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上海土著家庭究竟有多窮?

作者:8288  於 2020-12-10 09:42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作者分類:網路文摘|通用分類:家庭新聞|已有7評論

上海有這樣一大群本地人,住在這樣的環境里,比如,5平米的房間要住人,還要加個馬桶進去。





一般我們在上海的外地人大多都認為上海本地人家庭都特別有錢,就算有些掙錢能力不強,起碼有房,至少也是幾百萬資產啊!
直到有一次在肯德基無聊和一個上海本地大叔聊天,他說他自己名下沒有房,住的是丈母娘家的房子,連洗澡間都沒有,讓我感覺還挺驚訝的。
那我想問,上海本地家庭,最窮的到底有多窮?他們見過有錢的生活是怎樣對於自己窮困的現實感受這是一種焦灼,怨恨卻無法逃脫的窘境

搭車失誤的土著
我姨婆家大致有一點競爭之力。
一家六口人住在陝西南路,知青回城后照顧的公產房,使用面積32.27平方米,總體呈五角形,中間用隔斷打成兩個區域,兒子一家三口住一半,老兩口帶著老母親住一半。這套房對應學區特別牛批,市價每平米六位數,然並卵,這是公產,還要給房管局交房租的。
他家人八十年代初回到上海,之後都在長樂路陝西南路一片工作。姨爹在糧站,姨婆輾轉幾處做售貨員,當年都算是好工作。但姨爹終生凡事張口閉口「法租界」,絕口不提尤其痛恨自己祖上其實來自蘇北,能到上海純屬運氣使然。85年他們有了兒子,姨婆就開始張羅著換房,但法租界的房子豈是那麼容易就買到手的?
九十年代初家中另一位長輩退休回到上海,在浦東買房定居,姨婆又開始心動。當時上海有動遷優惠政策,假如搬到親戚居住的周家渡,只要兩萬元差不多就能買到六十平米的兩居室。當時住房貸款很容易申請,但姨婆不敢和銀行打交道,只是寫信通知娘家各路親戚,大家都很支持。我媽當時月工資38元,得知她要換房之後,還匯去一百五十元以表心意。
但到了姨爹那裡就是尋死覓活的不行,浦東那是什麼地方,堅決不去,撒潑打滾。姨婆性格本就軟弱,想想兒子也剛上小學,學校是全上海最好的幾所之一——咬咬牙也就放棄了計劃,打算在亭子間里再忍忍,忍到兒子初中畢業。看上的新房子畢竟在浦東,體面人誰會買浦東的房子呢!
然而,還沒等到兒子上初中,浦東就修成了新的世紀大道,糧食系統的鐵飯碗卻風雨飄搖,最終慘遭裁撤。原本想著靠兒子翻盤,兒子卻「不意外」地繼承了我家男性普遍不成器的特質,爹娘砸進了老本才勉強送進了一所不起眼的普高,三年後更是繼續向西,考到了青浦的某所大專,逃離了亭子間。
新世紀之後,他們這種老售貨員在百貨行業不再吃香,一到年齡立刻被退休政策送回家。姨婆夫妻倆年輕時候都在聽從號召,從來沒拿到什麼文憑,中年之後一直在愁房子愁日子,再就業十分艱難,縱使如此姨婆也不想在家裡對著姨爹,寧可去做服務員也要出去工作,只是晚上回來洗漱睡覺。姨爹每天在家守著老娘,自己也不耐煩,但兒子老婆都不在,只能硬著頭皮端茶倒水伺候著。
兒子畢業后回到家,勉強托關係在邊緣機關找了個小螞蟻工作。姨婆還是在外打工,只是晚上回來。那時候智能機還沒發展起來,三個人經常在家裡互相大眼瞪小眼,用找茬挑刺來消磨生活的無趣。(我去過一次他家的亭子間,電腦放在樓梯下木頭打的一個小空間里。當時流行攝像頭網戀,孫子一開攝像頭,奶奶或者父親就必定湊到後邊展示她松垮的白色/花色大背心)這樣的日子兩三年後兒子終於忍無可忍,跑到單位旁邊自己租了一間房,也開始談女朋友。
無奈薪水微薄,不到半年後就被迫向母親求援。姨婆跑去看了看兒子,對兒子開始談朋友這件事表現出極大的欣慰,並允諾替他付房租,但姨爹不同意,姨爹堅持一家人就要齊齊整整,何況奶奶還需要人照顧……但沒人理他,姨婆也順勢搬進了店裡的集體宿舍,乾脆只有周末才回家。


