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女留學生de故事, 閻潤濤把5個故事串起來

作者:大西洋人  於 2009-5-12 00:23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通用分類:網路文摘|已有16評論

關鍵詞:

同時跟四個男人上床的女留學生  她討男人喜歡的倒不是她的容貌,她長得算不上美女,雖說也眉清目秀,而是她的舉止端莊。年紀輕輕的她能做到為人處事不卑不亢,言談舉止都拿捏的恰到好處不是容易的。她三代留學生的身世也給她增色不少。爺爺是跟錢學森同年出國留學的,而且比錢歸國的還早;老爸是 80 年代初第一批出國的訪問學者,屬於吃苦耐勞勤奮好學一族,所以在他回國前就給系主任留下了很好的印象。那年她剛好讀高中的最後一年,這樣,她爸頭腳走,她後腳就在系主任幫忙下來到了美國自費讀大學,並立志聽從爺爺和老爸的囑託將來留在美國。
  自費讀書的日子不是那麼好過的,雖說獎學金可以把大學學費的大部分免掉了,但住房吃飯以及零花錢都是不少的開銷。老爸當訪問學者那點錢太可憐了,省吃儉用給她攢了個機票錢。非但如此,她必須考試分數出類拔萃才能連續獲得獎學金。倒是老爸提前告訴了她這些,她來之前就有了一邊打工一邊讀書的思想準備了。但現實之殘酷,還是出乎她的預料的,尤其是沒有時間補習英語,上來就跟一出生就聽英語的美國人一起聽課考試,還缺乏美國學生有父母給錢的經濟來源。她面對的壓力可想而知。
  經過打聽,她找到了一家正在招人的中餐館。老闆娘是從台灣來的,因勞累過度看上去已經是個老太婆了而實際年齡剛 40 出頭。面談非常順利,這樣,她這個留學生就找到了一份靠體力勞動能掙點錢的工作。有了這份工作,她就像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一樣,十分珍惜。老闆娘對她十分滿意,徹底改變了過去謠傳大陸人搞政治運動階級鬥爭的弦綳得特緊導致人與人之間關係很難處的謠言,便讓她幫忙再找一兩個大陸來的學生把餐館里嘰嘰喳喳的兩個台灣太太換掉。
  隨著大陸留學生像潮水般湧入美國的大學,中餐館里大陸留學生打工的人越來越多,把原本屬於台灣人香港人的地盤佔了不少。
  此時的留學生在性別上出現了嚴重失調,沒結婚的男性要比女性多得多。更不可思議的是,還有幾個當了外嫁女,反而沒聽說過哪個男的討了洋老婆。這樣,追她的男留學生紛至沓來,雖說不上她的門前車水馬龍,但想接近她跟她套近乎的男人成了堆卻是事實。有心計的就想方設法;憨厚的就在她上下課期間在教室門口紅著臉點頭一笑;賊眉鼠眼的就跟在她的身後猥瑣地偷窺;光明磊落的就直截了當要當她的男朋友,同舟共濟度過難關。不用她打聽她都心裡跟鏡子似的一清二楚:不論是有心計的、憨厚的、猥瑣的、陽光的,都是窮光蛋。她明白,對於她這樣雖然不是美女的女孩來說,留學生聚集之地,不是愛情被遺忘的角落。愛情隨便都可以找到,一劃拉一大把;而這裡是被金錢遺忘的角落。
  此時的她突然像一下子長大了似的,明白了沒有人告訴過她的道理:在一個由黃金構成的星球上,最不值錢的就是黃金了,因為不需要尋找。在到處都可以找到愛情的地方,還尋找愛情的人,不是傻子就是痴獃。在窮山惡水之地,找到金子的人是聰明人;在到處都是愛情的地方,找到錢的人是聰明人。這就使她進人了苦苦尋思:垂手可得遍地都是的愛情,能換成錢嗎?張愛玲胡說什麼:「到男人心裡的路是通過胃;到女人心裡的路是通過陰道。」地地道道的胡言亂語!還是潤濤閻同學看得透徹:「到男人心裡的路是通過他的陰莖,男人好色遠勝過美食;而讓女人歡心的路不是去通她的陰道,而是去塞她的錢包。」

