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陳志武: 如何激勵人們勤奮工作?

作者:廣南子  於 2007-12-13 16:36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作者分類:職場心經|通用分類:其它日誌

這家名叫Dunkin』 Donuts的連鎖店,專賣早餐面點、咖啡和其它飲料,光帶甜味的烤麵包就有50餘種。自從1950年創辦到現在,在美國和其它國家已有7000多家加盟 店,每天客流有三百多萬人。Dunkin』 Donuts跟星巴客在商業模式上特別相似,在全球的滲透面幾乎同樣地廣。但,它的市場定位是社會的中、底層,是一般大眾,所以,飲料的定價較低;而星巴 客的定位高,咖啡飲料價格比Dunkin』 Donuts高得多,而且它的分店主要在高檔社區、高檔商業中心和辦公樓。

  像 Dunkin』 Donuts這麼龐大的跨國公司,特別是它許多分店都在極為普通的社區,甚至在不太安全的平民窟,招聘的員工素質也常常很普通,所以,如何管理其品牌、如 何管理這麼龐大的公司組織,歷來不會是件容易的事。對於多數服務業公司而言,運營管理、員工管理又偏偏是決定其成敗的關鍵之關鍵。

  過去 幾年,不知不覺地我也喜歡他們的麵餅,也是我和陳笛經常光顧的地方。2007年2月18日早晨,開車帶陳笛去附近的一家Dunkin』 Donuts分店。那天,我們比較懶,不願下車,就坐在車裡點了所要的東西,我要一杯咖啡和一個雞蛋與乳酪夾餅,她要了半打叫做「Munchkins」的 炸面球。「Munchkins」是美國人對小朋友的昵稱,就像我們中國人喜歡把小孩叫「小不點」,是一個意思,所以,稱這種小面球為 「Munchkins」有一語雙關的效果。一個「Munchkins」,一口即吃完。

  等我們交了錢,拿到東西,陳笛看看袋子裝的,就說,「爸爸,你看,她們又給了10個,我們只付錢買6個,可她們還像上次那樣,多給我4個。」

  「是不是她們喜歡你,為了讓你高興,多給你幾個?人家是好意吧。」

  陳笛說,「也許是。不過,由於這店子不是她們自己的,所以,她們多給少給,都無所謂。等以後我辦自己的公司時,我絕對不會允許我的員工是這樣無所謂!」

  「你的意思是說,她們就像中國的國有企業一樣?為什麼你覺得她們會無所謂呢?」

  由此看到國有企業的弊病

  陳笛,「因為反正公司賺不賺錢,跟她們沒關係,她們拿到工資就足了。人為自己幹活與為別人幹活就是不一樣,為自己幹活會處處仔細認真的,不會亂給,也不會浪費。」

   「你這個觀察很好,很到位!人們常說,花別人的錢不心痛,只有花自己的錢才心痛!在中國,自1950年代開始國有化運動,幾乎把所有土地、生產性財產都 國有,變成國有企業、國有銀行、國有土地等等,一直到1978年後的改革開放才開始逆轉,重新民營化或說私有化,使中國經濟真正起飛。」

  陳笛,「這我不明白,為什麼要將所有企業都國有化,把企業由國家所有或政府所有,不等於是讓這些企業不規任何人所有了嗎?誰還會在乎這些公司經營的好壞,虧損還是贏利?這些國有企業的員工肯定像Dunkin』 Donuts的員工一樣,工作起來無所謂。」

   「實際的經歷的確像你說的那樣。在中國經濟國有化之後,從60年代開始,特別是到1970年代頭半期,國有企業出現大規模虧損,使中國人的收入、經濟狀 況降到無法再繼續下去的低谷。像你爸爸在1974至1979年讀初高中時,每頓飯只有三兩米不到,除了白菜、南瓜外,也沒什麼菜吃,我每頓飯剛吃完又盼著 下一頓,總是處於半飽狀態,或許這就是為什麼你爸身高才一米七。既使對於那時已參加工作的你大伯他們,他們四個月的工資才夠買一兩自行車,或買一塊手錶。 在農村,你爺爺下地幹活一天只夠買一隻雞蛋,5天才夠買一斤肉或一斤魚。到1978年,中國國有經濟到了非改革不可的地步。