分開后這家人難得安生了兩三年,但好景不長,姨婆在工作時巧遇親戚,親戚把她在火鍋店打工的事情爆料給了娘家人,娘家人集體勃然大怒,上門質問姨爹;另一方面亭子間第N次可能拆遷,兒子借著這波傳言趁機和女朋友領了證。因為有喜事,親戚就沒有太質問姨爹父子倆,只是警告了一下,另外苦勸姨婆不要再辛苦打工,娘家會保證她的生活費,留下錢便走了。
可能因為年近三十,兒子在套牢女朋友時手段相當過激,兩人實際上是奉子成婚。孩子很快出生,拆遷卻沒了影兒。不僅沒影,還終於被打上了保護區的戳。等到小夫妻加上新生兒也被迫擠進這個逼仄的亭子間時,姨爹和奶奶為了孫子選擇了風平浪靜,但小夫妻兩人開始不停地抱怨,新媳婦抱怨兒子騙婚,兒子辱罵父母沒本事,要他們再掏錢,供自己一家三口出去租房住。
但這時已經是2014年,以姨爹和姨婆的內退工資,怎麼也不可能有閑錢再支撐小兩口帶著孩子出去租房。一大家子人憋在亭子間里,每天都活的像44年的IJN。熬了一段時間后姨婆忍無可忍,再次溜出家門去火鍋店打工,但這時她已經快七十歲,老闆不敢用她做服務員,好說歹說才讓她在後廚做個配菜。姨婆找到工作后便不太顧家,兒媳婦沒見過這情況不知道,兒子立刻動了心思,再次提出要姨婆出錢給他們租房住。姨婆考慮老人們的身體都已經開始不好,原單位也沒了(這種情況職工醫保周期長,真有事了靠不住),便拒絕了兒子的要求,直說要存錢養老……
兒子大怒,曠工跑到素未謀面的他大姨那裡投訴自己的母親,一把鼻涕一把淚的要錢……


他大姨也就是我姥姥聽完整個人都不好了,帶著姐妹、女兒和孫女們殺到上海。之前那次去姨婆家質問的親戚年紀頗大,可能忍耐力比較高,但我們一到他家整個就震驚了,我們早就知道是小小的「團結戶」亭子間,卻不知道能住成這個樣子。屋裡所有風貌跟八十年代剛搬進來的時候幾乎沒有區別,做飯出門上廁所靠痰盂,沒有空調,只有摺疊扇和小窗機。
不成器的兒子很快和老婆離了婚,孩子在互相推卸責任之後決定給男方撫養。之前我去上海時勉強走了個親戚,看到別人問小孩:「上周你媽帶你跟誰出去玩,是二爸爸還是三爸爸」。
……就,好吧。
土著窮95%因為搭車失誤,在他們家身上體現的尤為明顯。


