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將歷史經驗要全面,不要只取所需——薄熙來事件有感

作者:shengyiren  於 2012-3-19 03:03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通用分類:熱點雜談|已有6評論

要全面記取歷史教訓

昨天溫家寶在記者會上回答王立軍事件的問題時。特地提到歷史教訓。講到十一屆三中全會。我想可以說這是溫總理重拳出擊,幾乎是公開點名地批評重慶是在搞文革。

歷史的教訓應當注意,但是中國的歷史教訓,中國黨內鬥爭的歷史教訓不僅僅有文革,還有很多,很多。說到薄熙來,更讓我想起了高崗。歷史上像高崗薄熙 來這類事件中外都有。托洛茨基也是一個例子。他跟列寧就一直爭論,列寧在遺囑中說他能力最強但是不是馬克思主義者。列寧死後,大家都怕托洛茨基出頭,怕他 專權,所以他最先出局。

我想高崗事件應當是中國人比較清楚地,也是這些年人們比較關心的。薄熙來與高崗的共同點不僅僅在於他們都頗有才華,鋒芒畢露,敢作敢為,得罪人太 多。他們的相似更在於所處的政治形勢。高崗的時代,中國面臨著是走社會主義道路還是走資本主義道路的分歧。而今天同樣尖銳的分歧又一次擺在中國人的面前。

高崗,作為在東北主持國家工業基地建設的負責人,可能由於在接受蘇聯援助的過程中,對蘇聯的社會主義道路比較了解也比較嚮往,而作為抗美援朝的後方 的負責人也更感到發展強大的壓力,所以他是支持毛澤東的社會主義道路的選擇。而劉少奇和周恩來從中國當時的比較落後的經濟水平出發,主張搞新民主主義,發 展資本主義經濟,這具體表現在稅制改革上。同時這種鬥爭又涉及到誰接毛澤東的班,涉及到權力鬥爭。

其實在我這個事後諸葛亮看來。高與劉 的路線矛盾雖然很尖銳,也不是不可以在以國家利益為重的框架內和平相處,各盡所長相互影響相互切磋共同發展。新民主主義本來就是以社會主義為前途為目標為 歸宿的。可以說新民主主義本就是社會主義的預備階段,或者初級階段。毛澤東當時把這叫做過渡時期。而在這個階段,即公有經濟還不發達的時候,也還必須保護 和發展私有經濟,但是要對它的 負面影響加以限制和管理,同時有必須有國有的大型骨幹企業掌握國家的經濟命脈。這是從孫中山開始所有有抱負有理想的中國人在很大程度上的共識。這本來應當 可以用正確處理人民內部矛盾的方式妥善解決。

但是事實卻沒有這樣。儘管毛澤東有讓高崗降職去作陝西省委書記的打算,但是不知出於何種原因,毛澤東還是先把高崗交給他的對手去處理。也許毛澤東要 考察一下他們是不是有團結犯錯誤的人的雅量。「要團結反對過自己而且反對錯了的人一道工作」,這是毛澤東在全國勝利之時特彆強調的。不過,結果是,高崗是 讓人給整死了。我想這一點今天不會再發生吧?薄熙來應當經過文革有更好的心理素質吧。再說,我相信胡錦濤處理人的問題會比毛澤東謹慎周到,而且他也沒有把 薄熙來丟給對手們的必要。他很清楚中國不能再折騰了。必須妥善處理黨內的矛盾,在分清是非的基礎上實現新的團結。

今天的問題,本質而言,還是走社會主義道路還是走資本主義道路之爭。所謂重慶模式,無非是打黑除惡,關注民生,強調不但要做大蛋糕還要分好蛋糕。這 其實是今天中國老百姓最關心的問題。我從網上看到,在之前的十年裡,積壓案件中有三百多件命案。在打黑中解決了。我想這並不一定是因為王立軍特別有本事, 而是因為過去辦案不力玩勿職守,讓罪犯逍遙法外。共產黨別的不會,還不會保證一個安全的社會環境嗎?只要有為人民服務的精神,這個問題就能搞好。

分蛋糕的問題,貧富差距的問題,現在也已經不能不解決了。我並不贊成某些人說的什麼基尼指數超過了警戒線。美國的比中國還高,也沒有人說什麼警戒 線;印度的更高,國際社會對印度可是一片讚揚。中國的貧富差距在發展中必然有一個上升的階段。但是我們中國人的傳統就是不患貧而患不均。我們對貧富差距的 容忍度比較低,比較差。平等的思想在中國發展的比較早,除了皇帝大家都是平等的。朝為田舍郎暮登天子堂。這是中國人的平等夢,在其他國家絕無僅有。甚至連 皇帝也不是不可以推翻的,民為貴社稷次之君為輕。這也只有中國人敢說。因此中國要特別注重處理好分配不公的問題。1989年的風波的一個根本原因就是對官 倒暴富的普遍憤怒。