  (二)
  她先後幫老闆娘找到了四個她認為她能駕馭的男人到餐館打工。這四個男人的性格迥異,但都屬於能吃苦耐勞還沒啥賊心眼的比較容易忽悠的一類人。不得不承認,小小年紀的她,看人還是很準的,尤其是看男人,比男人自己看自己要准得多。
  為何要找四個人呢?其實老闆娘只需要一個男的長工,兩個女短工。男的長工乾的是幫助廚師切菜切肉等體力活,因為沒有小費,老闆娘要給他開工資。而女的就是在外面端盤子有小費的活了。這家餐館就在大學校園邊上,基本上是午飯,下班后等著吃晚飯的人很少很少。
  她早上和下午都有課,中午就在餐館端盤子。得到老闆娘的信任后,她就幫老闆娘收錢,而把端盤子收小費的活交給了男生。這四個男生都是剛來讀研究生的,都有全額獎學金,並不靠打工謀生。他們之所以來到這裡打工,就是為了聽從准男朋友的調遣或者說是套近乎來的。這四個理科生有個公認的公式:與所愛的女人保持的距離(以米為單位) X 相處的時間(以小時為單位) = 得到愛情的功率(單位:米小時)。所以,四個人都爭先恐後地說自己的試驗不忙,可以擠出更多的時間在餐館幹活。她要給他們安排得井井有條,四個男生互相之間很少有機會碰面。
  外表上看,她是個非常穩重的女孩。不用她反覆炫耀,圈子裡的人都知道她是誰誰的孫女,誰誰的女兒。她爺爺是有名望的科學家,她爸爸在同行里的名氣也不小。有了這個外衣,加上她的淑女形象,她跟這四個男人悄悄地談起了戀愛。這個活不好乾,如同二戰時的特務,要單線聯繫,說話做事絕不能穿幫。這個,需要的不僅僅是有聰明的天分,還必須具有滴水不漏的謹慎性格。當年北京大學一級教授、世界知名的昆蟲分類學家、國際刊物《昆蟲分類學報》的副主編周堯海龜後去外地出差,在旅館里寫了兩封信,一封給老婆另一封給情人,結果信封裝錯了,老婆知道后把他給告了。黨組織哪能容忍資產階級知識分子的作風問題?找機會在文革前就把周堯下放到大西北去了。所以,僅僅聰明是不夠的。好在她兩個天資條件都具備,四個男人都相信她是自己的女人,睡我自己的女人,讓別人做夢去吧。
  在顯微鏡下,裡邊爬滿了細菌的白水,只要肉眼看不見,就以為喝在嘴裡的白水是那麼的純潔,那麼的乾淨,那麼的解渴,那麼的愜意。男人看待女人,也是一樣的。在他們眼裡,她是天使般的真誠,荷花一樣的純潔,聖女一樣的可靠。



