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9/11之驚天陰謀 第五章 其他疑點

作者:葉哥  於 2007-2-16 14:15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通用分類:其它日誌

第五章  其他疑點

 

一) 神秘的劫機者

1) 病理鑒定結果:77次航班上沒有阿拉伯人

九一一后,各航空公司都公布了遇難乘客的名單。敏銳的人很快就發現,那些名單上根本就沒有阿拉伯人的名字。很多人非常困惑。一個在新奧爾良的湯姆斯。奧爾斯德(Thomas R. Olmsted, M.D.)的精神病科醫生就是其中一個。作為一個前海軍軍官,基督徒,和藹的父親,他對美國政府在十分脆弱的證據下就急急地發動戰爭非常不安。由於美國航空公司公布的77航班機上人員是56人(沒有阿拉伯人的名字),而美國軍隊病理學院公布的是64人(包括5個據說的劫機者)。於是他就根據< <信息自由管理條例>>去信向軍隊病理學院索取其病理鑒定資料。十四個月後,他收到了回信。信中是經鑒定的58個「遇難者」的名單,還有一個叫Dana Falkberg的嬰孩無法鑒定。所以77航班上「遇難者」總共59個。加上5個劫機者就是64個人。

美國軍隊病理學院的回信原文如下:

「親愛的奧爾斯德醫生:

這是對你於2002年4月3日根據<<信息自由管理條例>>索取關於在2001年9月11日於五角大樓墜毀的77次航班由軍隊病理學院進行病理鑒定的最終遺體名單的要求的回應。

附件中包涵了由軍隊病理學院鑒定的58名遇害者名單。

相信這對你會有所幫助。

此致

BONNIE S SHORT
軍隊病理學院/信息管理條例官」
(這信有偷換概念,避重就輕之嫌)

回信:http://i11.tinypic.com/4ctso06.jpg
「遇害者」 名單之一:http://i12.tinypic.com/2d2j4hv.jpg
「遇害者」 名單之二:http://i12.tinypic.com/2igzq5u.jpg

下面是航空公司公布的機上人員名單(包括機組人員) :

美國航空11次航班:
http://edition.cnn.com/SPECIALS/2001/trade.center/victims/AA11.victims.html

美國航空77次航班:
http://edition.cnn.com/SPECIALS/2001/trade.center/victims/AA77.victims.html

聯合航空93次航班:
http://edition.cnn.com/SPECIALS/2001/trade.center/victims/ua93.victims.html

聯合航空175次航班:
http://911research.wtc7.net/cache/planes/evidence/cnn_UAL75_victims.html

那麼問題就出來了。為什麼航空公司公布的機上人員名單與軍隊病理學院的名單不符(湯姆斯•奧爾斯德醫生曾經詢問美國航空公司這個問題,但卻沒有得到答覆。)?他們是怎麼把5名劫機者從別的乘客屍體中分出來的?如果軍隊病理學院只能鑒定其中58個乘客屍體,那為什麼官方能肯定機上有64個乘客?他們到底找到劫機者屍體沒有?有的話,為什麼不鑒定?沒有的話,又怎麼知道他們確實在機上?

2)文件高速公路

我們被告知,穆罕默德•阿塔,在他人生最後的旅途中企圖託運兩件而不是一件行李。其中一件行李中有飛行訓練錄像帶和可蘭經。他租用的車子,在九一一當天在朗根機場停車場被發現,裡面有阿拉伯語的飛行訓練手冊。我們也被告知,那些恐怖份子使用自己的信用卡購買了機票。

為什麼這些機智地躲避了情報機構多年的人突然間留下如此明顯的線索呢?為什麼這些人如此行事以至於暴露了眾多的行動細節?而他們隸屬的組織卻否認對事件負有責任?

不管怎麼說,還是要說一句:多謝了,阿塔!你留下的租用車,可蘭經,阿拉伯語飛行訓練手冊,信用卡,和行李大大地縮短了美國情報機構尋找真兇的時間!

相關新聞:http://www.worldnetdaily.com/news/article.asp?ARTICLE_ID=28904
相關新聞:http://web.archive.org/web/20011109154854/www.miami.com/herald/special/news/worldtrade/digdocs/085478.htm

3)完美護照

根據美國廣播公司和聯合通訊社,劫機者沙坦•阿爾•蘇坎米(Satam Al Suqami) 的護照在離世貿中心幾個街口的地方被發現。沙坦據說是11次航班的劫機者之一。此機從正面撞擊了北塔,整架飛機完全埋沒於大樓的中心結構里。

這護照不但是有力的犯罪證據,而且是世界文件製造史上的典範。各國政府應該組織專家觀摩團去沙烏地阿拉伯學習一下他們無比先進的護照製作技術。
相關新聞:http://www.guardian.co.uk/september11/story/0,11209,669961,00.html

4)復活的劫機者

聯邦調查局(FBI)公布的19個劫機者中,有6個在襲擊后發現還活著。所公布的資料包括嫌疑犯的姓名,照片,甚至詳細的個人情況 -- 所有這些都與襲擊后要求還以清白的6個人的資料吻合。

阿杜拉茲•阿羅馬尼(Abdulariz Alomari)
阿杜拉茲被FBI指認為伴隨穆罕默德•阿塔從波特蘭轉機的劫機者。他們一起劫持了11次航班並撞進了北塔。阿杜拉茲對倫敦的Asharq Al-Awsat報紙說:「名字是我的名字,生日也跟我的一樣,但我不是那個炸毀紐約世貿中心的人。」 在華盛頓的沙特大使館官員說他的護照於1996年被偷並知會了警方。

薩伊德•阿爾甘地(Saeed Alghamdi)
薩伊德是沙特航空公司的機師。被FBI指認為在賓州墜毀的93次航班的劫持者之一。當他在襲擊后三天知道自己的名字,住址,生日,和職業都與FBI名單上嫌疑犯資料吻合時非常「震驚和憤怒」 ,「你是想象不道自己清白地活著卻被說成是恐怖分子而且已經死掉的滋味的了」 。他正考慮對FBI提出訴訟。

沙林•阿爾漢茲(Salem AlHamzi)
沙林被FBI指認為77次航班劫機者之一,據稱撞進了五角大樓。他說:「我從來都沒有到過美國,過去兩年根本就沒有出過沙烏地阿拉伯。」

阿默德•阿爾納米(Ahmed AlNami)
被FBI指認為93次航班劫機者之一。他說:「你們也看到了,我還話著。我看到美國法務部提到我的名字,感到非常震驚。我從來沒有聽說過賓夕尼亞州 -- 那個據說我劫持了飛機的地方。」

華里德•阿爾舒尼(Waleed Alshehri)
沙特飛行員。被FBI指認為11次航班劫機者。襲擊發生后,他身在摩洛哥,並告訴沙特和美國政府他沒有參與襲擊。

阿杜瓦曼•阿爾奧馬尼(Abdulrahman AlOmari)
沙特航空公司飛行員。被FBI指認為11次航班劫機者。他得知這消息后,到當地(Jeddah)美國領事館作出解釋。

但至今,經過五年的漫長調查,聯邦調查局卻沒有公布任何關於劫機嫌疑犯的新資料。雖然之後有證據顯示這些人的身份被人盜用,但FBI的名單上,這六個人的資料依然赫然在目。為什麼FBI不更正這些資料,也不去追查盜用身份者的真實身份?以下是FBI網站上嫌疑犯名單鏈接:

