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親歷珍寶島戰鬥 (3月15——18日)

作者:燕山紅場  於 2013-4-14 22:51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作者分類:燕山紅場文庫|通用分類:政經軍事

 三十多位戰友昨晚從這座帳篷出發,上島潛伏;我們從江邊陣地返回,住宿在戰友們的鋪位上。黑夜中大家擦肩而過,......竟然永遠不能見面啦!兩棵大樹間,熊熊的篝火上,吊著一個鐵罐,罐中的水在沸騰,我熱淚滿面,不可自制.


       315日清晨,天剛蒙蒙亮就傳來命令:「擔架營一級戰備!」 一級戰備,就如同弓在弦上,蓄勢待發。我們打好背包,在帳篷里集合,等待出發,不許離開帳篷,不許隨意走動,不許……,。不久,包營長帶領一連出發了,我們待命;珍寶島方向炮聲響了,我們靜靜地等待著,心裡漸漸緊張起來;野戰醫院那邊,已經有傷員從陣地搶運下來了,怎麼還不讓我們上去?大家有點急不可耐了,但是幾天來的經歷,讓我們早已懂得了什麼叫「命令!」上級好像明白這些來自兵團的知青的心情,臨近中午,破天荒地第一次來解釋我們二連的任務:「珍寶島太小,兵力展不開,準備七里沁島大打,你們待命!」

        珍寶島位於五林洞正東,而七里沁島在向陽兵站東北,我們立刻把耳朵轉向東北方向的七里沁島,盼望著那邊的隆隆炮聲快響起來!心裡明白了,倒不是那麼著急了,可是這一個待命就待了一整天!七里沁島方向始終沒打起來。

        原來,三月二日那次戰鬥,蘇軍在軍事上吃了虧,從遠東軍區調來大批軍隊,準備實施報復。15日這天,先是派兩架直升飛機對珍寶島進行空中偵察,然後就用重炮向島上傾瀉了數百枚炮彈。我軍戰士潛伏在江邊的開闊地里,當蘇軍第一輪炮火打擊一停,我二十三軍的一個加強連和邊防站的分隊立即進入珍寶島陣地。幾百名蘇軍士兵,在坦克、裝甲車的掩護下,向珍寶島衝來,他們必須通過冰雪覆蓋的開闊的江面才能接近珍寶島,而我軍利用彈坑作掩體,連連擊退蘇軍進攻,陣地前留下幾十具屍體。蘇軍接著又是一輪炮轟,島上我軍戰士大部分撤回。當炮火向我方縱深延伸時,戰士們立即登島迎擊來犯之敵。

        戰鬥中,擔架營一連的知青們奮勇衝上陣地,冒著彈雨搶救傷員。在島上指揮戰鬥的營長冷鵬飛被一顆高射機槍子彈擊中負傷,把冷營長搶救回來的正是擔架營的戰友。

           戰鬥整整打了一上午,珍寶島仍在我軍控制下。下午,蘇軍集結了幾十輛坦克分兩路向珍寶島撲來,其中有一輛坦克沖在最前面,我軍40火箭筒對它根本無效,它硬是從火力封鎖中撕開一個口子,衝到我方江岔子的冰面上,但這耀武揚威的傢伙卻闖入我軍的地雷陣,被埋在冰面的反坦克雷炸斷了履帶而拋錨了。

          317日上午,經過中蘇邊境會晤,我方允許蘇軍打著國際紅十字會會旗,來珍寶島收屍,運回被擊毀的裝甲車、坦克。但是,就是不讓運那輛被炸壞履帶的T62坦克。蘇軍士兵和醫護人員整整忙活了一上午。戰場已清理完畢,蘇軍士兵拿牽引繩,試圖接近那輛坦克,但埋伏在我方開闊地里的戰士,毫不客氣地將其擊斃。

        午後,仍不死心的蘇軍,集結了幾十輛坦克,後面跟步兵,向我方衝來,試圖奪回那輛坦克,但遇到我軍的堅決回擊。蘇軍無計可施,便開始用重炮,對我方江岸陣地轟擊,並用布雷戰車向我方江岸開闊地帶佈雷,以此對那輛T62坦克實施封鎖。

        傍晚,我們擔架營2連接到命令:立即出發,去江沿陣地!

