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崔永元:那些能說的和不能說的歷史

作者:chineseman  於 2011-6-23 00:14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通用分類:網路文摘|已有4評論

小崔幹了件太有意義的事。共產黨把歷史篡改的一塌糊塗。我們小時候學的大半是編造的。小崔的東西以後見天日時可給中國的歷史添些真實。
--------------------------------------------------------------
崔永元策劃的紀錄片《我的抗戰》被放到一家門戶網站首播。這32集的片子被稱為「大型歷史傳奇片」。

  「要是按照我的想法,我都不想播。每集30分鐘都是咬著牙剪的。」崔永元點了根煙,對《中國新聞周刊》記者說。

  《我的抗戰》用每集一個獨立的故事講述了抗日戰爭從開始到結束的八年,採訪了尚健在的士兵、將領、戰俘、偽軍……連接起來就是抗戰八年中的生活、硝煙、離散與愛情。

  近兩年,很多人都知道崔永元在製作《電影傳奇》和《我的抗戰》,但大多數人並不知道這只是他工作的很小一部分。

  「其實我們主要工作是口述歷史。」崔永元有時會對來訪的客人說。

  「什麼?」對方常常會問。

  崔永元就會給對方講解,口述歷史,現在分成四個部分:外交與留學、戰爭、共和國史和電影。平淡的語氣中掩蓋不住得意與自豪。

  兩周前,媒體傳出消息,崔永元的團隊已經停發工資。崔永元對《中國新聞周刊》記者承認,目前仍有困難,但也在解決。到現在為止,口述歷史一共花掉了1.3億元。過一段時間,一些地方電視台會播出《我的抗戰》,算是象徵性地收回一些投資,但是與投入相比,不值一提。

  把電影藝術史做成了電影政治史

  2002年前後,崔永元造訪日本NHK電視台的片庫和早稻田大學。他發現那兩座機構中完整地保存著關於中國的文獻和口述歷史採訪,從中國56個民族的發展史到崔健的紀錄片應有盡有。

  彼時,崔永元正經歷一場後來變得全國皆知的抑鬱症。這期間,他離開了讓他聲名大噪的《實話實說》。他向醫生尋求建議,對方告訴他,「喜歡做什麼就做點什麼吧。」於是他就開始製作《電影傳奇》。「本來是想做電影藝術史,結果一採訪發現,那哪是電影藝術史啊,那就是電影政治史。」崔永元「壞笑」著說。那些電影界的老人們一張口,敘述就會從電影本身放大到時代背景——新政權的藝術政策和接踵而至的政治運動。「我們覺得這些有價值啊,就別那麼功利地為了做片子採訪了。讓他們從六歲記事起開始說吧。」崔永元回憶。

  這是口述歷史計劃的緣起。

  這樣,從電影開始,口述歷史的範圍逐漸擴展。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建國、外交和留學的變遷陸續加入。崔永元建立了自己的團隊,組了一個叫「清澈泉」的公司。「清澈泉不花國家一分錢。」崔永元說。

  他曾經試圖說服政府部門和其他「有錢的機構」來參與做。「光試著說服就用了兩年時間。我覺得有這兩年,一百個人都採訪到了。我乾脆就自己來吧。」崔永元說。

  做一時看不到回報的事

  他的精力越來越多地投向這邊,他在央視的節目卻漸漸淡出。2003年的新節目《小崔說事》並沒有讓人們感到太大的驚喜。外界開始傳言他與央視的矛盾,比如因為節目收視率低下而被排斥云云,但在他看來這些都是媒體製造的八卦。「我在央視特別舒服。從傳達室阿姨到理髮師傅都對我特別好。」崔永元笑笑,「當然,央視希望用我的影響力做一些時尚點的節目,有點效益,如果我是台長我也這麼想。但是我酷愛電影和口述歷史。」

  於是,崔永元開始為酷愛的事找錢。他找了馮侖、王石、馬雲……現在的電影傳奇館是馮侖贊助的。「馮侖現在已經不光是我的資助者,還成了募款人,他會主動說,去看看崔永元乾的事,幫他一下。」

  但是,對這些人家投來的錢,小崔一時給不了回報。因為大量片子拍完了,卻沒辦法播出。這些口述紀錄片,有的是崔永元不想播,因為剪輯成電視片會破壞口述歷史的整體感,這次「剪一部分播出,其實為的是能給那些被採訪的老人一點安慰,讓他們還在世時能看到」;而有的為在當下有些事仍無法言說。