11次航班:http://www.fbi.gov/pressrel/penttbom/aa11/11.htm
77次航班:http://www.fbi.gov/pressrel/penttbom/aa77/77.htm
93次航班:http://www.fbi.gov/pressrel/penttbom/ua93/93.htm
175次航班:http://www.fbi.gov/pressrel/penttbom/ua175/175.htm

以下是相關新聞的鏈接:
http://news.bbc.co.uk/1/hi/world/americas/1567815.stm
http://news.bbc.co.uk/1/hi/world/middle_east/1559151.stm
http://allafrica.com/stories/200109240325.html
http://news.independent.co.uk/world/middle_east/story.jsp?story=94438

5)劫機風流鬼

據說這些劫機者都是極端的伊斯蘭原教旨主義信徒。狂熱的宗教崇拜驅使他們作出最終的犧牲。他們宗教性的極端行為也使人們下意識地相信了他們一連串難以置信的成功行動:首先以原始的武器劫持了四架飛機,然後以驚人的準確性撞擊了目標(他們並不是有經驗的飛行員!) 。

大家都知道運動員通過長年的嚴格紀律,練習,毅力可以取得驚人的成績。以此類推,就很容易理解劫機者們出於宗教信仰而通過嚴格訓練於是能衝破重重困難達至成功的故事了。

但根據FBI資料,其中一些劫機者在襲擊前的晚上用信用卡在一個脫衣舞酒吧里買酒喝和請脫衣舞娘跳膝上舞。也有報告說劫機者們遺留了可蘭經 -- 一次在酒吧,一次在租車裡。對於虔誠穆斯林教徒來說,這是十分古怪的行為。

相關新聞:http://www.usatoday.com/news/nation/2001/09/14/miami-club.htm

總結

從上面的資料可以看出,美國政府根本上沒有實質性的證據來明確無誤地證明那19個劫機者就是製造9/11事件的元兇。

中情局長佐治•特內特(George J. Tenet)在2002年6月18日向9/11委員會作證時對於如何確定劫機者身份時是這樣說的:

「首先,調查工作迅速地確定了劫機者的身份。有些劫機者是由被劫飛機上的機組人員和乘客向地面打電話而得以確認的,有些是對航空公司提供的登機證進行分析發現特等艙和商務機位的某些阿拉伯人的行為模式而確認的:他們購買了單程機票;使用同樣的電話號碼和地址預訂座位。(哦,原來劫機者都專門佩戴了服務牌以資識別。在崗時將服務牌掛在左上胸醒目之處,可以使劫機者明白服務掛牌是一種驕傲:『親愛的旅客們,您們好。我叫阿塔。今天我們為大家準備了特別娛樂節目:劫機是怎樣進行的!』。)

第二,有些劫機者留下了可辨認身份和定罪的證據。例如穆罕默德•阿塔的行李在轉機時沒能轉到11次航班上,裡面有準備行動的指引。這個指引也在93次航班墜毀現場和杜勒斯機場的77次航班劫機者留下的汽車裡發現。

第三,襲擊規模的龐大使得全世界的情報機構和新聞機構都主動地迅速地參與到調查行動之中。協調人員,很多時候甚至是記者們,對劫機者的朋友,同事,和家人進行了詳細的面談,使得我們得以對事件參與者作全面的了解。」(連記者的採訪都可以成為呈堂證供,真是開眼界了,不枉此生啊。)
中情局官方網站上特內特的講話:

https://www.cia.gov/cia/public_affairs/speeches/2002/dci_testimony_06182002.html

聯邦調查局長羅伯特•穆拉爾(Robert S. Mueller)則在2002年4月19日舊金山加州英聯邦俱樂部演講形容劫機者的專業性時說:

「劫機者們沒有留下任何文件軌跡。在我們的調查中,我們沒有發現哪怕是一片的紙張 -- 在美國國內,或者在阿富汗發現的信息寶庫里,或者別的地方 -- 提起9/11事件計劃的任何方面。劫機者們沒有桌上電腦,沒有手提電腦,沒有任何儲存媒體。他們使用過百個不同的公共電話,和極難追蹤的提前付費手提電話。。。」

聯邦調查局官方網站上穆拉爾的講話:http://www.fbi.gov/pressrel/speeches/speech041902.htm

美國政府連最基本的嫌疑犯身份都沒有搞清除,又怎能讓世人相信它關於9/11事件的謊言呢?
任何一個負責任的司法系統,在審判一件罪案時,都必須證明嫌疑犯是否具有犯罪的手段,動機,和機會。直到今天,關於本•拉登和基地組織對9/11事件負有全部和唯一責任的控訴,即便是根據最基本的標準,都得不到證實。事實上,在全世界範圍內還沒有一宗關於9/11事件的成功起訴案例。(默索伊, Zacharias Moussaoui,據說的第20個劫機者,在2005年的被定罪中主動承認5項陰謀犯罪行為:陰謀穿越國界執行恐怖活動;陰謀犯下飛行器海盜行為;陰謀毀壞飛行器;陰謀使用大規模殺傷武器;陰謀謀殺美國公民和破壞財物。但他堅決否認與9/11事件有關。該案審判過程中,他是自我辯護,沒有使用律師。)

那麼這19名劫機者到底是些什麼人呢?他們有沒有乘搭那四架不幸的客機呢?為什麼經過長期的周密的複雜的準備工作,到最緊要的關頭他們卻依賴小刀等原始武器作為行動的手段呢?他們怎麼能認定能用近乎赤手空拳的方式就能將訓練有素的甚至有些是前空軍飛行員的四架被劫飛機的駕駛員迅速有效地制服呢?以至於他們無法向地面控制人員用無線電呼叫求救,甚至沒有時間按下4個號碼的劫機密碼呢?況且在確認11次航班被劫持后,其他航班的飛行員就會獲知消息因而會作相應的準備呢?是不是這些航班的乘客和機組人員都在某一個時刻被定時或定高度引爆的毒氣炸彈釋放出來的毒氣都毒死了呢(例如就象俄國特種部隊對戲院里的恐怖份子和人質釋放毒氣一樣)?在遙控飛機技術早已存在,美國軍方在無人飛機技術也極為先進的情況下,是不是可以考慮四架被劫飛機預先裝上了遙控器,並在機組人員死亡后以遙控的方式撞擊了目標的可能性?這是不是可以解釋據稱的19名劫機者中沒有一個人有駕駛大型波音客機的經驗,卻能高速度,高難道,高精度地撞擊目標的說法呢?對於這些疑問,沒有一個獨立透明的委員會的調查,沒有美國軍情以及司法部門的全面配合,恐怕只會成為千古之謎了。

 

二)本•拉登的認罪

儘管美國法律有很多漏洞,但嫌疑犯很少僅僅憑一段面貌模糊不清,聲音不大相同的認罪錄像就被認定謀殺罪名的。但很明顯,當公訴人是美國政府,而刑罰是對他國的大規模轟炸時,標準就要低得多了。作為阿蓋達組織參與了襲擊的「確鑿證據」的奧薩馬•本•拉登錄像是由五角大樓於2001年12月13日公布。據說,這盒錄像帶是在阿富汗一個叫吉拉拉巴德(Jilalabad)的地方繳獲的。

