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美國失業中產階級 想活瀟灑不容易zt

作者:大西洋人  於 2009-11-24 01:23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通用分類:網路文摘|已有4評論

2008年3月,在一家小銀行任首席執行官的保羅•喬戈林格(Paul Joegriner)從年薪20萬美元的崗位離職,此後一直沒有工作;但在表面上,你根本看不出他已經是個失業人員。

保羅的妻子瑪茲娜(Marzena)每天早上開車送兩個小孩去私立學校上學。不久前全家人還去弗吉尼亞州的弗吉尼亞海灘度假,平時喜歡去Porterhouse牛排店吃晚餐。失業之後,44歲的喬戈林格已經拒絕了幾個就業機會,原因是他希望能得到一份與以往職位相當的工作。

保羅•喬戈林格參加在自家附近一所大學舉行的招聘會過去一年半來,這家人瀟灑的生活方式都是靠喬戈林格20萬美元的離職遣散費和10萬美元的家庭存款在支撐,但這筆錢消耗的速度很快。喬戈林格自己算了一筆帳,如果再過六個月他還沒找到工作,家裡就沒錢了。

他說,到那時就慘了,但現在外人根本不知道我們的窘境。

喬戈林格是所謂的「遣散大軍」中的一員,即失業后靠遣散費和存款維持原有生活方式的美國人。他們大多在2007年和2008年失業,並以為很快就能找到新工作。現在,他們變得絕望起來。2009年11月初,美國立法機構通過一項法案,將失業救助金的領取時間延長至多20周。失業救助期限一般來說是26周左右;根據全美就業法律項目組(National Employment Law Project)的預測,到2009年底,將有130萬人的失業救助期限到期。

這一切發生之時,正值美國長期失業率創下歷史新高之際,逾三分之一的失業者已經找了六個多月的工作,但一無所獲。這部分失業群體的數量達到自1948年美國勞工統計局(Bureau of Labor Statistics)開始跟蹤該數據以來的歷史最高點。

總的來說,目前企業在解聘員工時都盡量不支付或少支付遣散費。根據再就業公司Challenger, Gray & Christmas的統計,對那些有幸拿到遣散費的人來說,遣散費的中位值是12.5周的工資,遠低於10年前21.8周工資的水平。

此次經濟衰退導致金融行業和汽車行業大幅裁員,而在這兩個行業,公司慷慨支付遣散費的做法還是比較普遍的。這類行業所經歷的巨大轉變意味著,很多裁減掉的崗位將一去不返,導致一些工人的生活水準遭受永久性的打擊。

那些失業者往往很難接受自己前景黯淡的現實。雖然高額遣散費的本意是作為一種保障,但也會讓失業者產生一種錯誤的安全感,導致一些人依然維持原先的消費方式。

全美個人理財顧問協會(National Association of Personal Financial Advisors)的首席執行長艾倫•特夫(Ellen Turf)說,遣散費總有花完的一天。到那時,唯一的謀生手段就是領取失業救助金,或再找一份工作……這是一種可怕的處境。

喬戈林格說,失業后他本來打算在半年內重新找份工作。在此期間,喬戈林格拒絕了三份財務總監的聘書,不是因為薪水不滿意,就是因為職責不對胃口,他總認為自己還能找到更好的工作。其中一個工作機會就在他家附近,另兩個要求他全家搬到另一個州去。三份工作的薪水都比他以前賺的少。

雖然喬戈林格說自己不是個「精於算計的人」,但現在他對拒絕那些工作的決定有點啞巴吃黃連,有苦說不出。他估計自己發出的簡歷已有3,000份左右,他的離職遣散安排中包括免費得到一家再就業公司服務的內容,但他感覺沒什麼用。他說,一個失業的人和其他失業者交往聯繫也產生不了什麼價值。

喬戈林格做了多年的首席執行長,經常招聘員工,因此很難調整心態。最近,他開始把簡歷投向中高級別的職位,「只是希望嘗試一下,看看有什麼機會」。然而,簡歷如同石沉大海。

喬戈林格夫婦說,削減在兩個孩子伊安(Ian)和斯凱(Skye)身上的開銷尤為困難。現在,他們的鋼琴課已經取消;生日派對改在家裡開,而且規模變小。兩個孩子明年的私立學校學費要交13,000美元,也在削減計劃之內。

兩個孩子一個9歲,一個6歲,喬戈林格在他們面前從不提「失業」二字,而是說自己在做顧問工作,收入不穩定。由於處境艱難,他在尋找高管職位的同時,今年冬天甚至開始考慮季節性的就業機會,「打打臨工,」喬戈林格說,「比如晚上給商品上架,這樣就不會被人撞見。」

最近,瑪茲娜也開始在找一份律師助理的工作,但她說,很難找到一家願意遷就她接送孩子時間安排的公司。

喬戈林格一家住在一棟四居室的房子里,現在房屋的估值已經低於460,000美元的抵押貸款金額,但他們每月還得支付2,400元的房貸還款。

這對夫婦還承擔著以前住過的兩棟房子的房貸,他們曾將其視為投資性房產。雖然兩棟房子能產生一定的收入,但較低的租金水平和下跌的房地產價格意味著他們很難做到收支平衡;而在目前的市場狀況下,如果把房子賣掉,很可能會虧本出局。

原先,喬戈林格堅持要呆在華盛頓特區,但現在也擴大了尋找工作的範圍。2009年9月,喬戈林格帶全家飛往懷俄明州一個小城Gillette,接受那裡一家信貸聯盟機構招聘首席執行官的最後面試。該職位的年薪比他以前賺的少6萬美元,而且讓全家從馬里蘭州搬走也是個艱難的抉擇。不過,他們似乎都在為這個工作機會而感到興奮。

幾天後,喬戈林格接到聘用信和一份合同;但激動過後,他又開始在心裡犯嘀咕。「要是我千辛萬苦地去那裡工作,結果又被裁掉怎麼辦?」在與公司商談無果后,他拒絕了這份工作。原因只有一個:合同里沒有離職金的保證條款。「沒辦法,我承擔不起這個風險。」喬戈林格說道。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支持

鮮花

發表評論 評論 (4 個評論)

回復 yuxin_9605 2009-11-24 01:34
SF
回復 oneweek 2009-11-24 02:34
和孫博士的要求類似。 很正常的。 我要回國估計也會開口月工資1到2萬, 也會經常丟點錢。 
回復 有禾信望 2009-11-24 04:34
令人沉重的話題
回復 rebel 2009-11-24 06:08
看了很沉重。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0-4-4 14:48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