  (三)
  他們知道她的身世,但不知道她的經歷。僅僅在一年前,她還是個像她爸一樣非常外向、有說有笑的女孩。她在高中一年級的時候暗戀上了一位老師。開始的時候只是她並不清楚怎麼就愛上了一位比自己大十歲的有婦之夫,到了高中最後一年,她每天都想看到他的身影,晚上常常在夢中夢見他。後來她慢慢地回憶才隱約明白了最早是他的火辣辣的目光把她少女的心給捕獲了。出事的那天下午,他老婆開會去了,他約她到他家做功課。其實,真到了關鍵的時刻她掙扎了,只是沒有擺脫得掉。事後,她恐懼了一陣子,當面臨社會輿論尤其是家長的痛苦,她放棄了告發他。他說愛她是真實的,沒有絲毫的欺騙。她有點相信他的話出自內心。可是後來,她再也看不到他那火辣辣的眼神了,便問他將來會不會跟老婆離婚而跟她結婚。他的答覆是:年齡上不合適,社會和家庭不容許。他告訴她:「真正的愛情、美好的愛情都是沒有結果的。」
  她慢慢地發現自己是上當受騙了,被有經驗的男人玩弄了。自己崇拜的老師就這個德行,跟男人談愛情,不是傻瓜就是天真。剛滿十八歲的她得到了這麼個結論,有點可怕,聽起來有冷颼颼的感覺。
  這件事發生后,她自己都知道她的性格改變了。她立刻決定放棄高考而走出國留學的路。因為她神經恍惚了很久才從痛苦中擺脫出來,很多重要的課程她都沒有學進去,高考很難理想。這也剛好與她爸爸的意願吻合。就這樣,她帶著沉重的感情壓力,享受著辦完了出國手續的喜悅,夾雜著報復男人的隱隱約約的慾望,慌張張地踏進了美國的大學校園。很快被很多愛情包圍了的她,對男人的求愛目光有點恐懼,有點渴望,有點驚訝。但她知道,讀研究生的男生們沒有經濟上的困難,而她要面對金錢的壓力,她要學學那位玩弄她感情的老師,也玩弄一下男人的感情。經過仔細籌劃,她猜測這個過程本身應該很刺激。
  到底這個過程有多刺激,外人無法得知,即使有類似經驗的女性,這種刺激只能意會不能言傳。閱歷豐富的老闆娘意會到了。她逐步發現了一個天大的秘密:那四個男人拚命地幹活,都把女孩看成是自己的未來妻子了。老闆娘猜想,他們的錢也都入了女孩的腰包。
  老闆娘原本是位賢惠的妻子,也有一位忠誠的丈夫。她超強的判斷能力來自於最近的遭遇。
  老闆娘的丈夫是這家餐館的老闆,二人同舟共濟日子過得很紅火。老闆的父親得了病,他便回台灣探親去了,把餐館交給了老婆兩個星期。前一個星期忙於照顧老父和與兄弟姐妹們聊家常,第二周的開始他就有閑工夫出來看看久別的台北了。就在台北市漫步時遇見了他當年的女同學,那是高中的最後一年,他追她追得很痛苦,只是那個女同學家教很嚴,父母不許她在上大學前談戀愛。後來各奔東西后,往死里追都沒有追上她,他就把她當成夢中的天使了。大學畢業后,他就與現在的老闆娘結婚了。得知他結婚的消息,他那夢中天使正在忍受失戀的煎熬,一把鋒利的刀口一下子劃破了她記憶里最深處的腦細胞,她一口氣跑到了他家。眼看著新郎新娘綻開了花瓣般的笑容,她淚流滿面,悄悄地走開了。但她的出現尤其是那痛苦的表情,還是讓老同學看到了並告訴了新郎。
  又是十幾年過去了,在大街上突然與自己的初戀情人見面,他一眼就認出來了。二人百感交集,這是與她的第一次握手,竟然使她熱血沸騰,淚珠從臉頰涓涓流下。不知沉默了多久,她才鎮靜下來,邀請他到附近的咖啡館聊天。二人談論了過往的那些雲煙,盡量迴避著眼下的婚姻是否幸福的話題。她邀請他到她家做客,無所事事的他也就同意了。原來丈夫出差在外要兩天後回來。在她眼前晃動的是高中時候的他那含情脈脈的注目禮,滿腦子充滿了對錯過了的那段情的遺憾。她要走回到往日的時光,重新體驗那初戀時的怦然心動,這種強烈的感覺後來再也沒有過。錯過了才知道,那是少女特有的矜持又捨不得放棄也不敢接受的特定條件下才迸發出來的激情。
  他似乎無可奈何又似乎圓夢般地滿足了她的要求,二人愣把時光倒流了,把初戀的激情找回來了。
  事情過後他想走開,畢竟都是有了家庭的人了。夢,已經圓了,就該回到清醒的狀態過各自的小日子了。可她不幹,她要與他長相思變成長相守。她那主動的發自肺腑的真愛,讓他回憶起了自己與老婆的平淡生活,雖然老婆算是有求必應,但那隻不過是一種被動的溫柔。而眼前這初戀情人,給了他主動的激情。這種日子到底能維持多久,他沒有想。
  事情的發展,遠遠出乎老闆娘的預料,當得知丈夫要與她離婚的消息,她差點氣死過去。她立刻跑到台北,想挽回那突如其來的婚變,畢竟有家業有孩子,難道男人真的這麼絕情?
  最後的結局是,他給了她那個餐館以及在美國的所有家底包括房子和不小數目的存款,而他將留在台北跟初戀情人重新創業去了。
  經歷了如此天坍地陷般的打擊,老闆娘一下子老了許多,一個老太婆形象就這麼造就出來了。她不再追求所謂的男歡女愛了,而把心血放在了餐館上,雖然她不缺錢,有了自己早已付清了貸款的住房,有了足夠的養老金,兒子上大學的學費甚至將來給兒子買房子的錢都已攢足了,但她必須有個事業來充實她的生活,勞動便成了她生命的第一需要。

