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阿拉斯加熊囗逃生記

作者:WangBaiming  於 2018-9-18 03:49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作者分類:旅遊分享|通用分類:旅遊歸來

阿拉斯加熊囗逃生記

(抱歉是新手沒有許可權加圖片) 

經過半年的籌劃和準備,阿拉斯加自駕游終於在一八年的八月底成行了!這是一次最令人期盼和嚮往的經歷。踏足這個最後的邊疆,荒蕪的遠方 (The Last Frontier,Remote Wildness)。我們兩對夫婦一同拼車旅行,歷時12天,途經六個大小不同的城鎮,行程約2000多公里。把卅內主要高速路轉了一圈。一路上途經冰川雪山,各種野生動物,美不勝收。暫且不表這風景有多美,免得審美疲勞,講一講我們在林中步道被棕熊追蹤的危險經歷故事。
在進入正題前,先介紹兩件和這次經歷有關的背景知識,各位看官請耐下性子了解一二。一個是阿拉斯加的三文魚 , 另一個是阿拉斯加令人驚嘆的原油輸油管工程。

悲壯的三文魚生命歷程

阿拉斯加的三文魚主要有四種,其中的 King Salmon 最為有名,個大肉質好。每種三文魚的生命歷程都相似。其數量多得超出想象,我們去時正是迴游繁殖季節,退潮后河灘上一片死魚,橫屍遍野。水裡有海豹海獅,岸上有黑熊棕熊,天上有各種水鳥都來享用這三文魚盛宴,大自然的饋贈。還有一字排開釣魚的人希望三文魚臨死前能釣起來。河流的入海囗是三文魚迥游逆流而上的必經地,已被保護起來禁止靠近和釣魚。我們所歷險的地方位於東南方的阿拉斯加灣海港城市 Valdez, 也是1280公里長的輸油管終點站,從這裡原油裝上油輪運往美國本土的煉油廠。這裡也是著名的三文魚產地,從十八世紀開阜以來就有三文魚罐裝廠,生產的三文魚曾是當地的支柱工業。肉質不好的三文魚用來製成煙熏魚喂雪橇狗,據介紹一隻狗每天要吃兩磅左右的三文魚,每天可跑200英里,約320公里,需要進食大量的蛋白質。我們也體驗了一把狗拉四輪車(因為還沒有雪), 我們四人要18隻狗來拉。個個都奮勇爭先,繩子都綳的很緊沒有一個偷懶的。我們座在上面不免起了惻隱之心,特別是在上坡時。有點跑題了,繼續說三文魚吧..
三文魚是在淡水裡產卵,只有少部份能孵化成小魚苗,各種鳥類野鴨都要吃魚蛋和小魚苗,據研究每2800個魚蛋最後只能長成兩條成年三文魚。三文魚苗長到足夠大時就會沿河流游回大海成長,成年後約長到40-60公分長,3-5磅重時又會迴游到它的出生地河流,產卵后就死亡,算是落葉歸根。有無數河流可產卵,它是如何找到自己的出生地真是一個大自然的奇迹,或許每條河的水質有輕微的差別,它是牢記了家鄉的味道。科學家也不能給出一個確切的解釋。
它們的孵化場正是見證生命輪迴(Life from Death)的地方,吸引無數遊客見證這生命的奇迹。三文魚經過長途旅行,途經無數險關,到達想去的河流上游時己經筋疲力盡,勉強產卵後身體就由青變紅再變白直到死亡。看著三文魚大口的喘著氣用盡最後一絲力氣往上游令人心痛,犧牲自己而保全了物種的延續。人類的母親何嘗不是如此,雖然沒有三文魚那樣悲壯,也是嘔心瀝血的哺育下一代的成長,向所有的毌親致敬,對不起又跑題了。

阿拉斯加原油輸油管

這個輸油管有1280公里長,直徑48英吋,橫跨500多個河溪,造價80億美元,從七五年到七七年曆時兩年就造成,至今已運行四十餘年。經歷多次地震而完好無
損。從北冰洋到阿拉斯加灣, 穿過崇山峻岭,地形非常複雜,也算是人類的工程奇迹。
它的最後一段恰好經過我們步道的上方, 有一段深入到一邊山坡的土中。

看看這油管的直徑,要爬上去得有成龍的功夫才行。但人在生死關頭也可能爆發出難以置信的能力。

看冰川還是看魚?

