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1959年解放軍平息西藏叛亂秘照

作者:廣南子  於 2008-4-4 17:48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作者分類:文史博覽|通用分類:其它日誌

1959年,愛國藏胞,同軍隊、地方人員一道保衛機關,有的參加抬土運石築工事,有的幫助觀察情況,有的投入有線廣播,用藏語宣傳,揭露叛亂分子的陰謀。

1959年3月10日,拉薩發生遊行示威活動

追擊西藏叛軍的解放軍

被俘獲的西藏叛亂分子

人民解放軍共抓獲西藏叛軍4000餘人

美、英等國的情報機構參與了叛亂。親手殺害愛國藏民首領格達活佛的英國人福特被抓獲
西藏上層反動分子於1959年3月19日夜間指令叛亂武裝向駐拉薩的人民解放軍和地方機關、單位發動大規模進攻約6小時后,解放軍在遭到猛烈槍炮射擊、一再廣播喊話警告仍然無效的忍無可忍情況下,被迫於3月20日上午10時開始反擊。當時,駐拉薩的解放軍,除機關人員外,能夠投入機動作戰的兵力僅千餘人,而拉薩的叛亂武裝共約7000人,又有外國勢力援助。但是,具有豐富作戰經驗、英勇善戰的解放軍指戰員,在炮兵火力的支援下,以兩天多的連續戰鬥,就一舉殲滅集拉薩的叛亂武裝5360多人。

多數藏胞群眾和解放軍站在一起,堅決反對叛亂。「衛教軍」包圍澤當74天中,愛國人士噶穹次仁頓珠一家四口人一直同山南分工委機關幹部和解放軍官兵生活、戰鬥在一起,同生死共患難;他在頗章的莊園房舍被衛教軍燒毀,他剛從中央民族學院畢業回來的兒子諾布在同「衛教軍」戰鬥中犧牲,但他仍堅持鬥爭到平叛大軍來到澤當。波密的叛亂武裝1600餘人準備進攻扎木縣委時,駐守扎木的解放軍和地方幹部、職工不滿60人。許木宗頭人江村、寺廟代表扎西群培、繞賽、民間藝人旺姆等一批愛國人士,搬進縣委大院,同解放軍和地方幹部職工一道,參加保衛扎木的戰鬥。

武裝進攻扎木前,群眾紛紛報信,白瑪扎西等更深入叛亂分子巢穴偵察情況後向縣委報告。叛亂武裝以迫擊炮轟縣委,頭人江村的家人舉槍擊斃了叛亂武裝的炮手。在10天的戰鬥中,軍民並肩擊退了叛亂武裝的叄次進攻,直到解放軍援兵到達。事實表明叛亂武裝是一群外強中乾、無法同解放軍有效作戰的烏合之眾。拉薩戰役殲滅叛亂武裝5360餘人中,俘虜和招降占絕大多數,在解決大昭寺、布達拉宮等處的軍事行動中,均經戰場喊話招降了大批叛亂武裝。

1959年3月10日,拉薩發生全局性叛亂后,工委、軍區各單位組織力量,動員在本單位工作、學習的藏族上層人士、幹部、工人及其家屬遷入機關暫住。僅自治區籌委會機關和軍區機關駐地,就掩護了包括帕巴拉格列朗傑、朗頓貢噶旺秋、雪康土登尼瑪、江金索朗傑布等著名人士在內的六、七百名藏族各階層人士和他們的家屬。

愛國藏胞,同軍隊、地方人員一道保衛機關,有的參加抬土運石築工事,有的幫助觀察情況,有的投入有線廣播,用藏語宣傳,揭露叛亂分子的陰謀。3月20日戰鬥打響后,雪康土登尼瑪等人還隨同部隊一道向叛亂武裝實施火線喊話,敦促他們停止抵抗,對瓦解叛亂武裝起了積極作用。愛國藏胞把解放軍的勝利看成是自已的勝利。一些看著解放軍戰士英勇攻佔赤江宅樓的市民伸出大姆指說:「解放軍好樣的」!戰役結束,炮火聲一停下來,許多市民就焚香頂禮,紛紛上街向解放軍戰士獻哈達,送交叛亂分子遺棄的武器,協助解放軍肅清殘敵。