  (四)
  沒有了丈夫,老闆娘要自己打理餐館,此時幸好女留學生來到了餐館。別看她年紀輕輕,干起活來不僅僅條理分明,而且很有新點子。老闆娘就把她作為知己,晚上就跟她閑聊,一是把自己愛情的苦衷傾訴一下,二來也給這個年輕的女孩一個提醒:別用咱們女人的眼光看待男人,男人是不可理喻的動物,到頭來吃虧的總是我們女人。老闆娘告訴她:「你還小,沒有這種撕心裂肺的經歷,我的話你可能不相信。」女留學生聽了老闆娘的哭訴,便說:「我已經被我的高中老師騙過了,那曾經是我景仰過的老師。但我不相信女人永遠吃虧,永遠報復不了男人!」老闆娘聽到這裡,尤其是看到女留學生眼裡噴出來的不是憤怒,而是復仇的火焰,吃驚地望著她。「啊?難道世界上的男人都是這麼喪盡天良的野獸?這也太可怕了。不過,你還年輕,好男人總會有的。而我,就不再蹚渾水了。」
  老闆娘仔細觀察著女留學生與她招來的四個男工是如何相處的,她害怕年輕人在這裡搞出大事來而提心弔膽。
  打從四個研究生來到餐館輪流打工,廚師的擔子減輕了不少。小張最出色了,他恨不得每天都來餐館打工,只是他必須聽從女朋友的命令,把精力放在學業和研究論文上,早日完成博士所需要的課程和論文,不能把精力放在卿卿我我上。所以,也不是每次打工的晚上他都被女友邀請到她的寢室過夜的。只是他不知道還有三個男人跟他一樣過著同樣的日子。
  她發現老闆娘對自己有所懷疑了,便想起要想人不知就得己莫為的古訓,可她明白,這四個男人雖然都有各自的優點,但他們的缺點也是禿子頂上的虱子明擺著的。四個人的優點加在一起是一個完美的丈夫,但她不能把他們拆開重新組裝啊,也就只好收手了。她到處申請轉學,終於得到了很好一所大學的錄取,而且有獎學金,畢竟她的考分很出色。
  辦好了一切手續,她告訴了老闆娘,說自己在美國打拚很不合算,在國內有父母的關照,生活容易多了,所以,準備回國了。
  她與四人不辭而別,令他們出奇地吃驚。雖然他們都認識,但都認為她是那樣的內向那樣的真誠,絕不會幹出出格的事的。可他們四人找不到她的時候,都來到了餐館。老闆娘告訴他們女孩已經回國了。小張急了,說老闆娘胡說八道,她要是真回國了,怎麼不告訴男朋友我啊?小張的話音未落,身邊的一位火了,說你他娘的臉皮也太厚了點吧?她是我的未婚妻,跟我早同居了,怎麼是你的女朋友?另外兩位不幹了,說你倆喝高了?
  「唉!」老闆娘揮了揮手,告訴他們,你們都上當了。她跟你們單線聯繫,當然她不是個天生亂性的淫婦,其實她是報復欺騙了她奪走了她童貞的高中教師。你們是在給那位男流氓受過。
