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李光耀為啥要拉美國制衡中國?

作者:大西洋人  於 2009-11-8 13:23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通用分類:網路文摘|已有6評論

西方不亮東方亮:從哈瑞李到李光耀

 

楊恆均:  李光耀近日發言希望美國能夠多介入亞洲事務以及制衡中國,引起中國網民嘩然。我感到不解的是,一些學者也表示吃驚。網民就事論事,無可非議,學者們難道不應該更多了解一些背景知識?

 

李光耀被中國年輕人所認識主要是他的亞洲價值觀和對儒家的推崇,而且常常為中國的發展和特色辯護,有時甚至看上去是相對於普世價值的亞洲價值和中國儒家的代言人。給大家造成這一印象當然也有我們自己的責任,我們的媒體一向喜歡引用能夠為我所用的言論,特別是這言論出自於外國人之口,就更是身價百倍了。以致我們一聽到人家為所謂亞洲價值觀和特殊性辯護就喜不自禁,竟然忘記進一步追問,他指的亞洲價值觀到底是什麼?體現在新加坡什麼地方?新加坡又是如何用「儒家」治國的?

 

李光耀是第四代華人移民後代,出生於新加坡,在英國學習,不會中文,沒有中文名字。他以前的名字叫哈瑞李。英國一位議員曾經說過,「(李光耀是)蘇伊士運河以東最優秀的英國人」。我想,英國議員定義一個亞洲人是否英國人的標準應該是價值觀而不只是靠滿嘴的英語和東方人的長相吧?他曾經和台灣的李登輝爭論過民主和亞洲價值,如果說李登輝20歲以前是日本人,那麼李光耀20歲以前絕對是一名「英國人」。

 

當時很多亞洲國家領導獨立的領袖都是西方培養的,為了回國領導東方的人民爭取獨立,他們一夜之間改變了名字,甚至連信仰也改變了。但骨子裡是否真改了,就不能只聽他們口頭表達了。例如,新加坡獨立后,李光耀當政的前幾十年裡,對中國文化包括中文學校進行了無情的打壓,他在新加坡提倡的是西方人的價值觀和制度,有人可能對價值觀沒有異議,但對「制度」有異議。其實,制度不只是選舉那一個環節。除了選舉之外,無論從政治、經濟和社會制度上,新加坡是迄今為止最西化的亞洲國家之一。

 

李光耀帶領獨立后的新加坡人逐漸擺脫了西方英國的統治,但這不是一個價值觀的選擇,甚至不是一個文化的選擇(例如在華人占絕大多數的新加坡英語是第一官方語言),還因為一轉身之間,新加坡就投入了更加西化,也是西方最大的代表的美國人的懷抱,可見,那次轉變只是出於從一個衰弱的靠山投向另一個強大的靠山的戰略考量。

 

從新加坡獨立到現在,它始終是東南亞和南亞次大陸與美國的關係最密切的國家,這個小國的所有海空軍基地美國都可以使用(也是美軍在亞洲的重要橋頭堡,從這裡可以牽制整個東南亞),新加坡積極參加美國在當地所有的軍事活動。早期作為新加坡領導人的李光耀不但反對中國政府和共產黨,而且也是亞洲最「反華」的國家之一。

 

這一情況直到上個世紀八十年代才有所改善,李光耀拚命學習中文,中文名字李光耀也才在亞洲慢慢響起來,讓人從他的名字「光耀」想到了「光宗耀祖」這個成語。

 

那麼,從西方回到東方,也把西方那一套帶到東方的李光耀,又是如何在上個世紀八九十年代要回歸亞洲價值觀,要儒家治國呢?或者說,什麼是亞洲價值觀?新加坡用了那些儒家思想來治理這個小國家?

 

李光耀為什麼提亞洲價值?

 

我們回到新加坡。李光耀當時突然要回歸亞洲價值觀當然是有各種考量的。但回歸了這麼久,新加坡到底擁有什麼其他亞洲國家沒有的亞洲價值?如果你現在到新加坡,你會知道,無論從社會文化,還是法律、政治和經濟制度,新加坡都是離亞洲最遠,離西方最近的。可是李光耀為啥要提倡亞洲價值觀?我認為,只不過是從國家安全和他個人利益出發的一種實用主義的表現而已。

 

首先,他要在亞洲國家中,特別是在中國、馬來西亞、印尼、泰國這些國家中造成印象,新加坡不是身在曹營心在漢,他們是崇尚亞洲價值的。不會跟隨美國的價值觀,而美國的價值觀使得美國與上述亞洲國家的主要分歧在於人權、自由和民主。

 