這時候還要說顏值的重要性:
姨婆從小到大雖然一直不斷在響應號召,但從未像她的兄姐一樣吃過什麼苦,為什麼,因為長的特別可愛。不是大美女,是特別惹人憐愛的可愛,用明星舉例的話大概是安達佑實那種長相……
她的幾個姐姐都是先去新疆或者黑龍江修地球,百般爭取才能勉強兼職去做個孩子王教教書;而姨婆插隊從來沒種過一天地,直接進供銷社做售貨員;回城時也沒跑幾趟沒求人,為了要房子找人結婚,立刻大把的單身狗湊上來給她挑(當時已經30+)。五十多歲的時候依然很漂亮,如果不是後來兒子反覆作,她可能現在還像照片里那麼可愛。
娘家人殺到上海的幾年後老夫妻倆最終選擇離婚,姨婆婉拒了兄姐們的同居邀請,獨自住進了郊區的養老院,日子突然變得陽光燦爛心情愉快。
這裡講前史。姨爹的媽媽和外婆都是二三十年代的「揚州姆媽」,我姥姥給我講的八卦里,她們當時為什麼反對姨婆嫁過去,原因之一就是她們根本不認姨爹這個「上海知青」,據說解放前他家根本沒有自己住處,都是住主人家裡,解放後用保姆的變成了「山東幹部」,一家子住的也是單位提供的小宿舍,上學住學校宿舍,一直住宿舍沒有家,算不得正經的有規矩的上海人。

這個講述應該有水分,但水分估計不怎麼大……所以某種意義上我覺得這也是姨爹一家子八十年代死活要完全回上海,九十年代絕對不去浦東,兒子結婚後也一口咬定誰也不能離開上海的深層原因。




焦灼,怨恨卻無法逃脫的窘境
應該就是像我這樣的吧。父親本地人,母親外來務工,兩人都是半文盲。從小和父母住在40平的房子里,至今26歲都沒有自己的房間,想搬出去住,但捨不得房租。
家裡沒有存款,全被病弱的爸爸拿去看病了。
我上幼兒園,是家裡最窮的時候,交不起學費,被老師要債要到家裡。因為從來沒有見過橘子,在幼兒園,所有小朋友都會剝橘子,只有我,直接啃。
穿新衣服的時候弄髒了,第一反應是心疼得大哭。
小學到高中,每年都申請補助金,又不想被同學知道,只能悄悄地去老師辦公室填寫資料。
每年的春秋遊,都找借口不去,就是為了省那點活動費和買零食的錢。對父母都稱不喜歡出去玩。從來沒有和父母一起去過遊樂園之類的場所,因為不想看到父母心疼門票和在外吃飯的錢。
想要的東西從來不好意思開口,也從來不過生日,因為買蛋糕和準備一桌好吃的會給父母增加壓力。也不好意思說自己想要上興趣班,雖然愛死了小提琴,但是一次也沒有透露過。
上大學后,成績還不錯,獲得一次交換生資格,美國,半年需要9萬,我終於忍不住向父母開了口,但是結果就如同我預料的那樣,我沒能去。名額讓給了另一個同學,從此再也沒有和她打過招呼,因為我覺得我已經輸給他了。
工作以後,在每個月的工資,80%都存下來了,朋友問我為什麼那麼節約,因為我要給自己存嫁妝。沒有辦法靠家裡。喜歡的東西,通常放在購物車裡,很長一段時間,都達不到心理價位,最後也就刪掉了。
到了我這個年紀,26,27歲,身邊的朋友都結婚生孩子了。我也相親過,挑選相親對象時,也很有自知之明,不會挑跨越階級的,我本人外貌條件中等偏上,所以一般都不會被拒絕,但是了解我家裡條件之後,很少有再對我熱情的了。
小的時候不知道什麼叫做差距,現在身邊的朋友聊天時候,都是換房子,買車子,上海牌照的時候,我終於了解了自己的一無所有。有時候真的很羨慕,他們背後還有可以依仗的父母,但是我必須靠自己。並且,時間長了,朋友也會發現你的格格不入,漸漸的,來往也少了。
最近父母在鬧離婚,我擁有了26年的的小小的房子,終於也要不屬於我了。我唯一慶幸的是,我工作的這些年存下了一些錢,也許可以把它買下來吧。
說實話,我目前的工資,如果不考慮家裡,已經足夠讓節儉的我過上比較輕鬆的生活。但是我的窮,不僅僅是物質金錢方面的,我的精神,我的自尊心,我對生活的熱情,都極度貧窮。
要說對父母沒有一點埋冤是不可能的,我希望沒有足夠經濟實力的人不要養育一個孩子。但是我也不應該埋冤我的父母,他們已經在他們能力範圍給了我最好,好吃的都是先留給我,每年過年也會堅持給我買新衣,供我上完了大學。
不可能有一個人對另一個人的感受百分之百理解。因此題主,希望我的回答能夠幫助你理解一些些上海土著的窮,這是一種焦灼,怨恨卻無法逃脫的窘境。你即沒有富足的生活,也沒有豐富的精神世界,沒有廣泛的人際交往,也沒有出去打拚的勇氣。
這就是我,一個26歲的上海土著女孩,從小對於窮的根深蒂固的理解。


