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冷漠的旁觀者

作者:iamcaibird  於 2012-10-20 06:01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通用分類:網路文摘|已有4評論

關鍵詞:旁觀者, 心理

http://www.xys.org/xys/magazine/GB/2012/xys1210.txt                
·沉 路·   

(一)   2011年10月13日下午5時30分,廣東佛山南海黃岐鎮廣佛五金城,2歲女孩小 悅悅被汽車撞倒並碾過,7分鐘內,18個路人經過,但無一人救助,最後被一個 拾荒阿姨救起,但還是在8天後去世。事件發生后,國人紛紛譴責路人冷漠見死 不救。後來,有心理專家出來解釋說,路人的「冷漠」,其實是心理學上的「旁 觀者效應」所致。   

旁觀者效應(bystander effect)是社會心理學的一個名詞,指的是:緊急 事件現場,由於旁觀者的存在,個體的利他行為受到抑制,受害者得不到幫助。 現場的人越多,人們就越傾向於袖手旁觀,受害者獲得幫助的可能性就越小。這 種現象違背常理,我們通常會認為在場的人越多,受害者得到幫助的可能性越大。   

「旁觀者效應」這個概念的誕生,源於1964年發生在美國的一樁謀殺案。   

1964年3月13日凌晨3點,紐約,28歲的女子吉蒂·吉諾維斯(Kitty Genovese)在自己的住所附近被一個持刀歹徒襲擊,整個過程持續了35分鐘,由 於引起了女子的鄰居的注意,兇手一度逃離,但很快又折返繼續行兇,最後把她 殺死。據報道,她有38個鄰居目睹此事,但無一人出手相助或報警。   

3月27日的《紐約時報》頭版報道了這件事,在美國引起軒然大波。美國民 眾和媒體展開了關於人性冷漠的大討論,一批社會評論家也站出來發表高論,認 為此案具有重要意義,冷漠已經成為大城市的一個特徵,美國社會正在變成一個 冷漠的社會。由於媒體不斷渲染,事情越炒越大,最後還出了一本書。   

這些討論引起了兩個心理學家——約翰·達利(John Darley)和比伯·拉 塔奈(Bibb Latane)——的注意。他們研究了所有關於這個事件的報道后,提 出了與眾不同的解釋:無人幫助吉諾維斯的原因恰恰是因為她的鄰居多達38個— —人越多,就越沒有人去幫助受害者。因為責任被分散了。   

心理學家畢竟不是慷慨陳詞完就了事的社會評論家,他們提出了自己的解釋, 緊接著就是做實驗來驗證這種解釋。科學上把這種未經驗證的解釋稱為假說。   

(二)   達利和拉塔奈找了一些紐約大學的學生做被試。按照慣例,他們隱瞞了實驗 目的。實驗者告訴這些大學生,找他們來是為了了解他們的大學生活。實驗的過 程是,每位學生單獨呆在一個房間里,相互之間用實驗者提供的通訊工具通話, 這種裝置每次只允許一名學生講話,其他所有學生都能聽到他的講話。每個學生 有2分鐘的講話時間。   

實驗者把學生分為三組,讓他們處於三種不同的實驗條件下——這是這個實 驗的關鍵所在。第一組的學生被告知他們只能與另外一個人交談(二人組);第 二組的學生被告知他們將與另外兩個人交談(三人組);第三組的學生被告知他 們將與另外五個學生交談(六人組)——當然,這又是實驗者的「騙術」,實際 上,每組只有一個學生作為真正的被試,其它聲音都是錄音。   

實驗開始后,被試首先會聽到一個男生在講話,他談了一些自己的大學生活, 然後提到自己有癲癇病史,尤其在壓力大時容易發作。他講完后,輪到下一個學 生講話,在第一組中,就是輪到被試講話,而在另二組中,可能是另外一些「學 生」講。一輪下來之後,又輪到第一個「學生」講話,此時突發事件發生了—— 該「學生」開始講話不久就「癲癇發作」,斷斷續續地發出一些求救的聲音: 「……我的癲癇就要發作……我需……要一些……幫助,如果有人願意幫助我…… (哽咽聲)我要死了,幫……助癲癇……」   面對這個突發事件,三組的被試會有怎樣的不同反應?   

