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遊歷無錫

作者:雨卓  於 2012-10-4 04:57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通用分類:旅遊歸來

關鍵詞:無錫

從靈山大佛沿階梯下來,就感覺縷縷輕煙縈繞左右,像是佛像散出的仙氣,睹物徒步皆若隱若現卻又半醉半醒,真宛若墮入了仙境...... 可才一啜茶的功夫,厚厚的雲霧一下子在周圍漫延開,我們頓時被濃霧鎖罩,而且霧氣愈來愈重,眼前的靈山大佛忽的「消失」了,投眼掃去,百步以外無一物清晰,完全迷失了方向,無路可走。更糟糕的是,天色行將轉暗,暮色重重,原本好端端的天驟然終止,老天似乎急著要翻過最後一頁,讀罷手中的千年書卷。剎那間的變化,讓我們不知所措,直覺告訴我,我們要被「留」下了...... 真要是受困,那可麻煩啦!首先要覓得出景區的路,再要去找旅館,要命的是天已近傍晚,得抓緊。我攙著女友的手,匆忙朝著景區內的大路走去,濃霧此時把我們的空間越壓越小,讓我喘不過氣來,渾然不知哪兒是正路、哪兒是出口?一團雲霧之際,我們驚喜地發現路邊竟停靠著一輛紅色計程車,該不是佛祖慈悲派來載我們回賓館的吧!管它三七二十一,快鑽進去先,司機說巧了,剛載完一客準備收工回家,得知我們是梅園方向也就順道載一票。哎!謝天謝地,只要他願載,能夠平平安安回到賓館,那可真大吉大利了,這不比中彩票還慶幸嗎?......車子沿著蜿蜒的山路慢慢行駛,霧氣比靈山上弱多了,但見路上絡繹不絕的行人,而我們有幸未成為其中的一員,坐在車內完全沒了先前的焦慮,只期待車子平安地把我們送到目的地。大霧天車子不好開,視線極受限制,而且我們的這根道是外坡,旁邊便是山崖,等車子駛過這段長長的山路,心情才漸漸平緩了下來。

...... 晚上的燭光晚餐,讓我們覺得是如此的舒意、輕鬆,而且浪漫,這一天是一九九九年十二月三十一日,我們在無錫度過的千禧年之夜。

無錫,我不知去過多少次,它給我的親切感讓我每次去遊歷,總感覺是去會一個老友,很期待。我依然清晰地記得頭一次去無錫的場景,那是九三年夏,學校剛放假,忘了究竟是哪樁惱人的事,反正不順心想出去兜兜,於是一早找王榮,說有什麼地兒能去散散心,王榮說不如去無錫吧,叫上胖子他們。好啊!王榮真夠朋友,立馬陪我去華亭路買T恤——那時的華亭路集市攤位生意非常火爆,兩件普通的沙灘褲砍完價還要五十塊,還有當時的新潮T恤,就是胸前燙貼明星照片,我買了件燙有張學友的T恤,好像是三、四十塊,一圈下來買掉一百多塊,那在當時不是小數目,況且又還沒上班,好在我們有實習酬勞,花錢買時髦自然樂意。王榮說你回家休息會兒,我打電話給胖子他們,算好人數下午就去買票,等我電話吧。王榮對朋友確實夠意思,那時王榮、胖子、小顧、還有我,是玩的最近了,我們經常去王榮在陝西南路的小房間玩玩喝喝,開心異常。

下午,王榮打電話來說車票買好了,第二天凌晨的,一共五個人——我們四個除小顧有事換成了班支書夏天、還有王榮的一個朋友。兩層的旅遊列車一大早就把我們送到了無錫,先找了個旅館安頓下來,夏天就忙著打電話給班長周勤,不用吧!來無錫玩都要向班長彙報啊,夏天忙解釋,周勤家住無錫,正好聯絡他看是否有空和我們一起遊玩。說到周勤,我們的好班長,那是大家公認的老好人——熱情、顯仗義、處事很公平,特會侃,侃得天南地北、天花亂墜,直到分不清東南西北,哈哈!說到曹操曹操到,不多久的功夫,周勤就現身在我們門口,異鄉見班長、肚子餓得慌,待吃飽喝足后,我們一行六人便上路了。