到那些被打死的康巴叛亂分子屍體上還戴著搶來的一串串金銀和寶石戒指,腰裡塞滿搶來的藏鈔和銀元時,市民都對之邊罵邊吐唾沫。長期遭受反動分子壓制打擊的愛國人士欣喜若狂,他們紛紛互道「吉祥如意」!在阿沛家中的擦第、瑪朗巴等愛國人士,圍坐在一起,縱情談笑,舉杯相祝。叛亂武裝曾想殺掉但被接來軍區機關居住的愛國人士孜仲玉噶,當即興高采烈地說:「這一下好了!黑白可以分清了!」

不久,周恩來總理髮布國務院命令,責成西藏軍區徹底平息叛亂;解散西藏地方政府,由西藏自治區籌備委員會行使西藏政府職權。

拉薩戰役之後,人民解放軍於4月發起山南戰役,7月2舉行納木湖戰役,8月至9月舉行麥地卡戰役;還從4月至8月於昌都東北及昌都以南的鹽井地區分別組織了進剿作戰,8月至11月於昌都東南地區組織了進剿作戰。1959年4月,解放軍發起山南戰役。曾經飽償「衛教軍」蹂躪之苦的山南人民,極其熱烈地歡迎前來平叛的部隊。許多群眾提著酥油茶壺到指戰員面前說:「解放軍辛苦了,喝杯酥油茶吧!」一些藏胞自動抱來馬草喂部隊的馬說:讓馬吃咆,好去追叛亂分子!有自動趕著□牛、騾馬來為平叛部隊馱運糧食、物資。

拉薩戰役后,在祖國內地學習的西藏公學、團校藏族學員普遍主動要求返藏參加平叛改革。西藏工委決定這兩個學校的叄千多名學員提前畢業返藏。這一批絕大部分出身於農牧民家庭的青年,是平叛改革中的一支朝氣蓬勃的本民族新生力量。其中500名青年,組織上滿足了他們的參軍要求,直接投入平叛的軍事行動。他們作戰勇敢,工作積極,許多人都立功受獎,經過平叛和邊防鬥爭鍛煉考驗,後來成長為解放軍的優秀幹部。

某團一連的赤來,在一次戰鬥中,單槍匹馬對據守山洞的39名叛亂武裝激戰一小時,負傷5處,仍然堅持戰鬥,最後在其他4名戰士趕來協助下,將39名敵人全部殲滅,戰後榮立叄等功。又如某團9連的副排長諾布頓珠,在行軍作戰中一貫吃大苦耐大勞,多背糧食彈藥,還幫助別的戰士背被包;在1960年3月唐古拉山以北的戰鬥中,他生擒了叛首副司令,戰後榮立二等功;後來任排長、副連長、縣人民武裝部部長等職務。亞東籍的瑪次仁,在平叛中一貫作戰勇敢,1960年犧牲在波密地區的一次戰鬥中。

1960年,人民解放軍又對集中盤踞在恩達、丁青、嘉黎、扎木之間地區的叛亂武裝,盤踞在青藏公路溫泉站至那曲一線以東、巴青以北之唐古拉南北地區的叛亂武裝,盤踞在申扎、薩噶、定日之間地區的叛亂武裝,盤踞在馬泉河以南、中(國)尼(泊爾)國界以北、里孜以西、公珠湖以東地區的叛亂武裝,盤踞於芒康、叄岩地區的叛亂武裝,先後發起了進剿作戰。

1959年底,基本上平息了全區的大股武裝叛亂活動。進剿申扎、薩噶一帶叛亂武裝,經軍事打擊殲滅501人,(其中擊斃僅53人,擊傷320人)而經政治爭取招降887人。1960年2月解放軍發起進剿恩達、丁青、嘉黎、扎木之間地區的叛亂武裝戰役前,藏胞羅松主動向丁青縣委書記要求進入叛亂武裝區內了解情況獲准。3月,進剿開始后,羅松返回報告了一個重要情況:一股千餘人的叛亂武裝埋伏在沙丁附近,準備伏擊解放軍的進剿部隊。