布希總統立馬發話:「那些看了錄像帶的人,都應當認識到他不但犯有嚴重的謀殺罪行,而且他沒有良心和靈魂,他代表了人類文明中最醜陋的一面。」

美國參議員Ron Wyden則表示希望這錄像帶能消除巴基斯坦等國家關於9/11事件是以色列把美國拖進與伊斯蘭國家衝突的秘密行動的懷疑。

新聞:http://news.bbc.co.uk/1/hi/world/south_asia/1708091.stm

該錄像帶大約一小時長,包括三個部分:其中一部分是一群人參觀在嘎茲尼(Ghazni)省美國直升機墜毀現場,約12分鐘;另外兩部分記錄了本•拉登和下屬到坎大哈一個不知名的伊斯蘭長老家作客的情形。錄像帶的順序是反向的:拉登作客的最後部分在錄像帶前面,參觀墜毀直升機在中間,而作客的開始在後面。下面是錄像的對話摘錄:

拉登:「。。。。他(馬斯尼)一年前就告訴我:『在夢裡,我們和美國人打了一場足球比賽。當我們的隊伍在出場時都變成了飛行員!。。。。這到底是足球比賽還是飛行員比賽?我們的隊員都是飛行員。』。。。埃及家族(指阿蓋達的埃及分支)的穆罕默德(阿塔) ,是小組的領導。」

長老:「誰也不會想到會用飛機撞擊高樓的。幹得太棒了。他是組織里最虔誠的人之一。他是殉難者。阿拉會祝福他的。」

拉登:「執行這行動的兄弟們只知道這是一次殉難的行動。我們叫他們去美國,但他們一點都不知道行動的詳情,一個字都不知道。但他們是久經訓練的,直到登機前他們才被告知行動的細節。。。那些被訓練為飛行員的人不認識小組的其他人。一個小組的人也不認識其他小組的人。。。

第一架飛機撞擊大樓時,大家都歡欣不已。我告訴他們:耐心一點。

第一架飛機與第二架飛機撞擊大樓的間隔是20分鐘。第一架飛機與撞擊五角大樓的飛機間隔是一個小時。」

長老:「他們(美國人) 都嚇壞了,還以為是發生政變了。」

錄像帶里的對話一五一十地將整個行動的計劃,組織,領導,聯絡方式,執行細節,事件過程,向美國和全世界人民作了清清楚楚的交代。甚至還不忘為美國政府莫名其妙的無反應解釋了一番。恐怖大王真是從善如流啊。「他們都嚇壞了,還以為是發生政變了」。是啊,這麼嚴重的事情,任是誰都會害怕的呀。在面對突如其來的災難時,否認現實的危險而將自己封閉在自我的理想世界里,是有些人在心理上的防禦機制。你們不是看見布希總統在整個襲擊的過程中都一直按預定行程行事的嗎?其他軍政領導和親信在群龍無首的情況下作出類似的表現也是可能的嘛。帝王將相,寧有種乎。人家雖然是領導,是核心,也就凡人一個。有一兩處心理弱點,也是可以理解的。

好,我們再繼續欣賞本•拉登的真情對白:

拉登:「我們事先根據對雙塔攻擊的位置,估計了敵人的死傷人數。我們預算損毀的就三四層樓而已。大家之中,我是最樂觀的了。根據我在這方面的經驗,我想飛機燃油引起的大火會熔化大樓里的鋼鐵結構,最多也就是使飛機撞擊的地方和以上的樓層倒塌而已。這就是我們想要的最好的結果了。」

美國CCN電視台該錄像對話全文:
http://edition.cnn.com/2001/US/12/13/tape.transcrīpt

奧薩馬•本•拉登真神人也!恐怖天才,科學天才!在世界建築史上完全沒有任何先例的情況下,竟然預知了世貿大樓因火災而倒塌的悲劇,並為日後美國政府相關調查部門的大批科學家解釋九一一當天在紐約曼哈頓區的三棟摩天大樓,在不同建築結構不同損毀程度不同火災程度的情況下,發生一致的垂直對稱完全性倒塌的奇異現象提出了指導性的意見!

這是當然的了。本•拉登就是本•拉登。沒有兩下子怎麼能當上全世界伊斯蘭原教旨極端主義者的總頭領呢?又怎麼能振臂一呼,天下的恐怖分子們便會捨命相隨呢?又怎麼能神神秘秘地通過錄像帶在電視上露一下面,就會使美國的反恐專家們煞有介事地宣稱他的某個表情某個舉止某個用語正指揮著全球無處不在的「睡穴」 中蟄伏著的恐怖分子發動恐怖襲擊,美國國內的恐怖襲擊警告信號也因此而變黃變橙變紅變黑,美國百姓們的心也就木桶打水七上八落了呢?對這個俗世上最勇敢最忠誠的信徒,偉大的真神阿拉不可能不賜予他一點超自然能力吧?

可惜啊!可惜啊!如果這錄像帶是真的,那該多好啊!

我們還是一起來看看布希總統要進行新「十字軍東征」 的依據是多麼可笑的吧。

以下是錄像里要我們相信是本•拉登的畫面:

以下是已知本•拉登的畫面:

現在我們作一個趣味性的練習。請大家比較這兩組圖片中人物面貌特徵的不同之處。答案在後面。
我想,本•拉登需要是「變形超人」才能變成「認罪錄像帶」里的人。這可不是開玩笑。請大家自行觀看由美國國家公共電台(National Public Radio) 提供的錄像:

按時間循序編輯(RAM文件):
http://www.npr.org/ramfiles/war/bin_laden_vid.ram
五角大樓原版(RAM文件):
http://www.npr.org/ramfiles/war/binladen_exact.ram

為什麼美國人民會接受如此低劣的造假呢?這或許與感情投資有關吧。投入越多,壯士斷臂就越難。官方理論中那麼多的紅色信號都視而不見了,那麼多的謊言都相信了,為什麼就不能再多接受這一段小小的假錄像呢?美國媒體早在九一一當天就審判而且給本•拉登定罪,這錄像帶不過純粹是走過場而已,況且大部分人也根本就不會留心。

更恰當的問題可能是:為什麼錄像帶的製作人不花點力氣找一個更象本•拉登的演員呢?人家雖然甘心受騙,但也別讓人太難為情了呀?

趣味練習答案:
奧薩馬•本•拉登與錄像帶中認罪人面貌特徵不同之處:
1。奧薩馬的鼻樑更高,鼻子長而窄。
2。奧薩馬的眼眉骨沒有那麼圓。
3。奧薩馬顴骨較低且平坦。
4。奧薩馬額骨向後傾斜較多。
5。奧薩馬在眼睛附近的臉較寬。
6。奧薩馬營養沒有那麼好。
注意:以上並不是所有答案。

為了公平起見,我們也不要光知道批評。站著不知腰疼,人家畢竟花了不少心血的嘛。還是要讚揚一下「認罪錄像帶」的製作人的:嘿,哥們,你造的鬍子和頭巾蠻象的噢!
相關新聞:http://www.npr.org/news/specials/response/investigation/011213.binladen.tape.html

不過,錄像帶里最為罪惡之處卻在於描述一群「極端分子」圍坐在墜毀直升機旁邊誦唱<<可蘭經>>的場景。

在阿富汗荒涼貧瘠的山地上,這群當地部落的人隱約地揮舞著AK-47衝鋒槍,旁邊是美國直升機的殘骸,正熱烈地吟唱著經文,裡面還分明夾雜著小孩子稚嫩的歌聲。這是一幅怎樣的畫面啊!

