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拜登之敗,比我一年前想的還快

作者:8288  於 2021-11-10 15:28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作者分類:網路文摘-新間與政治|通用分類:熱點雜談|已有4評論


果然,作為民主黨定向打造的「反川寶具」,

離了懟特朗普,這位總統啥也干不好。


各位好,昨天我剛剛回憶了去年本號去年美國大選中的文章。有朋友留言說:「小西,去年美國大選時關注了你,時隔一年了,想聽你再聊聊美國。你當時做的那些判斷,都應驗了嗎?」嗯,我想了想,這個問題確實是挺值得回答的一個問題。不謙虛的說,我覺得基本都應驗了。唯一的漏判之處在於,現任的美國總統拜登,似乎比我預想中敗的還快。

1



美國過去本也是個農業國,所以大多數的大選都被安排在了農閑時的11月,讓農莊主們進城買賣時順手投個票。
所以去年11月總統大選搞得雞飛狗跳。今年不是大選年,但同樣有兩個州在11月舉行選舉,分別是新澤西和弗吉尼亞。按說這兩個州都是深藍州,去年大選中,拜登在新澤西贏了特朗普16%,在弗吉尼亞贏了10%,都算是大勝,如今時間僅僅過去了一年。此次選舉,按說本來也不會有啥懸念。可是,這兩場剛剛結束的選舉,卻大出拜登和他的幕僚們的意料——在新澤西州,共和黨人候選人是拼到了最後一刻,才惜敗給了民主黨的現任州長。而在弗吉尼亞,共和黨人則直接「翻紅」成功,其候選人、政壇新人格倫·揚金居然打敗了他的民主黨對手、政壇老將、拜登的密友麥考利夫,贏得州長選舉。他也是自2009年以來第一位贏得該州州長選舉的共和黨人。


弗吉尼亞這次紅的那叫一個透徹。那麼,民主黨這次是「大意失弗州」嗎?當然不是。如果你看一下地圖,就會發現弗吉尼亞在美國的地理位置特別特殊,隔著一條波托馬克河,對面就是美國首都華盛頓。在州長競選期間,拜登不顧自己的老邁之身,兩次跨河前來為老友麥考利夫背書。像選民們一再強調「請像支持我一樣支持他。」「不能讓特朗普回來。」等等。其他的民主黨大佬,如希拉里、奧巴馬還有現任副總統哈里斯等人跑的更勤。其中又尤以副總統哈里斯最信心滿滿,這位美利堅史上首位女副總統10月時去弗吉尼亞演講,話說的那叫一個狂:「2021弗吉尼亞州發生的事情將在很大程度上決定2022年(中期選舉),2024年(總統大選)及以後發生的事情。」


這分明是在明示民主黨必須拿下這場前哨站。但結果,民主黨這次在弗吉尼亞有多大臉現多大眼。我估計哈里斯當初那話現在都不知道該怎麼往回收了。那為什麼僅僅時隔一年,民主黨就丟了弗吉尼亞呢?從某種意義上說,這也算是趕了巧。今年五月末的時候,弗吉尼亞石橋高中發生了一起駭人聽聞的案子。一名穿裙子的男子在該校的女洗手間襲擊了一名女生。而事後查明,這個男子所利用的正是拜登上台後立馬宣布恢復的奧巴馬時代的「跨性別使用洗手間法令」。女兒受到如此大的侮辱,家長當然不幹,但讓他們沒想到的是,這所高中為了民主黨所鼓吹的政治正確,居然試圖掩蓋這起惡性襲擊!於是女孩的父親不幹了,在一個月後闖進校董事會要說法,結果遭到了保安的暴力驅逐。非但如此,受民主黨控制的左派媒體,居然還把這位父親描繪成一個精神錯亂的右翼偏執狂。