書記立即帶著他去部隊。這一情報,使正準備途經沙丁趕赴邊壩的部隊改變決定,先出其不意地包圍了沙丁,全殲了這股叛亂武裝一千多人(包括1名經美國訓練的空投特務)。如果沒有羅松的出色工作,解放軍就會遭受損失。在平叛中,許多地方的藏胞群眾自發組成各種自衛武裝,站崗放哨,監督不法分子,護秋護場護畜,為部隊剌探情況,充當響導,積極協同解放軍搜山,捉拿流竄隱藏的叛亂分子。如林芝縣東久村的群眾自衛武裝,在兩個月中,搜查並活捉了叛亂分子13名,配合解放軍圍殲叛亂分子140多名;農奴拉巴單人帶了一條狗跟蹤追趕敵人,在雪山上潛伏一天半,將3名叛亂分子活捉。

1959年10月,察隅自衛隊配合部隊在羅馬村圍殲叛亂武裝24名。1960年3月,該自衛隊又將從芒康、左貢一帶竄至察隅縣古拉區搶劫的叛亂武裝20多人殲滅,奪回被搶劫的馬、牛、羊700餘頭(只)。該隊中最積極勇敢的隊員昂旺赤村,曾經智擒叛亂分子8名、勸降6名。一次,他被叛亂武裝抓住后,機智逃脫,隨即向解放軍報告,並主動帶路,一舉殲滅叛亂分子43名。

1961年1月24日,平叛部隊8名幹部戰士與江達縣群眾自衛隊員15人聯合作戰,擊斃重要叛首四朗巴登以下4名,俘4名,繳槍5支。山南加查縣邦達鄉女鄉長兼群眾武裝負責人次仁瓊宗,帶領群眾同叛亂分子堅決鬥爭。1961年4月2日,她被兩名叛亂分子攔在路上,逼她投降;她痛斥叛亂分子,與之搏鬥,被敵人連砍9刀,壯烈犧牲。當地藏胞為了永久紀念她,將她的塑像和事迹至今陳列在當地革命烈士陵園裡。

1961年,人民解放軍進一步對分散在昌都東南地區和林芝、拉薩、那曲接合部地區以及其他地區的殘餘叛亂武裝展開搜剿、偵捕。一些前兩年漏殲的叛亂首領、小股武裝陸續就殲、投誠。平叛中,全區殘餘叛亂武裝的許多重要首領,都紛紛投誠或投降,包括2月昌都地區叛首八角喇嘛投誠,3月申扎叛首保保阿工投誠,6月芒康叛首甲措本投誠,7月迫降邊壩叛首阿旺洛桑等。其中爭取保保阿工,先後派出26人次前往宣傳、勸說,終於爭取其投誠來歸。曾經與人民政府有良好的合作共事關係。如曾任達賴駐京辦事處處長的然巴朗傑旺秋、曾任亞東下司馬管理委員會主任的赤門索南班覺等人,只是在叛亂武裝命令其斷絕與人民政府的來往,強逼其簽字參叛,否則格殺勿論,才被迫參叛的。

參叛后,他們並無多少具體活動,也不受叛亂武裝的信任。對他們,在處理上就與頑固的叛首不同。如拉薩戰役俘獲然巴朗傑旺秋後,僅拘押兩周,一經問清情況即予釋放;對戰後逃往國外的赤門索南班覺,立即通過家人捎信,爭取他很快投誠回歸,與家人團聚。幾年後,即再安排然巴、赤門參加工作。對於參叛后雖有具體活動,但被俘后認罪態度好、確有悔改表現者,亦均從輕判處,一般只監禁數年即予釋放。如1964年釋放土登旦達、卡那喀巧德欽等人;1965年釋放拉魯、松多等人。後來,也都給他們安排了工作。

