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豆豆日記121 - 127

作者:joymei  於 2019-10-13 18:48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通用分類:流水日記|已有2評論

首先我要向各位村友道歉,最近幾個月不知道在忙什麼,壓根兒沒上村裡來轉悠,忽略了各位村友的反應,非常非常抱歉!

同時我要把餘下的豆豆日記一併發上來。

前兩天我思量思量自己的懶惰情形,覺得不能用日記這個名字來忽悠各位了,所以新一輪豆豆話語改為豆豆隨筆

豆豆日記-121

麻麻這一整個禮拜忙得腳不點地,天天在為薩拉和姐姐的事奔波。上個星期六薩拉的大部分東西都搬進了新家,雖說薩拉毫無日本人的優點,但那個日本人搬家公司還真是守時守信說一不二,絕對值得表揚。兩個日本小夥子搬得大汗淋漓,一絲不苟,粑粑去買了披薩和飲料招呼兩個小夥子吃,可是他們不懂英語。麻麻幾次三番讓薩拉請他們吃,她都紋絲不動,振振有詞地說「他們搬家是按時收費的,吃了時間就拖延了,那錢不是要多付?」麻麻實在看不下去了,把小夥子拉過去指指點點終於讓他們明白了,兩個人鞠躬致謝快速吞了幾塊披薩又繼續加油了,薩拉竟然說「等下要把他們吃披薩的時間給扣了」,姐姐說頂多五分鐘你還好意思扣錢?

薩拉的懶散愈演愈烈,整個搬家她只是旁觀,姐姐和麻麻忙著替她整理,她竟然在一堆紙盒當中修理指甲。麻麻建議她整理自己房間,她說「我不想面對這些紙盒」,她要求繼續住我們家,麻麻說你住是可以,但你不整理永遠不會幹凈,她置之不理。

麻麻只能繼續替她賣力,幫她把房間理出一個空間,又拖了粑粑幫她把床給裝起來。姐姐倒是自己一個人整理自己的房間,她要求麻麻買個新的寫字檯;薩拉跟麻麻下令「不要著急給她買房間傢具,當務之急你要去買個儲藏櫃,廚房太小,我的東西需要地方放」,麻麻真的暈了,憑什麼還要幫薩拉買傢具呢?

話說薩拉她家本來是四房一廳,父母回日本前把房子賣了,傢具處理掉一些,其他的現在都搬過來了。姐姐考慮到薩拉東西多,就主動讓她住主卧,她有自己的陽台,儲藏室和衛生間,她心安理得地付和姐姐一樣的房租享用絕大部分空間。

更有甚者,她自己衛生間的小垃圾桶堆滿了生理衛生垃圾,她根本沒有任何扔垃圾的意思。姐姐說這種髒東西我可不管,我給她邊上放個垃圾袋她總能明白了;結果她照樣繼續堆放,直到把垃圾桶的蓋子頂得大開,麻麻實在看不過去就給換了,我跟麻麻說千萬不能遷就這種行為。

最最讓麻麻鬱悶的是,一切給薩拉安頓好以後,她就立刻變得不認識麻麻了。住進新家後頭三天薩拉和姐姐還是回來吃飯。麻麻下班買菜做飯,然後再開車去接駕,薩拉連招呼都不打。最最讓我百思不得其解的是,那天她一個人拿碗筷盛飯獨自先吃了,似乎她來的是食堂,而且還是免費的食堂哦。

今天晚上粑粑麻麻幫姐姐搬個五斗櫥過去,開門時她回頭看了一眼,一如既往地不打招呼。麻麻還是有禮有節地問候她,她簡單地哈嘍一下又接著看電腦了。粑粑麻麻姐姐三個人搬柜子搬抽屜,她連門都不幫著拉一下的,這個人到底是完全沒有教養呢還是自私自利呢?