  「除了中國 以外,幾乎所有國家在第二次世界大戰之後實驗過國有企業,由國家擁有並自己經營企業。比如,奧地利在二戰期間被德國佔領,1945年二戰結束后,德國在奧 地利建設的軍工廠、銀行、基礎設施都被奧地利沒收,這些資產就成了奧地利的國有企業基礎,使奧地利從此有較高的國有經濟成分,1951年時其國企佔全國產 出的22%。到1985年,奧地利國營企業出現了前所未有的危機,那年的虧損超過了1946-84年間所有國營企業的紅利總和。從而引出爭論,是否還要國 有企業?1987年奧地利首試民營化,1993年議會通過法案正式把私有化作為主要方針。」

  陳笛,「那麼,到今天,世界各地的國有企業還多嗎?」

   「過去二十幾年,從80年代初英國的撒切爾夫人和美國的里根開始,世界範圍出現全面的私有化運動。首先是英國於1982年的私有化,隨後1985年有意 大利和馬來西亞,1986年有包括日本在內的4國,1987年有兩國,1988和1989分別有9和10個國家開始私有化,到1994年最多時有13個國 家開始民營化,等等。過去這些年裡,有120多國家在進行大規模的國營企業私有化。正是這些全球範圍內的私有化運動,跨國貿易自1980年後有大步發展, 從根本上推動全球化的進程。應該說,你爸爸於1986年到美國來讀書,也是得益於這次全球走向開放、走向私有製為基礎的市場經濟模式,在這個背景下,各國 間的人流、物流出現空前的增長,使世界往著同質社會進步。」

  歷史上人類以私有經濟為主

  陳笛,「可是,有一點我不明白,因為『花自己的錢心痛』、『為自己賺錢最賣力』等,這些東西都是常識,為什麼還有這麼多國家、這麼多社會都去實驗過國有制?」

   「這當然有許多歷史背景,應該說在全球範圍內,私有制歷來是人類社會的常態,連動物一類都有很強的私有財產和他人財產的區分。比如,我們家的小狗,也就 是你的Curly Top,每次有別家狗或人走近我們家時,Curly Top或覺得那是對他的私人領地的侵犯,他就會奮不顧身地狂叫,而且對方走得越近,Curly Top叫得越凶,說明我們家的Curly Top也對他的和別人的區分得很清楚。所以,你說得很對,人和動物都對私人的和別人的東西區分得很清楚,對屬於自己的,保護程度、投入的心血以及愛的程度 會極度地高;而對別人的,就無所謂。因此,一點不奇怪,國有經濟現象只是非常近代的事。

  「就中國而言,『國營』至少可追回到十一世紀宋 朝的『王安石變法』。在王的倡導下,由國家直接經營糧茶、鹽、牛馬交易等商業,使政府成為直接的經營者,與民爭利。但是,那次試驗只有十幾年。到了近代鴉 片戰爭后,『國營』理念在『富國強兵』的洋務運動中重新出台。比如,1865年的江南製造局,就是由政府出資購建。但,在晚清洋務運動期間,人們對純粹的 『國營』也是多有警惕、提防。比如,當時清朝廷的紅頂商人盛宣懷,在1870年代論及煤鐵礦務、航運企業的創建時就說,『責之官辦,而官不能積久無弊』, 『若非商為經營,無以持久』,意思是說,如果由政府官員辦企業,是做不久的,因為官員追求的目的是陞官,這與企業的長九興盛像背離;而商人的目的是為了發 財,所以商人的動機與企業的長久興盛完全一致。最後,清朝官員採用了所謂『官督商辦』的形式,就是由政府擔任監督的角色,而實際的企業經營和所有權還是留 給民間商人。所以,至少在晚清,還並沒把國家推到『創業者』和直接『經營者』的位置上,這背後當然有你說到的原因。實際上,德國、義大利、日本等國家,在 19世界末期都像晚清中國一樣,試過由國家主導、甚至由國家直接經營新型工業企業,以此追趕工業革命最快的英國和美國,但國營規模比較小。