實驗結果是:當被試相信有其他人在場時,出手幫助的概率大大減小。第一 組(二人組)有85%的被試實施了幫助行為——離開其所在的房間,向實驗者報 告情況——而第三組(六人組)只有31%的被試這麼做。被試採取行動的反應時 間也有顯著差異:第一組的平均反應時間不到一分鐘,而第三組接近三分鐘。   

實驗結果清楚地顯示,無論是提供幫助的可能性,還是提供幫助的及時性, 都隨著「在場」人數的增多而迅速遞減。兩位心理學家把這種現象叫做「旁觀者 介入緊急事態的社會抑制」,簡稱「旁觀者效應」。   

為什麼會這樣呢?這其中的機制之一就是「責任擴散」(diffusion of responsibility)。   

面對突發事件,如果只有自己一個人在場,我們就會感到自己有幫助受害者 的責任;而如果還有其他人在場,這種幫助受害者的責任就會擴散出去,覺得幫 助受害者不是自己一個人的責任。在場的人越多,這種責任擴散就越厲害;在場 的人越多,在場的每個人就覺得自己出手幫助的責任越小。   

面對突發事件,在旁觀者眾多的情況下,每個人都在有意無意地等待別人行 動,而自己處於觀望狀態。每個人都以為別人已經提供幫助(別人已經幫了,用 不著我了),或將會提供幫助(我不幫,總有人會幫),或應該提供幫助(別人 都不幫,我為什麼要幫)。這樣的情形最終導致了旁觀者的集體冷漠,而釀成悲 劇。   

在旁觀者眾多的情況下,不僅幫助受害者的責任感擴散了,而且不幫助受害 者的自責和內疚感也擴散了。「誰都有責任」最終變成了「誰都沒有責任」。   

西諺有云:沒有一滴雨會認為自己造成了洪災。讓人深思。   

(三)   除了「責任擴散」,還有沒有其它原因導致了旁觀者的冷漠呢?小悅悅事件 中,小悅悅並非被旁觀者圍觀,而是18個路人相繼走過她身旁,責任擴散的效果 似乎並不明顯,為什麼無人出手相助呢?   

達利和拉塔奈做了一系列實驗,找出了旁觀者冷漠的其它原因,提出了旁觀 者介入(bystander intervention)的完整模型。從緊急事件發生,到個體出手 相助,必須經過五個過程,其中任何一個過程未滿足,都將阻斷助人行為。現在, 假設你是一個路人,一個潛在的幫助者,讓我們來看看這五個過程:   

首先,你必須注意到正在發生的事件。如果你正在趕路,如果你腦子裡在想 著事情,如果路上擁擠喧鬧,那麼你很可能不會注意到周圍發生的事件。從視頻 上看,走過小悅悅身邊的第一個路人就很可能沒有看到血泊中的小女孩。   

其次,你必須把事件判斷為緊急情況。當你注意到事件之後,你必須對情境 做出判斷:這是什麼情況?他需要我的幫助嗎?   

現實中很多情境都是模糊的、不確定的。一個流浪漢躺在路邊,他是喝醉了 還是已經死了?一個女孩坐在樹底下哭泣,她是被搶劫了還是失戀了?房間里突 然冒出煙霧,是排氣管泄露還是著火了?門外的尖叫聲,是開玩笑還是有人被襲 擊了?  

 你必須做出判斷,才能決定是否介入事件。沒有人喜歡把正常情況誤判為緊 急事件,那意味著自己大驚小怪,而且很愚蠢。這種害怕難堪和被嘲笑的心理, 稱為「預期性焦慮」(anticipatory anxiety)。設想一下,當你大義凜然地走 向哭泣的女孩,詢問她是否遭遇搶劫時,她卻告訴你「我剛和男朋友吵架了」; 或者當你快速衝出門外,準備制止襲擊者時,卻發現別人是在開玩笑,你會不會 很尷尬?我們害怕自己反應過度,不願「自作多情」,我們會不動聲色,直到做 出確切判斷。於是就拖延了行動的時間。   

當我們無法做出判斷時,通常會參照周圍其他人的行為。我們會看看周圍的 人的反應,以判斷這是否是緊急情況——我們沒有意識到:周圍的其他人其實也 在參照我們的行為。這樣就導致了一群「不明真相的群眾」在相互觀察,通過其 他人的表情和行為來判斷情況;而如前所述,我們在確定情況之前會保持不動聲 色——結果就是大家都看起來若無其事,也沒有採取任何行動。於是我們就判斷 一切正常。   

這種「每一個不明真相的人都通過其他不明真相的人來判斷情況,結果依然 是大家都不明真相」的現象,叫做「多元無知」(pluralistic ignorance)。 它導致一個緊急事件被所有人解讀為正常情況。   

為了驗證這種「多元無知」的情形,達利和拉塔奈做了一個「房間充煙」的 實驗。在實驗中,被試在房間里填寫問卷,有的被試單獨在一個房間填寫,有的 則和另外兩個人一起填寫(三人互不認識)。在填寫過程中,「緊急事件」發生 了——煙霧從牆上的通風孔進來了。在單人組中,有75%的被試向實驗者報告了 煙霧;與此形成對照,三人組中只有38%的被試報告了煙霧,而且報告速度比較 慢。最有趣的是,實驗者還設計了第三種情況,這種情況下,三人組的報告率下 降到只有10%,許多人直到6分鐘實驗結束時都沒有去報告,而彼時煙霧已經濃到 讓他們咳嗽和揉眼睛的程度!   