於是弗吉尼亞的很多家長都被激怒了——一個父親,為受辱的女兒討個說法,居然遭到這樣不公正的對待,這還有天理沒有啊?你們這幫政治正確狂是要瘋啊?他們在共和黨人的牽線搭橋下聯合起來把事情搞大了。而說著說著,又引出了弗吉尼亞學校教育中一個更大的瓜——批判種族理論所謂批判種族理論是奧巴馬執政末期在民主黨推動下搞出來的一套「理論創新」。過去美國左派要求種族平權,至少在名義上是僅止於種族平權的,連黑人運動領袖馬丁·路德·金牧師都明確要求他的黑人同胞們「愛鄰人,不要仇恨白人。」但批判種族理論跨過了這條線,該理論認為,白人天生是有罪的,無論白人有沒有意識,都天然從種族主義中獲益,所以黑人有權恨白人,而所有白人都應該對黑人懷有愧疚之情。而如前所述,弗吉尼亞由於是民主黨影響較大的藍州,在拜登上台後公然將這種主義灌輸到了學校教學中,白人孩子們在課上聽了一通「白人天生有罪」的理論,回家后直接問父母:「我做白人是不是很可恥?」父母聽到這種話,當然會很心酸。因為其實白人這個說法本就是偽概念。在美國蓄奴歷史上,真正奴役黑人其實也只有少部分昂撒白人貴族,同時期大量愛爾蘭「契約奴」,其地位不比黑人高多少,他們也從未參與對黑人的壓迫。跟別說弗州這樣的東部州來說,有大量的白人從東歐、南歐移民過來的,他們很多都是廢除奴隸制后,甚至廢除種族隔離后才來到美國,他們的祖先從未參與對黑人的壓迫。讓他們為白人奴隸主當年的「奴役」懺悔,大體相當於因為我跟馬爸爸都是黃種人,所以要求我為讓員工996而悔罪。天下可有這樣不講道理的要求?可是民主黨堅持要在藍州的中小學里這麼推行。於是弗州的白人家長們集體怒了。官司一打幾個月,到現在也沒完。但對他們的這些抗議,無論是參選的民主黨候選人麥考利夫、還是來助威的拜登,都不聞不問。他們只是不斷地重複著去年「反川」議題,要求選民們「不要讓特朗普回來。」搞到最後,選民們也煩了——我們就是把特朗普再選回來又能如何?而你別說,他們選上的這個人,還真有那麼一點像特朗普。

2



與特朗普一樣,剛當選的這位楊金以前也個政治素人,原來是個企業老闆,2020年剛剛辭職從政。


但是與特朗普不同,揚金比川普年輕的多,今年僅為55歲,而且在干企業的時候就比較穩健,參政后,也把這種穩健的風格帶到了政治生涯當中。
比如對戴口罩、種疫苗這事兒,楊金雖然也反對民主黨主張的政府強制,但他更多是從破壞個人自由的角度去說的。對種疫苗有利於抗疫的結論,揚金並不反對。再比如對種族平權問題,楊金只是在反覆說一件事:教育的權利應該還給家長,家長有對教育的選擇權。但他點到為止,並不像特朗普一樣上來就開噴,說民主黨有陰謀,要顛覆美國國本云云(雖然很多人覺得特朗普那麼說跟解氣)。還有減稅和反通脹,楊金也都更側重於講理,而不是發情緒。聽說他甚至會把圖標直接搬到演講中做例證。這在特朗普那裡是絕對看不到的。所以總結起來說,楊金這個人確實當得起「理智版特朗普」的稱呼,他和特朗普的基本觀點和主張是相似的,但區別在於,特朗普用偏民粹的口吻說了出來,主要受眾是南方紅脖子。而楊金是用精英化的語言說了出來。這讓很多已經厭煩拜登,又不願意馬上投入特朗普懷抱的弗吉尼亞民眾更聽得進去。當然,如果不是碰上麥考利夫以及為他背書的拜登,我估計他大概率也贏不了。