說重慶要搞文革,我看是缺乏根據的,而說他們要搞社會主義,更多地強調社會主義的方面,倒是比較恰當。

比較有爭議的是「唱紅」。我並不很贊成唱紅。社會主義不是唱出來的。這的確可以讓人回想起毛澤東時代。但是毛澤東時代難道就一定是文革嗎?毛澤東時代難道沒有值得中國共產黨重視和珍重的東西了嗎?唱一點紅歌,讓人們繼承一點革命的傳統,有一點革命的精神沒有什麼不好。

既然這個世界上還有帝國主義,既然帝國主義還在虎視眈眈地對中國進行各種方式的滲透和顛覆,革命精神和傳統記憶就是非常必要的。忘記的確意味著背 叛。那些吃著共產黨的飯的高官們,應當想一想你們是不是已經背叛了人民。改革開放以來的一個重大缺失就是革命精神的迷失,意識形態的淪喪。讓拜金主義,金 錢就是時間,與世界接軌這類全盤西化之類的口號統治了中國。鄧小平也說過,物質文明和精神文明兩手都要硬嘛,可是實際情況卻不容樂觀。很長一個時間裡我們 的主流媒體不去發掘好人好事專門去發掘負面新聞。他們可以去數有多少人看到小悅悅被壓傷不管,把這報道在報紙上。我就奇怪了,這個報道者難道不是其中最冷 血的一個嗎?如果他不那麼冷血,為什麼他不在他看到那麼多人冷血之前就熱血一下把小悅悅送到醫院去呢?那無非就是打一個電話那麼簡單啊。

重慶模式的出現,說明人民還有某種期望,對共產黨的改革還有某種信心還相信共產黨是搞社會主義的。我很擔心,如果這一次真的把重慶打成文革復辟,中 國共產黨很可能失去一次重新獲得人民擁護的機會。如果把讓老百姓得到了實惠的薄熙來弄成「不是個東西」,那麼那些把他整下去的人們有什麼理由被人民相信他 們是個什麼東西呢?

我並不是重慶模式的粉絲,我相信它還很幼稚,還有待於發展和完善。同樣我對廣東模式也持開放態度。希望有不同模式的比較競爭。希望不同的模式之間有 良性的互動。只要存在下去,即使為了證明他們自己的價值他們也得往好了做,也得吸收別人的優點克服自己的缺點。即使嘴上不服輸在實際上也得逐步改進自己的 工作。畢竟他們都還在老百姓的眾目睽睽之下。

在中國的兩個模式競爭的同時,又有一件大事發生了,那就是世界銀行與中國國務院的下屬機構共同隆重推出的《中國,2030 …》,在我看來,那是一個可以比給前蘇聯開出的休克療法更全面的裝潢的更精緻的頂層設計。

前幾天我曾經問過,看一看有沒有人在兩會上問一問這個問題。很遺憾的是在這次兩會上和其後 的記者會上,沒有一個人對此提出質疑。溫家寶總理不是說歡迎質疑與拍磚嗎?我倒希望他有那個肚量對這個問題給出一個說法。這個問題,究其實質而言,比王立 軍進美國領事館嚴重的多。我不是說,中國不可以與世界銀行合作,也不是不可以聽取他們的意見和建議,問題是,中國的國務院對這份建議採取什麼態度?如果它 僅僅是一批學者與世界銀行的觀點,那無所謂,但是溫總理是持這樣的態度嗎,肯這麼回答嗎?

中國的改革,總有一些人希望找個外國師傅。我說過中國的改革只能中國人自己拿主意,因為外國人,西方人他們沒有搞過社會主義,因而完全不懂得如何改 革社會主義的經濟。退一萬步說中國的改革最後要走向資本主義,他們也不知道如何從社會主義出發走到資本主義。因為他們不是這麼走過來的。他們中間最善良的 人也難免有意識形態的偏見,而最熱心的教師爺到很可能沒有安好心。

有的人喜歡什麼頂層設計。從理論上說,假如有一個完善的頂層設計當然再好不過。但是,正確的思想是從哪裡來的,是從天上掉下來的嗎?還是聰明的頭腦 里固有的東西?我不反對借鑒西方的經濟管理經驗。說句不客氣的話,在八十年代初我還是最早寫信給鄧小平先生提出應當向西方學習管理經驗的人之一。但是我不 認為西方人能夠有改革的全面的計劃。我還是堅持鄧小平的「摸著石頭過河」的實踐觀點。在實踐中發現問題,走出出路。不斷總結經驗,不斷前進。從理論出發的 頂層設計可以討論,但是要經過慎重的反覆衡量,而且要經過實踐的檢驗。用列寧的話說是「七次量衣一次裁」。我們有些理論家一次都沒有量,就勇敢滴動剪刀。 我這裡並非信口開河,一個例子就是九十年代初的糧價放開。當時的總理說要搞糧食期貨市場。這個市場還沒有影子的時候,糧價就放開了。幸虧蘇聯解體,通貨膨 脹上千倍,讓中國的百分之二十的通脹相形見絀可以承受。