我們已經是上過陣地的「老兵」了,因而準備工作很麻利:裝上一挎包餅乾,檢查急救包,上車出發。不同的是,這次,我們已經剃過頭啦!

    (這是我人生中唯一一次剃光頭。40多年後的今天,見到滿街的光頭,我總鬧不明白,不上陣,剃光頭幹嘛?準備上釣魚島?)

        這一晚,夜黑風寒,沒有月光。到達江邊無名高地后,接到命令:今晚,去給埋伏在江邊的戰士加固陣地。準備工作也簡單,兩人一組,運送原木。我自然和劉世威一組,選了一棵柞樹,這木頭最堅硬。臨出發,劉世威堅持要帶上那把伐木的大鋼鋸,說萬一木頭不夠用,兩人就到林子里,就地再伐幾棵。他用手一盤把鋼鋸窩成個圓,拎在手中。他在前,我在後,柞木上肩,緊跟隊伍,沿著山坡向珍寶島悄悄行進。我們前面是一個連的戰士,後面又是一個連,把我們夾在中間,是掩護我們的。

        隊伍眼看就要鑽出灌木林,接近江岔的開闊地啦。突然,烏蘇里江的江面上傳來一陣巨響——鋼鐵履帶在冰面上疾馳的聲音,馬達嚎叫的聲音,立時使得原本寂靜的夜晚瘋狂起來,蘇軍的一輛坦克向我們衝鋒了。坦克車巨大的燈光把我們的樹林照得雪亮。難道我們被發現了?前面下達了撤退的命令,戰士的動作十分迅速,呼啦一下就消失在來路的叢林里。我和劉世偉扔下圓木,他手裡的那把帶鋸卻出現了問題——掛蹭著樹枝,越著急越是拽不動,身後的探照燈來回地掃射著,嘎嘎的履帶震顫著大地,好像要壓著我的後腳跟了。這時,部隊的營教導員和警衛員從後面緊跟了上來,「把鋸扔了!」教導員低聲命令著。他那沉著的語調,冷靜有力的腳步讓我的心一下平靜下來,扭頭張望,想看看那瘋狂的坦克到底什麼樣?但眼前白茫茫的光線令人暈眩,我緊跟幾步,不敢落後。

        待我們返回無名高地山後,兩個連已經集合好隊列,聽見營長在發火。那很像是電影中的場景,好在有驚無險,沒有傷亡。

        我們躺在單兵掩體里待命。一會兒,山坡下傳來部隊炊事員的招呼聲,「老鄉,下來喝米湯!」那聲音很和藹,帶著濃濃的東北味兒。可怎麼回事兒?我們剃了頭了,還叫老鄉?顧不得這些,炊事班從幾里地之外挑來的熱米湯,溫暖著大家的身軀,鎮靜著每一個戰士的心。

        大約半夜時分,我們重新按先前的隊形向江邊前進。這次沒遇到坦克的騷擾,順利接近了江邊,前面就是蘇軍炮火封鎖區。猛然我們發現,烏蘇里江對岸的半個夜空都紅了,「卧倒!」我和劉世偉聽到命令,立刻並肩趴在地上,心砰砰跳。可是好半天,心都不跳了,也沒見什麼動靜。正在疑惑,轟隆一聲,傳來炮彈出膛的聲音。片刻之後,夜空中傳來刺耳的嘎嘎聲,很像前半夜那坦克履帶疾馳在冰面的轟鳴聲,那是炮彈從空而降,撕裂空氣的聲音,極為恐怖。接著,一排排炮彈在前面落地爆炸了。啊,原來炮擊是這樣的。炮火沿著江邊的開闊地從左向右轟擊一遍,這是在阻止我方接近那輛T62坦克。幾輪炮火之後,大家很快平靜下來,我和劉世威趴在彈坑裡,掐指計算炮彈飛行的時間:見到火光,12秒鐘后,聽到炮彈出膛聲,再有4秒,炮彈降臨、落地爆炸;光速可忽略不計,標準情況下聲速為340m/s, 再根據這些天學到的軍事知識判斷:蘇軍炮兵陣地應該在對岸1012里的位置。兩次炮擊間隔為15分鐘左右,這就是說,我們要在15分鐘內穿過前面的封鎖區,但不必驚慌。