新加坡作為亞洲一個小國,處於一直以來並不怎麼穩定的馬來西亞、印尼、泰國等大國之間的夾縫中,要想保護自己,只能選邊站,要想玩所謂大國平衡,他根本沒有這個資本和能力。新加坡選了哪一邊?毫無疑問是美國,新加坡是美國的軍事盟友。

 

可選擇了美國,卻要在口頭上消除周邊亞洲國家的疑慮,最好的辦法就是說一套,做一套。如果真有一個與西方提倡的「民主、自由和人權」相對立的亞洲價值的話,那新加坡一定是離亞洲價值最遠的國家。而如果所謂孝順、勤勞、和諧是所謂亞洲價值觀的話,全世界都會接受的,沒有必要提出來。

 

其次,李光耀被上個世紀八十年代后亞洲的崛起弄得眼花繚亂,對中國的發展模式生出了真正的欣賞。而這種欣賞除了中國經濟發展確實很快之外,更大的原因是他並不完全理解中國。後來李光耀到蘇杭一帶投資並受到挫折,我想,即便得到了高層的支持,他也一定感受到了他理解的那種亞洲價值和中國等各亞洲國家的「亞洲價值「的天壤之別。

 

第三點,也是最重要的一點。李光耀一方面接受了美國和美國的價值觀,卻也看到了美國價值觀的無情,到上個世紀八十年代,也是李光耀看到自己老了,必須退出政治舞台的時候,他突然開始對亞洲價值、中國模式和儒家大感興趣。而如果你仔細研究新加坡政治模式和經濟、社會運作的話,你會發現,除了竭力保持「一黨獨大」,保持政治權威(孝順),甚至最終弄出了兒子李顯龍隔代接老子李光耀的班成為新加坡人民敬愛的領袖之外,其他沒有任何一個可以標上「亞洲價值」和「儒家文化」的不同於西方的價值觀。

 

關於這件事,我早在幾年前就做過探討,當時我引用了英國議員的那句話,而美國人告訴我,那句話沒有錯,因為到今天(當時)為止,所有的亞洲最高領導人中,最西化的人始終是李光耀。原則上,在西方人眼裡,除了他想搞「一黨獨大」和最終讓自己的兒子可以「捲土重來」之外,其他所有的運作更接近西方的那一套,而和亞洲國家格格不入。李光耀比在制度上已經「全盤西化」的日本的任何一位首相都更加西化。

 

而他的西化卻被他的國際和國內戰略思想弄得模糊不清。每當李光耀因為新加坡的戰略考量和他個人的考慮而提出對國際格局的看法的時候,外界就糊塗了。當初他排華,被中國一些學者說成是為了向馬來西亞和印尼示好,後來他親華,又說成是要搞亞洲價值觀,要回歸儒家文化。這都是很可笑的。

 

現在很清楚了,不管李光耀口中在說西方價值觀,還是亞洲價值,甚至中國的儒教,他是一個處處以新加坡國家利益和個人利益為考量的實用主義者。他看到中國崛起,知道在經濟發展上新加坡離不開中國,而且他個人也有意要到中國投資,分一杯羹的時候,他開始大肆讚揚中國模式。而且,他也確實欣賞中國的「一黨獨大」和世界上最能夠保障統治者的後代繼續從政的無與倫比的政治體制。

 

可是,當他看到中國的崛起不光是在經濟上,而且即將發展到軍事上;看到中國和美國越來越熱乎的時候,他這才突然意識到,新加坡是美國保護的,新加坡即便在用藤條抽打了美國青年人的屁股后仍然不被美國人拋棄,是因為新加坡其實受到了美國人推崇的價值觀的保護,雖然對國家最高領導人的選舉還存在問題,但在東南亞和南亞國家裡,有哪一個國家比新加坡更講究法治、輿論監督、懲治貪污腐敗和言論自由?

 

當代表了最有特色的「亞洲價值」和「儒教」國家的代表中國真正崛起的時候,我們突然發現,李光耀只不過是葉公好龍而已。其實,他心裡很明白,要保護新加坡的利益,和他自己的利益,不是哪一個大國,甚至不是幾個大國的互相制衡,而是…

 

什麼才能夠真正保護新加坡?