3



眼下,拜登這任總統的不討人喜歡,在美國歷任總統中已經做到了空前,就是不知會不會絕後。
進入今年下半年以來,拜登的民調支持率急劇下滑。特別是自10月份開始,所有民調結果都顯示美國民眾對拜登的不支持率要顯著高於對其的支持率。最新的一份民調顯示,44%的美國成年人支持拜登,自1月以來下降了11個百分點,而51%的人表示不支持,同期增長了19個百分點。
我印象中美國戰後好像還沒有像他一樣掉支持率掉的這麼快的新總統。戰前倒是有一個,1929年上台的胡佛,但胡佛是因為倒霉趕上了29年大蕭條,趕上那種寸頭,真的是神仙也救不了。但拜登人氣之低迷,更大程度上是他自己太無能的緣故。除了上述說「跨性別廁所」、「批判種族主義」這種政治正確的勞什子。拜登上台這快一年來正事兒基本上是什麼也沒幹好。經濟方面,由於他上台後的無限度放水,美國現在面臨巨大的通貨膨脹壓力。據統計,美國9月個人消費支出物價指數同比增長了4.4%,是1991年以來的最快增速,遠超過去10年美國平均1.7%的通脹率。而與此同時,美國經濟復甦卻沒有跟上,第三季度GDP增速上周出爐,年化增速為2%,遠低於之前的預期。而一個可怕的經濟學死局已經橫亘在了美國乃至其引領的全世界前方——滯漲。而疫情防控方面,拜登上台前一再批評特朗普防控不利,說的好像自己一上台瘟神就會退散,但事實並非如此。拜登上台之時,美國有40萬人死於疫情。眼下,美國已有超過75萬人被疫情奪去生命,新增35萬人,幾乎翻倍。當然,拜登本可以說:「新冠兇猛,此非戰之罪也。」但倒霉的是,他當初對特朗普抗疫不利的批駁,把這條本來有的後路給堵上了。就這樣,疫情不見好,經濟也沒招,成天還是拿著當年批特朗普的那一套當門面,這樣一個總統,說美國人不厭煩他,那是不可能的。而從拜登本人而言,其實也沒什麼辦法。我在去年《特朗普與凱撒的反對者,為啥都「不講武德」》一文當中曾經預言過,拜登的團隊本來就是民主黨為了狙擊特朗普而臨時拼湊起來的「復仇者聯盟」。除了反特朗普大家有高度共識之外,各方之間的利益訴求、行為邏輯都是不一致的。女權主義者、跨性別主義者、環保主義者、政府福利愛好人士、科技巨頭、傳統民主黨人、新興極左派。所有這些人歸里包堆,在反川的大旗下聚集,一人一個號,各吹各的調。去年的大選,是這個團隊唯一一次有共鳴的機會。


而有趣的是,拜登本人身為總統,在這個群體中,其特色符號反而是最模糊的,他更像是一個「武林盟主」,被民主黨總部臨時拉來鎮了鎮場子。
當盟主么,當然就得跟袁紹一樣,出身名門,資歷過硬,且越無能越好。


打個岔,老三國里的袁紹,是演周瑜的洪宇宙老師演的。可在去年扳倒特朗普的過程中,這一點讓他得利,而在真的坐了江山之後,這他也毀在這一點上——聯盟里哪一派的利益他都不敢動,哪一派的訴求他都得滿足。就像弗州的教育案,家長們那麼憤怒,案情如此荒誕,拜登沒看到嗎?他看到了,但不好管啊。教師協會、LGBT組織、黑人組織,哪一個組織他敢惹呢?所以只能閉目塞聽。繼續打反川的旗幟團結隊伍。於是一個悖論出現了——拜登和民主黨民意的下跌,是其執政無能體現,但同時也是人們對特朗普這個前總統印象消退的緣故。拜登嘴上最反特朗普,但實際上眼下的全美國,可能沒有誰比他更需要特朗普。而楊金此次的精明之處在於,他執行的是一條「不提特朗普的特朗普路線」,就是讓你拜登抓不著把柄。事實證明,這麼一搞,就抓住了民主黨最麻筋兒的軟肋。明年就是美國國會中期選舉了,從過往歷史看,總統大選獲勝一方政黨在下一次中期選舉中通常就面臨回擺,輸掉中期選舉的概率本來就很高。而以目前的局面看,似乎找不到什麼理由,能夠讓老拜在明年完成翻盤。民主黨在這場選舉中丟掉眾議院,甚至兩院齊丟都是有可能的。拜登的政策空間只會比現在更小而不是更大。他主政下的白宮,很可能會成為美國史上最虛弱的一屆政府。而這,又會對2024年下次大選產生新的蝴蝶效應——如果拜登不得人心如胡佛,那麼美國新的羅斯福,可能已經在路上了。結尾,讓我們再引用一遍哈里斯的話來做總結吧:2021弗吉尼亞州發生的事情將在很大程度上決定2022年,2024年及以後發生的事情。多年以後,我們也許會發現,哈里斯說這話時,也許真是嗑了葯的希臘女祭司上身,無意中說了一句神預言:雖然,那未來一定不會按她和老拜所希望的那樣展開。