而這畫面的大部分觀看者,可能是美國所謂主流社會中的民眾。他們正坐在樹林掩映的寬敞房子里,吃著美食,喝著可口可樂,通過大屏幕電視觀看這發生在遙遠而陌生的國度的一幕。一邊富有,一邊貧窮;一邊過著消耗世界上60%能源的舒適生活,一邊在殘酷的自然條件下徒勞地與命運抗爭;一邊為了更多利益而以電子遊戲的方式在高空投下可以殺死地面方圓數百米內任何動物的「炸彈之母」而自己卻性命無憂,一邊用現代社會最原始的武器和自己的生命保護著祖先留下的並不富饒的土地;一邊是所謂的虔誠基督教,一邊是極端的穆斯林。

這些畫面在普通美國民眾心裡除了製造仇恨以外,還能引起什麼情緒呢?這難道就是亨廷頓所說的「文明衝突」 的開端?

這錄像帶製作者要說的是什麼呀?在阿富汗戰爭正濃而美國已經開始窺視伊拉克之際發布的這段錄像,其所要表達的再也明確不過了:畫面中的人就是美國的敵人!他們是該詛咒的極端異教徒!他們連孩子在內全都死不足惜!

這是何等陰險邪惡的魔鬼心靈啊!

其實,本•拉登9/11事件后不久就公開否認與之有關,並指認以色列和美國的情報機構才是真正的兇手。當然,你是不會在美國的主流媒體上看到這些報道的。 2001年9月28日,巴基斯坦卡拉奇市的<<民族日報>>(Daily Ummat)就刊登了在阿富汗喀布爾對本•拉登的採訪。從談話中看,本•拉登更象是一個不畏強權的鬥士,而不是恐怖大王。下面是部分摘錄:

<<民族日報>>:你被指控策劃了在紐約和華盛頓的襲擊。你想說些什麼?如果與你無關,那又會是誰呢?

本•拉登:我已經說過,我與美國的9/11襲擊沒有關係。作為一個穆斯林,我總是避免說謊。我對這個襲擊毫不知情,也不認為對無辜的婦女,兒童,或其他人進行殘殺是一種光榮行為。伊斯蘭教嚴禁傷害無辜的婦女,兒童,或其他人。就算是在戰鬥的過程中,這樣的行為也是不允許的。是美國對其他宗教,特別是伊斯蘭教的婦女,兒童,和其他百姓犯下各種罪行......

美國沒有朋友,它也不想有朋友,因為友誼的前提是平等的,互相尊重的。美國不想看到任何人跟它平等。因此,其他國家只能作它的奴隸或下屬......

不願意作美國的奴隸的國家是:中國,伊朗,利比亞,古巴,敘利亞,和俄國。無論是誰製造了9/11事件,他們絕對不是美國人民的朋友。我已經說過,我是反對美國的政府,而不是它的人民,但這些襲擊中,受到殺害的是美國的平民。根據我的資料,死亡的人數比美國政府公布的多得多......

美國應該從自己內部尋找這些罪犯;那些屬於美國(內部)系統的一部分,但卻持有異議的。或者那些為別的系統工作的人;那些想把這個世紀變成伊斯蘭與基督教衝突的世紀的,因此他們自己的文明,民族,國家,理想得以倖存下來的人......

還有,那些美國的情報機構,它們每年都需要國會和政府撥給數十億美元計的資金。在蘇聯還存在時這不是一個大問題,但之後就這些資金來源就成問題了。它們需要一個敵人。所以,他們先抹黑我和塔里班,然後這個事件就發生了。你看,布希政府批准了400多億的預算。這麼多的錢都怎麼用呢?這些都會到達相同的部門手中,他們需要大量的資金來擴大自己的影響力......

<<民族日報>>:現在很多國家都響應美國的號召來打擊阿富汗。其中還有幾個穆斯林國家。基地組織會對這些伊斯蘭國家發動聖戰嗎?

本•拉登:我必須說我的職責是要喚醒穆斯林教徒們;要告訴他們什麼是好的什麼不是。伊斯蘭人要些什麼而伊斯蘭的敵人又要些什麼?基地組織是要對那些背叛者發動聖戰,特別是對付那些對伊斯蘭國家進行殘殺的背叛者國家。我們不是要與伊斯蘭國家作對。我們不認為對伊斯蘭國家發動戰爭就是聖戰。我們只是對那些殺害無辜穆斯林婦女,男子,和兒童的背叛者的政府進行聖戰......

<<民族日報>>:紐約和華盛頓的損失證明要打擊美國的經濟不是很困難的事。美國的專家承認再多幾次類似的襲擊,就能打垮美國的經濟。為什麼基地組織不瞄準美國的經濟呢?

本•拉登:我已經說過我對美國沒有敵意。我們是反對(美國政府的)系統,它使其他國家成為美國的奴隸,強迫它們抵押自己的政治和經濟自由。這個系統完全由美國的猶太人所把持,他們忠於的是以色列,而不是美國。非常清楚,美國人民本身就是這些猶太人的奴隸,被迫在他們制定的原則和法律下生活。因此,懲罰對象應該是以色列。事實上,是以色列在血洗無辜的穆斯林教徒的,美國卻對此不置一詞......

<<民族日報>>:目前為止,對你的鬥爭的全部宣傳都是由西方的媒體做的。你們卻從不釋放任何關於基地組織和它的聖戰成果的信息。你有何評論?

本•拉登:事實上,西方媒體已經沒有什麼事好做的了。它們已經長時間沒有其他賴以存在的主題了。另一方面我們也有很多事情要做。聖戰的鬥爭和成果是為了榮耀阿拉而不是追求個人的炫耀。我們的沉默就是最好的宣傳。反駁,解釋,澄清只會浪費時間,而敵人會通過這些將你引入無謂的爭鬥中。這些事情將使你失去目標。西方的媒體正在進行毫無根據的宣傳,這使我們相當驚訝,但也正反映他們心裡都是些什麼東西,而逐漸地他們會被自己的宣傳所俘虜。他們會因此而害怕,並開始對他們造成傷害。恐懼是現代社會最厲害的武器,而西方的媒體正毫無憐憫地將之用在自己人民的身上。它會在歐洲和美國的人民心中產生恐懼和無助感。這表明美國的敵人們不能做的事,它的媒體卻正在做。你應當明白當一個國家處於恐懼和無助時,它在戰爭中能有何表現......