  在採訪到那些更加敏感的內容時,老人們往往會要求籤一份保密協議,採訪內容要在他去世后才能公開。共和國的建國史,那段崢嶸歲月、數次政治運動、荒誕且殘酷的細節、無數被牽扯進來的命運……崔永元很清楚,這裡的許多內容現在還不到說的時候,但他感到焦慮:歷史真相正在隨著知情者的逝世而消散,這速度遠遠快於他用攝像機追逐的步子。

  口述歷史在美國早已是歷史研究的重要方式。而在國內仍不被重視。一些港台電視機構開設了口述歷史的節目,但大多以播出為目的,採訪點到而止。而大陸連這樣的節目都沒有。創始了口述歷史學科的哥倫比亞大學曾經拜訪過崔永元兩次,提出以數百萬美元的價格買下這批資料,被崔永元拒絕。「我當然會拒絕賣,但是我隨時歡迎你來查閱東西。」

  當年播《電影傳奇》時,一共播出40小時,全部採訪卻長達超過6000小時。而《我的抗戰》也大致如此。

  去聽故事就行了,不要去打斷他

  中國新聞周刊:你做的口述史的分類,比如外交留學、共和國建國等等,是根據什麼選擇的這些領域?

  崔永元:這是我自己想出來的。從口述歷史這個分類來講,你要考慮你的團隊的興趣,有興趣才能做得持久。我們選的首席記者對社會發展、對外交、對戰爭是極感興趣的。他們甚至對裡邊的子彈和武器都感興趣。這樣一個系統一個系統地做下來了。至於你還有多少門類沒做,想多了就很焦慮。把能做的做好就行了。

  中國新聞周刊:以《我的抗戰》為例,具體每個選題,是按戰役去分還是按國共雙方來區分?你怎麼篩選採訪對象?

  崔永元:我們有一個態勢圖,一個是正面戰場,一個是敵後戰場,把兵力的分佈先搞清楚。是第幾集團軍,都是誰負責。

  然後每個戰區發生的重大戰役要搞清楚。有了這個全盤的圖以後,就在這上面找。比如你要找參加過百團大戰的,參加過平型關戰役的,參加過淞滬戰役的,你要把這些人都找到,然後對他們採訪的時候就不是說光講百團大戰的事,而是口述歷史,從頭開始講。最多的,一個人要講兩個月。

  我們找到一個採訪對象,他基本上就會給你介紹一大堆,一下就串起來了。我們也會跟黃埔同學會、新四軍研究會、外交部聯繫。他們也會提供一個名單。

  中國新聞周刊:你在採訪的時候會要求記者有一個預設嗎?比如澄清一個戰役中的某些歷史細節之類?有些人的口述可能會給自己貼金,你會去反駁嗎?

  崔永元:不預設。我跟我們首席記者講的就是,你就去聽故事、聽經歷就行了,盡量不要去打斷他,讓他流暢地說。像唐德剛採訪張學良125次,採訪傅斯年,也是一百多次。張學良也不讓提問。實際上這是口述歷史這個學科的要求,要求系統地講。我們只是記錄他們的口述,把所有資料都留下來,以後做研究的人,可以引用這些直接的口述。

  仲國新聞周刊:你採訪的時候會要求記者只要細節和故事,特意地去英雄化,去政治宣傳腔之類的嗎?

  崔永元:我覺得我們根本不用有意地做這件事兒。因為個性色彩是烙在每個人身上,去不掉的。他的敘述是單個視角的口述。什麼是戰爭?我們以為的戰爭就是刀槍相見,狂轟濫炸,暗殺。其實,戰爭里也有小買賣,也開飯館兒,也有嫖娼也有舞女,也有做學問的,這個才是一個戰爭生態。戰爭中的環境和今天的環境沒有什麼區別,就是每天給你一個誘惑,每天讓你面臨一個選擇。比如淪陷的時候你去當漢奸,一下日子就好過了,防著暗殺就行了。當了漢奸以後相對平靜的生活也是一個誘惑。2010年,其實大家每天面臨的還是誘惑與選擇,對人的考驗沒有變化。

  一瞬間你就想明白了,歷史就是這樣

  中國新聞周刊:你被拒絕過嗎?

  崔永元:有。我覺得還是和運動有關係,他們被整怕了。有一個當事人,我見過他兩次,第一次我們談得非常好。我跟他約定,重大的事件都跟我談。第二次我見他的時候他的情緒就特別不好,坐在那兒,後來他說,爛在肚子里吧。我就覺得沒有辦法再說服他了,就只好放棄。非常遺憾。

  我們做採訪也不是獵奇,要讓所有的被採訪者都認知口述歷史這個概念是挺難的。因為它是個歷史學科。他們一看是小崔或是小崔派來的人,可能條件反射就想到中央電視台,想到電視節目,這個播出去會怎麼樣。我的名氣在這個事上基本都是反作用。但也有些老人特棒,大病一場之後,給我打電話,說你來吧,什麼都跟你說。

  中國新聞周刊:做口述歷史的過程中也有一些讓你不願意麵對的事實吧?