吃早飯時我們討論了當天的活動行程,一個是乘郵輪看北美最大,世界第二的入海哥倫比亞冰川(Columbia Glacier), 另一個選擇是去三文魚湖看魚。倆個老公因為前天乘相似的觀光船暈船,建議去看魚。但這個時代早過了夫唱婦隨的年代,女人要幹什麼誰也擋不住,她們堅持去看冰川。好吧既然意見不能統一就分開行動,倆女士買好票后我們就開車上山了。怕中午午飯沒著落,還特意早餐時多烤了個澆上糖漿的華夫餅(waffle), 香氣四溢。還帶上一塊煙熏三文魚塊,兩個桔孑,一瓶水,準備上山後中午賞景時享用。
事後想想倆個女生去坐遊船真是一個幸運的選擇,不然拖著兩個油瓶後果難料!
這是我們步道的地圖,立在入囗處,說明只能白天去(Day hiking only), 有6公里多,高差200多米,有陡坡,難度中等。老美說的中等難度絕對是個硬骨頭,進去后才體會到。入口處有一個5米多寬的欄桿不讓車進去,路寬的并行兩輛大卡車還有餘,一邊杆子上有個透明盒,裡面有個自願登記本(Sign in), 正想著走個道還要登記,同伴說我們要雁過留聲,也登一個。打開一看昨天一整天就一個隊伍從西雅圖來共四人進去了,評論欄寫著 "This is a great trial", 還畫了個笑臉,也沒提魚的事情。今天就我們倆人,要求出來后再寫評論,當時也沒多想,其實這個登記制度
是怕你有進無出,如果有評論說明出來了沒事,沒評論說明還在裡面,隔夜還沒出來就凶多吉少了,有巡山員定期查看。但又不能明說嚇著走道的人。
裡面的路上下起伏很大,坡度都在45度左右,在坡底根本不知道坡那邊的情況。我們很幸運正好看到熊時它在對面坡頂下來,我們也正好從熊的對面坡頂相向而行。如果我們早幾分鐘雙方在同一坡頂相遇,不但我們嚇一跳,熊也會驚嚇會立刻發起攻擊,我們的時間節點太幸運了! 此是后話,下文再詳表。
一路走來實在是太安靜了,偶爾聽到幾聲鳥叫,心裡有點發虛,不停的前後觀察,路的左邊是很高70度以上的懸崖,右邊是荗密的樹林。從一個很陡的坡上來,突然看到倆個人在坡底的橋上照相,心才安了一點,走下去一聊才知道是油管維護工人。看著他們的四驅車慢慢爬上坡頂,很快就消失在視野里。過橋後繼續上山,右邊變成了一人多高的矮樹叢,而且有許多紅色的漿果,是熊喜愛的食物。我們邊走邊分工觀察前後方,特別注意樹叢有沒有不正常的揺動。就這樣提心弔膽的走上了山頂的湖水壩旁,一看根本沒有魚。原來這個水壩是用來調節下流河水流量,幫助三文魚向上迥游和兼顧發電的水利工程(Salmon Gulch Hydroelectric Project),我們只看到Salmon這個字和遊客中心的工作人員在這裡畫個圈就相信這湖裡有魚,其實是冰川融化的水用壩擋住形成高山湖。
極目遠眺,山水一色,雪山倒映在湖水中,萬般寂靜,除了壩下潺潺的流水聲。如夢如幻一切都顯得不真實。當正在小徑徘徊,流連忘返, 突然看到兩堆新鮮的熊糞,還有沒消化的紅色漿果在上面,一下從夢幻中驚醒,汗毛倒豎, 有雙眼睛似乎正在樹叢中盯著我們。立馬背起包一路小跑下山。
又經過油管下的橋,側面有個山坡可上到一個觀景台,台下是大約七八十度的懸崖,長有齊腰高的雜草,看了一下想從這裡抄近道下山,因坡太陡放棄了。
原路翻過幾個坡頂,眼看只剩最後一個下坡再上坡就可以到我們簽到的地方了,同伴突然大叫一聲: 熊! 抬頭一看對面坡頂一個像坦克一樣的棕熊正頭一搖一擺地嗅著地面大步走下來,己下到一半的坡了! 頭頂嗡的一聲,一陣玄暈,腿腳有點發軟。
它距我們最多50米,只要幾分鐘就可追上我們,想想飛人十秒就可跑100米,熊比人可跑得快!