採訪原文:http://www.public-action.com/911/oblintrv.html

 

三) 異常證券交易
 
就在9.11前數天,美國及許多國家的股票市場都出現不尋常交易活動。根據Phil Erlanger先生(前Fidelity基金高級分析師,現一家專門跟蹤賣空和期權交易的公司[erlangersqueezeplay.com] 創辦人)估計,這些內幕交易的利潤高達數十億美元。曾主管德國情報機構的Andreas von Bulow甚至估計達150多億美元。而美國哥倫比亞廣播公司在2001年9月26日的新聞中則說:「至少7個國家正在調查可能獲利1億美元的可疑交易活動」。無論估計的利潤多少,多方證據都說明事先知道九一一事件詳情的人有計劃地以此牟利。

首先發現可疑買賣活動的是日本政府管理機構。很快,新加坡,香港,義大利,法國,瑞士,芬蘭,英國,德國,加拿大等國的管理機構也發現了類似的交易活動。美國廣播公司的新聞顧問Jonathan Winer報道:「這種遍布日本,美國及北美,歐洲的全球性內幕交易活動是史無前例的。」(World News Tonight, September 20, 2001)

當時的證券監督委員會監督主管William McLucas說管理官員們「完全可以追蹤每一個買賣,買賣是在哪裡完結的,是由哪裡發出指令的」。但財政部長Paul O』Neil卻在2001年9月20日參議院銀行委員會作證時指出要將一個人與某一項交易聯繫起來所面對的要穿越層層秘密帳幕的挑戰。他說:「在到達真正源頭之前,你必須穿過10層帳幕。」從此之後,「調查仍然在進行中」就成了官方對有關質詢的標準答案。

這些內幕交易到底是怎麼回事呢?下面略為介紹:

1) 沽出期權和無擔保購買交易量暴漲

九一一前UAL公司(聯合航空母公司) 的沽出期權交易量為平時高出285倍,而且是該公司有史以來總交易量的75倍。在9月10日,AMR公司(美國航空母公司)的沽出期權暴漲為平均日交易量的60倍,而且是此前所有$30沽出期權的5倍。(「襲擊前交易受調查:美國,歐洲,及亞洲執法人員正在調查沽出期權」 ,Judy Matheson and Michael Nol, 2001年九月19日)

寬頻研究公司(Broadband Research) 負責人John Kinnucan對<<舊金山編年報>>說:「我看到了比我過去10年跟蹤市場還要多的沽出和買入的交易,特別是沽出期權。」

這些異常交易主要集中在最有可能因世貿中心襲擊而遭到拋售的股票。例如主要航空公司(聯合航空,美國航空,但卻沒有三角洲航空),保險,證券,酒店等公司。這些股票同時還觀察到大量的無擔保購買交易。無擔保購買交易是一種沒有某公司的股票作為擔保而賣空的高風險交易。

其中最引人注目的股票是(『*』 表示為世貿中心的租客,『X』 表示為日交易量倍數):
航空公司:UAL(285X) ,AMR(60X) 。
保險公司:Marsh & McLennan(93X)*, Citygroup(45X).
資本經紀公司:Bear Stearns(60X),Morgan Stanley(27X)*, Merrill Lynch(12X).

最為異常的是三家大型航空公司中只有兩家公司(遭到劫機的公司)的股票出現大量沽出期權的情況。通常,如果投資者看淡航空股份,他們都總會一起賣空三大航空公司的股票。但這次卻不同,三角洲公司(Delta) 股票並沒有類似的交易暴漲情形。

分析師們同時注意到,儘管在熊市中保險公司類股票通常會造好,但Marsh & McLennan和Citygroup兩隻股票同樣出現沽出期權交易量暴增的情形。Marsh & McLennan,世界上最大的保險公司,在世貿中心租用了能容納1700多員工的辦公室。它的沽出期權交易量僅次於聯合航空。

將這些所有事實匯合在一起,在許多有經驗的證券投資人和專家心中,就是存在犯罪行為的不可置疑的證據。非常明顯,這些幕後炒家根據內幕消息進行了穩操勝券的投機。這些情況因偶然或巧合發生的機率是天文數字地小,或許根本無法計算。

2) 石油和黃金期貨異常交易

沽出期權交易獲得了大量的媒體報道,但其實只是內幕交易者獲利的手段之一。據聯合通訊社(Associated Press)2001年9月22日報道,德國中央銀行(德意志聯邦銀行) 研究結果強烈提示不僅存在於航空和保險公司,而且還存在於石油和黃金市場的「恐怖分子內幕交易」 。該銀行總裁Ernst Welteke說:「這絕不是巧合」 。他還說:「這要去證實非常困難」,但他相信「對其中一兩宗交易是可以追查到來源的」 。

3) 美國五年債券異常交易

<<華爾街日報>>在2001年10月2日報道美國特工部門正在對襲擊前高於正常的美國五年債券交易展開調查。這些交易中包括了一筆50億美元的買賣。這些五年美國國債在世界性危機,特別是危機影響到美國時,是最佳的投資手段。由於它安全且受美國政府擔保,成為投資者從較高風險投資如股票撤資時的避難所。九一一事件后,這些債券的價值急劇上升。

4) 世貿中心「最後時刻」 金融活動

2001年12月16日路透社報道:世貿中心租戶雇傭了德國資料收復專家對從世貿中心廢墟中發現的電腦硬碟進行資料回收。其目的是要尋找在襲擊前數小時內通過世貿中心裡電腦轉移大量金錢的負責者。受雇公司ConVar的總裁Peter Henschel說:「不但交易次數而且每次的交易量都遠遠高於平時」 。資料收復專家Richard Wagner估計約有一億美元在災難發生前和之中由世貿中心的電腦轉移。

大量的證據,以及證券投資商,分析師,銀行家,和其他專家的意見,充分提示存在著從襲擊后股票交易恢復時股票急劇下跌的現象牟取暴利的,事前仔細計劃的複雜交易活動。這些內幕交易為投機者帶來了巨大利潤。這是由經驗豐富的專家得出的觀察和結論。其含意是令人恐懼的。

但經美國證監會,紐約證券交易所,芝加哥期權交易所,法務部,聯邦調查局,特工部門,中央情報局,財政部,和國家安全局等九個部門的短暫調查后,隨著恩隆公司(Enron) 醜聞恰到時機的爆發,對於證券異常交易的調查陷於停頓之中。而進行這些內幕交易的投機者也得到了寶貴的時間去掩蓋或消除相關的交易痕迹,使以後的調查工作面臨巨大的困難。更為令人擔憂的是,聯邦調查局負責商業犯罪調查的Dennis Lormel在2001年10月3日國會聽證會上稱這些只是「流言」,也不存在著恐怖分子可能的內幕交易的相關「信號」 和「指標」 。

五年過去了,這些曾存在的內幕交易似乎已經從人們的記憶中逐漸淡忘。美國政府的調查工作也是無聲無息。隨著時間的消逝,重現真相的希望也越來越渺茫。這些金融活動是由被困在阿富汗山洞裡的本•拉登作出的?他不但是恐怖天才,而且是金融天才;阿蓋達組織也吸收了大量華爾街精英?如果這些活動真的與本•拉登有一點關係的話,美國政府和主流媒體還不大肆宣傳?他們不是正缺一個借口來發動又一場戰爭嗎?這不剛好了,隨便給伊朗一個「恐怖活動融資地」 的罪名不就行了?