老弄堂里的心酸
我們家呀,窮的叮噹響,窮的我只好上知乎來做做諮詢回答遺產繼承相關問題,20元一次,便宜嗎?律師諮詢200一小時,還只跟你讀法律條款。

我小時候我們家裡住在淮海路這裡,20平米的房子住了五口人,我是睡沙發的,沒有衛生間的,在曬台,對的,不是陽台,是曬台,就是一幢樓的人公用的,搭了一個洗澡間,然後是我們家裡搭的,全樓一起用,算算啊,一幢樓四樓,每樓一戶人家,每戶平均三個人,一幢樓最低人數12人,10幾個人要排好隊,夏天的時候挨著洗澡,小孩嗎就光屁股曬台上露天洗。我露天洗澡洗到10歲,隱私什麼的,沒有的,生存最重要。夏天其實還好了,冬天才可憐,不能洗的,四面漏風,沒熱水器,全部靠燒水一桶桶加的,冬天就在房間里弄一個塑料袋子一樣的罩子,水燒好倒進大木盆里,煤氣灶上在燒一壺水,用來冷了加進去的。
冬天一個月洗一次,條件太差,洗澡太累。過春節我家裡也會買新衣服給我穿,我記得讀書的時候買了件堡獅龍的羽絨服,大紅色的。現在這個牌子還在嗎?反正以前買了覺得很嗨威的,名牌。好幾百元錢,我一個盧安達難民買的是l號,為啥呢?因為這樣我就可以年年穿了,第一年穿的時候手是縮在袖管里的。衣服在身上晃蕩晃蕩,跟道袍一樣,有一次,老師說我的衣領已經出油了,我一個冬天沒洗,因為我們家沒洗衣機,冬天洗洗太累,再說羽絨服洗過就不暖和了,我也不捨得洗。
淮海路最開心的是什麼時候?是國慶節,張燈結綵的,所有的小孩都跑出來了,每個人買個充氣的大榔頭,上街玩,充氣大榔頭捏起來,會發出鼓次鼓次的聲音,好玩的不得了。然後見一個人敲一個人,敲人家腦袋,一鎚子下去,人被敲的七葷八素,但是高興啊,我們之為榔頭幫。我沒有的,買買我也不捨得,我就問別的小朋友借,那麼人家也要玩的呀,我就一直找借口騙她手裡的榔頭,一會榔頭好像漏氣了,我幫你看看,一會榔頭太重了你拿的動嗎,拿不動我來幫你拿,抱在手裡摸摸我也開心的。
夏天家裡沒有空調的,這個時候,90年代嗎有錢的已經有空調了,空調8000一個,日產的,我們家沒有的,買不起的,買了也用不起的,熱了怎麼辦,晚上拿把躺椅放在弄堂里吹風睡覺的。