黿頭渚早有耳聞,頭站自然直奔太湖邊上的這個綠色半島。景區瀕臨太湖,山水淡雅清秀、煙波浩淼,其景不「艷」,但素顏得體、悠然自得。在小徑上走著,並沒有諸多奪人眼球的招牌景點催著你,你也用不著擔心遺漏了哪處佳景,給你的感覺就是讓人放輕鬆,以境代景。黿頭渚景區不大,有幾處石刻卻令我深記,「橫雲」、「包孕吳越」兩處摩崖石刻既誇了無錫的太湖美景,又贊了吳越兩地寬懷的文化精神。「風景這邊獨好」刻在湖邊的石岩上,說實話,石刻處的風景並不怎麼樣,但因有了這句清平樂的詩句——「東方欲曉, 莫道君行早。 踏遍青山人未老,風景這邊獨好!」,倒獨自慢慢嚼出些詩情畫意來,這可能就是書獃子的靈感吧。但,最讓我印象深刻的,是「到此忘機」的那塊小磐石。忘機,顧名思義就是沒有心機的意思,當然不是指沒心沒肺,而是巧詐之心,中國有「鷗鷺忘機」這一成語,原指「鷗鷺本無機,與人且相戲」,人能忘機,鳥即不疑;人機一動,鳥即遠離。忘機,其實是對心靈的慰藉,抑或是另一種追求,哪怕是偶爾走神、忘我...,都是一種極自然的放鬆、和諧的狀態,不要事事糾結於心、耿耿於懷。其實,做個現代人很不易,到處有誘惑、隨時有欺瞞,哪真正有古代人的世外桃源般的瀟灑,所謂「陶然共忘機」,只不過是一種美好的願望而已,能偶爾開個小差,自我「忘機」一下,已經算是挺有境界啦。然頭一次經過「到此忘機」的時候,完全是個青澀而不經世的小赤佬,當時就覺得有趣,是這塊石頭這麼有吸引力,還是黿頭渚這麼有魅力,能讓人到此而忘機?心想肯定是塊寶地,得趕快留個照紀念一番,「咔嚓」,那張毛頭小伙兒在「到此忘機」前的靚影,至今清晰地翻閱在我腦袋瓜里。而第二次與這塊小磐石的留影,便是九九年末與女友同往,不過那次已是「心中全是她」,是做不到「心中無機」的啦!

黿頭渚翠綠環抱,從鹿頂往下坡走,四周全被綠色植被掩蓋,蔥蔥鬱郁,連地上都爬滿了一隻只如手指般大的青蟲,我們一直走到近湖邊,才掀開頭上的「綠巾」,仰望到湛藍的天。而乘遊船到三山島約莫刻把鐘的時間,島上猴群嬉戲,爭奪遊客手上的食物,若被撕抓一下,可真不是鬧著玩的。那次的島上印象,景緻還很原始,甚至是粗糙,九九年第二次登上此島上,已有了「太湖仙島」的雅稱,水簾洞、青瓊樓、月老祠等精緻而美奐,完全打造成了一個小勝景。登高望遠,依山傍湖的仙島如神龜漂游,而我們猶如載坐在龜殼上暢遊這太湖美景。

