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吃在美國

作者:廣南子  於 2008-2-6 17:34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作者分類:人在海外|通用分類:移民生活

我是一個好吃的人,非常喜歡各種食物,在喜歡食物的程度上,不亞於美食家,但是往往疏懶,不願自己做,總覺得自己做的東西不夠好吃。於是去到各種餐館享受不同的美味。往往有朋友問我最喜歡吃什麼國家的食物。我居然答不上來,因為老實說,我什麼國的食物都喜歡,到目前為止還沒有一種民族的食物讓我不喜歡。

我喜歡日本飯。日本的食物精緻,雅緻,量小但是精美。吃日本飯的時候我常常覺得自己變成了文明人,吃得慢嚼細咽的,好像在品味,而不是解飢。我很喜歡日本的壽司,百吃不厭。每到壽司館子—日本式的壽司館子往往是大師傅站在中間做壽司,顧客可以圍著他坐下來,觀看他做。我喜歡坐在木頭板凳上,看大師傅做壽司,喝著清澈苦澀的日本茶,好像看藝術表演。大師傅往往穿著深藍色的圍裙,圍裙上有日本式的漢字,額上裹著一個包頭髮的帶子,好像是從古代中走出來的。日本男人常有一種凌然的男性氣質,連廚師也帶著那種風度,讓我賞心悅目。加上日本餐館裝飾雅緻,有氣氛,最好是和一個好朋友一起去,兩個人邊聊天,邊看大師傅的表演,邊品嘗各種鮮美無比的壽司,享受一個安靜得幾乎是詩意的晚餐。

我喜歡法國飯, 因為開胃的法式麵包和法國的果醬配在一起,真是其他開胃麵包不能比的。美國餐館一坐下來,侍者就會擺上麵包和黃油果醬作開胃的第一道小吃。好的餐館,麵包可能是自己做的,熱乎乎的,抹上黃油或果醬,味道不錯。但是法國餐館的麵包和果醬常常出人意外地新鮮美味。我往往就吃麵包果醬就已經飽了。法式食品的特點是新鮮。一次在加拿大的魁北克市,思彬吃到了據他說是最新鮮的鹿肉。

義大利飯館在美國遍地都有,通常也不貴,是我們的日常食物。我喜歡意式餃子,裡面的餡自然跟中國餃子餡不同,但是蟹肉、蝦肉或各種乳酪餡的意式餃子,澆上奶油汁,味道很圓潤,飽滿,鮮美。各種意式麵條和名目繁多的匹薩餅,好吃不好吃還是要看裡面的調料和製作方式。我喜歡麵條,也愛吃匹薩。有的時候我會覺得匹薩餅過於油膩,不過這要看是哪家餐館的匹薩餅了。

墨西哥飯隨著大量的墨西哥移民的湧入,越來越成為日常食物的一部分。墨西哥飯以豆子、米飯、乳酪和薄餅為主,菜蔬則以辣椒、生菜、西紅柿為主,味道很樸實,我稱之為農民飯,吃起來好像就是農家的飯,解飽,很踏實。餐館里通常給的量很大,往往吃不了,還要帶回家。夏天的時候我喜歡和墨西哥式的雞尾酒,特別式芒果汁兌的酒加冰,一大杯,喝得快了,冰就鎮得頭都疼起來,還是好喝。

希臘飯里少不了的是橄欖和一種叫「非塔」的乳酪。橄欖有各種形狀和味道的,「非塔」乳酪看起來像是碎豆腐。把非塔乳酪裹在薄如紙的麵餅上,在橄欖油里炸一下,是很好的開胃菜。把蘆薈放在托盤裡,澆上橄欖油,放在烤箱里幾分鐘,等蘆薈有些燒焦,吃起來別有一番美味。希臘飯的特點是蔬菜多,即使放很多橄欖油,也不覺得油膩。畢竟,橄欖油是唯一的對健康沒有壞處的油。

印度飯的味道強烈,色彩鮮艷,橘黃的、草綠的,色彩奇怪,吃起來卻余香滿口。印度的調料味道都很濃很沖,連食品都透著無比的熱情和濃郁的色彩,難怪印度婦女經常穿大桔紅大碧綠的薩麗,濃妝艷抹的,大概與食品有關。印度人也吃烙餅,與我們的烙餅很相像,把橘黃的辣香的咖哩雞肉卷在裡面,或把烙餅掰碎,放在色彩鮮艷的菜里蘸著吃,也好吃。母親幾年前來我這裡玩,我帶她去波士頓一家印度館,吃好了飯,她說,「印度飯真難吃,吃了一堆顏色,也不知道吃的是什麼。」說得我和兒子大笑。

與印度飯相近的是泰國飯。我因為實在喜歡泰國,在家裡做飯的時候,常常試泰國的菜譜。我手裡有一本菜譜,是一個朋友在泰國的時候買的,後來他知道我喜歡泰國菜,把菜譜送給了我。我就拿來照著做。泰國的咖哩與印度咖哩不太一樣,顏色比較深,味道似乎更香。泰國飯屬於東方的飯,豆腐炸成豆匏,蘸在花生醬、醬油調成的調料里,特殊的美味。

美國是沒有美國飯的。聊以算數的可以說是牛排和土豆泥。牛排自然非常鮮美,肉要好,要新鮮,烤的時間不能長,一般一面烤得不能超過八分鐘,不然就老了,不好吃了。美國的肉食者沒有不愛吃牛排的。我自己的經驗是牛排必須吃帶血的,兩面烤得有點焦,裡面還是紅肉血絲才恰好。牛肉一烤熟,就變老,所以吃牛排要吃嫩的。牛排這種東西,第一次吃可能會不習慣,特別是對中國人來說,我們不太習慣這種吃烤生肉。我第一次吃的時候,覺得一點也不好吃。後來吃多了,就嘗出味道來。土豆是怎麼做都好吃的。土豆泥也許是我最喜歡吃的日常食品之一。

至於古巴飯中的檸檬味道,中東飯中的小米加牛肉湯,俄國飯中的魚子醬,西班牙的各種各樣的小吃,啊,都是我喜歡不已。每次回到中國,我就大吃大喝,中國的飯也是那麼好吃,說來說去,我還是一個什麼都喜歡吃的人。

不過在美國你千萬別去中國餐館,首先是菜難吃,油膩膩的,要顏色沒顏色,味道沒味道的。其次是中國餐館看著都像是窮人呆的地方。從裝飾上看中國餐館只有兩種,一種是裝飾得花里胡哨,俗不可耐,光亮鑒人,毫無趣味,好像中國人只知道大紅配大綠,毫不雅緻。另一種是髒兮兮的,透著從貧窮地區來的窮酸像。葛底茨堡學院的現任教務長一次問我為什麼中國餐館都顯得那麼低層。我說,「開餐館的往往是偷渡過來的福建非法移民。他們在中國過著最貧窮的日子,來這裡以開餐館為生。餐館是文化,你怎麼能期待沒有文化的貧困的人製造幽雅的環境和奢侈的美味呢?「他點頭稱是。

by 沈睿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支持

鮮花

評論 (0 個評論)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9-23 18:58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