我跟麻麻說姐姐有得苦頭吃了,這房子麻麻簽了一年合同呢,姐姐在家也是飯來張口,衣來伸手的,這下天天還要為薩拉做飯;麻麻說也值得,出錢出力給姐姐買人生一課,希望她能長點腦子。

 

 

 

豆豆日記 - 122

前天麻麻陪姐姐去看神經科專家,這個事情說來話長。

大概三年多前,姐姐去驗光配眼鏡,驗光師做了眼睛掃描后發現姐姐的視神經腫脹,懷疑是腦壓升高。驗光師不敢怠慢,當即寫了介紹信叫麻麻趕緊帶姐姐去眼科醫院看急診。

麻麻也是如臨大敵,連夜帶了姐姐去掛急診。眼科醫生檢查了之後同意視神經不正常,但是不知道什麼原因,做了眼底掃描之類的,叫姐姐第二天白天去給眼神經專家看看。

第二天麻麻請假又陪姐姐去眼科醫院,專家看下來覺得沒大問題。她說的確有些人的視神經長得不太正常,但不影響視力。保險起見,專家讓姐姐一個月後再去檢查。於是就這樣一個月,兩個月,半年,一年,反反覆複檢查掃描。

順便解釋一下,眼科醫院是公立醫院,這裡所有公立醫院都是教學醫院,專家有責任帶教醫科學生,年輕醫生,公立醫院所有檢查都是公費的,唯一不好的就是每次去都要等一兩個小時。但是沒辦法,姐姐的情況從開頭急診就在公立醫院,等也只能繼續了,偌大的悉尼獨此一家眼科醫院。

就這樣查來查去都是平安無事,一直到一年半之前的那次掃描,醫生目不轉睛地看著片子發現視神經邊上好像有根小血管出血。這下醫生又開始高度警惕了,她說她可以確定眼睛沒事,但是她不能確認腦子沒事。本來最初的時候醫生就有點想做核磁共振的,可是考慮到磁場,考慮到核磁共振可能給人帶來的恐懼,就說不到萬不得已不做核磁共振。這下是到了萬不得已了,醫生怕姐姐腦子裡長瘤,把視神經頂出來,把血管頂破了。

於是姐姐就被送去做了核磁共振,她倒是一點沒被嚇著。可是檢查報告出來把醫生和麻麻都嚇暈了,報告上明明白白地寫著姐姐腦子裡有十多個點可能是病變的表示。眼科醫生接到報告已經是下班時間了,可她不敢拖延,立刻打電話給麻麻,說她沒法診斷了,隔行如隔山,她已經幫姐姐約了神經科專家了。麻麻問眼科專家那些病變是不是預示著多樣硬化症,醫生說是的,麻麻叫她趕緊把報告傳過來,麻麻看到報告差點沒發心臟病!

這就有了去看神經科專家的事了,那個專家是個教授,定期在眼科醫院帶教。他神定氣閑地跟姐姐聊天,十分熟練地把片子一一過目,然後胸有成竹地說不用擔心。他說那些點不是什麼大事,可能是姐姐小時候病毒感染,也可能是摔跤撞了頭所致。他說為了確保他沒下錯結論,一年半之後重複一遍核磁共振,假如沒有變化,那就證明他是對的。

第二次核磁共振后,教授立刻給麻麻打電話,告訴她兩次的圖像一模一樣,平安無事。但是不親自看到姐姐,他還是不能下這個結論,這就回到開頭麻麻帶姐姐看神經科專家的事了,你們說這個彎轉得大不大?

麻麻這次不著急了,但她也不想再去眼科醫院等了。她打電話給教授的掛號室,要求約他私人診所。那個掛號的倒也實誠,她告訴麻麻,看教授的私人門診一次要四百多塊錢,國家補貼兩百自己還得付兩百,最關鍵的是教授已經排到幾個月以後了;她說你還是去眼科醫院排隊快,還免費。前天進去,教授帶了個醫科學生戴維,他還是那麼不緊不慢,他說我們讓戴維來做吧,看看他怎麼處理。戴維有點不知所措,教授說你要自己去刨根究底,要搞清楚病人為什麼來看病。於是戴維開始有一搭沒一搭地跟姐姐聊上了,聊病史,聊經歷,聊生活;教授在一邊耐心等待,還跟麻麻說「這好像是不錯的治療方法哦」。戴維問到沒話好問了,轉頭看著教授,教授輕聲細語循循善誘,指導他怎麼檢查,怎麼看片子。麻麻說診室里只有三個椅子,教授讓大家坐著,他自己站著。結論下完了,病也看完了,教授說你不用再看了,沒事!麻麻心想這下終於可以走了,誰知道教授話鋒一轉又開始聊天了,他問姐姐五年以後會幹什麼?姐姐說讀博士吧,教授說那讀完博士還幹什麼?他還告訴麻麻他兒子讀博士的事,就這麼七聊八聊搞了一個多小時。最後他問姐姐戴維怎麼樣?做得好不好?姐姐說戴維已經儘力了,他又問戴維怎麼看姐姐要讀博士的事。

你們說這個教授是不是有點八卦啊?麻麻怎麼覺得再看下去他會不會有要做紅娘的嫌疑啊?

