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清風徐來 水波不興

作者:wd6364  於 2010-11-15 06:38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通用分類:原創文學|已有76評論

關鍵詞:

   命不好怪不得旁人。人家含著銀匙落地,咱是叼著鐵釘出生,難免含冤藏恨,現在想起還是萬箭穿心的。看看人家昆明的大戶人家,隨便一句就是歷史。多麼好聽的名字,昆明,石林 滇池海埂 聽得我心裡埂得很窩得慌。如鯁在喉,不得不吐。
    我出生在一個小地方---河北徐水,在那裡度過了童年,快七歲離開。全家人,姥姥姥爺爸媽擠在一個裡外間里,大概有十幾平米,進屋上炕,行動慢了後面人就要絆倒;出門有恍如隔世的感覺,廣闊天地大有作為。 幾排平房住的都是鐵路的職工,有的丈夫常年在外,有的神經不太正常,有的挑撥群眾斗群眾。所以那年月雖然沒玩具,精神生活是非常豐富的。我的烹飪第一課就是一個小哥哥大雁(該知道他娘多麼想念他爹)傳授的:將饅頭揉碎,泡在沖了醬油醋和香油的開水裡,絕對美味!
    當時有人吃糖葫蘆,我不知深淺也要,可憐的姥爺雖然是半身不遂,但上身還有知覺,心中痛楚,頭腦敏捷。指示我那逢周末回家的知識分子爹,將熱油燙的紅糖半夜時候倒在院子里的石桌上,第二天一看---一一排小圓餅。姥爺說平面的比立體的耐看,我也就明白為啥,現在寧願看相片不要去見人。
    那時候的一大樂趣是和小夥伴們去鐵軌上撿筷子,比多少長短,如獲至寶。現在想著后怕,火車上咣當咣當的不光是只有餐車的、、、、、還好旅客們自製,過站的時候沒給拋下什麼熱乎的玩意來。
     貨場去得比較多,挖金子找財寶,冒險意識就從那時始。多數是些氣味難聞的東西,但有回撞大運,發現一桶桶的蜂蜜。我笨拙地爬上去,用一根木棍撬開塞子,巴茲巴茲地蘸著舔著,簡直醉了。如今知道掉蜜罐子的生活不過如此。
     等聞訊趕到的鐵路職工把恬(舔)不知恥的我押解到辦公室里,玻璃上的冰花那個俊啊,冒熱氣的爐子那個暖和啊,我就和《警察和讚美詩里》的那個倒霉蛋一樣,得意忘形呢。等退休前曾為貨運主任的姥爺趕到,我正坐在凳子上踢著腿,啃著叔叔們烤的白薯(人家的午飯),兩隻臟里巴嘰的破棉鞋在爐子上騰(錯字)著呢。。。。。
   
     不曉得怎麼搞得,女孩都愛擠兌我,其實我也不肥胖長得也不好看啊。那時候說話也不會文謅謅沒敢提毛主席,不應該被攻擊啊!動不動是我一出現,眾人就作鳥獸散,或者交頭接耳一番,鄭重地告訴我,不帶我玩,遊戲結束。不管我的紗巾怎麼漂亮,跳舞也不讓我參加。和現在的情形差別不大。死妮子們,下回經過,堅決不從你們手裡買糖葫蘆,更不會找你們老頭修鞋!哈哈,當時印象里滿大街不是賣糖葫蘆的,就是修鞋的,因為是個小站嘛!
 
   厚道人還是有的,站前一個賣花生米的大媽,好像認識我家人,每次見到都給我幾粒。雖然她那臟手挺多裂口,我的小爪好像還遲遲不肯放開,總想全抓住。到後來,變成第一任務,有事沒事去廣場,蹲在她那攤前,假裝玩石子,眼睛盯著那堆焦黃的好末(方言---好東西好物件),嘴裡搗騰吐沫。沒得多久,這個人蒸發了。肯定是被人拐走了,我想。
 
    因為我自己就差點被綁架。某個傍晚,候車室里人多得不得了,我也湊熱鬧,轉來轉去。一個男人,身高一米七五左右(我為嘛知道呢,因為賣票的業務我也都掌握了,看那個測量的格估摸,小孩買票要查的)。他猛地拉住我的手,所謂牽手的滋味第一次體驗。說要帶我去找爸爸。顯然是不了解兒童啊。那個時候我最不想見的就是我爸了。他要是能給我買五分錢的花生米也行啊,我也就跟了。記得我喊了起來,拚命跺著穿小紅布黑點點絆帶鞋的腳,掙脫了。沒跟家裡人說。但有年春節家裡請客,有張臉怎麼那麼熟悉!
 
