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歐盟對特朗普還在「分裂歐洲」深感焦慮

作者:大西洋人  於 2019-5-17 06:59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通用分類:熱點雜談

5月13日,匈牙利總理歐爾班專程赴美會晤特朗普,受到美國民主黨的激烈批評,稱特朗普會見「反民主」的歐爾班就是「反民主」。
歐爾班既是歐盟國家中獨立性最強的領導人,特彆強化政府控制的「威權」做法在歐盟備受垢病,甚至受到「懲戒」威脅,也是歐盟國家領導人中為數不多的特朗普崇拜者,被德國總理默克爾和法國總統馬克龍視為歐盟異類。
白宮發言人桑德斯指出:「基於美國和匈牙利的悠久關係,總統和總理就加強兩國合作交換意見。」但歐盟並不如此認為。歐盟對特朗普唱衰歐盟深感憤慨和極度不滿卻無可奈何,對特朗普在歐洲議會選舉兩周前會見疑歐派代表人特歐爾班極感憂慮。種種跡象表明,保守和民粹主義政黨極有可能在5月下旬的歐洲議會選舉中獲得較多席位。特朗普在「關鍵時刻」為歐爾班提供「決定性舞台」供其發表疑歐言論,使歐盟頓感「如芒在背」和「如鯁在喉」,不得不表明自身態度。
5月7日,美國國務卿蓬佩奧在前往德國途中突然宣布取消德國之行,使「做足功課」準備會晤蓬佩奧的德國總理默克爾和外長馬斯「極度失望」。美國國務院的解釋極為簡單:因「緊迫問題」,專機改道前往伊拉克。蓬佩奧突訪伊拉克是要說服或乾脆叫壓服伊拉克反對伊朗,配合美國對伊朗的極限施壓政策,而以德法為首的歐盟堅決反對美國退出伊朗全面核協議,反對美國對伊朗實施「史上最嚴厲制裁」,更反對美國把對伊朗制裁擴大化至其他國家和公司及個人。歐盟峰會通過了反對伊朗部分恢復鈾濃縮活動和反對美國強化對伊制裁的「雙重反對」決議。蓬佩奧知道向歐盟遊說對伊朗制裁是白費口舌,而且在各種場合對歐盟持強烈批評態度,因而在宣布取消歐洲之行的同時宣布邀請匈牙利總理歐爾班訪美。歐洲輿論認為,美國在最後一分鐘取消蓬佩奧訪歐卻邀請歐爾班訪美,對歐盟極具諷刺意味,進一步暴露出跨大西洋關係中存在的問題。「歐洲的自尊心再次受到傷害。」
美國在幾乎所有重大問題上與歐盟都在各說各話。特朗普從退出巴黎氣候協定到退出伊朗全面核協議,從退出中導條約到從敘利亞撤軍及全面偏袒以色列,從強壓歐洲盟國增加軍費和交納「保護費」到提高鋼鋁關稅和威脅要對德國汽車徵收懲罰性關稅,從唱衰歐盟貶低默克爾到對馬克龍建立歐洲獨立防務的設想大加鞭撻,從讚揚英國脫歐到鼓勵分離傾向甚至呼籲歐盟解體,從單邊主義與多邊主義以及貿易保護主義與自由貿易之爭,都與歐盟立場相左。歐盟強烈希望在美國領導下繼續聯盟捍衛西方民主價值觀,但特朗普眼裡只有錢,只認為歐洲佔了美國的便宜。特朗普對歐盟領導人傲慢已「難以接受」。2018年9月,匈牙利問題歐爾班在聯大發表「反全球化」講話,特朗普大加讚賞,稱之為「重要的象徵」。德法不悅。
美國輿論也對歐爾班造訪白宮提出批評,《華盛頓郵報》專欄文章指出,匈牙利政府既破壞民主,又破壞跨大西洋關係,又積極發展與俄羅斯的關係,破壞了美國的整體戰略。蓬佩奧國務卿今年2月訪匈牙利時,曾要求匈牙利調整對俄政策,與美國對俄制裁保持一致,遭到明確拒絕。匈牙利外長當面斥責蓬佩奧「虛偽」。