 

豆豆日記-123

我以前出去遛彎常常會碰到一個蓬頭垢面的女人,她十分不修邊幅,一路走一路抽煙,看到我總要拍拍我的腦袋叫我好寶寶。後來那個女人突然消失了,我一直納悶她跑哪裡去了,今天麻麻終於給了我答案,她竟然歸天了

麻麻告訴我那個人叫玖兒,沒有家人沒有親戚,住在政府公房裡。那些公房一般都是給拿政府補貼的老人,殘疾人,窮人或者精神病人住的;玖兒一個人住一套一房一廳的聯排屋,她在那裡住了好多年了。她最最親近的是一個腦子有點問題的男朋友和一個有精神病的樓下鄰居。聽說玖兒是個熱心人,她盡量幫助公房裡所有需要幫助的人。

玖兒一年多前被查出晚期癌症,她拒絕治療,可是肚子疼又讓她不得不隔三差五叫救護車去看急診;每次醫生都要挽留她嘗試治療,畢竟她才五十多歲啊,可她呢每次都罵爹罵娘的自己簽字出院。

這麼來來回回,醫生護士都認識玖兒了,她的粗魯也出了名了;她常常被安排在外科病房住幾天,那個護理經理也被她起了個阿里巴巴的綽號。

玖兒的病情越來越嚴重,她除了止痛藥外拒絕其他任何治療。最後一次入院是她一年之內的第三十六次進醫院,那一次玖兒意識到了她的大限將至了,她拉著阿里巴巴的手說「這次不要離開我好不好?」

阿里巴巴是個一言九鼎的人,她叫來了臨終關懷的護理顧問,兩個人一起策劃玖兒的事。她們動用了好幾位資深護士輪流陪伴玖兒,玖兒還是要抽煙;她的人生樂趣就是抽煙,吃牛肉派,喝可樂,看電視。阿里巴巴刻意違反很多醫院的規定,她自掏腰包去給玖兒買好煙,玖兒看到香煙的第一反應就是「你偷拿我的錢了!」阿里巴巴說「你不要狗咬呂洞賓好吧,我拿自己的錢」,玖兒還不信,要阿里巴巴把她的皮夾子拿來自己查看。

玖兒就這樣住了差不多兩個星期,她不太喜歡醫院的飯菜,阿里巴巴和幾位資深人士每天自己拿錢給她買她愛吃的,推她到樓外去抽煙。那個臨終關懷護士是最後一個陪伴她的,玖兒眼看著就要咽氣了,護士握著她的手輕聲細語地說「玖兒,不要怕,你放心走吧!」玖兒就真的撒手而去了。

玖兒走後,醫院付錢給她體體面面開了一個追悼會,給她送終的就是那五位最後陪伴她的護士。玖兒火花后,阿里巴巴專程去取了骨灰;平時果斷幹練的阿里巴巴一瞬間有些不知所措,那骨灰該何去何從呢?她茫茫然地把玖兒帶回了家。後來經過商量五位護理大咖小心翼翼地把玖兒的骨灰送回她的公房,經過居民們同意,他們集體把玖兒葬在了家門口,又在上面種了些花,取名為玖兒花壇,玖兒樓下的小狗常常去玖兒花壇坐坐,公房裡的朋友們也時時去那裡聊聊天。

今天麻麻碰到阿里巴巴和臨終關懷顧問,聊起了玖兒,她們二位都慶幸玖兒能在乾乾淨淨的床上體體面面地離開,最關鍵的是玖兒走得既沒痛苦也不孤單。麻麻說真是要謝謝二位的無私奉獻,阿里巴巴非常認真地表示:要謝的是玖兒,是她讓自己這個做了多年護理經理的人重新意識到自己還是一個護士。阿里巴巴情真意切地說玖兒就是她的老師,玖兒教會了她回歸初心去愛護病人,去想病人所想。

聽完故事,我跟麻麻說原先我不喜歡玖兒,她身上總有那股霉塵氣;我也不喜歡玖兒樓下的小狗,它每次都要凶我。但是我現在感到好慚愧,我不應該在她摸我頭時對她叫喊,嚇得她趕緊縮手。麻麻說你就是狗眼看人低,我認罪,明天我去折一朵花讓麻麻帶我去玖兒花壇祭拜一下。

