼關稅的訴訟。發起了104起,針對34個國家。所以這是個十分普遍的問題。從單一國家來說,中國向來是最大的違規者。因為這些措施必須要遵守世貿規則,中國最近做的更多的是,他們說要精確到產品,在一起訴訟案中,甚至說要在0.2毫米內,他們還說要精確到國家。這就讓他們較為容易規避懲罰,因為你可以改變一點尺寸,生產上加工一下。或者不管有沒有進一步加工,還可以通過其他國家轉運。所以關稅的問題是,雖然限制了行為,但是並沒有真正解決整體上的問題,因為這個問題開始通過其他國家冒出來。

記者:所以原因是經濟上的還是國家安全方面的?因為我理解的是,總統沒有走世貿組織,很可能是因為能被規避掉,容易被鑽漏洞,而且程序繁瑣。但是他是以國家安全為由通過賦予的法律採取行動的。所以說,是經濟上還是基於國家安全?

羅斯:232條款中在這裡適用的技術性條款定義的相對寬泛。包括的因素有就業影響、關鍵產業的健康持續狀況,還有很多非專業人員通常不會認為是國家安全的東西。不過你聽到過我們的一些國家安全顧問還有我們的國防部多次說過:經濟安全是國家安全。

記者:我們進口的鋼鐵多數來自加拿大、墨西哥、巴西和韓國。只有4%的鋼來自中國。你如何平衡國家安全和經濟影響。即便是從經濟的角度,從中國進口的似乎是微不足道的。

羅斯:這就是我剛才講的。中國是世界產能過剩的主要來源。全球有大約4億噸的產能過剩,半數在中國。中國的經濟體量雖然比我們小得多,但是現在每月的鋼鐵產量比我們一年的產量還要多。想想這種比例上的失衡吧。他們每年出口1億多噸鋼鐵,出口了之後,他們還有很大的產能過剩。他們鋼鐵的出口量相當於美國鋼鐵的消費總量。非常不成比例。我前面和你提到的那些原因,轉運,生產時稍微改變下形狀,所有這些因素都讓人覺得不像以前那樣全是中國的問題。但是問一問美國或歐洲的鋼鐵產業里的任何人,他們都會告訴你,真正的問題,真正大問題的根源在哪裡。

記者:為什麼這次征關稅時讓加拿大和墨西哥得到豁免?

羅斯:有幾個原因,最重要的是,如果我們限制與它們的活動,但它們也是我們鋼鐵的兩個重要出口市場。加拿大和墨西哥佔了我們鋼鐵出口總量的大約90%。所以說,如果我們關閉了與這兩個國家的雙向貿易,我們得不到好處,反而會破壞很多非常重要的活動,其中重要的一個是北美大陸的安全。

記者:中國對關稅做出回應了嗎?你有沒有聽到中國商務部的消息?

羅斯:他們對此予以批評,但尚未表示會採取什麼確切行動。他們表示,很可能會向世貿組織抗議,因為雖然法律不受世貿組織約束,但我們仍然是世貿組織成員。

我們相信,我們在世貿組織可以拿出很好的國家安全理由,因為世貿規則明確有國家安全方面的內容,我們與各國的自由貿易協定里也有。

記者:如果我錯了請糾正我。世貿組織的法官,不論他們的裁決是有利於還是不利於美國,如果日內瓦的法官告訴一個主權國家什麼是國家安全,什麼不是,我認為不太尋常。我不清楚以前是不是有過這種情況。

羅斯:我不認為以前有過。我認為,這是眾多阻礙之一。如果世貿組織告訴我們的總統什麼符合我們的國家安全利益,在美國會非常不受歡迎。

記者:可是美國別的一些公司或組織、產業和部門提出了抱怨。比如,我注意到,大豆,美國生產大豆的人不喜歡徵收關稅的想法,因為中國購買60%的大豆,而他們擔心中國不再買大豆了。

羅斯:是的。可是首先,大豆是中國飲食結構的關鍵組成部分,是中國人飲食結構中非常重要的蛋白質來源。我們是世界大豆市場的一個重大因素,我不是很確定中國能否找到替代來源,取代我們的多數大豆。不過,就算他們真這麼做了,日本和其它市場如今也在消費這些大豆。所以,中國要找到其他大豆生產方,必須要付高價,他們只能這麼做,才能讓巴西、阿根廷這樣的國家,從傳統客戶轉移走,改為替中國生產大豆。他們必須付高價,這就會讓中國增加成本,而這又為我們的大豆生產商打開市場。所以,臨時的干擾可能會有,但在我看來,最終不會有巨大的凈損失,這是因為,貨物轉向中國後會出現我們可以填補的真空。

記者:我採訪過特朗普總統很多次,那時他還不是候選人,還沒當總統,只是商人。他總是愛說,中國在坑美國。每次採訪中,甚至在我根本沒有問這個問題時,他都會插話表達這種觀點。為什麼我們會出現這樣的差異?比如說,中國對美國汽車收的關稅這麼高?為什麼會走到這一步?