   售票處前的鐵欄,翻上去不容易,掉下來卻很輕鬆。面目皆非,青包紫包,這些詞形容都不夠。小豬頭三,可能就這麼來的。忘記疼是啥滋味了,因為那樣也沒能引來注意。寂寞啊。
   
   在最後一排房子里,住著一個叫小軍的男孩,不比我大多少,父親是個醫生。他和姐姐艷紅對我挺好的,沒有落井下石。在他家存白菜的小屋裡,他提出我們互相欣賞一下器官。我才六歲我怕個P,DEAL!他先脫了小褲子,讓我看了摸了他的小雞雞。輪到我了,因為棉褲是連身的,解了半天,正好他家人回來了,只能被中斷了。這是我最不講信用的一次,至今悔恨。
   小小年紀,被兩個男人看中,幸運啊。說到旅行,我就住在車站,還能沒機會嗎?
 
照片可是如今的,想想35年前的模樣!

 

1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支持
8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9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76 個評論)

回復 史無前例 2010-11-15 08:12
解放前的站牌應是從右到左書寫才是
回復 oneweek 2010-11-15 08:18
這麼小就摸了別人的小雞雞。 太猛了。
不好意思。 仁者見仁智者見智。 可見俺是什麼人。
回復 SirCat 2010-11-15 08:45
多麼豐富的童年記憶!
呵呵
回復 wd6364 2010-11-15 11:14
史無前例: 解放前的站牌應是從右到左書寫才是
大帥啊,您是不是在黃姑屯那受了驚啊,我可說明照片是現在的。就是三十五年前,那也都七五年了,雄雞唱了26年了,您真以為我今年八十了?但是你對自己老鄉毫不留情地揭露,十分可喜。給你再秀一張真正解放前的車站
回復 wd6364 2010-11-15 11:17
oneweek: 這麼小就摸了別人的小雞雞。 太猛了。
不好意思。 仁者見仁智者見智。 可見俺是什麼人。
冤枉,一是被邀請,不知就裡;二是沒了好奇,起碼沒有耽誤學業。
仁和智的,都不到我這裡來的。也就是下里巴人,沆瀣一氣吧
回復 wd6364 2010-11-15 11:17
SirCat: 多麼豐富的童年記憶!
呵呵
「只是當時已惘然」
回復 方方頭 2010-11-15 11:58
寫得好!最喜歡看這樣真實的故事平實裡帶調侃的描寫
回復 杏林一虹 2010-11-15 12:12
我那麼一塊破磚能引出你這塊美玉來,真是樂得我嘴都合不攏!等讀完,更是笑得腰直不起了,哈哈哈哈哈哈哈

你可真夠調皮的哈
回復 宜修 2010-11-15 13:13
史無前例: 解放前的站牌應是從右到左書寫才是
挑毛病的又來了!
回復 宜修 2010-11-15 13:15
徐水、任丘,好像都是比較窮困的縣。記得小時候周圍許多家的阿姨都是那裡出來幫傭的。
回復 xinsheng 2010-11-15 14:42
你最近有啥動心動肺的事啊?哈哈,好東西如黃河流水天上來。
鼓掌鼓掌。。。
回復 yulinw 2010-11-15 18:02
   小小年紀,被兩個男人看中,比俺強啊~~你的車站照片是目前么~~
回復 SirCat 2010-11-15 22:53
wd6364: 「只是當時已惘然」
那個想「綁架」您的
大概是個認識您家人的熟人
被想像力過於豐富的小丫頭給
想歪了
呵呵
回復 史無前例 2010-11-16 07:16
wd6364: 大帥啊,您是不是在黃姑屯那受了驚啊,我可說明照片是現在的。就是三十五年前,那也都七五年了,雄雞唱了26年了,您真以為我今年八十了?但是你對自己老鄉毫不留 ...
恢複本來面目就是好!
回復 史無前例 2010-11-16 07:16
宜修: 挑毛病的又來了!
本著實事求是的精神才是!
回復 宜修 2010-11-16 11:22
史無前例: 本著實事求是的精神才是!
你們倆套的這叫什麼「老鄉」啊? 一個河北徐水,一個江蘇徐州,哪兒跟哪兒啊,這是?
回復 wd6364 2010-11-16 12:04
史無前例: 恢複本來面目就是好!
   您呢,就是尊重歷史;我呢,也是矯枉過正
回復 wd6364 2010-11-16 12:08
SirCat: 那個想「綁架」您的
大概是個認識您家人的熟人
被想像力過於豐富的小丫頭給
想歪了
呵呵
那是個陌生人,我編造的請客遇到他情節,希望讀者能猜測出我父母試圖把阿拉作妥
回復 wd6364 2010-11-16 12:09
方方頭: 寫得好!最喜歡看這樣真實的故事平實裡帶調侃的描寫
那我就更有勁頭了
回復 wd6364 2010-11-16 12:09
杏林一虹: 我那麼一塊破磚能引出你這塊美玉來,真是樂得我嘴都合不攏!等讀完,更是笑得腰直不起了,哈哈哈哈哈哈哈

你可真夠調皮的哈
你要是磚,我就是扶不上牆的泥,和比我自貶?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2-7-2 17:07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