 

豆豆日記-124

麻麻這個人吃著這麼人間煙火的食物,卻說要和我聊聊不食人間煙火之事,我說能不能從你做起呢?她狠狠地白了我一眼,說「你真是不識好人心,我吃那個肉包子是為誰啊?」嗆得我直打了個噎

麻麻有好多好多陽春白雪的朋友,他們聊天如詩,文字如畫,常常把麻麻愁得恰似一江春水向東流,她說為什麼她只能平平白白地說事呢?我告訴她因為我們是下里巴人,這下觸到她短處了,她跳了起來說「都是你不好,一天到晚不務正業,還寫狗日記,竟還敢自封為下里巴人,你明明就是下里巴狗,不對!你是籬笆下狗!」

啊呀,跟她講話真是比登蜀道還難,人狗不可同日而語;算了,還是由她去說人間煙火吧。

麻麻認識一位仙女,據仙女自我介紹,她是屬於七仙女的第二梯隊,於是麻麻就叫她八仙女。八仙女可神了,她雖然完全看不出道骨仙風,可是她還是持之以恆地遺世獨立。

八仙女是被七仙女派來物色幾個董永的,可是現在的世道董永難覓啊。麻麻知道這個秘密后勸說八仙女,你還是為自己操點心吧,董永找不到你回去也沒法交賬對吧?還不如借這個出差的良機自己下凡得了。八仙女想想也不無道理,上哪裡去找七個董永呢?來都來了,就確保一個董永吧。

別說,八仙女很快真找到了董永,董永對她百般照料,萬般繾綣,八仙女痴痴醉醉地過了一小段琴瑟和鳴的日子。可是仙女畢竟是仙女,很快她厭煩了財米油鹽,她感覺董永好濁她好清。可是在人間哪有不食煙火的呢,離開董永的八仙女吃了一個星期速食麵后不得不再次歸臨董永。

董永還是一如既往地待她,可是人間的事情好難料啊,董永他爸突然駕鶴西去了。董永出生清寒,這下真的到了要賣身葬父的地步了,但這年頭誰願意買董永啊?人人都有房貸車貸兒子孫子,既無內債又無外債的時代一去不復返啦。

董永萬般無奈只得求助於八仙女,八仙女到此時已經仙態盡失了,她一口回絕。麻麻說「你找董永不就是為了他顧家嗎?」八仙女說「那是要顧我這個家!」我在背後悄悄地拉了拉麻麻的衣角,麻麻這次竟然聽我這個下里巴狗,欲說還休卻道天涼好個秋了。

我倒是為八仙女擔憂了,你們說她下凡不成歸去不得,這次第,怎一個愁字了得啊!麻麻說麻煩你不要之乎者也好不好,聽著忒彆扭,都怪麻麻的朋友跟我推薦那「知否知否,應是綠肥紅瘦」的電視劇,我看了半天著實一懂不懂。

 

 

豆豆日記-125

今天麻麻把剩下的佛手瓜搬到門前馬路邊,寫個「請自便」的條子等過路人來拿。粑粑說還要請幹什麼,自取不就好了嗎?麻麻說那是什麼話?又不是嗟來之食,更不是咎由自取,請請何妨!前幾天外婆聽麻麻說打算把瓜全放街上,她也不同意,她說你留點嫩的給我,我這裡一二十個還是可以給掉的。麻麻是一點不介意給人,但她特別不願意像要硬塞給人家的那種感覺。放路邊,大家輕鬆隨意多好?

外婆說「你放外面,人家肯定一下子統統拿走」,麻麻說應該不會的,不要小看人好不好?說是這麼說,可麻麻也蠻好奇人家會怎麼拿的,她時不時走到窗前張望張望;近一個小時過去,馬路上好像沒人走過,好不容易來了個騎自行車鍛煉的年輕人,可他就停下來拍了幾張照片,貌似一個都沒取。麻麻有點失落,她說店裡那些皺皮了的佛手瓜還要賣四五塊錢一公斤,我這裡一個個珠圓玉潤白送還沒人要?