游罷黿頭渚游蠡園,蠡園傍蠡湖而得名,更因范蠡而聞名,園區湖域眾多,假山就水而疊,曲折盤旋,步移景換。水多,自然亭台堤橋也多,駐足湖亭,凝望碧波,想象一下當年范蠡偕西施泛舟而出的畫面,如此浪漫而又擷意。越國大夫范蠡在吳越之爭中為越王出謀劃策、勞苦功高,但到末了的那句「飛鳥盡、良弓藏,狡兔死、走狗烹」,卻是對越王勾踐其人可與共患難、不可與共樂所感而發,范大夫識時務而隱去,但文種不聽其勸終落了被逼自盡的下場。其實歷史總是有規律地反覆演繹著類似相同的故事,「伴君如伴虎」,這句話在封建帝王家被悲情地應驗,劉邦、趙匡胤、朱元璋... 乃至當代,不管出於何種目的、採用何種手段,結果都是一樣的,叫你走就別再占著位。揣摩帝王心思、明智全身而退,范蠡無疑是高手,話又說回來,也只有在那個地袤人稀、無關無卡的年代,才能這般瀟灑地懷擁美女、策船飄去,換成現在,戶籍身份、檔案文件,哪一樣不制約著、監控著,但「君王」的權力依舊龐大,絲毫不見約束的影子。文種尚且被賜而死,留個體面,而想想我們文革時的主席、元帥吧,所以要把范蠡放在當代,這段與西施倆情雙飛的佳話,恐怕早已成為泡影啦!...... 面處蠡湖,遐想頗多,真感謝古人留給我們的諸多財富以及賦予我們的人文情懷,其實每到一處,都會有它的典故與傳奇,如果你能品味自然就會嚼出味道來,尤其在蘇杭這塊充滿詩情畫意的土地上。

梅園,當然是賞梅之地,冬天去梅園無疑是好時節,而我們頭一遭去適逢盛夏,所以也就是慕名前往,瞎轉悠,唯一留有印象的是豁然洞,裡面漆黑的洞穴,也不知是派什麼用場的,但特涼快,摸黑徒步找出口,出洞時真有那豁然開朗的感覺,有點兒意思。我記得去梅園的那天,天特別熱,太陽光熱辣辣地曬下來,連我們幾個在烈日下做外業大半天都不吭聲的年輕人都直喊吃不消,欣賞梅園的興緻不及外業作圖的專註,索性掉頭徑奔周勤老巢。到了周勤家就像到了後方供給大本營,周勤的父母非常客氣,燒了一大桌子的菜,像是來了貴客般的招待我們,還讓我們多住幾日玩玩,令我們徹頭徹底地領受了熱情與親和。而我的一行同伴們也興趣高漲,可能遊興過後頗多「感悟」,坐著邊吃邊聊上了,一頓飯從中午吃了晚上,那「侃勁」真厲害,胖子、夏天和王榮的那位朋友,邊侃邊爭,面紅耳赤,王榮在旁做「和事佬」,大家都有理,我是沒他們嘴利,乖乖做觀眾。周勤父母真有耐心,忙裡忙外收拾著,又端茶又送水果,還硬讓我們過夜,到了晚上,周勤則帶著我們領略了當時無錫的夜排擋,大場面。當時只記得周勤家很大,有多間,而其後幾年再去時,他們已搬進了市區新的公寓房,真為他們高興。

說道無錫市區,有一去處很值得光顧,那便是錫惠公園。錫惠公園南臨古運河,背倚惠山,古迹景點頗多,由於地處無錫市內,出遊非常方便。公園內以寄暢園和天下第二泉最為聞名,天下第二泉源自唐代名士陸羽詳品天下泉水二十種而列其為第二所得,從此「天下第二泉」便得出名。到了北宋年間,大文豪蘇東坡多次來此品泉,並吟有「獨攜天上小團月,來試人間第二泉」的詩句,宋徽宗還欽令二泉水為貢品。南宋高宗時,皇帝特題「源頭活水」四字於泉上,並下令建亭護泉。元明兩代的書法家、雕刻家又特書泉額又精雕石螭置於二泉下池,構成了「螭吻飛泉」的勝景,而清代康熙、乾隆兩帝分別六次前來巡遊品泉,足見這「天下第二泉」的地位。寄暢園則建於明朝,是明清時期有名的江南園林,齊名於蘇州的諸多園林,具有典型的江南小橋流水、曲徑通幽的特色,不宜錯過。錫惠公園內還有春秋戰國時楚國春申君黃歇的飲馬處-春申澗、碧波蕩漾的映山湖、出自唐代詩人皮日休「殿前日暮高風起,松子聲聲打石床」詩句的「聽松」石床題刻等,足以讓人應接不暇,更得意的是,閑庭信步在園內,舉頭即遙見作為無錫城市標誌的龍光寶塔巍然聳立在錫山之巔。