雖然人們不能將這些幕後的神秘人物揪住,但從中央情報局與華爾街精英的密切關係(從其成立開始,中情局和華爾街的頭面人物其實就是同一幫人;中情局通過美國銀行為其秘密行動提供融資;中情局和最大銀行Citygroup堪稱是世界上最專業的洗錢集團) ,以及九一一事件中美國行政領導核心和各軍情機構的種種可疑行徑,人們還是可以畫出一個依稀的輪廓的。但一旦在心裡得到這樣的認識,便情不自禁地感到脊梁骨發涼。這都是些什麼人啊!三千多條人命在他們眼中只是一場「大富翁」 遊戲的籌碼,而贏來的錢可以讓他們每天享用人肉盛宴。就算是用人世間最惡毒的語言來詛咒他們也不為過的:喪心病狂,毫無人性,人面獸心,垃圾,渣滓。但這對喜歡玩「死亡賭局」 的他們有絲毫作用嗎?善良的人們啊,醒醒吧。當你下次再看見這些人衣冠楚楚地站在台上,帶著迷人的微笑,講述「民主」,「自由」,「權利」,「美國式生活」,「上帝在我們一邊」 時,你就要明白,他們其實是一群從地獄里逃出來的魔鬼。

 

四)俄克拉荷馬城爆炸案與9/11事件

這裡我們要看一看在95年發生的俄克拉荷馬城爆炸案,因為此案與9/11事件有很多相似之處:

1。政府聲稱事前不知情,但事後卻迅速破案(主犯麥克維案發後90分鐘被捕)。
2。事後大樓殘骸被迅速轉移掩埋。
3。評估建築物破壞情況的專家小組不得接近大樓200英尺處(他們只能靠FBI提供的炸彈卡車位置和彈坑大小數據來估計爆炸威力)。世貿中心的評估小組也不能進行現場檢驗。
4。評估建築物破壞情況的專家小組人員基本上就是評估世貿大樓建築物破壞情況的人員是同一幫人(這一點將在後面<<美國政府調查>>一章中詳細論述)。
5。對於大樓建築破壞情況與炸藥威力不成比例的解釋是建築物發生了「漸進性倒塌」(progressive collapse), 世貿中心倒塌的官方解釋也是由外力引起的「漸進性倒塌」。


1995年4月19日早上9:02分,俄克拉荷馬城的美國聯邦政府機構大樓發生爆炸案,造成168人死亡的悲劇。美國政府公布該案主犯是白人至上主義武裝組織成員蒂莫西·麥克維,及從犯特里·尼可斯所為。其中麥克維將一架裝有4800英磅的硝酸氨化肥和汽油混合物的卡車停在建築物正面的街道上,並將其引爆,造成建築的「漸進性倒塌」 。

但是美國官方的調查結果卻馬上受到挑戰。

首先對官方調查提出異議的是美國空軍准將本頓·泊爾汀(Benton Partin)(25年武器研究專家。空軍戰略研究實驗室主任。空軍武器技術實驗室司令。負責測試空軍所有非核武器的炸彈性能)。他在觀察了相關證據后寫了一篇報告認為官方解釋中的卡車炸藥並不能造成該建築物的損毀情況(Bomb Damage Analysis of Alfred P. Murrah Federal Building, Oklahoma City, Oklahoma),並於1995年5月初分別將報告提交到每一名國會的眾議員和參議員手中要求擴大調查範圍。但除了一個議員回信說他的報告「太深奧」並將其轉交到聯邦調查局外,他得不到任何回應。隨後,著名物理學家和「中子彈之父」,曾負責研究廣島和長崎原子彈爆炸效果的薩姆爾·科恩(Samual Cohen)也於95年6月公開支持泊爾汀准將的發現:「要說引爆一卡車化肥和汽油 -- 無論有多大的數量 -- 能把那建築物炸毀,那是完全不可能的,也是違反自然規律的」 。其他科學家如Frederick Hansen博士, Roger A. Raubach博士, Ernest B. Paxson博士等都提出類似的觀點。由佛羅里達州俄格林空軍基地懷爾特實驗室專門進行的相關實驗(請參考實驗報告:The Eglin Blast Effects Study)也證實泊爾汀准將的觀察是正確的。但美國政府相關部門對這些證據卻置若罔聞,並以處理世貿大樓殘骸的類似方式迅速銷毀了最為重要的直接物證。在1995年5月23日,即案發後僅一個月零四天,該建築物已完全拆毀並被深埋於郊外地下。1997年6月蒂莫西·麥克維被判決有罪,2001年6月11 日這個「有用的傻瓜」被處決。

下面先看三張圖片,然後概括美國政府說謊的證據:


圖一:爆炸后現場



圖二:爆炸后建築物損毀與衝擊波對比


圖三:卡車上炸藥爆炸后產生衝擊波及建築物損毀模擬圖(卡車離建築物約20~30英尺)。紅格表示被摧毀柱子。帶紅叉者表示炸藥可能安放處。衝擊波威力從爆炸零點的500,000英磅/平方英寸(psi — pound/square inch)到B3柱子時只有27英磅/平方英寸。

1.由空氣傳導的爆炸衝擊波對鋼筋混凝土等結構的破壞力是有限的。特別在空曠的地方,其衝擊力向各方向散開,並以運動距離的立方成反比迅速減退。這就是為什麼各國軍隊都努力研製精確武器及使用穿破彈頭的原因。

2.如圖三所示,4800英磅的硝酸氨和汽油混合物爆炸威力在零點處是500,000英磅/平方英寸(這還是假設混合物造成一個圓球時引爆而產生的威力。據說卡車上的炸藥是分散在10個膠桶里,這樣爆炸的威力不可同日而語,因為要10個膠桶里的炸藥同時引爆,其引訊技術要求相當複雜高精,非一般人可為。),爆炸零點位於A4柱子前20~30英尺的地方,因此在爆炸衝擊波接觸到建築時下降到375英磅/平方英寸,在到達B3柱子時只有27英磅/平方英寸。而鋼筋混凝土的壓縮斷裂強度為3500~5600英磅/平方英寸(因混凝土質量和混合方式而定)。因此,爆炸衝擊波不可能摧毀A排和B排的鋼筋混凝土柱子。

3. B-3被完全摧毀,而B-4等受到更多衝擊力的柱子卻安然無恙。

4. B-3, A-3, A-5, and A-7等柱子裝有爆炸裝置才能解釋建築物的破壞情況。

5. 上圖和圖一均顯示與B-3同排的其他柱子上還有石膏塗層和各種裝飾附著物。如果爆炸力能完全摧毀B-3柱(須要>3500英磅/平方英寸),為什麼這些附著物不被衝擊波完全清除呢?為什麼其他B排柱子完全沒有損壞的跡象呢?

6.當天該地電視台,電台都報道了大樓里發現另外兩個爆炸物,和救援人員要撤出現場等待當地警察部門對炸彈進行排除的新聞。眾多目擊者也證實了這些新聞。俄克拉荷馬城高速公路巡邏隊的通訊錄里也有這樣的對話:

--10:29am: 「建築物南側發現另一個炸彈。要儘快離開。。。馬上疏散建築物的那個位置,馬上疏散建築物南側。」
--10:33am: 「指揮部,我們可能發現另一個裝置」,「如果這是南側的那一個,已經排除了」 ,「好」 ,「除了南側的那一個,還發現別的嗎?」 ,「沒有」 。
--10:37am: 「俄市警方確認在建築物里發現第二個裝置」,「好」,「通知所有部隊,讓他們把平民們再疏散到一個街區外」。
--2:00pm: 「無法聯絡煙酒武器局」,「繼續嘗試。他們認為又找到另一個裝置。讓他們跟建築物北側的48指揮部聯絡」 。

這是得以保存下來的俄克拉荷馬城地方電視台對爆炸案的新聞報道鏈接:
http://www.whatreallyhappened.com/RANCHO/POLITICS/OK/ok_city1.wmv