粑粑說你放出去了,管人家要不要呢,你難道要守株待兔?我們不如出去拉到,麻麻說也罷,等我們回家如果還沒人拿,我就搬回屋裡去。他們出去逛了一下午,等他們回來別說佛手瓜,連盒子都沒影蹤了。麻麻這下好奇心更重了,她問我人家是一點點拿走的還是真把一盒都搬走的?我哪曉得啊?那差不多十公斤的東西誰高興一起搬走啊?粑粑說你煩不煩啊,你不就是讓人搬走嗎,那你管人家怎麼搬法?麻麻說不就是好奇嗎?我告訴麻麻好奇害死貓哦,麻麻說不害死狗就行!

麻麻剛剛黑燈瞎火的帶姐姐去練車了,說是練車,實際就是找借口出去吃夜宵,也不怕胖,天天口頭上還說要減肥,真是口是心非!吃完夜宵走過一個垃圾桶,就看見一個大媽拿著個手電筒查看垃圾桶。麻麻以為她丟東西了,撩起袖子打算幫她找,可是大媽立刻背對著她,麻麻正納悶呢,就看見大媽熟練地夾上來幾個空罐頭,麻麻立馬明白了大媽是在撿廢品回收。自從政府實施了回收空瓶空罐后,的確有好多人把家裡的廢瓶都送去了,錢是換不了多少,環保是主要的,可在垃圾桶里撿廢品還真是沒見過,姐姐這算是開眼了,麻麻倚老賣老地告訴她「我小時候這種見得多了」。

剛剛在鮮芋仙一個鬼佬用中文點餐,營業員誇獎他「哇!你太厲害了,中文講得那麼溜」;麻麻心裡不平衡了,憑什麼外國人中文講得好總有人誇?你看看那個娶上海老婆的德國阿福湯馬斯,到處有人誇他,可是我們英文講得一樣溜,為什麼沒人表揚?思來想去豁然開朗,五千年的文明果然造就了我們的寬容和禮遇,不像那些金毛沒禮沒節。說起金毛,最近帶金的好像出行不太揚眉吐氣哦。

 

 

 

豆豆日記-126

昨天晚上我們去看學校一年一度的音樂劇表演,別看哥哥在我們地區的音樂劇中只能跑跑龍套,他在學校可是挑大樑的哦。哥哥從聖誕節時就開始自修劇情和歌詞了,二月份開學后每個星期排練一到兩次。麻麻接送每有怨言時,哥哥就告訴她「我這次是主角之一哦」,麻麻哼哼一笑,你這破鑼啥時候可能做主角呢?

哥哥喜歡唱歌,但他是屬於低音那種,有時候為了顯示自己已經是年輕人,還故意壓低嗓音,搞得來老氣橫秋的。他平時不唱,但一進浴室就開始自娛自樂,有時候偏偏要唱高音,往往有五音不全的嫌疑。麻麻老是說,像他這麼連濫竽充數都不夠資格,他們學校怎麼可以忍受他參與音樂劇呢?粑粑說,啊呀不要要求太高,他自己開心就好啦!

麻麻不情不願地花了75刀買了三張票,嘴裡一直咕嚕咕嚕「太荒唐了,看你表演還要買票!」哥哥的朋友和他麻麻倒是二話沒說鼎力支持,也買了兩張票,麻麻預先告示他們「準備好只是看破鑼表演哦」。

麻麻還嘮嘮叨叨,說哥哥浪費錢,上個星期去理髮,卻只是把底下的頭髮理了,外面的還是那麼長。麻麻問他「你這是剪了還是沒剪?」哥哥說剪了,但外面的必須留著,劇情需要;麻麻嗤之以鼻,什麼破劇情需要這頭髮?前天哥哥說「下星期我要去剪頭髮,把外面的也剪了」,麻麻很不滿意地說「你太莫名其妙了,以為理髮是免費啊,一個頭分兩次剪,聞所未聞!」

哥哥這個星期一共演四場,昨晚是第三場,粑粑麻麻姐姐壓根兒沒抱希望,只是儘儘義務地去捧捧場。音樂一起,粑粑就有點認真了,他說「好像還有那麼回事嘛!」哥哥學校的男生們先出場了,聲音洪亮氣勢磅礴;繼而兄妹學校的女生們也出場了,大有忽如一夜春風來的感覺。麻麻說「哦喲,都還不錯嘛,可是哥哥在哪裡呢?不會他只是後補吧?」

左顧右盼了幾十分鐘,哥哥拄著根斯迪克大搖大擺地登場了,姐姐說「氣場好大呀!」原來哥哥是演一個身居所有高位目空一切的叫Pooh Bah的傢伙,他以低沉的嗓音抑揚頓挫地指點江山,對小國寡民冷嘲熱諷不屑一顧,麻麻說「哇,哥哥這是本色出演啊!」音樂再起,哥哥字正腔圓地划著他貴族的斯迪克唱了起來,麻麻驚訝得下巴都掉了,她兒子怎麼會這麼專業呢?莫非是假唱?