這個狀態只持續了數秒鐘,求生的慾望激發了腎上腺素大爆發。轉身又往山裡大步走去,互相鼓勵熊能看到我們時不能跑,否則會激發熊猛追,翻過坡頂后熊看不見我們時朝下猛跑。脫掉新買Alaska 夾克衫,把車鑰匙和手機取出,然後扔掉衣服,全身因緊張和猛跑已經濕透了。熊去研究扔掉的衣服給我們多了幾分鐘。同伴是美國一家葯企的高管,長期在北京工作,也是狂熱的戶外徒步客,在北京加入一個穿越群,上個月才徒步穿越了太行山,是個專業級的背包客。我平時雖然也鍛煉打球,但他的腿功絕對比我好,一旦快跑,一定會引起熊猛追,跑在後面的我就bye-bye 了。但他沒有丟下我, 互相鼓勵著快走。我們上坡如履平地, 清楚的聽到心臟呯呯的跳。同時腦筋急轉彎商量如何脫險。
我首先提出爬上左邊的懸崖,用滾石自衛。他立刻否決了這個方案,一是不一定能爬上去,即使爬上去也不一定能找到石頭,太大又搬不動,只能坐以待斃。
他又提出躲進橋邊的活動廁所,我覺得不行,熊肯定能找到我們,那不就被一鍋端了,這樣大的熊一巴掌就可把廁所打翻。和熊玩躲貓貓後果很嚴重! 阿拉斯加的熊因為有大量的蛋白質食物,都長的特別大,平均在1000磅以上。
他又提議去爬油管,用登山杖自衛,等待救援。但能不能爬上去很成問題,埋在土裡的一端焊了一個防止攀爬的扇形鐵絲網,還帶刺的,如何過去是個大問題。
最後的方案是先爬管,不行就到那個觀景台跳崖。從觀景點的懸崖順著草滑下去,只要不遇到另一隻熊,有很大機會逃到海邊公路上。
決定了逃生方案心裡稍許安定一點,就怕慌不擇路,無目標的跑,繼續狂奔!
往後看去熊沒有停下的意思,還加快了腳步向我們迫近。原來是我包里的糖漿餅和三文魚吸引了熊,都是它的最愛。熊的嗅覺非常歷害,可聞到2公裡外的氣味。它一定聞到氣味越來越濃,所以加快了步伐。曾經考慮扔掉背包,但同伴說包是個保護,它抓過來先抓到包,還有機會跑,危急中忘了是包中食物惹的禍。我們犯了阿拉斯加林中徒步的大忌,包中除了水不能帶任何食物。眼看熊越來越近,幸運的是它始終沒有跑起來,否則就沒人在這裡給各位看官寫故事了。
終於跑上橋頭的坡頂了,突然看到橋上停了一輛全地形ATV車和一對退休的夫婦正在橋上賞景,我們狂奔下去恨不得撲到他們懷裡。老先生很鎮靜,把他妻子留下和我們等在橋上,他一人開上坡去看情況,十幾分鐘后回來說沒看到了,是發動機的聲音把熊趕進樹林了。我們驚魂未定,根本不敢再走下山了。於是同伴坐在發動機蓋的架子上,我坐在後面放行李的小架上,四人一同開下山,路過丟掉的衣服撿起一看,布滿了熊的泥腳印和囗水,說明熊研究了這個衣服給了我們幾分鐘。這隻熊一定就在旁邊的樹林里注視著我們下山,心想便宜這倆個人了。走到欄桿口正想他的車如何過去,只見他把車開進了旁邊的小溪里繞過欄桿,原來他是非法進去的! 真是巧合他們就像等在那裡救我們,感謝救命恩人,一定是上輩積了德,命不該絕。

這就是從亞里桑那州來度假的救命恩人和他們的ATV。

我們遇熊的地區據統計有2000隻左右,每年都有行人或騎車的被熊撲倒。我們是無知而無畏!

回家后在小區散步,轉彎突然看到一隻母鹿帶倆小鹿在房前吃草,平時看到沒什麼感覺,但這次卻頭皮麻了一下,看來這個後遺症是落下了。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支持

鮮花

評論 (0 個評論)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WangBaiming最受歡迎的博文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11-14 21:41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