   「真正誤導中國和其它國家,使眾多國家走上國有經濟之路的,是前蘇聯。在學校,你們老師已介紹過蘇聯的歷史,那些歷史從根本上影響或說誤導了中國、東歐 國家、南美、非洲、甚至西歐許多國家。1917年蘇聯革命成功后,20世紀20年代末開始將私有財產國有化,開始計劃經濟。也就是說,當時的蘇維埃學者認 為,私有制是人類剝削的基礎,所以,為了消滅剝削,就必須先消滅私有制,同時消滅市場,然後,由政府計劃部門取代市場來完成社會中生活品、消費品、生產品 的分配。」

  陳笛,「那些歷史太有意思了。他們為什麼會這樣認為?在市場上做交易,我自己可以選擇喜歡什麼、想要什麼、願意付多少錢。如 果由政府官員幫我做這些安排,他們怎麼知道我喜歡什麼、願付多少錢呢?他們怎麼知道我和姐姐的喜好差別?比如說,我喜歡歷史,但姐姐陳曉不一定喜歡;我喜 歡賺錢,要成億萬富翁,但姐姐對這些沒任何興趣。」

  「是這樣的。可是,那時候,世界上許多人存在一些盲點。在當時蘇聯的國有化過程中, 情況很糟糕。比如,到1930年1月,蘇聯只有21%的農民家庭被集體化,到同年3月則達到58%,到1938年時94%的農民被集體化,他們的土地收為 國有。那次集體化過程中蘇聯農民不斷抵抗,政府則使用暴力和非暴力手段強制其集體化。幾十萬『不服』的農民被遣送到西伯利亞做勞動改造。最大一次抵抗運動 發生在1932至1933年的烏克蘭以及北考卡斯,為抵抗集體化,當地農民燒毀自己的農作物,屠殺自己的牲畜。為報復農民的抵抗,政府幹脆把農民留給自己 吃的食物也全部收繳歸公,讓那些農民去吃荒草。由此所致的大飢荒使千多萬農民活活餓死。

  「起初在1930年代做國有化計劃經濟時,蘇聯 經濟快速增長,每年的國民收入增長速度為12%至13%,假如去年的收入為100元,一年後就升高到112元、113元。相比之下,1930年代初,又恰 逢美國和西歐國家的經濟大蕭條,西方市場經濟發生大危機。看到蘇聯『國營』世界的快速增長與西方『私有市場經濟』世界的大危機,這種反差太大,蘇聯計劃經 濟初期短暫而令人炫目的成功,以為終於找到了增長經濟的妙方。於是,在中國,當時的南京政府當然要搞『國營』,1949年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后自然更要搞 國有計劃經濟。等到1945年二戰結束后,西歐、拉美以及新獨立的非洲和亞洲國家,都要模仿蘇聯的國有計劃經濟模式,至少也想由政府來創辦、經營企業。到 1975左右,世界國有企業的比重達到最高點。

  「但是,此後,你擔心的那些問題就開始浮出水面,國有經濟比重越高的國家,其經濟越來越 差,人民的生活越來越困難。蘇聯、中國、拉美、東歐等國家的國有企業產生大規模虧損。所以,中國於1978年開始重新回到市場、並逐步民營化或說私有化。 其它國家在1980年代也逐步這樣做。走了一大圈,犧牲了這麼多個人和家庭,浪費了這麼多資源和時光,到最後又重會老路,還原人類自由所需要的私有財產基 礎,還原到市場本位。」