至1962年3月,西藏的平叛全部結束。總計三年平叛中,經過政治爭取投誠來歸者,占被解決的叛亂武裝人數的42.8%;特別是1961年,佔到70%以上。全區三年先後近9萬捲入過叛亂行列的人員中,人民政府作為叛亂分子對待的叛首、骨幹、堅決分子,只有2.3萬人,人口只佔全西藏2%。人民解放軍認真執行軍事打擊、政治爭取和發動群眾叄結合的平叛方針,使得叛亂武裝的絕大部分為被俘、投降和投誠者。而被擊傷者是少數,被擊斃者更少。

三年平叛中,隨軍支前民工達1.5萬餘人次,計43.9萬餘工日;民畜10.4萬餘頭(匹)次,計286.6萬餘工日。麥地卡戰役,帶領10多名民工、趕著100多□牛支援部隊的藏族基層幹部多吉阿爸,在雪地里走了一天,晚上又自動將所有磨破了的麻袋、麵粉袋一針一針地縫好,和其他民工一起把罐頭箱、油桶等不怕受潮的東西放在底下,把大米、麵粉袋等放在上面,蓋上雨布,壓上石頭,才去支帳蓬做飯吃。多吉阿爸先後支前十次,送糧幾十萬斤,參加戰鬥十餘次,被叛亂分子的槍彈打傷過手臂,但每次都出色完成支前任務。

邊壩地區平叛,跟隨某團行動的民工隊中,有150多人次因為牲口累垮而背著糧彈趕路。在向後方運送解放軍傷病員、烈士遺體時,民工們輕抬輕放,給傷病員端飯送水,有的民工先向烈士遺體獻飯,然後自已才吃。在一次激烈戰鬥中,民工齊米加布冒著敵人炮火,把負傷的解放軍副連長背到隱蔽地點,又上山幫助戰士修工事,鼓勵戰士們狠狠打敵人;戰鬥結束后,齊米加布把自已的全部隨身所帶物品扔掉,將解放軍傷員的東西全部背上返回。

三年平叛中,人民解放軍官兵也犧牲1551人、負傷1987人。他們是為了鞏固祖國統一、保衛邊疆安寧、支持西藏百萬農奴翻身的崇高事業而犧牲、負傷的。西藏人民至今仍然紀念他們。

關於西藏平叛的重大戰鬥
  1. 1959年3月20日-22日,拉薩藥王山戰鬥(含拉薩市內平叛),殲滅叛亂武裝5300多人,擊斃545人,傷、俘4800多人。
  2. 1959年4月8日-4月21日,山南地區平叛戰鬥,擊斃、傷、俘虜叛亂分子近2000人。
  3. 1959年7月上旬-8月中旬,藏北剿匪戰鬥。
  4. 1960年2月29日。恩達、丁青、嘉黎、扎木地區合圍戰鬥,歷時47天,擊斃叛亂分子1100多人,傷、俘虜4800多人,爭取投誠4100多人,繳獲無後力座炮6門,高射機槍1挺、輕機槍119、電台6、步槍3700、降落傘268。
  5. 1960年4月底,溫泉、黑河、巴青圍剿戰,歷時38天,擊斃、傷、俘虜叛亂分子5000多人,和空降特務7人。
  6. 1960年申扎、薩嘎、定日清剿戰、阿里馬泉河以北、國境以北、青藏公路以西清剿戰和昌都東南清剿戰。戰果不祥。

另外,叛亂分子在美國、印度的直接援助下,盤踞尼泊爾北部的木斯塘地區,組織了所謂的「衛教軍」,從1960年起經常竄擾邊境地區。1964年經中央軍委批准,西藏軍區在扎東組建了中共特委和軍事指揮部,加強反回竄鬥爭,與衛教軍的反回竄鬥爭一直持續到1974年衛教軍被尼泊爾政府解除武裝才結束。

1959---1961年的平叛,參戰部隊犧牲官兵1551人,負傷1987人。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支持

鮮花

評論 (0 個評論)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10-18 09:00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