  崔永元:太多了。在韓國仁川,我去韓戰紀念館,看到一張照片,驚訝了半天,就是美國人舉著槍,很多志願軍這樣(舉著雙手)。我們以前哪兒看過這樣的?全是美國人(投降),這次是我們自己人這樣。感覺特別受刺激。其實有的時候一瞬間你就想明白了,歷史就是這樣的。

  中國新聞周刊:在整個過程中,你自己親自採訪的有多少?你主要做的事情是什麼?

  崔永元:在採訪的3500人裡邊,我親自採的可能連40個都不到吧。我主要是干這麼幾件事:一個是我要拉錢,這個事台里不投資;第二,有些人不相信這是我乾的事,我得露面,人家見到我吃頓飯,相信了,然後我會和他們簽一個合同。有的人會要求30年以後或是去世后再公布,這個就當做絕密,採訪了也不公開。因為它牽扯到個人隱私。

  從這個月開始,我們成立一個新的採訪組,做民營企業的發展。這個選題計劃有點晚,只能做改革開放以後的一些議題。

  中國新聞周刊:你做這個民營企業史的口述,是不是覺得讓企業家出錢贊助這個項目更方便?

  崔永元:這個我一點都不避諱,這可能是一種容易(拿錢的)方式。我不能都做那個高精尖的,只是往裡扔錢。我還要在做的過程中說服那些企業家,也關心口述歷史這個事兒。我的野心是將來要建一個中國口述歷史博物館。現在我們又開始做知青的部分,還有民間曲藝與民間戲曲部分。

  我給你描述一下口述歷史檔案館是什麼樣:一進去是一面電視牆,有一百個人在那兒說話。前面有一些電腦觸摸屏,戴上耳機,就能聽到採訪對象說話。再進去,就像電腦屋似的,每個人都有一個位置,能寫字,有公用電腦,可以選擇點擊進入戰爭內容、進入電影內容、或者進入音樂內容。文字、照片、視頻都出來了。同時也有實物展覽。比如想看看長征時候的標語、紅軍用的手榴彈、「袁大頭」長什麼樣,都能給你看到一些實物。這個館像圖書館一樣,對公眾開放。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2

拍磚
2

支持
3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7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4 個評論)

回復 zjd713 2011-6-23 00:56
呵呵~~疑古之風盛行,實際上不過是將自身對現在社會的某些看法抒發到歷史上去而已。。關於近代歷史可以看看中華書局的《國外中國近代史研究》,像小崔這種人物還是讀書少啊。。。樓主就更別提了。。。呵呵~~~
回復 chineseman 2011-6-23 07:29
zjd713: 呵呵~~疑古之風盛行,實際上不過是將自身對現在社會的某些看法抒發到歷史上去而已。。關於近代歷史可以看看中華書局的《國外中國近代史研究》,像小崔這種人物還 ...
你這沒腦子的人搖頭晃腦起來讓人感覺很滑稽。
什麼是歷史?你以為你這共奴腦袋裡灌輸的就是歷史?小崔得到的是「口述歷史」。書本的東西比起歷史當事人的口述誰的更可信?你這種讀了一兩本書就自以為是的是被老毛痛罵過的 - 複習一下你老祖宗的毛選去吧。
回復 zjd713 2011-6-23 07:51
chineseman: 你這沒腦子的人搖頭晃腦起來讓人感覺很滑稽。
什麼是歷史?你以為你這共奴腦袋裡灌輸的就是歷史?小崔得到的是「口述歷史」。書本的東西比起歷史當事人的口述誰的 ...
呵呵~~三句話說不完整,又開始噴了。。就你這樣子的也來普世??。。呵呵~~孺子不可教啊。我看你現在最需要是先補補課,學習一下怎麼說人話。。。
回復 chineseman 2011-6-23 09:07
zjd713: 呵呵~~三句話說不完整,又開始噴了。。就你這樣子的也來普世??。。呵呵~~孺子不可教啊。我看你現在最需要是先補補課,學習一下怎麼說人話。。。
你以為誰都和你一樣的沒腦子啊?噴是你的表達法,人話你學也學不會。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0-1-24 02:11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