老房子尤其是夏天都不關門的,有一天晚上我在看電視,然後有人偷偷摸摸進房間了,我也不知道,拿走了一隻包,當年可沒有手機啊支付寶啊信用卡啊銀行卡啊,工資都是現金放身上的,一個月工資被偷走了,急得我們全家老小坐在地上哭。後來一個月天天白開水白饅頭,對了,本來我們家就窮,我父母雙下崗,一個月下崗工資加一起500,本來吃飯就是天天清炒捲心菜,或者冬瓜番茄湯,很少吃肉,所以小時候我瘦呀,就跟盧安達難民一樣,沒有油水,小龍蝦吃的最多,那個時候便宜啊,哪像現在有錢人吃的,以前沒人要吃的,就是窮人專用食物,算海鮮呢,我們家一直買的,當葷菜吃的。
我小時候讀書春遊秋遊不參加的,雖然交的錢也不算多,但是要買東西嗎,我不能只帶個饅頭不帶零食的呀,到時候同學給你吃了你沒零食給同學吃,人家要在背後開壞你的,所以不去最好了。我們讀書的時候天天穿校服,這點蠻好的,自己的衣服也不用買了,省錢的很,後來大了,我的校服是我媽在穿。
談談過年,以前的年味不用說,老上海也知道,濃得很,年三十六點開始放鞭炮,十二點的鞭炮聲能嚇得小孩嚎啕大哭,說說現在吧。現在過年,對很多有錢的上海人來講,也就是當假期用的,用來睡懶覺,用來出國旅遊,其實對我們窮人來講,就算2020年了,依然有年味。為啥呢?因為我們窮人還是期盼過年的,你們要是願意的話,年三十那天可以去上海的石庫門啊,棚戶區啊走走看看,那些公用廚房裡擠滿了人,在燒晚上的菜,這一天,大家不在唧唧狗狗,說著家裡長短,你的菜給我點,我的菜給你點,大家一起嘗嘗味道。過年我們還是會準備菜的。
買段鰻香,掛在窗口,有時候早上起來發現被貓咬掉一塊,氣的直跺腳,沒辦法,要通風吹啊,吹的乾乾的,肉雖然貴,過年還是會買,做醬油肉吃,窗口掛了好幾塊肉,我們家還做蛋餃了,有錢人現在都不高興弄,要麼飯店訂一桌。要麼半成品送來一燒,我們窮人其實還是挺把過年當回事的,很多菜平時也不怎麼吃,我們家平時吃的最多的就是大雜燴,就是粉絲啊,黃芽菜啊,雞腿菇啊魚丸啊,貢丸啊之類的,放一起,一鍋湯,一個菜就是一頓飯,這樣比較便宜,還有葷有蔬有湯呢。春節還包春卷,有魚有肉有海蜇,還會買點蝦吃,你們已經吃膩味的東西我還是難得吃吃的,吃的津津有味。
我有時候也會嘴巴饞,我上班自己帶飯。嘴巴饞了我會用盡紅包,算阿算,餓了嗎上叫個麻辣燙,最後結賬5元錢,感覺賺了一個億。


上海第一家肯德基開在外灘,我去吃過的,爸爸媽媽帶我去,一張圓檯面上,坐了八個小孩,都是小孩在吃,爸爸媽媽在旁邊看。不捨得吃,我後來把骨頭也咬碎吃下去了,不捨得吐掉,真的是貴。有一次,四樓的領居買了麥當勞薯條,給我吃了幾根,幾根我含在嘴裡不捨得咽下去,這是我吃過最好吃的薯條了,沒有之一。
後來那裡動遷了,家裡拿了14萬,當年的14萬其實可以買房子,買的還不錯呢,一室戶可以買兩套,兩室一廳可以全款一套,高檔商品房可以0首付n套,但是我們家沒買,因為窮呀,窮人沒眼光的,窮人拿到14萬想在翻個倍日子好過點呀,是翻倍了,買股票,可惜房子已經翻了十倍了,所以14萬翻倍了倒變成買不起房子了。我們家也是可憐,房子也沒,當年相當於現在140萬的14萬,在現在也就是一輛買菜車的價值。
後來就一直只能租房子,租那種使用權的破房子,都是做清潔工的外地人租的,400元一個月,倒馬桶的。再後來,家裡的親戚看我們可憐,給了套不住等拆遷的房子給我們住,也不收房租,因為這個房子實在太破啦,租出去也就千把塊,有錢人也看不上千把塊,在臨沂路那裡,廚房和衛生間是公用的,房間也就30平米,好歹我算有張床睡了,睡陽台。
每天做飯,要大家擠在一起,又熱又悶都是油煙,大家都是窮人,難免要唧唧狗狗,什麼你用了我家的醬油啦,什麼我的油怎麼少了啦。衛生間嗎只有人用打掃都不會的,覺得公用的誰幹了誰吃虧,窮人計較的點都很低。

