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親歷珍寶島戰鬥——第一次上前沿陣地

作者:燕山紅場  於 2013-4-14 22:28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作者分類:燕山紅場文庫|通用分類:政經軍事

 眼望江面,冰封雪蓋;左前方,晨霧籠罩下,正是珍寶島;放眼對岸,莽莽蒼蒼,是一望無際的森林山脈——我們的祖先曾經擁有過的土地!


        310上午,擔架營各連在五林洞與向陽兵站之間的山坡上搭建好了自己的帳篷,炊事班也正兒八經地壘砌七星灶,大鍋煮三江了。我們連從上午開赴向陽兵站,一直忙到13日。

       向陽兵站位於一片坡度緩緩的山坳,緊鄰公路,三面環山。山坳里地勢開闊,長滿了高大的紅松,樹榦粗壯挺拔,樹冠鬱鬱蔥蔥、遮天蔽日;下面白雪覆蓋著厚厚的一層金黃的針葉,走在上面軟軟的。軍車不斷地運來一車車彈藥:各種口徑的炮彈、圓盤似的反坦克地雷、一箱箱各式衝鋒槍、機槍子彈,等等。我們分門別類地,把一車車匆匆卸下的彈藥碼放在林地上。時而,又有部隊的軍車開來,拉上一些彈藥送往前沿陣地。遠處,珍寶島方向,不時傳來隆隆的爆炸聲,幾天下來,我們對這早就習以為常了。幾位膽小的地方司機,剛把車開進樹林,就哆哆嗦嗦地給我們遞煙,「大兄弟,先給我卸車好嗎?我,急著趕回去。」看著他們那可憐相,我們總是擺出老兵的架勢說:「怎麼,剛聽到炮聲就尿啦?等著!」在青松樹海的掩護下,有幾個足球場大小的山坳很快變成了露天彈藥庫。頭頂上松濤陣陣,腳底下白雪生輝,景色美極了!

       3月13日傍晚,我們排接到命令:夜晚上前沿陣地執行任務。大家好一頓興奮,手忙腳亂地做好了上陣的準備,倒也簡單:每人揹上自己的軍挎包——裝餅乾。這次大家都有經驗了,每人都把挎包裝得滿滿的,誰知道下頓飯啥時候吃呢?接著,每人發了一個急救包,軍綠色、密封的。我按照要求,在上面寫上了自己的血型「A」,又把這急救包拴在腰間的皮帶上, 心中湧起一陣神聖的激動熱流,這是掛花時,用來救命的!

       軍車駛離五林洞,到二號橋拐向珍寶島。卡車在一道與烏蘇里江平行的山谷入口處停了下來——我們當時把這山谷叫二道溝。轉過山口,就是敵人的炮火封鎖線了。夜色中,可以看見窄窄的公路兩側有彈坑散落。按照指揮員的要求,排成散兵線,每間隔10米一個人,沿道路兩側快速前進。夜很靜,腳步很急,爆炸后留下的火箭彈殘骸像醜陋的死蛇,扭曲著蜷縮在路旁樹叢里。此情此景,使我們不禁加快腳步。「保持好距離!」 前面傳來命令。軍人低沉而有力的命令聲,立時讓隊伍的腳步鎮靜下來。還好,大約3公里的炮火封鎖區被順利地闖過來了。

       公路的盡頭,就是江邊的無名高地——矮矮的一道山丘沿江岸迤邐而行。山丘外側地勢傾斜,稀疏的灌木林一直伸展到冰雪覆蓋的江面。山丘的內側,是茂密的混交林。冬天西北風吹得林子里積雪過膝。我們的任務是:把卸在路口那兩座小山一樣的彈藥沿著陣地散開。否則太危險了,萬一對方一顆炮彈擊中……。

      去接受完任務,我們那馬班長也沒跟大家交代清楚,俯身扛起一箱炮彈就走,我們當兵的緊跟其後。百十斤重的炮彈箱對我們來說,也算不得什麼!經過北大荒一年的勞動鍛煉了,這把子力氣還是有的。只是,天寒風冽,雪深路滑,不一會兒,各個竟然累得汗流浹背。我第一次領教了戴眼鏡來當兵的不便之處:口中呼出的熱氣在別人的眉毛上結成了冰霜;我,可是在眼鏡片上凝成冰花,用兩隻沾滿灰塵與雪水的手三揉兩擦,是越擦越臟。試著摘下眼鏡走吧,眼前一片模糊,東轉西轉,一時竟找不著我們班的戰友了。正當我前後張望的時候,突然,兩位戰士手端衝鋒槍,一左一右,不知從何處出現在我跟前。「你是哪部分的?」 顯然,他們在懷疑我的身份了。這幾天一直在傳說,敵我雙方都在派特務過江偵察、暗殺。

我,正當我支支吾吾時,我的班長馬奎和世威來尋我了,好一陣尷尬。

      夜深了,人乏了。樹林里的人漸漸地少了,我們小組好一會兒沒見著胡老二了。自從他給傷員輸血以後,體力一直未能恢復。別出問題,我們馬上四下觀望。遠處月光下,一個人緊緊地抱著一棵歪脖小橡樹站立在那兒。走近一瞧,正是胡老二,他睡著了!那原本胖嘟嘟的臉巴子,消瘦了許多,圓鼓鼓的鼻尖貼在黑黢黢的樹皮上,都拱歪了。「別睡,會凍壞的!」不管我們哥兒幾個怎麼叫,老二就是閉著眼不鬆手,他太累太困了!可也不能讓老二在這抱著樹做好夢啊?還是馬班長有新發現,山下密林中有一頂小小的軍用帳篷。我們連拖帶勸地把小衚衕志抬了過去。帳篷里煙霧騰騰,人們在拚命地吸煙提神,抵抗著難以解脫的睏乏。濃郁的煙霧嗆得我不敢久待。於是就和世威回到山頂陣地上,卧在一個單兵掩體的土坑裡,仰望夜空,默默地吃著餅乾數星星......,朦朧的月色中,分明是見到一位老太太飄然

而至,「孩子,你怎躺在這,別凍著。」老人胖胖的,慈祥的面孔很像是母親。一睜眼,見東方已經露出魚肚白。世威猛地跳了起來,叫了一聲,「可以看清楚對岸了。」眼望江面,冰封雪蓋;左前方,晨霧籠罩下,正是珍寶島;放眼對岸,

莽莽蒼蒼,是一望無際的森林、山脈——我們的祖先曾經擁有過的土地!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支持
2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2 人)

評論 (0 個評論)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12-8 22:23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