  「你信口開河!她把貞操獻給了我。第二天早上我的床單上有血跡。」小張這麼吼著。可是另外三人頓覺大家都上當了。老闆娘告訴他們,你們看到的那些血跡應該是她例假晚期的傑作。她知道你們沒有經驗,才得逞的。
  四個男人聽后像被激怒了的獅子一樣,有的咆哮有的跺腳。老闆娘讓他們回去好好念書算了。
  四人離開了餐館,但內心憤怒的火焰無法撲滅。四個男人被一個丫頭給玩弄於股掌之上,嬸可忍,叔不可忍。他們估計她不會離開美國,肯定是轉學了。一時半會兒找到她是不可能的。她早跟學院里管簽證的官員打招呼了,說有糾纏自己的男同學,要為她的去處保密。這樣,鬥牛場上紅了眼的四頭公牛發了瘋似的決意報復,這口氣一定要出來。他們沒法上課了,聽不進去;沒法搞研究了,定不下心來。眼看著前途給毀了,四人感覺束手無策,報仇無門。
  既然沒心思念書了,那就想法活下去。四人開始商量下一步的打算了。
  其中兩人辦好了公寓換人手續,另外兩人的租期到期的時候,四人分別給導師寫了辭退信,說轉學到其它一所大學了,就算是不辭而別,導師們很不高興。晚上,老闆娘開車從餐館到家,車庫門打開后,車子進入車庫的一霎那,四個小夥子也魚貫而入。待老闆娘關上車庫門從車裡出來的時刻發現了他們四人進來了時,她有點害怕了。「你們怎麼晚上跑過來了?有我幫忙的,儘管提就是了。」她先安慰著這四頭被女孩激怒了的獅子。
  唰的一聲,四人把明晃晃的刀亮了出來。「有話好好說,你們到底是怎麼回事啊?平時我待你們不薄。」老闆娘跟他們解釋著。
  「快上樓!我們到上面說。」四人中的一人吼著老闆娘。
  此時,老闆娘非常清楚了,這四人拿著刀子不是劫色就是劫財。但劫色的可能性幾乎沒有。家裡只有個兒子在上高中,自己已經是 40 出頭的老太婆了,他們二十多歲的男孩子怎麼會看得上?那一定是劫財了。這可糟透了!
  想到這裡,她說什麼也不上樓。怕她報警,一個人看著她,另外三人跑到樓上找尋保險櫃。保險櫃就在她的卧室更衣室的裡邊。幾件連衣裙掛在保險櫃的外面,用以遮擋保險櫃。但這點把戲隱瞞不住研究生水平的三人。
  他們把老闆娘駕到保險櫃前,讓她打開保險櫃。老闆娘當場下跪了,哀求他們說:「你們如果有難處,我一定幫忙。這保險櫃可不能動,那是我和前夫多年的血汗錢。 」四人把刀子架在了她的脖子上,惡狠狠地告訴她:「我們今天把你碎屍萬段,等你兒子回來,我們也殺了他滅口。然後把你們的屍體裝入塑料袋,投進河裡。你要想活可以,把保險櫃打開,我們只拿 40 萬美元,每人 10 萬,剩下的是你的。」
  面對失去了理性的亡命之徒,在生與死面前,老闆娘選擇了生。她渾身顫抖地把保險櫃打開了,裡邊有七塊,每塊由一條硬紙殼分隔著。每塊就是 10 萬美元。四人各裝了一個袋子,並告訴老闆娘,一旦報案,就殺死她和她兒子。

