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ZT- 關於「權貴太子黨」的剖析

作者:燕山紅場  於 2014-12-20 17:35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作者分類:燕山紅場文庫|通用分類:網路文摘|已有3評論

【此文昨日發出后迅即被刪,應眾朋友要求再發一次,不知能夠存在多久。】
日前,有關前中共總書記胡之子的消息再次增多。3月份,據中國嘉興網消息,中共浙江嘉興市委近日決定,胡海峰任中共嘉興市委政法委員會委員、書記。而就在 2013年,胡海峰剛剛出任嘉興市市委副書記一職。這則消息也將這位低調的前中共領導人之子重新拉回公眾的視線中。與此同時,中共反腐延及電力系統,三峽 集團董事長、總經理同時被免極為罕見,被指或火燒李家族。有報道稱,素有「電力女皇」之稱的李之女李小琳對此極為緊張。這一系列事件也使得輿論對於包括胡 海峰、李小琳在內的「權貴太子黨」這個群體,從身份認同、個人資質、人生理念和現狀等方面起底解讀。

身份認同:非正統紅二代 被稱第四梯隊

所謂「權貴太子黨」,指的是父輩並非中共建國元勛,而是在1949年之後尤其是改革開放之後登上政治舞台巔峰的官僚的子弟們,這其中就包括胡海峰,以及江 之子江綿恆,賀之子賀錦濤,李的一對子女李小鵬、李小琳,朱一對子女朱雲來、朱燕來,溫的子女溫雲松和溫如春,吳的女婿馮紹東,李 長 春之女李彤,還有正在接受調查的周永康之子周濱等。這些人與那些「根正苗紅」的太子黨——習近平、俞正聲、薄熙來等人並不在一個群體,他們沒有習等人「保 衛紅色江山永不變色」的政治責任感,因此極少直接進入政壇。

他們的年紀也更為年輕,之所以被稱為「權貴」,是因為大多趕上了中國經濟高速發展的年代。他們擅長利用父輩的資源、人脈,在政商兩界輾轉騰挪,迅速積累起 大量的財富,通過另一種方式登上了中國社會金字塔的頂端,成為改革開放的最大受益群體之一。對於這個群體的剖析,既不能完全流於權斗和斥罵的境地,認為這 些人一無是處,僅僅靠著父輩的蔭澤而得福。畢竟作為中國最早一批接受高等教育的人才,他們中的很多人還是有一定才學的;另一方面,也要對這個群體作出總結 和前瞻性的展望,他們究竟與習近平等人有著何種的差別?尤其在周濱成為眾矢之的之時,這一群過去一直隱藏在金錢和權力背後的人,又將做出怎樣的改變?這些 都成為對中國政治有興趣的人所關心的話題。

在2012年中共十八大上習近平出任中共總書記之後,輿論對於「太子黨」這個話題的討論一直樂此不疲。盤點目前的中共高層,習近平、俞正聲、王岐山、李源 潮、劉延東等人都是根正苗紅的「太子黨」,他們的父母都是中共執政后第一代領導核心的團隊成員或中共革命時期的元老,這種情況一度被解讀為「太子黨把持中 央」。曾經有分析將中共「太子黨」分成三個梯隊,第一梯隊指經歷過戰爭環境,在中共建政前或建政初期即被送到蘇聯接受斯大林主義教育,回國后陸續佔據黨、 政、軍、商各重要部門的一批,如江 澤 民、李 鵬、曾慶紅、李鐵映等;第二梯隊指「文革」前已陸續進入哈軍工、清華大學等院校,即由中共自己培養出來的一批,如葉選寧、鄧朴方、陳元等;第三梯隊是「文 革」開始時正在讀中學、經歷過上山下鄉的「老三屆」,不幸隨父輩落難,在十幾年後又隨著自己父輩重新掌權而陸續在官場走紅、商場得意的一批,如習近平、俞 正聲、薄熙來等人。

但是所有對時政有所了解的人都知道,所謂「太子黨」,僅僅是一個為了「營銷」而刻意製造出來的辭彙,因為無論是習近平、俞正聲、王岐山、薄熙來乃至在野的 一些紅二代們,政治理念存在著很多差異甚至有的截然相反,在這個層面上將他們「結黨」顯然不適合。不過要承認的是,在這一群人身上,老一代的「革命」味最 濃,對「革命江山」有責任感,人生觀中理想的成分也相對較高。即使是薄熙來,在2013年公開受審之時,面對全國民眾,依然說出了「請不要侮辱薄家的家 風」的話,足見他們對於自己家族和江山之間的某種認識。