7.在對麥克維和尼可拉斯進行審判時,唯一準予作證的爆破專家是英國人,而泊爾汀准將等美國國內爆破權威未獲准作證,法庭也不對他們的質疑作出解釋。

8.硝酸氨/汽油混合物炸藥是很難製造的:材料--硝酸氨純度>99%,濕度<1.15%,乙醚=0.1%,硫=0.02%,氯=0.5% (美國陸軍技術手冊TM 9-1910),一般的農用化肥很難達到這個標準;美國陸軍技術手冊里也明確說明此類炸藥是無法對鋼筋混凝土結構造成嚴重破壞的,參加過第一次伊拉克戰爭並經常學習各種軍用手冊的麥克維對此應該十分清楚;硝酸氨/汽油混合物要保持充分混合,製成后馬上使用,因為汽油一旦沉降到桶底,將無法引爆;聯邦調查局說麥克維和尼可拉斯在肯薩斯州的吉利州立公園(Geary State Park)把這4800英磅的材料混合好后(可否想象一下兩個人在公共場所不斷地裝填攪拌10桶兩噸多具有強烈氣味的液固體以達至最佳混合狀態的狼狽情景?),再開到500英裡外的俄市聯邦大樓前將其引爆。
資料:http://judicial-inc.biz/Oklahma_City_Bomb_Supplement.htm

9. 爆炸案倖存下來的大樓內工作人員Mrs. Graham(美國政府僱員工會3138分部主席) 表示事發前看到三個人在大樓里拿著類似電話線的東西以及大樓的圖紙。 Arlene Blachard(陸軍招募辦公室上士)則表示事發前看到麥克維與其他人在大樓里活動。當她們向聯邦調查局反應這些情況時,調查人員卻明顯只對麥克維的情況感興趣,對其他的事漠不關心,事後還禁止她們向外談論有關情況。

10. 俄克拉荷馬市警察特倫斯·伊奇(Terence Yeakey)奇怪的「自殺」。伊奇是首先到達現場的當地警察。他英勇地從廢墟中搶救了4個倖存者,並因此而受到表彰。但在當天早上11點多因受傷送進醫院,並在那裡被恐嚇不得向外透露所看到的事。妻子接他回家時,這個7尺男兒哭著對妻子說:「那不是真的。不是他們說那樣子的。事情不是那樣子發生的」。據他妻子說他事後寫了一篇9頁紙的報告交給上級,但這報告卻最終不明去向。在1996年5月8日,即他將於5月11日被授予勳章前三天,他的屍體被發現在郊區的荒地里。他的朋友說他在出發前說要收藏「證明聯邦政府人員掩蓋真相的證據」 。官方的說法是伊奇因抑鬱症自殺身亡。他妻子認屍時官方報告,他用刀在兩個前臂上共割出了11處傷口,頸部2處(他的雙腕有手銬勒痕,頸部有繩子勒痕),然後爬到離他的車子約2公里地方向自己頭部開了一槍;頭部傷口入口在右額,並以45度角從左耳下穿出,入口處沒有火藥痕;現場沒有發現武器。有看到他的車子的目擊者說車前座的血跡就象在裡面殺了一頭豬。儘管家屬強烈要求,官方沒有進行立案調查,也沒有進行解剖屍檢。即使伊奇死後,他的家人仍然不時地收到恐嚇電話和信件。這可是經典的殺雞警猴啊。

<<誰殺了警官特倫斯·伊奇>>:http://www.apfn.org/APFN/yeakey.htm

以上的證據,基本上可以徹底地推翻美國政府關於裝有4800英磅硝酸氨/汽油混合物的卡車,在距離20~30英尺處引爆而炸毀9層樓高的俄克拉荷馬市聯邦政府大樓的結論。蒂莫西·麥克維和特里·尼可斯到底在此案中扮演了什麼角色,這謎底恐怕永遠也沒有答案了。


這張關於俄克拉荷馬爆炸案最著名的照片:消防員抱著奄奄一息的孩子。爆炸案兇手良心何在?

本頓·泊爾汀(Benton Partin)將軍的分析報告:
http://www.whatreallyhappened.com/RANCHO/POLITICS/OK/PARTIN/ok1.htm
俄格林空軍基地懷爾特實驗室的實驗報告:
http://www.whatreallyhappened.com/RANCHO/POLITICS/OK/multibla.html

一篇叫<<俄克拉荷馬:邪惡軸心>>的文章敘述了911事件與俄克拉荷馬爆炸案的令人毛骨悚然的關係:

俄克拉荷馬州是美國中南部一個州。如果不是1995年的爆炸案的話,可能永遠也不為人注目。其州府俄克拉荷馬城,有一個叫羅爾曼(Norman)的小城鎮(人口約10萬),是俄克拉荷馬州大學所在地。就是這個地方,在過去的10多年裡發生了很多奇怪的事情。

根據<<紐約時報>>和<<9/11委員會報告>>,奧薩馬•本•拉登的私人飛行員在1993年到了當地的「空中飛人飛行學校」(Airman Flight School)學習飛行。1998年5月15日,當地的聯邦調查局辦公室向上級報告很多中東人士在此學習飛行的異常情況,該備忘錄題目是<< 大規模殺傷武器>>。1999年秋,尼可拉斯•伯爾格(Nicholas Berg,就是後來在伊拉克被武裝分子斬首示眾的人)到達俄克拉荷馬州大學學習一個學期后,留在該大學工作。

2000年初,據稱的9/11行動首領穆罕默德•阿塔和另一個未來的劫機分子Marwan Alshehhi到訪羅爾曼並詢問有關飛行課程的情況,但他們隨即轉往佛羅里達州學習飛行。2001年2月,默索伊(Zacharias Moussaoui),據稱的第20個劫機者,來到羅爾曼並在空中飛人飛行學校進行飛行訓練,期間他與一個叫Melvin Lattimore(這是個很神秘的人物,在後面將詳談)的人住在一起。

2001年夏天,中情局特工大衛•額加爾(David Edger),原本駐德國的中情局主管,應俄克拉荷馬州大學校長大衛•波爾倫(David Boren)邀請擔任該校政治學教授。額加爾可不是一個簡單人物:1973年9月11日智利發生由中情局策劃的軍事政變,民選總統Salvador Allende被謀殺。當時,他正是該地的中情局秘密組織的成員,其在政變中的角色相當耐人尋味。他的才幹顯然受到賞識,在1995年被提升為中情局主管行動部的助理副局長。這個部門專司在世界範圍和美國國內策劃和執行各種秘密行動,而額加爾則成為中情局中最為神秘,最有權力的人之一。1998年前後,他不明原因地被降職並調到德國去主管該區域的中情局活動。而其中一個最重要的工作就是監視漢堡地區基地組織成員的活動。漢堡地區的基地組織成員就包括阿塔等 9/11嫌疑犯。非常奇怪,隨著阿塔等人到達羅爾曼鎮,他又尾隨而來,並搖身一變成了俄克拉荷馬州大學的教授(從這裡看,基本上可以斷定中央情報局對 9/11事件中的所謂主要嫌疑犯的動向是一清二楚的)。