有的玩,就有的吃。無錫的吃,和上海差的不大,稍甜一些,從無錫排骨和湯包便能品出一二,在測繪院的時候,前往無錫旅遊、開會數次,所以但凡吃,只要在測繪院混過,應該知道肯定差不了,而飯店裡、賓館里所謂的無錫菜肴,其實已無明顯無錫風味,在上海都能吃到。所以,真正能讓人流連與錫地的還是它的景緻,從太湖第一勝景黿頭渚、蠡園、梅園以及市內的錫惠公園,到後來的靈山大佛,再到後來的三國城、水滸城、唐城以及曾經火爆一時的歐洲城。尤其是靈山大佛,自建成后吸引了多少遊客和香客前來瞻仰和膜拜,添旺了香火、攢足了人氣,而我也在千禧年攜女友赴靈山湊熱鬧......

千禧年的最後一刻從靈山大佛祈願而歸,伴著濃濃大霧僥倖回到下榻賓館,而魂似乎還沒來得及跟上,仍回想著差點迷失在靈山的場景,但我依舊覺得那是個特別的千禧年之夜:不尋常的靈山之旅-跨越千年的許諾-和心愛的人在千禧年末共度浪漫之夜,這就是為什麼無錫在我心中的位置如此不同一般。浪漫之旅從那個千年,跨進了這個千年,早晨的小雪稀稀落落的著地,也靜靜地飄入了我的視線,多麼寧靜、和藹...,趁著雪飄,我們早起邁步來到梅園,但見星星點點的梅花苞蕊在雪中顯得格外紅艷和傲氣,雖未綻放,卻有一股捨我其誰的怒氣,勢在突破。「風雨送春歸,飛雪迎春到。已是懸崖百丈冰,猶有花枝俏。俏也不爭春,只把春來報。待到山花爛漫時,她在叢中笑。」喜愛毛澤東的這首詠梅,大氣而樂觀,新年賞梅喜洋洋的氛圍。繞過一大片梅花林,跳躍出「天心台」,源自詩句「梅花點點皆天心」,此台由黃石高築而成,踮腳望去,紅梅如滿天星灑落滿園,在白雪的映襯下隱約灼閃,美不勝收,令人想到李清照的「紅酥肯放瓊苞碎,探著南枝開遍末?不知醞藉幾多時,但見包藏無限意。」再往裡處,是香海等景點,可觀賞到眾多造型幽雅的梅樁藝術盆景,從招鶴亭沿小徑奔出口,大片竹藤架立、虯枝倒懸,「梅園」大石碑醒然豎立於前,令我想起自己頭一次梅園之行在這塊大石碑前留照的模樣。夏日遊園,水石交融,綠蔭漫布;冬日賞園,紅梅白雪,傲立群芳,兩種迥然不同的感覺。千禧年的第一個早晨,目睹蠢蠢待放的梅花和其迎風傲骨的氣節,無疑是有幸的、也是有緣的,雖然未曾親瞻梅花綻開的那刻,但是已不覺得囊獲了賞梅的真諦?

——雪裡猶能醉落梅,我最欣賞的對於梅的描述......

無錫,我有許多年未再去。如今,當遊歷大山大川已然不過癮時,這樣的江南小地自然讓我們的「游」客難以遊興勃發,或是重拾游意。但於我,一個超級懷舊的人,還是希望有朝一日再現這太湖之濱,眺望黿頭渚的憨態、在錫惠公園散散步、到蠡園抒抒情、拾趣於梅園,並重上靈山大佛還願......

 

2010-07-15 憶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支持
5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5 人)

評論 (0 個評論)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雨卓最受歡迎的博文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0-1-23 03:55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