        聽到命令,我們就扛著木頭在彈坑間迅跑,彈著點排列整齊,呈三角形,顯然這炮兵還是訓練有素!剛剛穿過炮火封鎖區,就是我軍設伏的陣地,好危險的地方,僅僅距離江面幾米!

        潛伏的戰士趴在冰雪裡,沒有什麼坑道工事,身下鋪著一塊白色的毛氈,身上翻穿著軍大衣,白色的羊毛沖外,與周圍的皚皚白雪融為一片。

        我和世威輕輕地把那根扛了兩里多地的硬柞木橫放在一位戰士的臉前,往積雪裡使勁按了按,穩定后,悄聲問了句,「可以嗎?」那戰士長得十分英俊,眉毛上、帽子上都掛滿了冰霜,沒有回答,只是微微地點了點頭,目光注視著前方黑洞洞的江面,始終保持著準備射擊的姿勢。旁邊的一位老兄低聲冒出一句,「島在哪?」他那同樣帥氣的小戰士用下巴向前方指了指,「那就是。」前方夜幕籠罩下,幾十米冰面的盡頭,朦朦朧朧的一片叢林,死一樣的靜寂。我俯身還想為眼前的戰士做點什麼,他扭頭看了我一眼,急切的說,「快回去吧,這兒危險!」

        我們要往回撤了,我又看了一眼那根橫在他前面的柞樹,「太細了,真該扛一棵粗大的老樹來,但願明天的戰鬥中,能擋住飛來的機槍子彈!」我有些擔心了。

        四十四年過去了,我在前沿陣地遇到的這位不知姓名的戰友,你可安在?和我一起的,我的同學劉世威已經去世了,剩下的那個,陣地上唯一帶著眼鏡的,是我,我時常會想起你!

        當天夜裡,我們排沒有撤回五林洞駐地,而是留駐在距離無名高地不遠的一道山谷里。這裡山高,屏障了蘇軍的炮火;林密,隱蔽了部隊的營帳。部隊的帳篷比我們的帳篷搭的整齊,一排一行都很工整。時間已經是後半夜了,一個排的解放軍戰士奉命上島了,我們就臨時住在他們的帳篷里。每個鋪位都很整齊,戰士們的背包都打好了,齊刷刷地排列在床頭。又困又累,我們和衣就睡。

       不知啥時,天亮了。我找著眼鏡戴上,半天才醒悟過來自己在哪兒。四周很靜,隱隱聽到帳篷外有人在低聲抽泣。我叫上世威一同到帳外查看,只見三個戰士圍坐在一堆篝火旁,其中一人懷裡抱著一支衝鋒槍低聲哭泣。他們的排長犧牲了,槍是排長的槍,全排傷亡大半,只剩下他們三人。

原來頭天晚上,蘇軍使用那輛坦克作掩護,分散我軍注意力,乘機派工兵偷偷潛入島上,在我方一側安放了上千枚各式地雷封鎖珍寶島,只留下一條通道準備拖回那輛坦克。後半夜,這一排戰士登島潛伏時,中了蘇軍的詭計!好歹毒,追我們是假,掩護工兵是真,給我們玩了一個明修棧道,暗度陳倉!

        三十多位戰友昨晚從這座帳篷出發,上島潛伏;我們從江邊陣地返回,住宿在戰友們的鋪位上。黑夜中大家擦肩而過,沒能見面,竟然永遠不能見面啦!兩棵大樹間,熊熊的篝火上,吊著一個鐵罐,罐中的水在沸騰,我熱淚滿面,不可自制。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1

難過

拍磚

支持
5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6 人)

評論 (0 個評論)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12-9 09:46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