 

新加坡是一個繁榮富裕的國家,獨立后在美國的保護下,基本沒有受到國際衝突的影響,他靠的是什麼?李光耀中西結合的內政管理和縱橫捭闔的外交術當然有一定的作用。

 

正如前面所說,新加坡的經濟制度,包括政治制度中除了西方的民主選舉之外,其他各方面幾乎都是完全西方的,和大多亞洲國家都不相同。例如,媒體監督,民眾對政府和政黨的監督,法治等等。唯一不變的就是一黨獨大。可是,即便新加坡的「一黨獨大」也不是任何亞洲其他意義上的「一黨獨大」,新加坡李光耀並沒有把自己的那個獨大的黨置於新加坡人民之上,它們只是用合法、不合法甚至下三濫的手法把其它競爭的黨派壓在下面(或者用「打壓」),只是,這個唯一的沒有被挑戰的黨卻不敢把自己放在新加坡民眾之上。無論從事實還是原則上說,新加坡的選民仍然是最大的,如果你真有實力參加競選,能夠讓民眾選你,新加坡的政治生態的改變並不困難。只是新加坡人還沒有準備好,或者說,他們目前並不討厭這個「一黨獨大」——因為這個獨大的黨並沒有把自己駕凌於民眾之上。

 

這些年,中國很多人鼓噪要實行新加坡模式,其實新加坡模式和香港模式異曲同工:雖然還沒有真正意義上的民主選舉,但從自由、法治、輿論監督(甚至包括言論自由)等等方面,早就接受了西方普世價值和在西方率先實行起來的模式。中國要實行新加坡模式要越過最大一個障礙:解決「人民最大」的問題。你可以讓執政黨在「各大黨派」中一黨獨大,但千萬別在人民面前也「一黨獨大」!

 

還是回到正題上。在國際政治舞台上,有相當長一段時間,李光耀和基辛格這種「政治家」充當主角。他們長袖善舞,一會地緣政治,一會秘密外交,一會大國平衡,一會又靠人格魅力,要風得風,要雨得雨,給人感覺他們模糊了意識形態,甚至沒有了核心價值觀,彷彿世界上的一切都是利益平衡和有才能的政治家和外交家搞出來的。

 

這恰恰是上個世紀兩次世界大戰的癥結所在。第二次世界大戰後,以美國為首的戰勝國(包括中國)坐到一起,除了例行的瓜分世界之外,他們不是簽訂和平協定,也不是忙於制定各國之間和平交往的規則,而是簽訂了兩個看上去和國際交往毫無關係的兩個人權協定【以聯合國大會通過的《世界人權宣言》為基礎,產生了以《經濟、社會和文化權利國際公約》(ICESCR)、 《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ICCPR)為核心的國際人權憲章】。正是這兩個有關人而不是國家的公約,才確立了戰後國際間交往的核心理念,是以人權為主軸的,而不是以「國權」和「特色」為主(下一篇再細談這個問題)。

 

基辛格忙著賺錢,李光耀也沒有那麼活躍了。不是他們後繼無人,而是他們那種以小聰明玩大平衡的時代結束了。李光耀提出亞洲價值來制衡西方,為的是新加坡的一黨獨大不被西方干涉;

楊恆均 2009-11-5

在他又要拉美國抗衡中國,為的是他們崇尚的價值觀不被侵蝕。但李光耀顯然是本末倒置了,真要制衡這些大國,新加坡這種小國需要選擇的是符合人類和平與正義的價值理念,用普世的和平的價值理念去制衡大國,而不是為了制衡大國而玩弄價值理念!

 

李光耀的新加坡遲早需要做出選擇,不是在大國之間做出選擇,而是在價值觀和價值理念之間做出選擇,如果李光耀真有什麼亞洲價值與儒家思想,他不妨說出來,看看目前是不是以中國為代表,如果是,他應該站在中國一邊,來抵制西方的文化侵入。

 

新加坡這種小國,沒有必要也沒有能力搞大國制衡,再說李光耀之後的新加坡也沒有強人了。以前在國際政治舞台,李光耀的名字要比新加坡響亮,李光耀先生被譽為「最了解西方的東方人,最了解東方的西方人」,可時代變了,當東方(中國)和西方(美國)已經逐漸互相了解並越來越深入交往的時候,作為李光耀和新加坡,最好是先了解自己:你們崇尚的到底是什麼價值觀?是亞洲價值觀?普世價值觀?還是新加坡價值觀?

 

 

1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支持

鮮花

發表評論 評論 (6 個評論)

回復 笑談紅塵 2009-11-8 13:35
深刻!
回復 putongren10 2009-11-8 13:37
利害
回復 NOVAYORK 2009-11-8 14:00
有力度. 但覺得李的講話與他的價值觀關係不大, 還是小國在玩平衡, 找保護傘.  另外日本也有脫離擠走美國的企圖, 李為自己考慮不希望美國勢力撤走.
回復 mzou 2009-11-8 17:49
正在嘀咕李光耀。很好的分享。
回復 馬大哈ann 2009-11-8 23:54
回復 borninheaven 2009-11-9 04:50
深刻!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0-4-4 19:13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