  陳笛,「這種經歷聽起來很可怕,我真對人類世界這麼多人、這麼多國家都做過這種錯誤的選擇,感到失望。真不明白 為什麼會出現認識上的這種盲點,在我看來,讓幾乎所有東西和企業都私有,那應該最能把人的創業動力、致富動力都調動起來。這些歷史也說明,經濟學以及其它 社會科學的知識儲備還太少,否則,怎麼這麼多人會做出那種選擇?」

  激勵機制設計

  「是的,這也是為什麼你爸爸對經濟學等社會科學那麼著迷。讓我們再回到你剛才的問題,就是等你長大辦自己的公司時,你的員工不也是為你工作,而不是為他們自己工作嗎?你有什麼辦法讓他們『即使不是自己的錢,也心痛』呢?這就有挑戰了,是吧?」

  陳笛,「我可採用獎金制度,給員工按工作好壞、貢獻多少發獎金。」

   「獎金是一種很好的激勵方式,當然比沒有獎金激勵好。不過,獎金激勵比較適合很成熟的行業。比如,你上次說長大后要辦自己的電力公司,電力行業的利潤很 好預測,所以,你事先能知道正常情況下公司能賺多少錢,然後根據實際利潤相對多出多少,來決定該發多少獎金,這樣的話,你跟員工之間,對未來獎金與貢獻的 關係,都有清楚的預期。但是,獎金激勵很容易促長短期行為,因為如果今天的努力只對公司的未來有好處,員工們不一定有興趣那樣去做,畢竟公司的未來可能跟 他們沒關係,那是你的事。反而,越是能讓公司短期贏利的事,哪怕這樣做會損害公司的長遠利益,他們也越會去做。」

  陳笛,「哪怎麼辦呢?」

   「對於新創辦的企業,一般來說,相當時間之內不會有利潤,所以,獎金的激勵效果不會好,公司沒有利潤怎麼發獎金呢?在美國和許多其它國家,給員工股份或 股票期權(stock options)比較流行。也就是說,按照位子的輕重、貢獻大下,給管理層和員工不同數量的股份,讓他們都能夠從公司價值的上升中,直接得到好處,公司成 功,他們個人的財富收入也成功。股票期權跟股票本質上一樣,差別在於,它讓員工在未來某個時間內,有權以低價購買公司的股票。股份或股票期權的效果是讓員 工都既是員工,又是股東,他們一定更有干好的熱情!這樣一來,『即使不是自己的錢,也心痛』的效果就有了。」

  陳笛,「不過,如果給所有員工股份或期權,會不會給出太多?這樣讓我自己不就少了、成不了比爾蓋茨了嗎?」

   「當然,這裡有些技巧。公司的人越多,採用股權激勵的必要性就越大。畢竟你一個人精力有限,公司大了之後,不可能什麼都由自己做決定、去做,你必須雇別 人。反之,人員越少,必要性就越小。一般來說,你作為創始人,你周圍肯定要幾個骨幹幫你管理公司,他們再管理他們直接手下的人,以此類推,一層管一層。對 你最重要的,是身邊第一層的骨幹,你要重點保證他們對公司利益的忠誠,所以給他們的股權要多,只要做到這一點,他們自然有激勵代替你,以最大的可能管好其 下屬。離你越遠的員工,股權就應該越少。」

  講了這麼多,不知不覺我們到家了。沒想到去一趟Dunkin』 Donuts,陳笛能看到大公司員工的不負責行為,並由此延伸出一個產權制度問題,一個一般性激勵機制設計問題。一個12歲的小孩也能通過觀察領悟出這些 問題,讓我這個做教授的爸爸更加感到,經濟學的確是一門來自生活的學科,商業邏輯尤其如此,怪不得周其仁教授常常說「來自生活中的經濟學」呢。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支持

鮮花

評論 (0 個評論)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9-23 06:18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