半場休息,麻麻已經對哥哥崇拜得五體投地了,連粑粑姐姐這麼善於揭短的人都對哥哥嘖嘖稱賞。哥哥朋友他麻麻說她也想去參加音樂劇了,哇塞!榜樣的力量原來是無窮的哦!到了下半場,姐姐偷偷摸摸拍了幾張照片,還錄了一小段,她說她好為哥哥自豪,她要給她朋友們秀秀。演出結束后,好些哥哥舊時的同學來祝賀麻麻說哥哥好棒,麻麻也完全喪失了中華民族的謙虛謹慎的美德,飄飄然地回答「是啊,真棒!太出乎我意料了!」

哥哥回家路上跟麻麻說「雖然明年是我高考,可是兄妹學校的老師已經說要我參加明年的音樂劇了,我還會有重要角色」。麻麻這下心悅誠服地說「好好好!開心就好!這下我明白為什麼一個頭要分兩次剪了,給你錢下個星期去剪頭髮吧」,粑粑還說等他們的DVD出來后我們要一定買的哦

 

豆豆日記-127


一直看到澳洲媒體指責中國人買賣奶粉囤積居奇,搞到澳洲嬰兒沒奶吃,麻麻自己也見過老頭老太搶購奶粉,但今天的陣勢還是讓她大開眼界。


麻麻上午在超市瞎逛,剛好走到奶粉那邊,就注意到一波神色嚴峻十分有使命感的大伯大媽們以急行軍的速度直撲可瑞康奶粉。他們一看就是訓練有素,個個眼明手快,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把奶粉裝進了自帶的手拉購物袋,隨後立刻轉身離去。沒等麻麻反應過來,架子上兩排奶粉就沒了,照每人兩罐算,至少有二三十個人在運作。麻麻看著魚貫而入魚貫而出的同胞,眼睛都直了,那種團隊合作是任何公司都求之不得的。


麻麻繼續閑逛,發現著那波人又迅速返回了,周而復始做著一模一樣的勾當。麻麻覺得周圍人的眼睛都火辣辣了,誰叫他們都是同胞呢?麻麻真希望有個洞能進去躲一躲,既然沒洞那就趕緊逃吧。


哎,無巧不成書,買奶粉的首領竟然把車停麻麻背後了,而且一輛購物車還直接擋了麻麻的道。那首領十分淡定旁若無人地裝貨,麻麻說你能不能把購物車挪一下?那個人反問你不可以自己挪嗎?麻麻一下子怒了,她說我當然可以自己挪,那就是說這一車是我的東西對吧?那人一聽急了,立馬過來把購物車挪一邊,加快速度把奶粉全放車上,然後鎖車急速離去。


麻麻常常犯好奇害死貓的毛病,她跑過去看看那車到底裝了什麼,雖然茶色玻璃好暗,可還是不難看出滿車都是奶粉。她真有去報告的衝動可是想想自己也是中國人,太坍台了,於是悻悻地回到自己車上;剛剛打算開走,那首領和他的大部隊又回來了。這下好像工作告一段落了,最後幾十罐奶粉裝上車后他們開始結賬領工資了。


麻麻斗膽拍了幾張照片以此為憑。據說另一個超市已經嚴格控制買奶粉了,一個人一天只能兩罐,如果你是兩個人一起去,必須用兩張不同的卡購買,但不知道他們怎麼控制現鈔操作的人。時不時聽同胞講白人歧視我們,可這樣的所作所為能不讓人歧視嗎?我覺得歧視已經是低估了的

 

 

 

 

 

 

 

 

 

 

1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支持
2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3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2 個評論)

回復 紅杏桃子245 2019-10-13 22:00
每段都寫的很生動,好看,真實!
回復 joymei 2019-10-20 18:33
紅杏桃子245: 每段都寫的很生動,好看,真實!
謝謝支持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joymei最受歡迎的博文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11-19 08:04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