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淺談桑蘭投訴的視角

作者:隔岸觀火  於 2011-6-1 11:54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作者分類:熱點雜談|通用分類:熱點雜談|已有62評論

關鍵詞:

舉個真實的例子。
朋友住在麻州數一數二的好校區,這樣的地方窮人少,但架不住有錢的房主也願意接受SECTION 8。section 8是政府因為住房緊張,不夠分給窮人,就發給一些窮人這樣的證書,讓他們去找私人房主,找到后,政府與窮人按比例向房主交房租。很多房主願意接受這樣的住戶,因為大頭是政府出,不會鬧出房客住房不交房租的麻煩。我朋友就攤上這麼一SECTION 8鄰居。
今年冬天的雪特別大,學校上課很不規律,某次我朋友就把兒子同學的手機號碼抄下來,也把自己的手機號給了她。因為朋友的兒子才5、6歲,還沒到配手機的年齡,至於那個黑女孩怎麼會有手機,那就不是我們要關心的問題了。
話說打那以後,那女孩就天天下了學就來他家。5、6歲的孩子,一定要有成年人陪同,我朋友因為有個女兒已經上中學,可以擔當接弟弟的責任,所以不用接送兒子。見女孩天天來,就問女兒是怎麼回事,女兒回說:小黑女孩下了校車一定要跟弟弟一起來家,她也沒辦法,不敢讓她一個人留在大街上,當然只能帶回家。好在小女孩的家離得不遠,朋友就只能下了班每天把她送回去。一連幾天,朋友覺得這沒名沒份送孩子,萬一出了事就說不清楚了。於是,就要小女孩下課回自己的家。小女孩說沒人接她,她不能一個人回去。朋友問:你爸媽呢?
一般美國的黑人給人的感覺就是美國人,這個女孩的父母卻是非洲人,還在非洲,她在這裡是跟祖母住著。祖母一把年紀,估計也沒車,沒法接她。朋友就只能聯繫學校,說明自己未經授權,不能無緣無故承擔監護人的責任。學校倒也痛快,馬上讓朋友的鄰居承擔起接送孩子上下課的任務,因為鄰居那位女主人有校車的License,可以用私車權作校車。這樣,問題看似解決了。不料,過兩天,鄰居突然罵上門來。
原來,那個小女孩不願被派給鄰居接送,就編了很多瞎話,說我朋友如何看不起他們拿SECTION 8。沒想到這樣一個5、6歲的女孩居然有如此心機,會玩挑撥離間術。好在那家也沒什麼道理,只是上門說明以後兩家斷絕往來。朋友樂得少跟這樣的鄰居交往,主要是跟南美人的文化不投契,孩子過去玩,沒兩天就滿口FUCK,早就不想跟對方深交,原來是礙於遠親不如近鄰,不好就跟人家翻臉,現在是對方主動來翻臉。而且也沒敢大鬧,朋友也就懶得CALL警察了。
我要說的是這個小女孩的視角。站在她的視角上,她就認為,她父母遠在非洲,她同學的父母就該義不容辭得承擔監護人的責任,義不容辭地送她上下課,朋友通過學校給她聯繫了另一家,她就對朋友壞恨在心。進一步說,等她成年後,會不會也產生桑蘭一樣的視角,認為,她的監護人當年沒有打官司告我朋友,而是上門吵鬧了一番了事呢?很有可能。關鍵看她會不會遇上海明那麼二的律師。
一般的律師肯定會告訴她,她的視角不對,她的監護人也只是被授權送她上下課,沒義務幫她打官司,而我朋友無罪可告。如果我們用這個視角來看桑蘭,桑蘭可能會說,她的情況跟那個黑女孩不同,我朋友對黑女孩沒有責任,但當年那場運動會的主辦單位對她是有責任的。但我只能說,桑蘭的傷殘是個意外,如果當時的主辦方為意外買了應該買的保險,那麼他們就沒有責任。意外的發生,可能永遠給桑蘭帶來了不可逆轉的殘疾,但這是沒辦法的事,你遷怒誰都改變不了事實。至於遷怒到監護人,那就更說不過去了,因為他們只是被授權幫助你康復,沒有授權幫助你打官司。關於這一點,這個司法會教導桑蘭的,無需我們多嘴。海明律師大談現在有人在支持桑蘭什麼的,那是沒有用的,因為斷案的法院,不是輿論。這些所謂支持她的人也未必能成為陪審團的一員。
再說桑蘭的另一個視角,就是關於被猥褻。桑蘭竭力想告知天下,她是個正常的女人,她有被性侵犯的可能性,我非常理解她的心情,但我們不得不正視一個現實,她高位截癱。這就好比一個太監上法庭告別人性侵犯他一樣,告上法庭,難堪的其實是桑蘭自己。桑蘭還是應該正視自己傷殘的事實。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16