但是本文所要談論的「權貴太子黨」卻截然不同。這群人的父母多是中共上世紀九十年代進行改革開放后政治領導核心的團隊成員,因此胡海峰他們沒有經歷過「文 革」、上山下鄉,而多是第一批走出國門的人,是第一批改革開放的受益者。他們身上政治氣息已經很淡,更多的是現代化精英色彩。由於所處的時代和其父輩只是 「坐江山」且任期有限,對國家的「革命責任感」相對較弱,而且人生態度比較現實,相較習等人少些理想化。從這個意義上說,他們可算得上是中共太子黨的「第 四梯隊」。

  個人資質:多有留學經歷 被指純粹官僚子弟

上述的特徵只是公眾對於他們的直觀感受,如何重新看待這個群體,此時更需要進行深一步的分析。因此我們摘取胡海峰(1971)、江綿恆(1951)、周斌 (1972)、李小鵬(1959)、李小琳(1961)、朱雲來(1958)等進行簡單的樣本分析,來看看他們究竟是怎樣的一群人。

從年齡方面來看,這群人普遍是在1955至1970年之間出生,平均年齡在49歲左右,其中年紀最大的應該是出生於1951年的江綿恆,他甚至比1953 年出生的習近平還要大上三歲。但是一直擔任中國科學院副院長兼上海分院院長、上海汽車集團、中國網路通信集團等多個企業董事的他,並沒有像他的同輩們一樣 進入商界或者國企,因此在公眾感受中,他依然被劃為「權貴太子黨」一代中。

年齡註定了他們既沒有「喝著延河水長大」(中共建政前在延安出生),也沒有「喝著伏爾加河水成才」(建國前後被送往蘇聯學習),更沒有完整經歷過「文 革」、大躍進、上山下鄉,但他們是伴隨著改革開放成長起來的,時代的烙印在他們身上留下的痕迹更深,這些痕迹也為之後他們的受教育程度、人生理念、道路選 擇埋下了伏筆。

在受教育程度上,不同於薄熙來那一批——在最該接受教育的年齡就經歷政治的動蕩,所擁有的學位大多是在進入仕途之後「在職」攻讀的,1979年之後,「知 識越多越反 動」的觀念已經基本被拋棄,「權貴太子黨」們在父輩的支持下,大多接受了完整的教育,也是第一批享受中國與世界交流成果的人,其中大部分人還有海外留學的 經歷。如溫雲松是美國西北大學凱洛管理學院工商管理碩士,溫如春畢業於美國特拉華大學(University of Delaware),朱燕來擁有加拿大薩斯克其萬省雷吉那大學社會學碩士學位……這種海外求學的經歷,一方面讓他們不再對親身參與政治感興趣,另一方面也 為他們烙上了一層「社會精英」的烙印,決定著他們中的一些人並非外界眼中的「八旗子弟」、「毫無能力」,畢竟在任何時候,教育、眼界、經驗都是一個人走向 成功的必備條件,無論是平民還是太子黨們。

無論是年齡、人生經歷還是受教育程度,都導致了一個結果,「權貴太子黨」在政治理念上並沒有那麼強的「繼承感」。這也是正統的紅二代大為不滿的地方,因為 在很多人眼裡,為保證紅色江山永不變色,紅色後代具有義不容辭的責任,要世世代代繼承父輩的遺志,充當革命事業的接班人。這種天然的接班意識,通過執政黨 意識形態的論證和一系列制度安排,被合法化和正當化,執政黨永不動搖的執政地位,通過紅色後代的血脈相承而得以實現。和這種接班意識聯繫在一起的是救世意 識,在許多紅色後代看來,惟有通過他們發揚紅色法統,才能拯救人民、創造共富。這種心態,在習近平和薄熙來身上體現得尤為淋漓盡致。他們對於「財」看得並 不重,而是更像他們少年時的偶像毛澤東那樣具有「救世情懷」,在手段上也更樂於向毛吸取經驗,如今天習近平進行的「群眾路線運動」以及當年薄熙來在重慶發 起的「唱紅打黑」,都被認為帶有濃厚的毛澤東色彩。

因此,那些「根正苗紅」的革命元老的後代們不認可「權貴太子黨」屬於「紅色後代」中的一員,認為他們是「純粹的官僚子弟」。如胡喬木之女,北京延安兒女聯 誼會會長鬍木英曾公開表示,「最近這些年,我們聽到有『官二代』的說法。但我們不是。我們是『紅二代』。我父親那一代人是為人民的利益而工作。但是,今天 的幹部是為仕途升遷,不是為人民服務,而是為了自己的權力及利益。與此同時,他們的子女利用父母的權力獲取巨額利潤。」