當記者問及特朗普在白宮橢圓形辦公室會見歐爾班,是否談及新聞自由和人權問題時,白宮的回答是:會見的目的純粹是為了增進兩國戰略關係,不一定要涉及兩國關係中的所有問題。
實際上,歐爾班領導的匈牙利政府執行獨立的內外政策,不只在難民等問題上與歐盟抗衡,頂住歐盟壓力實施司法和新聞改革,在與俄關係問題上也與美劃清界限,堅持與俄友好,還明確反對美國和歐盟在委內瑞拉問題上的立場,不支持委非法政權,在中東問題上則與歐盟一起反對美國。
戴高樂將軍推動歐洲一體化建設的初衷是使歐洲成為美蘇之外的第三種力量,在國際事務中發揮與歐洲實力相稱的作用。冷戰結束后,歐盟則把目標定為美中之外的第三勢力,以便發揮「全球性作用」。歐盟領導人每次重要講話或政策宣示,都會提出在國際事務中與美中並列的目標。
5月12日,歐盟委員會負責預算和人力資源的委員京特·厄廷格在接受德國《國際政治》雙月刊採訪時表示,為增強自身競爭力,歐洲必須有所行動。歐洲不能任由美國和中國成為G2主導世界事務,必須努力爭取與美中平起平坐。歐盟只有兩種國家:小國和還不知道自己小的國家。甚至法國和德國也小到無法在未來的世界中發揮重要作用。從氣候保護到維和,從工業標準到非洲計劃,這些問題都與一個決定有關:是G2還是G3統治世界?歐盟可以與美國和中國平起平坐。歐盟有足夠高的國民生產總值,足夠多的人力和資源,足夠的創新。歐洲能成為提出自己價值觀的第三方。這是歐盟領導人的最新目標宣示,但談何容易?
美國始終不樂見歐洲團結和強大,特朗普更明確提出歐盟應該解散,歐元應該取消,是「有話直說」。特朗普就任三年來,一直沒有選派駐歐盟大使,時時處處都會流露出對歐盟的輕蔑和嫌棄。美國國務院2018年文件曾把歐盟列為「一般國際組織」,遭歐盟強烈抗議后才改過來。歐洲輿論把美國列為歐洲建設的最大外部威脅和障礙,不無道理。特朗普上台後,美歐傳統戰略盟友關係受到強烈衝擊,跨大西洋關係處於建立以來最嚴重危機。歐盟深感焦慮,特朗普不以為然。美國前國防部長馬蒂斯在辭職信中明言,美國因盟國而得以強大,現在與盟國關係的基礎已不復存在,所指便對歐關係。馬蒂斯本應於今年2月去職,歐洲還期待著在北約防長會議上一訴衷腸。就是這封辭職信使特朗普勃然大怒,當即宣布馬蒂斯立馬走人,由沙納漢任代理防長。只要特朗普執政,歐美關係的這種尷尬局面還將延續下去。話說回來,不論誰執政,美國都絕不會容許歐盟發揮「全球性作用」,歐洲只能是小兄弟,只能是美國全球戰略中的一枚「重要的」棋子。
當前形勢下,歐洲建設面臨歷史性困境。英國脫歐使歐盟和英國雙方都在經受極度損耗,法國「黃背心」抗議運動已超過半年,各國極右和民粹主義勢力大增。兩周后的歐洲議會選舉使歐盟面臨歷史上最為嚴峻的考驗,疑歐力量乘勢崛起並將對歐洲建設進程產生重大影響。特朗普在「敏感時期」會晤具有鮮明「保守民族主義」特徵的匈牙利總理歐爾班,歐盟稱之為「分裂歐洲的新舉動」,其內心的焦慮可見一斑。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支持

鮮花

評論 (0 個評論)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10-18 09:02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