  (五)
  四位研究生級別的劫匪拿著錢逃之夭夭了,消失在茫茫夜色之中了。渾身顫抖的老闆娘此時如果報警,四劫匪極可能遭到圍追堵截而落網。但她猶猶豫豫,鎮定下來后先給她的廚師 --- 在美國她唯一信得過的人打了電話。聽到恐懼到了極點的求救話語,廚師立刻開車到了她家。
  廚師建議她不報案,理由有三:一是家裡存七十多萬美元,而餐館每年報稅時都是沒有賺到錢,這公開把自己偷稅漏稅的犯法行為告訴給了警方。即使那四十萬美元追回來,也難保不被上繳。第二,如果警察抓不到劫匪,那就更糟了,自己剩下的三十萬都保不準要遭處罰。第三,你這個餐館以後也不能開下去了,因為我這個偷渡客的身份就暴露了。非但如此,我一旦被捕,萬一經不起心理折磨而把偷渡線索招供出來,按照黑社會的原則,我在國內的家人至少一人要被殺死,這是當初我們都被告知了的。就是死,也不能招供。可誰能保證能逃過司法機關的心理戰?到時心理崩潰了,一切都完了。不就是四十萬美元嗎?我們好好經營,幾年就回來了。再說了,那四人拿著搶劫來的錢肯定是到別的城市開餐館去了。他們了解了餐館如何運作,他們不敢公開出來繼續念書了。等到他們開餐館有了錢,不知哪一天會良心發現而把你的錢退給你呢。
  老闆娘問他這餐館還有沒有可能開下去,以後再來一次打劫咋辦?這裡的大陸來的留學生越來越多啊。廚師告訴她:「其實,就是因為他們欺負你孤兒寡母,要是有像我這樣五大三粗的丈夫在身邊,量他們都不敢!餐館還要開下去的,要不,我們就假結婚?反正我得等以後有大赦的機會才能獲得身份。在這之前,我肯定只能靠給別人賣苦力才能有落腳之地。我雖然比你小 8 歲,但我不在意這個,真結婚假結婚都是你做主。你上過大學,看得起讀書的男人,從不把我放在眼裡,可你前夫是怎麼對待你的?我只念過小學,但我知道怎麼做人。看看那四個能念書的混賬,公然當劫匪!欺負對他們不薄的女人,十萬美元在他們眼裡就成了天文數字!別說荒廢了學業,就那丟失了的合法身份,讓我出十萬美元,我就會買的!再說了,博士畢業后,十萬美元不就是一兩年的工資嗎?這等混賬不是念書念歪了,又如何解釋?念了半輩子書,都念到博士了,念啊念,念啊念,終於念成了王 - 八 - 蛋!」
  廚師的一席話讓老闆娘如夢初醒,她從沒有把他當成可以聊天的知己,一個福建鄉下來的偷渡犯,除了做飯,能懂什麼人生道理?今天才知道,讀書多的人,也許讀進去的書本知識把本來存放良心的部位給擠掉了。對廚師憨厚的面容,她第一次仔細地看了起來,那是一張四方臉,鋥亮的大眼睛透出來的是真誠,是勇敢。偷渡,需要的不僅僅是心計,還要有膽識。想到這裡,她對他開始有了尊敬和欽佩。
  他們的婚禮是在華人牧師的主持下舉行的。他們的餐館比過去更熱鬧,生意更紅火,飯菜的種類更多了。老闆娘開始打扮起來了,看上去年輕了許多。
  那位女留學生轉到哪裡去了,無人過問過。那四個研究生分屬於不同的系,他們悄悄地走了,如同悄悄地來,沒有引起什麼波瀾。大學里人才流動家常便飯,轉學是隨時發生的。到底他們去了哪裡,無人知曉。但他們打劫的故事過了一年後就傳開了。那是廚師和老闆娘從大陸探親回來后把故事的細節都說出來了。
  我昨天在機場看到了老闆娘,一晃這麼多年過去了,她還是她,一眼就可辨認出來。她在喊她後面的兒子,一個很帥很帥的小帥哥在玩弄手裡的電子遊戲機。廚師拉著行李,臉上露出來的是幸福的神態。看到他們,我立刻想起了這段往事,便寫就此文,說不定放棄研究生身份而開了中餐館的那四人其中也有潤濤閻的粉絲,便能看到此文。我相信,你們四人這麼多年來良心上一定飽受煎熬。其實,英語里有一句「 never too late」 ,趁著老闆娘還健在,你們現在也不在乎那十萬美元了,就把你們開餐館的第一桶金還給老闆娘。給她道個歉,甚至拜認她為乾娘,她會原諒你們當初的荒唐的。果真如此,這也是留學生百萬花絮故事裡的一個美麗的結局。否則,你們還要繼續著良心的拷問。
  人生,只是暫短的一瞬。活著,只不過是夢幻。不論窮富,人生如夢,信不信都如此。相對於死後時間上的無窮大,人生在世的陽間只不過是短短一夢,只有死後的陰間才是真實的,才是永恆的。你們如果在陽間這暫短的一瞬,不把喪盡的天良補回,到了陰間那真實的永久的世界里,你們的靈魂何以安息?
  那位女留學生,應該早已事業有成,更應該有了美好的愛情,幸福的家庭。年輕時候的經歷,只不過是美夢中的一個惡夢插曲。 閻潤濤