  人生理念:江山繼承感不強 熱衷擔任官商中間人

理念決定人生道路,正因為對於「江山繼承」的感覺沒有那麼強,因此在人生道路的選擇上,「權貴太子黨」們大多選擇了經商,甚少進入政界。例如朱雲來就擔任 中國國際金融有限公司(CICC)CEO,香港金融發展局成員之一;溫雲松現為優創科技有限公司創始人、新天域資本公司(New Horizon Capital)創始合伙人與創投基金CMT ChinaValue Capital Partners的創始合伙人、中國衛星通信集團董事長。商人重利,再加上他們的家族背景、身份,決定了「權貴太子黨」們大都低調行事,而不像那些在政界 摸爬滾打的「大哥」一樣被頻頻曝光,以至於他們的名字在大陸網路上通常都是「屏蔽詞」。

當然這其中也有例外,現任山西省省長李小鵬和剛剛以嘉興市委副書記兼任政法委書記的胡海峰就是其中的特例。不過相較習近平、薄熙來等人從縣級基層一步步做 起,胡、李等人的起點顯然更高。胡海峰直接出任地級市副書記,李小鵬起點更高,直接從華能集團總經理搖身一變成為山西省常委、副省長。

除了從商和從政,「權貴太子黨」的第三條出路就是充當「掮客」,扮演中間人的角色,利用家族在官場的巨大人脈,遊走官、商之間,從中搭橋,促成合作並提取 好處。他們手中往往沒有太多的實業,所促成的各個項目中,也不會寫有他們的名字,但是只有身在其中的人,才知道他們的身份以及所獲取的利益。這一類的典型 代表就是李家的第二子李小勇與周永康之子周斌。尤其是周斌,隨著這次周永康被調查,他在石油、政法、四川幾個系統之間的巨大關係網被暴露在公眾面前,相關 消息各方報道不斷,此處也無需贅述,但僅此一例,已足見這群「權貴太子黨」的能量。

這種在政商兩界輾轉騰挪的做法也引起了中國民眾的不滿,輿論通常所言的「既得利益集團」、「權貴資本」,通常特指的就是這群人。網路之上時不時也爆出「權 貴太子黨」們的醜聞,例如2013年10月,英國《每日電訊報》報道李小琳捲入外資進入中國保險業的交易。2010年,英國《金融時報》也以溫雲松的新天 域資本為例,以一篇題為《生而為錢的中共太子黨》(China:To the money born)的報道批評中國的太子黨競相參與私募基金,「通過重組國家資產和為私有公司提供融資獲取暴利」,將削弱中國金融市場的專業化,「給公眾更為惡化 的中國高層裙帶關係、權力無序的形象」。當然這些報道也被中國官方有意識地屏蔽,但是在中共十八大上,時任山西副省長的李小鵬則差點落選候補中央委員,排 在候補委員名單的最後一位,被認為是民意的具體體現。

實際上,中共作為世界上黨內紀律最為嚴苛的政黨之一,如何管理「太子黨」,一直是每一任領導人頭疼的問題。一方面,這些人的確是肆無忌憚,有違法亂紀的行 為;另一方面,如果真要懲治他們,就意味著影響到他們身後的整個元老家族,或明或暗,都勢必受到各方掣肘和公關。當然也曾有人試圖這樣做過,例如前中共總 書記胡耀邦曾經為限制領導人子女的特權向一些人開戰,他甚至親自下令國安機關逮捕了當時中央政治局委員胡喬木的兒子。胡喬木的兒子被指涉嫌參與貪污和淫穢 活動,直至今天,胡耀邦的兒子都認為,他父親企圖遏制太子黨腐敗的行為,是導致胡耀邦於1987年被迫下台的原因之一。

  現狀:政治前景不被看好 已有「太子」被查

正如前文所言,對於「太子黨」這個群體,輿論不能一棍子打死。習近平就是最好的案例,雖然他出身元老家庭,但是經過兩年的證明,他在總書記這個位置上做得 風生水起,群眾路線運動、八項規定、反腐整風、深化改革,一項項措施多是順應民意,即使對中共再抱有敵視態度的人,都要承認習這兩年為中共挽回了不少民意 支持率。