我想在強調一次,與世界接軌這個口號是不可學的,實際上是全面西化的翻版。與外界有些要接軌,有些要隔離。學習別恩的經驗。不要只是聽別人說些什麼 更要看別人做些什麼。理論與實踐脫節是普遍的規律。更要注重那些被實踐證明過的正確的和錯誤的東西。正確的,根據自己的條件拿過來,錯誤的絕對不能學,不 能一概接軌。比如銀行改革,西方的虛擬經濟的那一套,許多學著自己根本看不懂又很迷信的東西,就不能學。

好像中國從1989年以來沒有大的折騰,有些人躍躍欲試。要搞徹底的「頂層設計」的改革。我勸這些很幼稚的人們,改革還是不要想什麼徹底,改革只有漸進改良才能成功。一追求徹底就可能翻車。當然也有一些不翻車就不死心的人另當別論。

你可以說薄熙來有政治野心,想進政治局常委。但是既然他是用自己的行動用能夠被老百姓認同的政績來爭取,有有什麼不可以?我們不是要改革政治體制嗎?公開的政績的競爭應當比密室政治強得多。主張政治體制改革的人們不應當葉公好龍吧?

1954年的高崗事件的結局更值得今人引以為戒。高崗固然一敗塗地,飲恨自殺身亡。而最弔詭的是,高崗的對手們,攝於毛澤東威望,收斂起自己的主張 而揣摩上意惟毛是從,甚至比高崗更左,一個比一個比著向左邊猛跑,搞出來反右,大躍進,反(彭德懷)右傾機會主義,直到文化大革命,兩條路線鬥爭總爆發, 搞了個魚死網破。其弔詭的一個標誌就是今天所有的路線鬥爭的錯誤都抖了出來,該平反的平反,該評價的評價,連陳獨秀都如實評價不再是反面人物了,唯獨高 崗,至今還是禁區。按說,彭德懷,這個彭高饒的頭子都徹底平反了,何以唯獨高崗不能?

我希望這一次,薄熙來事件能夠按照正確處理人民內部矛盾的原則妥善處理。而不是一派吃掉一派,再搞一次輿論一律。還是在真理面前人人平等好。不要搞 什麼「與SZQH精神保持一致」那和一句頂一萬句又有什麼差別呢。SZQH之後就不要發展了嗎?它只講了讓一部分人先富起來,這在當時是正確的,它沒有告 訴我們今天如何對待貧富差距,怎麼保持一致?

最後對薄熙來說幾句話。你小子爭也爭了,折騰也折騰了。現在遇到挫折。不要想不通。謀事在人成事在天。上樓梯沒成功摔下來,要認輸。好好反思反思, 明天說不定還會有用武之地,千萬別學高崗剛愎自用,自尋短見,也別學彭德懷一直頂牛。想不通慢慢想。多讀讀書。我的一個朋友說,你最好去考個律師執照,夫 妻共同搞個律師事務所。如果願意打黑,你有的是事情做。我倒以為,不如休息休息,陶冶性情,以閑為自在,將壽補蹉跎。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1

支持
7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8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6 個評論)

回復 wcat 2012-3-19 03:49
一般都是各取所需
回復 566 2012-3-19 05:57
團派胡耀邦的孫子們不敗國是不甘心的!
回復 海外憤青 2012-3-19 23:52
566: 團派胡耀邦的孫子們不敗國是不甘心的!
似乎有這個勢頭, 正沿著蘇聯的道路演化, 沒經歷過槍林彈雨的人還是太嫩, 或沒有堅定的立場.
回復 相食 2012-3-20 00:12
「如果把讓老百姓得到了實惠的薄熙來弄成「不是個東西」,那麼那些把他整下去的人們有什麼理由被人民相信他 們是個什麼東西呢?」

雖然有點繞,但是這個「東西」論還是很有道理滴。


文章有一點長,本來心浮氣躁不想讀完;耐心讀下來之後,發現是一篇很不錯的文章

不過,你的一片好心苦口良藥能不能被大佬們聽進去,關鍵要取決於他們做事的出發點和目的地是不是與你相同。
回復 在美一方 2012-3-20 02:46
有意思
回復 qxw66 2012-3-20 10:52
566: 團派胡耀邦的孫子們不敗國是不甘心的!
同感!感覺他們是共濟會的。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0-1-22 03:31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