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當YouTube成為《大 紀 元 時報》的擴音器

作者:8288  於 2020-7-8 10:36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作者分類:圖片|通用分類:熱點雜談|已有10評論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支持

鮮花

發表評論 評論 (10 個評論)

回復 8288 2020-7-8 10:43
大 紀 元 時報是村裡的敏感詞
抱歉,您填寫的內容包含不良信息而無法提交
回復 wcat 2020-7-8 10:58
對其收入來自訂閱和廣告深感懷疑!紐約時報、華盛頓郵報等大報的訂閱量都在逐年下降,廣告也被網路擠壓,這個沒多少人看的小報哪裡來那麼多的訂閱與廣告?國稅局應該去查查!
回復 8288 2020-7-8 11:16
wcat: 對其收入來自訂閱和廣告深感懷疑!紐約時報、華盛頓郵報等大報的訂閱量都在逐年下降,廣告也被網路擠壓,這個沒多少人看的小報哪裡來那麼多的訂閱與廣告?國稅局
有不為人知的來源和支持.水很深
回復 虎山寨主 2020-7-8 21:42
8288: 有不為人知的來源和支持.水很深
蠻佩服李洪志能騙那麼多人。我的一個朋友練輪*,妻離子散。
回復 8288 2020-7-9 07:17
虎山寨主: 蠻佩服李洪志能騙那麼多人。我的一個朋友練輪*,妻離子散。
與CCP的洗腦功力不相上下所以被定性
回復 虎山寨主 2020-7-9 08:33
8288: 與CCP的洗腦功力不相上下所以被定性
沒錯。他就是跟共產黨學的。
回復 Wuming123 2020-7-10 01:57
你有錢,就和它懟砸,沒有就忍受吧!
回復 金復新1 2020-7-14 07:51
8288: 大 紀 元 時報是村裡的敏感詞
抱歉,您填寫的內容包含不良信息而無法提交
這樣的問題我在倍可親經常遇到。《法輪功邪教組織當年讚美中共迫害其它信仰團體的罪行必須得到清算》

當年雷哄稚在與中共處於蜜月期的時候,對能否得到中共的賞識還抱以幻想,總以為自己能有一天,終能忽悠住那迷信而又糊塗的老江,邀請自己去政協做官。因此,在它各次所謂的講法中,對中共歌功頌德之詞比比皆是,極盡阿諛奉承之能事,一身的媚骨,醜態百出,令人作嘔。

現僅舉一例。雷哄稚為了要拍中共馬屁,便向弟子竭力讚美中共解放初鎮壓了一貫道,將其吹捧成中共替天行道的典範,以圖中共聞知后受到中共的賞識。它大罵一貫道是五教合一,影響了人們不二法門的修鍊形式,因此上天不容,要借中共之手屠殺一貫道。

它在《轉法輪·卷二》的「萬法歸宗」這一節里罵道:「那個一貫道講五教合一,為天理所不容的。」說:「佛就是佛,道就是道,兩家的理溶在一起是不可能的。」又殺氣騰騰地說:「在舊中國有一個一貫道,當時在清末出現的時候,就講五教同堂。本身就是邪教,清代一出現就殺它,大清皇帝殺它。民國初期,國民黨也殺它,成批成批地槍斃。共產黨一解放的時候,也鎮壓一貫道。為什麼會出現這種情況呢?實際上常人社會上出現的一切事情都不是偶然的。……不是常人在殺它,而是天意,上邊要殺它,不允許它存在。搞什麼五教同堂,這是嚴重的亂法。是魔乾的在常人中的表現形式。」

此時它大概沒想到自己也有被中共鎮壓的這一天,所以只顧說得痛快,全不顧及以後會不會有人問它「江蛤蟆鎮壓你是不是也是天意?」

然而,當雷哄稚一著走錯,失算得罪了老江,遭到鎮壓之後,為了把弟子當小孩來哄,又拋出了「巨難說」。說什麼弟子們現在遭受的「巨難」是史無前例的,是「歷史上從沒有過先例。」(摘自2001年5月13日《弟子的偉大》)又說:「樹立起了自己的威德,從巨難中走過來了。這就是了不起,這就是大法弟子應該做的,這就是你留下的正法的路、覺者的威德。」稱為了成就圓滿之後最高的果位,必須承受有史以來最大的巨難,才會有這麼大的威德,賺夠了威德,就能兌換成「功」,以後到了天上「想吃什麼,一想就有,想玩什麼,伸手就來。」為此,必須主動走出去「散發傳單、圍攻報社、攻擊衛星、造謠惑眾」等的事,才有可能惹惱江,才有可能進監獄遭受巨難。

可是旁邊的狗頭軍師們提醒它:「您是不是忘了以前還提到過一貫道被成批成批地槍斃的事兒,大法遭受的難再大,老江可也沒這麼成批成批槍斃過國內的輪*呀?相反,老江最怕輪*沒人管。為了防止他們隨便上京鬧事,還嚴令各級單位不許隨意解僱他們。每逢敏感日子,還得請他們去外地旅遊,工資照發,幾個人陪著住賓館。派出所對他們要承包到人,一旦出了事,就追究相關人員的責任,逼著幹警把他們當祖宗供著。就是被抓進去的輪*,也必須春風化雨般地轉化,只要轉化了就釋放出去。而我們卻恰恰相反,最巴不得弟子都被抓進去,好大做文章,唯恐弟子不被迫害,一旦有哪個弟子受你蠱惑出去鬧事被抓,我們都乘機開動所有宣傳機器,添油加醋,大肆渲染,竭力炒作,好以此向境外反華勢力煽情,詐騙巨額資金援助。一貫道當年的教主哪裡享受得到這麼高的待遇,哪來那麼多經費呢?我們這哪談得上什麼巨難呢?如果照您的說法,難越大,成就的果位就越高,那舊勢力當初就不該選江蛤蟆當主席,江蛤蟆這麼仁慈,怎麼才能給我們造成巨難呢?舊勢力怎麼這麼傻?當初怎麼就沒定金復新當國家主席、總書記、軍委主席呢?人家金復新早說了,要是他當了國家主席,輪*再一再二不聽招呼,不肯轉化的,二話不說就機槍突突了,連家屬都得遭殃,那才算巨難呢!」