全文完其實拜登這個人的人格畫像,我一年前寫過的,感興趣的朋友請看這篇:
剩者為王·拜登傳

本文4500字,感謝讀完,喜歡請三連,多謝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1

支持
4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5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4 個評論)

回復 侃趣聞 2021-11-10 23:20
一個連屁都憋不住的老朽
回復 john71 2021-11-11 03:58
一針見血,佩服8哥!
回復 天青青水藍藍 2021-11-12 14:49
天前網上傳的紛紛揚揚說拜登要給非法移民每人發45萬美元,於是華人群里一片罵聲。我也覺得簡直是匪夷所思,但想著能當上總統的人總不至於這麼昏庸,轉念一想沒準是民主黨裡面的所謂進步派在搞事,可不能讓他們這麼亂搞,於是致電我們選區國會眾議員的助理,請她向議員轉達反對之意,對方聽了也是一頭霧水,說她沒有聽說國會有人提出這樣的法案。難道此事是空穴來風?又查找半天,終於搞清楚了事情的原委。
原來是川普時期實行過一段把非法移民中的兒童和父母分開關押的政策,導致一些孩子患上了應激創傷綜合症(P T S D)其中有父母在非營利組織美國公民自由聯盟ACLU的幫助下把美國政府告上了法庭,要求賠償100萬美元,現在拜登政府提出以45萬美元和解,避免案件由陪審團來裁決。所以這個案件不涉及到立法,當然和議員們無關,難怪議員的助理不明就裡了。從拜登接受媒體採訪時表示他不知道準備賠多少錢的情況看,這不是拜登提出的,他也是聽說而已,因為在法庭代表聯邦政府的是司法部,所以應該是司法部的政府律師提議的。那麼為什麼他們這麼提議呢?因為如果讓這個案子上法庭的話,有非常大的可能陪審團判的金額會大於45萬,甚至都有可能大於被告要求的數額。更重要的是會成為聯邦法院的判例。因為英美法系是判例法,如果沒有什麼法律上特殊的規定,今後的裁決都會依照過去類似案件的判決來進行,那麼所有在川普時期被強迫父母和孩子分開的非法移民,都可以依照這個判例向聯邦政府求償,那麻煩大了。所以付出45萬和解換取原告撤訴,不讓陪審團判決是目前情況下最省錢,日後麻煩最少的辦法。
為什麼說這個案子陪審團有極大可能判原告贏呢?一方面是強行分開父母和孩子有沒有必要,另一個方面是是否符合道德。有人說刑事犯罪分子不是也有孩子嗎?那把他們拘押起來不是也會給孩子帶來傷害嗎?拘押刑事犯是因為他們對社會構成威脅,所以是必要的而為法律所允許。拘押非法移民是因為怕他們在移民部門審理期間逃掉也是法律所授權的,但是讓孩子和父母在一起會給社會帶來威脅嗎?顯然不會。而且這樣還減少了兒童出意外的可能,也減少了政府的開支(因為負責拘押非法移民的國土安全部門沒有受過兒童相關培訓的人員,還要由衛生和人類服務部另外安排兒童的拘留營增加成本)從道德上也很難證明這種做法是符合道德的。雖然這種強迫孩子和父母骨肉分離的做法可能會對非法移民有一定的阻遏作用,但是政府做事是要考慮法律和社會影響的。不是為了目的就可以不擇手段。