記者:當您或者我們的其他政府官員說,進入中國的美國汽車要繳25%的關稅,而進入美國的汽車卻不必如此,中國怎麼說?

羅斯:哦,他們承認這點。

記者:他們不認為這是個問題?不在乎?或者他們表示也許應當有所改變?

羅斯:他們說的是——這是真的,他們說的是,他們的貿易順差也給他們造成了一個問題,因為這影響了中國境內的貨幣供應量。所以,他們認識到他們這一邊也有問題。但他們一門心思專註本國的經濟發展,你也可以理解他們可能會這麼做。他們做的非常出色,把一個80%是農村、20%是城市的國家變成了一半以上是城市。這大大提高了大城市民眾的生活水平。但是卻沒有惠及小村莊里的人。他們的城鄉收入差距仍然非常的大。

記者:中國仍然擁有巨額的美國國債,超過一萬億美元、一萬一千億美元。您對他們拋售債務以及這將對兩國之間的問題所造成的影響有沒有任何緊張或擔憂?

羅斯:我不認為會有這種情況。原因有兩點。首先,如果他們拋售這麼多的債務,他們會因為現有的市場價值而蒙受損失。損失究竟多大,很難判斷,但他們很可能會虧損。所以這是一個阻遏因素。另一個問題是,他們會把錢放到哪裡去呢?沒有多少市場可以吸收一萬億美元。看看歐洲的政府債券利率吧,一般都比美國的低得多。看看日本,這也是一個發放債券的大國,他們的利率也比這裡的低得多。所以,中國在債券現行價值方面立即會蒙受損失,他們拿到的利率也會減少。所以我不認為這是他們非常想做的事情。

記者:考慮到我們只從中國進口很少比例的鋼這樣的事實,而且我知道特朗普總統出於國家安全而徵收關稅時會有例外豁免,很多人認為這只是想對中國盜竊技術以及強迫美國公司進入中國時必須轉讓技術的做法實施懲罰。這些公司被迫要披露他們的技術,這就產生了這樣一種長遠前景:當我們的經濟更多地轉型到人工智慧和機器人時,他們會飛速地乘風追趕。

羅斯:另外還有一項正在由美國貿易代表萊特希澤大使展開的知識產權調查。那項調查是要解決知識產權、技術轉讓、強迫合夥、破壞網路安全等這類的問題。所以這不是232條款的目的。232條款是要努力幫助受到重創的兩大產業,在進口傾銷的重創下,它們的規模被砍了一半。我們失去了絕大多數的鋁業。我們消費的產品中只有極小的一部分是我們自己生產的。在鋼鐵方面,我們也失去了大量的就業崗位,大量的冶鍊廠關門了。這與國家安全直接相關。只有一家國內生產商製造陸軍車輛、悍馬車和海軍艦艇上的裝甲板。如果那家廠商倒閉了,我們就只能依靠外國人來為我們供應那種裝甲板了。

記者:所以,我們不擔心加拿大或墨西哥,或者巴西或韓國,我們是不是能從其它市場得到它?

羅斯:他們不生產那種產品,鋼不是……

記者:只有中國造鋼?

羅斯:不,我沒說中國。

記者:只有國內廠家?

羅斯:我沒有說中國。裝甲板是一種非常、非常特別也非常複雜的合金。除了美國,哪裡都沒有大市場。不僅僅是鋼製裝甲板。鋁、極高純度的鋁合金現在也只剩下了一家供應商。問題是這樣的:沒有足夠的軍事需求能夠維持那家供應商的生存。我們需要一個強勁的商業市場來讓那家供應商維持生意。但是如果你關掉冶鍊廠,那整家冶鍊廠就關掉了。這跟汽車不一樣,你可以每小時跑22英里,也可以跑80英里。對冶鍊廠,基本上你不是開就是關。這是一個問題。另一個問題是,業界舉步維艱,跟不上技術發展了。這是一個真正的問題,因為隨著技術變化,產品變得越來越複雜,特別是合金,那些不同的材料。所以這是一個非常複雜的局面,而不是簡單地說:他們只消費這麼一點比例,為什麼要擔心?

記者:所以這最主要是針對中國,因為我們會豁免一些國家。

羅斯:是的。


文章源自微信號「遠見時評」,略改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支持
2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2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1 個評論)

回復 fanlaifuqu 2018-3-24 20:19
應該是專業的說法!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10-18 20:25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