更何況這種「太子黨」現象,在西方憲政民主制度中也極為常見,無論是從政還是從商,得益於家族傳統、經驗、人脈和口碑,都是非常正常的。美國的肯尼迪家 族、布希家族,都是中國人所熟悉的政治家族,一個家族的後代中,有人從政,有人從商,相互扶持,從未被其人民認為是腐敗行為,後代也不會拿前代說事。而且 也並非所有的「紅二代」都是權貴的代名詞,例如今天緬甸的精神領袖昂山素季,就是典型的「太子黨」。作為緬甸開國之父昂山將軍的女兒,昂山素季長期遭受專 制迫害,但她堅持以憲政民主理念引領緬甸政治轉型,贏得人民支持。

權貴太子黨也是如此,雖然他們沒有長期生存於社會底層的經歷,但是都受過良好的教育,對中西方制度、文化有深刻的了解,如果他們不是生在領導人家庭,憑藉 著教育程度和能力,也多是「社會精英」中的一份子。這些人之所以今天的名聲並不好,一個重要原因是他們過度運用了政治權力,在政治和商業之間糾葛太深。

最為負面的代表人物還是周斌,在周永康案脈絡漸漸浮出水面時,人們可以發現,從四川到中石油,再到政法系統,這些落馬的高官、富商之間的關係已然構成一張 大網,其中的關鍵人物就是周斌。他的惠生公司是蔣潔敏掌控的中石油四川彭州項目的主要承建商,他在四川與李春城、郭永祥瓜葛甚深,甚至有媒體曝出,他曾為 已經落馬的呂梁市市長丁雪峰買官,甚至周永康在擔任四川省委書記時,都警告周斌「不要到四川折騰」。

今天再看周斌和周永康家族的命運,再加上有報道稱長江三峽集團董事長、總經理雙雙被撤的消息,讓李小琳連夜從香港趕回北京,和父母商議相關事情,顯得李家 對此事相當緊張,也都令很多政治觀察人士產生一種「忽喇喇似大廈傾,昏慘慘似燈將盡」的命運恍惚之感。林語堂曾言,人生三大騙子是權、名、利,從周斌一事 可以看出,遭受欺騙最多的恰恰是這些「權貴太子黨」們。他們自以為自家「老爺子」是最大靠山,實不知一榮俱榮,一損俱損,如果像周斌那樣過多地在政商中間 太多「折騰」,指不定哪一日,就真的是因嫌金玉少,致使枷鎖扛了。

那他們究竟是否能影響中國的政治前景?這一群人中,是否還會有佼佼者,如今天之習近平一樣,成為中國政壇的風雲人物?如果有,他們又能否憑藉自己的經歷和 教育,推動中國政治與世界更好地融合?從目前來看很難。給這群太子黨勾勒一副素描像,就可以看出他們是這樣一群人——穿著定製的西服,出席在官員、商人的 酒桌上,出現在經濟版或者娛樂版的頭條,生活的方方面面都在提醒著周圍人,他們有著良好的教育和社會精英的身份。與此同時,在認識深處,他們太過於缺乏信 仰,太過於逐利,他們懂紅酒,懂雪茄,懂遊艇,懂貿易,懂經商,但是他們中的大多數對民情幾乎不懂,對江山的概念一知半解,對信仰也多是嗤之以鼻(很多人 甚至都不是中共黨員),這讓他們很難在政治上成為領袖人物。畢竟縱觀歷史,任何一位得到民眾擁戴的政治家,都是憑藉堅強的意志和不動搖的信仰而著稱的。 「自古雄才多磨難,從來紈絝少偉男」,如果真有一天,他們中的某個人掌了權,或許某些評論所希望的能看到中國與世界「全面接軌」、更加開放的可能性不僅不 會加大,反而更有可能把中國帶向腐敗的深淵。當然,對於這些「權貴太子黨」的未來,因人而異,很難給出一個完整的判斷,不過,也希望,隨著中共政治的現代 化和領導人交班的常態化,無論在政界還是商界,這種「權貴太子黨」能夠越來越少,他們可以更多地憑藉自己的能力推動社會發展,而不是像現在這樣依靠父輩的 蔭澤來博取「功名」。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2

支持
6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8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3 個評論)

回復 總裁判 2014-12-21 02:39
「此文昨日發出后迅即被刪,」這是怎麼回事?
回復 燕山紅場 2014-12-25 05:20
總裁判: 「此文昨日發出后迅即被刪,」這是怎麼回事?
在國內網站多次被刪除....原因嗎——你知道的....
回復 總裁判 2014-12-25 06:27
燕山紅場: 在國內網站多次被刪除....原因嗎——你知道的....
註釋不清。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11-15 00:47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