比如恐怖分子可以劫持人質要挾政府,如果不答應他們的要求就過一段時間殺一名人質,那政府可不可以把恐怖分子的家屬也綁到現場,你殺一名人質我就殺你一名家屬呢?顯然是不行的,因為這樣犯法----恐怖分子的家屬是無辜的(當然也許有的恐怖分子根本不在乎家屬死活,但即使在乎,政府執法人員也不能這樣做,否則自己會面對刑事指控)雖然分開父母孩子的做法沒有這麼極端,但事情的性質是一樣的,實質是利用孩子作為人質,以損害兒童身心健康要挾父母遵守移民法。試想如果你是政府律師面對陪審團,你要對他們說,政府懲罰小孩子是必要的,而且是道德的。因為他們父母越過了邊境,所以我們要虐待他們的孩子讓他們心痛和畏懼......而且要讓同樣身為父母的陪審員認同你的觀點,這個確實很難,怪不得政府律師都視為畏途。應該說拜登在這件事上做得還是有擔當的,如果他只為自己的連任考慮,當然也可以不和解,陪審團判了就上訴,現在案件在聖地亞哥的加州南區聯邦法院,上訴到第九巡迴上訴法院政府幾乎肯定輸,然後再上訴到最高法院,那麼到最高法院有可能政府贏嗎?機會也很小。雖然最高法院是保守派法官佔優勢,但是有一句非常有名的話是「以事實為依據,以法律為準繩」 事實很清楚,川普下令把子女和父母分開是沒法否認的,孩子因此身心受到創傷肯定A C L U找了很多有名的專家證人,加上心理診斷報告,幾乎不可能推翻。法律也很清楚,這不是像同性婚姻墮胎之類公說公有理婆說婆有理的問題,處於法律的模糊地帶,而就是簡單的一個人身傷害索賠案件,造成損害又不是不可抗力譬如自然災害或是戰爭那種有除外責任的情況,所以最高法院幾乎也沒有理由說政府做的對,沒責任不用賠。(最大可能最高法院是不受理這個案子,因為如果受理了就形成全美適用的判例,全國的聯邦法院都得照此判決,如果不受理則只是第九巡迴上訴法庭的轄區適用)當然拜登可以一推六二五說這是前任政府遺留的問題,但他接下來了這個燙手山芋,以和解避免審理出結果,這是最佳方案,可以把影響限制在最小範圍內,其他人只能再提告去試一下自己的運氣。雖然贏面還是有,但證據未必有這麼有力(不是每個家長都可以得到美國公民自由聯盟的律師的免費協助的,都可以找到有力的專家證人)那樣賠款額也會大幅減少。
現任政府以及所有的納稅人都應該感謝梅拉尼婭和伊萬卡,是她們以母親的身份勸告川普自己停止了這種做法,否則如果一直拖到拜登上台才叫停的話,現在有資格跟政府打上法庭的就不是兩三千人,而是幾萬甚至幾十萬,那就賠大了。最後說一句題外話,作為二十年的福音派基督徒,我當然對拜登政府在同性婚姻,墮胎,男女共用廁所等方面的政策感到深惡痛覺,但我們在看問題的時候還是要尊重事實,不能以訛傳訛。
回復 8288 2021-11-12 17:25
天青青水藍藍: 天前網上傳的紛紛揚揚說拜登要給非法移民每人發45萬美元,於是華人群里一片罵聲。我也覺得簡直是匪夷所思,但想著能當上總統的人總不至於這麼昏庸,轉念一想沒準
謝謝分享!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2-6-25 14:29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