這是怎麼回事呢?原來,在這幾個三人組中,每組只有1人是真被試,其餘2 人都是實驗者安排的「托兒」,他們故意在整個實驗過程中顯得對煙霧毫無反應。 那個真被試看到2人對煙霧無動於衷,於是在迷惑不解中拖延報告的時間,甚至 最終把煙霧判斷為「正常情況」!   

第三,你必須感覺到自己的責任。「如果在突發事件中,你是唯一的旁觀者, 那麼你會立即承擔這種責任。然而,如果有其他人在場,你也許會讓他們替你承 擔責任。」   

第四,你必須有行動的知識和能力。面對突發事件,如果你不知道該怎麼做, 或者缺乏相應的能力(比如不會游泳),你可能不會採取行動。   

最後,你還需要有行動的意願。設想,你注意到了事件,然後準確地把它判 斷為緊急情況,並且感到自己有責任行動,恰好你還有幫助對象的能力,那麼你 一定會出手相助嗎?未必。你還需要衡量一下行動的利弊。   

在助人之前,你會本能地快速衡量一下行動所需要付出的代價和可能冒的風 險。如果代價太大或風險太高,你很可能會放棄。這些代價和風險包括負傷甚至 死亡(如果勇斗歹徒的話)、被誣告被起訴(如果遇到「彭宇案」中那個南京老 太的話)、讓事情變得更糟(小悅悅事件中就有人指責陳阿姨的救人方式有問題, 可能加速了小悅悅的死亡)或者僅僅是讓人看起來很愚蠢。   

(四)   旁觀者冷漠在全世界範圍內導致了大量的悲劇。   

2010年,42歲的英國女士西蒙·貝克在Facebook發布自殺遺言,她的上千名 線上好友無人報警或相助,直到次日警方發現其遺體;2008年,一名美國男子在 馬路旁邊把自己的兒子活活踩死,此人的家人、朋友及路人在旁圍觀,無人制止; 2007年,一個中國小伙公車上抓小偷被捅10刀,周圍乘客袖手旁觀……   

道德譴責無濟於事,只有科學研究才能給出解決方案。知道了「旁觀者效 應」,我們就應該努力避免成為它的犧牲品。   

如果你是受害者。當緊急事件發生,你急需幫助時,你要克服不好意思的心 理,勇敢地求救。你必須引起他人的注意,然後明確地告訴對方發生了什麼情況; 你要克服向眾人求救的心理,從人群中指定一個人幫助你,並且明確告訴他應該 做什麼;如果可以,你要盡量降低他幫助你的成本和風險,消除他的顧慮。   

如果你是旁觀者。當事件發生而你不確定情況時,你要記起「多元無知」的 概念,並努力克服「預期性焦慮」;當有人需要幫助時,你要想到「責任擴散」 的情形。「我們應該永遠像只有自己一個人在場時一樣去行動。」   

有趣的是,在很多年後的2007年,人們經過考證發現1964年那場經典的謀殺 案其實是記者報道有誤,吉諾維斯的鄰居並沒有38個,而途中也有人報過警。也 許當初記者為了製造新聞效應而誇大了事件的情形,然而它卻歪打正著地開啟了 社會心理學上一段重要的研究。人們可以為43年前的那場冷漠殺人案翻案,卻無 法推翻經過許多實驗證實的旁觀者效應。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1

支持
2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3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4 個評論)

回復 藍天綠地 2012-10-20 07:12
當有人需要幫助時,你要想到「責任擴散」 的情形。「我們應該永遠像只有自己一個人在場時一樣去行動。」   
回復 翰山 2012-10-20 19:35
這個心理學的結果不全面。如果這個事情發生在中國的三十年前,情況會不同。

而你舉的美國的例子和這個小悅悅的例子,恰巧發生在類同的社會,都是比較自私貪婪的資本主義,個人主義佔主導(起碼在道德上)的社會。不要說資本主義的道德是高尚的,它的道德本質上說貪婪的,表面表現的高尚,是一個複雜的社會運行妥協的結果。
回復 gpan523 2012-10-22 01:50
很多事件發生的時候我們都義憤填膺,為別人的道德敗壞痛心疾首。實際上事件如果真發身在我們自己身上,我們並不比別人道德上更高尚。
回復 iamcaibird 2012-10-22 02:36
翰山: 這個心理學的結果不全面。如果這個事情發生在中國的三十年前,情況會不同。

而你舉的美國的例子和這個小悅悅的例子,恰巧發生在類同的社會,都是比較自私貪婪的 ...
科學的分析還原了道德而已。你還是從道德,而不是科學看這個問題。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0-2-17 04:33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