支持
4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20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62 個評論)

回復 陳營 2011-6-1 13:45
支持一下。桑蘭的事情並不是一個視角那麼簡單的。今天的桑蘭已經是個成年人了,除了高位截癱以外沒有生理上的問題,但是她文化水平低下,沒有生活經驗,傷殘后受到了超正常的社會關照,她是一個被社會寵壞了的人。
回復 ala 2011-6-1 14:25
說得好::」我們不得不正視一個現實,她高位截癱。這就好比一個太監上法庭告別人性侵犯他一樣,告上法庭,難堪的其實是桑蘭自己「,真是這個理!太監怎麼去強姦她人,不和常理嗎。

Read more: 淺談桑蘭投訴的視角 - 隔岸觀火的日誌 - 貝殼村 -
回復 Siliconvalley 2011-6-1 14:35
說得在理。
回復 隔岸觀火 2011-6-1 18:44
陳營: 支持一下。桑蘭的事情並不是一個視角那麼簡單的。今天的桑蘭已經是個成年人了,除了高位截癱以外沒有生理上的問題,但是她文化水平低下,沒有生活經驗,傷殘后受 ...
是一個視角問題。她和那個小女孩都一樣,都認為,與她們不相干的人欠了她的,其實不然,不過,這個無需要我多說,美國的法院會教導她的。很多人經過美國法院以後才會知道,視角和美國人不同,很多在國內環境下產生的想法非常可笑。我現在擔心的是海明報喜不報憂,選擇性宣布案件的進程。
回復 泰山石敢當 2011-6-1 18:50
法治社會也有其問題,就是誰都有自由以任何理由對他人進行起訴。

比方說,你在街上遇見一個陌生人,平白無故,這人就可以說你踩了他的腳,造成了傷害,然後去法院告你。你雖無奈,但也得應訴,否則可能會被判敗訴,需要賠償。

桑蘭一案,雖然原告方列舉了這樣那樣的起訴原因,但是我總覺得原告方真正要達到的目的還沒有告訴世人。

也許我是庸人自擾,但也許醉翁另有屬意。
回復 隔岸觀火 2011-6-1 18:59
泰山石敢當: 法治社會也有其問題,就是誰都有自由以任何理由對他人進行起訴。

比方說,你在街上遇見一個陌生人,平白無故,這人就可以說你踩了他的腳,造成了傷害,然後去法 ...
是這樣。法律有時候就是流氓社會最喜歡用的流氓手段。
回復 泰山石敢當 2011-6-1 19:06
ala: 說得好::」我們不得不正視一個現實,她高位截癱。這就好比一個太監上法庭告別人性侵犯他一樣,告上法庭,難堪的其實是桑蘭自己「,真是這個理!太監怎麼去強姦 ...
桑蘭一案,雖然原告方列舉了這樣那樣的起訴原因,但是我總覺得原告方真正要達到的目的還沒有告訴世人。

也許我是庸人自擾,但也許醉翁另有屬意。
回復 light12 2011-6-1 19:41
海明至今只告一人

許多人以為別人欠他。全世界欠他
回復 隔岸觀火 2011-6-1 19:49
light12: 海明至今只告一人

許多人以為別人欠他。全世界欠他
海明現在象個瘋狗一樣,逮誰咬誰。不過真正的肇事者他都不敢碰,所告的人都與造成桑蘭殘疾無關。案子的前景就非常明顯了。
回復 light12 2011-6-1 20:21
隔岸觀火: 海明現在象個瘋狗一樣,逮誰咬誰。不過真正的肇事者他都不敢碰,所告的人都與造成桑蘭殘疾無關。案子的前景就非常明顯了。
一場意外,也許有「真正的肇事者」,也許就怨自己吧

不清不楚就要亂告,自爆其短
回復 海豹2011 2011-6-1 20:59
ala: 說得好::」我們不得不正視一個現實,她高位截癱。這就好比一個太監上法庭告別人性侵犯他一樣,告上法庭,難堪的其實是桑蘭自己「,真是這個理!太監怎麼去強姦 ...
文章很好,但是不喜歡「太監上法庭告別人性侵犯他」這個比喻,沒有性能力的男性還是有可能被別人性侵犯的。
回復 angelwing11355 2011-6-1 21:52
是的,她是一個被社會寵壞了的人。我也覺得還有真正要達到的目的。
回復 ala 2011-6-1 22:26
確實如此,一個太監也有被雞姦的可能。比較科學的說法是:一個女人上法庭告太監去強姦她就比較可笑了。
回復 ala 2011-6-1 22:38
我用5蛋論去總結過:

                           一個壞蛋
                           鼓動
                           一個混蛋
                           欺騙
                           一個笨蛋
                           敲詐
                           兩個金蛋。

Read more: 紙老虎其實是個相對概念 - 岳東曉的日誌 - 貝殼村 -
回復 解濱 2011-6-1 22:38
同意LZ的說法。 桑蘭官司根本站不住腳。 別說監護人,就是孩子的親生父母也未必會幫助孩子動輒用打官司的方法「爭取最大利益」,這樣做也沒有犯法。 美國政府有起訴家長毒打孩子,餓孩子等child abuse 或 child neglect 行為的,但從來沒有起訴家長不給孩子打官司的。 民事訴訟很少涉及這個範圍。

桑蘭官司打到現在,就是在她的監護人身上和莫虎身上下功夫。 至於那些老美,桑蘭的律師不過是虛晃一槍,人家根本不甩,桑蘭的律師也懶得去自討沒趣。  所以這是一場地地道道的華人窩裡斗。

還有一個事實,就是即便劉、謝夫婦當時不願意讓桑蘭打官司,但他們不過是拖了桑蘭10個月的後腿而已。 一年後,桑蘭年滿18歲,作為成人,自己做主,而且那個時候法律的追訴期還有效,她為什麼不去打官司?  以後的幾年內追訴期仍然有效,桑蘭怎麼不打官司告人家?

我更同意網上一個說法,也就是當年中國體操隊已經和舉辦方商討過這個問題了,對於當時的處理方案比較滿意,甚至有些眼紅(別的受傷隊員沒有這種待遇),而且又在美國找了個熱心大款來幫助桑蘭,所以體操隊領導很放心。 如果劉、謝夫婦拿出當年的一些證據出來,或者傳當年中國體操隊負責人到庭作證,桑蘭恐怕臉要拉的很長很長了。   

俺真正感興趣的是,這場鬧劇如何收場?

聲明: 本人使用真名就此案發表評論,要告要罰悉聽尊便。 敝人曾經是紐約市居民,十分樂意去紐約舊地重遊。
回復 torpedo1 2011-6-1 22:39
隔岸觀火: 是一個視角問題。她和那個小女孩都一樣,都認為,與她們不相干的人欠了她的,其實不然,不過,這個無需要我多說,美國的法院會教導她的。很多人經過美國法院以後 ...
   國內的人還沒有這樣的視角。就是這裡的「美籍華人」把這個視角創造得不中不西。
回復 解濱 2011-6-1 22:46
泰山石敢當: 桑蘭一案,雖然原告方列舉了這樣那樣的起訴原因,但是我總覺得原告方真正要達到的目的還沒有告訴世人。

也許我是庸人自擾,但也許醉翁另有屬意。
呵呵,大律師正在下一盤大棋,裡面的水很深很深,無法探底啊!     
回復 泰山石敢當 2011-6-1 23:06
解濱: 呵呵,大律師正在下一盤大棋,裡面的水很深很深,無法探底啊!        
也許水很深;
也許根本沒水。
回復 隔岸觀火 2011-6-2 00:39
torpedo1:    國內的人還沒有這樣的視角。就是這裡的「美籍華人」把這個視角創造得不中不西。
有一個中西有不同視角的東東就是「自殺」。在中國人眼裡,自殺者一定被同情,你要不同情一個自殺者,你都不能被承認是人類。但在美國人眼裡,自殺者是對他人的要挾,是對他人的abuse。
有此可見,桑蘭起訴書里的很多視角都是中國式的,上了美國法庭,有得好讓人家教育呢。
回復 隔岸觀火 2011-6-2 00:53
ala: 確實如此,一個太監也有被雞姦的可能。比較科學的說法是:一個女人上法庭告太監去強姦她就比較可笑了。
說法科學,但沒法比附。現在告別人的是傷殘的桑蘭,而桑蘭所告的是正常人。不過就照顧傷殘人來說,其實護士都是一水的女士,而醫院的患者有男有女,如果桑蘭告照顧她的人告成功了的話,那以後男患者都可以狀告女護士強姦,哈哈,也CHARGE對方一個億。當然,女護士不用給,是醫院給。海明律師最喜歡告公司了,他印象最深的就是有人狀告麥當勞獲賠的案子,沒準兒以後會接點男患者告女護士強姦的案子,要醫院賠償哈!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10-21 02:46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