反正呢就是房子一輩子也買不起了,申請了經濟適用房,但是我們家太窮了,一個月收入三個人只有一萬,其實可以三個人申請兩室一廳的,因為沒錢,就算經濟適用房兩室一廳也買不起,所以就用我一個人名義申請一室一廳了,可以便宜點,還款壓力可以輕點,我現在就等通知挑房子去了
你們知道嗎,上海窮的叮噹響的人多了去了,我就是沒房子,其實也沒那麼苦。上海低保好像是1000來元,很多老破小小區吃低保的家庭是真的苦啊,就是父母70/80,50/60的子女要麼大病,要麼殘疾,要麼低能,要麼精神病,一家靠低保一個月就3000來元過日子。我以前在居委實習過半年,苦的人家是真的苦,富的也是真的富。這都是命啊!
家裡今年還沒開過空調呢,空調這東西要麼就不開,一開就要開習慣了,涼涼的多舒服,到時候一回家就要開,一開開一晚上,周末開一天的,一個月下來電費單子出來后直接嚇成精神病了。
我今天看到個也滿苦的上海家庭,一室戶,一個人上班,一個月到手8256元,一家四口吃喝拉撒都靠一個人,我默默的算了算,我日子倒是蠻好過的,自己的工資就自己吃吃喝喝,父母退休工資在養養我,除了沒房子,哈哈!
上海現在這種房子這種家庭還是很多的呀。
大家要同情我的話,有遺產繼承方面的諮詢。記得來找我,20元你買不了吃虧,20元你買不了上當。
至於為啥我不做律師,我們這種底層本身就是讀不好書考不上大學的人。然後又是由於眼光問題,以前考律師證阿狗阿貓都可以,但是現在必須相關專業畢業才有資格考,所以就算我把法律相關倒背如流,我也沒資格考了,永遠也當不了律師了。長大后才知道窮是怎樣的人生
小學在菜小,同學爸媽都是差不多的底層打工,還有很多外來務工子女,底層窮土著不算太突出。然後因為小學經常考第一,老師讓爸媽千萬別讓我繼續在隔壁的菜場初中上了,轉去一個比較遠的好的公立初中,我突然就開始意識到貧窮這件事了。
和同學出門,被路邊阿姨拉住填問卷。家庭月收入一欄,也就是爸媽一個月工資多少,同學隨便就填了1w+,我忘了當時是如實填寫3-4k,還是隨便扯一個謊想保住面子。
從小几乎沒和爸媽出去玩過,哪怕東方明珠、公園、博物館,任何專屬於這個城市的文娛活動,都是不存在的。初中第一次和同學出去,連地鐵卡都不會插。而同學們幾乎全都是每個假期全家旅遊。那些我從來沒幻想過的地方,西安兵馬俑、海南的天涯海角、香港迪士尼、雲南洱海、桂林山水、四川九寨溝,他們從小都去過了。(日韓基本要到高中才開始去,我也不知道為什麼)
長大以後,我媽還經常說起幼兒園的時候帶我去南京路,因為節約只讓我一人坐小火車,沒想到小火車是單程的,差點把我弄丟。還好我跟著返程的小火車,走回來起點,找到了我媽,虛驚一場。
長大以後,才知道,上海有那麼多免費優質的博物館展覽館、有那麼多符合這個一線城市逼格的活動,而它們,也真的並不是很貴。
長大以後,才知道,上大學只是一個開始,而不必因為我媽在開學第一天就四處問貧困補助卻發現自己也不符合要求,而感覺丟了面子。作為全家族同輩20幾個人裡面唯一考上大學的人,不用為了自己的底層家族糾結,更要拋開他們格局太小的見解,認真去聽更大的世界。
長大以後,最可惜的是才知道有很多本可以的事情,完全不必因為擔心錢,而過度畏畏縮縮不敢去爭取,它們真的一點一點都不貴,而且錢並不是唯一的解決方法。
比如深造學業。因為考研和家裡爆發了有史最大的矛盾,回看當時也不會太責怪自己沒有繼續堅持,因為我現在的內心也未必有這麼強大。我媽不想繼續供我,希望我快點工作補貼家裡,罵了很多難聽的話,到後面也沒有好好複習,也沒考上。考完在家待了一天就被罵得受不了,回學校找了幾天實習就開始工作了。