3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支持

鮮花

發表評論 評論 (16 個評論)

回復 大西洋人 2009-5-12 01:54
作者的筆法很詼諧, 描繪出一幅灰暗圖畫,
回復 618o382 2009-5-12 02:58
就是有這樣的人啊! 和作者陰不陰暗沒關係。
回復 伊蘭泓 2009-5-12 03:00
OMG! 知人知面不知心適用於以上所有人!
回復 618o382 2009-5-12 03:11
伊蘭泓: OMG! 知人知面不知心適用於以上所有人!
馬甲太多了!
回復 翰山 2009-5-12 03:12
如果沒有這樣的生活,那來這樣的作品?相信這是生活的一個側面,相信這是生活中的活生生的人!
回復 大西洋人 2009-5-12 03:22
我相信故事前半部這個女留學生跟四個男生的過招的真實性, 但感到後面故事中四個研究生持刀搶劫有些牽強, 好象是作者把別處的案情搬到此處, 如果真有此事, 相信不久就會有人爆光, 現在80后的留學生網上功夫了得
回復 xifa 2009-5-12 03:35
這就叫本事。。。。看得多了也就不稀奇甚至不再深惡痛絕了。。。當醜惡成為時尚,一切的淪落都被認作自然
回復 618o382 2009-5-12 03:58
生活中無奇不有。轉念成聖,再轉念為囚。
回復 618o382 2009-5-12 03:59
所以思想政治工作是多麼地重要啊!
回復 伊蘭泓 2009-5-12 04:45
618o382: 馬甲太多了!
臉還沒看完,顧不上馬甲呢!
回復 618o382 2009-5-12 05:24
即使有人把心給你看,恐怕你還是不知
回復 三顆銀杏樹 2009-5-12 10:01
作者手法老練,用心險惡,

作者畫了一個聳人聽聞的怪圈,
圈內有四個字————「詆毀大陸」

文中大陸人有三個標籤
1. 偷渡客。2. 婊子。 3. 劫匪。

作者的用心極其卑鄙。
回復 大西洋人 2009-5-12 10:16
老兄的眼力銳利了得, 佩服佩服, 這篇故事我看得就覺得很灰暗, 感覺作者的心態就是灰暗的, 筆下寫的是一幫變態的人
回復 翰山 2009-5-12 13:08
三顆銀杏樹: 作者手法老練,用心險惡,

作者畫了一個聳人聽聞的怪圈,
圈內有四個字————「詆毀大陸」

文中大陸人有三個標籤
1. 偷渡客。2. 婊子。 3. 劫匪。

作者的用
說詆毀大陸,好像有失公允。文中女老闆的老公,一個負心漢,是台灣人。好像您的評論,有點兒上綱上線。
回復 翰山 2009-5-12 13:09
說詆毀大陸,好像有失公允。文中女老闆的老公,一個負心漢,是台灣人。好像您的評論,有點兒上綱上線。
回復 三顆銀杏樹 2009-5-12 13:20
翰山: 說詆毀大陸,好像有失公允。文中女老闆的老公,一個負心漢,是台灣人。好像您的評論,有點兒上綱上線。
沒有負心漢的襯托,
直接告訴你,大陸客是123,
不也太沒水準了嗎?
要不怎麼說,手法老練呢。

作者要告訴讀者的是,
大陸人是123,
而且人物構造的都那麼鮮活。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11-13 00:44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