2001年8月,阿塔與默索伊在俄克拉荷馬市的「沙地旅館」( Sands Motel)開會。這一間旅館也就是當年麥克維與另一個俄克拉荷馬爆炸案嫌疑犯Hussain al-Hussaini(並沒有被起訴。他是另一個很神秘的人物)在案發前會面之處。之後,默索伊便離開俄州前往明尼蘇答州,不久即被當地的聯邦調查局人員逮捕。執行逮捕的FBI地方辦公室要求總部批准搜查默索伊的電腦時,卻遭到總部的嚴厲禁止。

<<洛杉磯周報>>有關這個會議的報道:
http://www.laweekly.com/news/news/the-terrorist-motel/3728/

此後不久,有人就用尼可拉斯•伯爾格的手提電腦向默索伊發電郵進行聯絡。聯邦調查局曾在9/11後向伯爾格詢問此事,後來認為並無可疑。據伯爾格的爸爸說,是有人在公共汽車上向他兒子借電腦來發的電郵,但在2001年俄市的公共汽車上並沒有無線上網的技術。8月下旬,9/11襲擊前數周,有人用俄克拉荷馬州大學圖書館的電腦為劫機嫌疑犯Ziad Jarrah購買了9/11當天的93次航班的機票。根據看到該交易並向對9/11事件調查的聯邦調查局人員陳述此事的圖書館員工說,購買機票的人是一個留陸軍裝髮型的美國白人。很巧的是,尼可拉斯•伯爾格在俄州大學呆的時候,也長著類似的髮型。但聯邦調查局至今都沒有公布到底是誰買的機票,只是說案情還在調查中。

當然了,在9/11當天早上,當飛機在東海岸不斷地撞擊建築物時,俄克拉荷馬州大學校長大衛•波爾倫正與他的得益門生,時任中情局長的佐治•特內特 (George Tenet)在華盛頓的一間酒店裡享用豐富的早餐。根據<<華乘頓時報>>報道,當被告知襲擊的消息時,特內特向波爾倫說:「不知道這件事是否與那個接受飛行訓練的人有關」。他指的是9/11前不久被捕的而且在這位校長的學校里呆了六個月的默索伊。很可惜,報道中沒有描述特內特說話當時的表情,該不是會心的微笑吧。

<<華乘頓時報>>該對話的報道:
http://www.washingtonpost.com/ac2/wp-dyn?pagename=article&node=&contentId=A42754-2002Jan26

在2003年5月8日,尼可拉斯•伯爾格的無首屍體在他被斬首的情景向全世界廣播后三天在伊拉克巴格達被發現。當時的新聞報道說他是到伊拉克冒險發財的包工頭,但從上面的資料看,他的背景倒是十分複雜的啊(不知道其他被斬首者的背景又是怎樣的呢?)。他這一死,對很多人來說大概是大大的好事吧。記得他爸爸在他兒子死後接受CNN電視台採訪時說:「是布希政府殺死我兒子的」,當時還以為他只是一個反戰父親而已,但現在看來,這句話不但另有所指,而且也帶有啞巴吃黃連,有苦說不出的悲憤啊。

這裡回頭看一下在羅爾曼的小鎮與默索伊以及另外幾個參與9/11事件嫌疑犯同住的默爾文•拉汀摩爾(Melvin Lattimore) 。他是來自非洲的美國人同時也是穆斯林教徒。根據<<新美國>>雜誌,他的信用卡是被用來購買1993年世貿中心爆炸案的製造炸彈原料的。在俄克拉荷馬爆炸案,他被列為嫌疑犯但最終並沒有被起訴。在爆炸案前數周,他曾被看到與麥克維在一起,也曾在爆炸案前數天被俄市旅遊者協助會 (Traveler』s Aid Society)的工作人員記錄駕駛一輛型號Mercury Marquis的無牌福特轎車。麥克維被捕時正是駕駛同類型號的無牌轎車。拉汀摩爾在9/11事件后因非法擁有武器被關押15個月。他直接與三宗美國歷史上最著名的恐怖襲擊案都有關連,但他從未被控恐怖活動罪名。他現在在聖路易斯市的老家裡過著自由人的生活。

另一個與俄市爆炸案和9/11案件有關的人就是侯賽恩•阿爾•侯聖尼(Hussain al-Hussaini) 。他被好幾個證人,以及俄克拉荷馬市電視台(KFOR-TV),指認就是與麥克維一起駕駛裝有炸藥的卡車開到聯邦政府大樓前面的無名氏。他也不只一次地被看到與麥克維一起在俄市出沒。根據調查記者兼作家Jayna Davis的資料,俄市爆炸案后,侯聖尼般到波士頓,並從1996年起到9/11時在波士頓朗根國際機場干準備飛機餐的工作,撞擊世貿大樓的11次和 175次航班就是從這裡出發的。在1997年11月,9/11事件前4年,他突然因自己的工作患上焦慮症並要求到精神病醫院住院治療。當治療師問他工作上有什麼因素引起焦慮時,他說:「如果那裡發生什麼事情,我肯定會成為嫌疑犯的」。根據那盤著名的認罪錄像帶,本•拉登等人在9/11前一年才夢見他們的人變成「飛行員跟美國人進行足球比賽」,侯聖尼卻在4年前就預感到即將有大事發生。這跟中情局的秘密行動精英大衛•額加爾突然在1998年「降職」到德國漢堡「監視」阿塔等人有沒有關係呢?值得留意的是,侯聖尼從來沒有受到過官方的調查。

Jayna Davis關於侯聖尼的資料描述:
http://tapscottscopydesk.blogspot.com/2005/09/before-able-danger-and-mohamed-atta.html

我們再來看看俄克拉荷馬州大學校長大衛•波爾倫是個什麼人物。在70年代,他是俄克拉荷馬州長,後來擔任參議員,最後成為參議院情報委員會主席。他是有史以來擔任該職最長時間的人,並扶植過兩任中情局長:Robert Gates(老布希時期中情局長,現接任拉姆斯菲爾德的國防部長一職)和George Tenet,是美國情報界呼風喚雨的角色。同時他與老小布希及克里等一起同屬骷髏會秘密組織的成員。在1994年,他因性醜聞離開參議員的工作,然後就當上了校長了。

為什麼在美國兩個情報界重量級人物的坐鎮下,俄克拉荷馬市的羅爾曼小鎮卻似乎成為恐怖分子們活動的天堂呢?這裡為什麼就成了他們訓練,轉移,聯絡,以及策劃陰謀的基地呢?為什麼美國歷史上最駭人最有爭議的兩起恐怖事件都與這個小鎮上的人物有關呢?未來還會有什麼事發生呢?

這一連串的看似偶然發生的事情,背後卻似乎有一條軸線將它們連起來。把這些人物和事件放在這一特定的歷史場景里,可真讓人浮想聯翩,扼腕而嘆啊!

<<俄克拉荷馬:邪惡軸心>>原文:http://www.infowars.com/articles/us/ok_axis_of_evil.htm
額加爾在1995年提升為助理副局長,與David Cohen副局長一起領導中情局行動部的資料:http://www.acorn.net/jfkplace/03/RM/RM.cohen-aug
俄克拉荷馬大學政治科學系2001年8月的學生簡報儲存鏈接。簡報里對額加爾這位客座教授的介紹是:「CIA Officer in Residence」。可以翻譯為「在任中情局官員」。http://web.archive.org/web/20021104104817/http://www.ou.edu/cas/psc/atlargedeptnews.htm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支持

鮮花

評論 (0 個評論)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0-1-28 12:51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