在那個最冷的凍掉學校水管無法洗澡的冬天,外地同學都已經回家過年了,就我一個上海人還住在宿舍,為了實習。


畢業季因為窮怕了,不想再問家裡要錢,又面臨搬出學校要租房的壓力。工作開始得很倉促,這就是后話了。
但是對現在的生活狀態還算滿意,我從工作開始就是蠻認真地在增加自己的重要性,現在工資也算是達到了家裡有礦的同學被安排進銀行掛個閑職的水平。可以比較輕鬆地追趕潮流,可以看上喜歡的衣服包包化妝品就買了,也可以平靜地說出因為不喜歡所以不需要。
想抱抱當時在zara試衣間看上一套500塊衣服,因為想到連這500都掏不出而痛哭的自己。為什麼去zara呢,因為被別人說我總穿表姐送我的衣服,而同學都說zara便宜又好看。可是為什麼要穿表姐的衣服,因為我沒有錢買衣服,因為我爸媽不想花錢而無視我的需要,因為我覺得表姐的衣服是比我媽幾年前帶我去買的更好。
好了,現在不會了,我可以更自由地去做喜歡的事情。雖然還是一個買不起房也沒有房的底層土著,但是我至少是一個有喜好的、獨立的、準備安身立命的人了。


高興

感動
1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支持
5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6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7 個評論)

回復 虎山寨主 2020-12-10 21:42
我80年代去上海出差,到我們上海所的同事家,那樣的住房,真的不可想象。一個房子住兩家。有一家還要用木梯子爬上。。
回復 8288 2020-12-11 03:18
虎山寨主: 我80年代去上海出差,到我們上海所的同事家,那樣的住房,真的不可想象。一個房子住兩家。有一家還要用木梯子爬上。。
現在還有這樣的居民區
回復 虎山寨主 2020-12-11 03:24
8288: 現在還有這樣的居民區
看到上海市場的土豆和蘋果。。太慘不忍睹。心想呀,要是扛一麻袋東北大土豆給老丈母娘,肯定能把她女兒娶到手。。   
回復 gushu 2020-12-11 08:20
上海倒個馬桶,有什麼可以大驚小怪的?紐約那麼多睡馬路的人,還是國際大都市。比底層,紐約的底層比上海底層差太多了。
回復 newyorker92 2020-12-11 09:38
gushu: 上海倒個馬桶,有什麼可以大驚小怪的?紐約那麼多睡馬路的人,還是國際大都市。比底層,紐約的底層比上海底層差太多了。
儂拎的清。
回復 newyorker92 2020-12-11 10:13
沒有理財觀念,永遠會落後於人。
回復 gushu 2020-12-11 17:13
newyorker92: 儂拎的清。
鼠目寸光的底層人的確是有的,但是只要有戶口,索性窮到底,還可以爭取政府的廉價房,就是幾年前也只要50多萬就可以買一套房。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3-2-6 09:07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