軍師們又說:「況且,受難的只是國內小輪*,您這位教主,乃至我們這些骨幹,都在海外胡吃海塞,賺得盤滿缽滿。還借口籌建修鍊基地而向弟子大肆集資,大興土木,為您建了那麼多的行宮。相反,老江仁慈,連您的老母,您的妹妹都不想當人質扣押,還替你放了出來,讓你們一家在海外團聚。無數小輪*都能隨便申請護照出國,借旅遊之機跑美國申請政庇,試問古往今來,有我們這樣的巨難嗎?哪有什麼迫害呢?哪有什麼巨難呢?這不沒影的事兒嗎?照您的理論,那人家一貫道威德豈不是比我們還大?功德和果位不是比我們還高了嗎?!」

雷哄稚「哎呀」一聲,這才想起自己說過的話,一想也對呀。可要命的是,那書已經印製了無數本下發給了弟子,想收也收不回來了,還怎麼自圓其說呢?

教主不愧是教主,眼珠一轉,馬上想出了個主意,吩咐骨幹們去向世人造個謠,硬說老江活摘了輪*們的器官,開膛剖腹,這樣不僅能比得過一貫道,還能欺騙洋人,煽洋人的情,哄騙洋人贊助自己更多的錢。「這個謊不就圓上了嗎?你們這些死腦筋!怎麼跟為師學這麼久,還不懂得活學活用,用一個謊去圓另一個謊呢?這麼笨,怎麼成得了大事?我死了之後,你們怎麼辦喏~」頓時,在希望山龍泉寺法王殿上,眾骨幹跪倒一片,山呼萬歲:「教主聖明,奴婢們罪該萬死!教主不能死呀,嗚嗚嗚~」

於是,這幫不學無術的傢伙又炮製出了一個「活摘器官說」,硬誣中共活摘了輪*的器官去賣錢。可惜謊言畢竟是謊言,它們推出的證人證言漏洞百出。它們為了煽情,為了突顯中共的殘忍,居然說中共活摘時,連麻藥也不給打,連消毒也不消,直接一刀刺了進去,伸手就把輪*的下水給掏了出來,輪*們為了實現自己今後能跟雷哄稚去天上驕奢淫逸的「偉大理想」,強忍疼痛,即使疼得汗珠直冒,也緊咬牙關,沒有一個願意轉化的。

可是讀者中不乏醫學院校畢業的,這些人質疑道:「哪有這樣移植器官的?器官摘取必須嚴格按照外科手術規程摘取,不全麻不消毒,取出的器官根本就沒有用。」很明顯看出這些所謂的證言,全是外行憑空想象的,只能欺騙無知百姓。

更讓輪*們難以解釋的,是這數以十萬百萬計的輪*被活摘賣錢了,肯定要牽連數以千萬計的親屬,為什麼從沒看見這些親屬鬧事呢?

再說,當初雷哄稚慫恿弟子出去鬧事時,胸脯拍得山響,說「你有我的法身保護,不會出現任何危險。」「我的法身一直要保護到你能夠自己保護你自己為止。」(《轉法輪》)可為什麼這麼多精進弟子被推上手術台時,生死關頭,法身卻袖手旁觀,不能保護任何一個呢?這不反過來證明所謂法身保護之說是子虛烏有的嗎?

可見要說謊也不容易啊,這謊越扯越沒邊了。面對弟子和世人的質疑,雷哄稚每次都選擇迴避,直到最近實在迴避不了了,才訕訕地解釋說這其實是三十六計中的一計,叫做「將計就計」,是舊勢力非要迫害弟子不可,於是它才瞞著弟子私下和「舊勢力」達成了協議,認可了舊勢力的迫害,故意不保護弟子,任由弟子器官被摘,想考驗一下弟子,看看挖出來的心是紅是黑。

弟子們一聽:「我的媽呀!我還在樹立堅定信念來著,堅持著有病不吃藥呢,還當作消業呢!誰知道您的法身到時候會不會也擅自給我來個將計就計,讓我養癰成患呢?看來有病還是要治啊!」只聽著一陣往嘴裡倒藥片的聲音。
回復 金復新1 2020-7-14 08:04
Wuming123: 你有錢,就和它懟砸,沒有就忍受吧!
十分讚賞樓主揭露邪叫的勇氣,請看我寫的《紅三代大美女影視明星傅沖小姐舌戰法輪群魔的故事》

著名紅三代影視劇明星大美女傅沖,系將軍後代合唱團成員,滿人,畢業於上海戲劇學院。其祖父是陳毅部下——開國少將黃萍(傅沖隨母姓),曾任通訊兵部門最高長官,祖母是陳毅手下負責諜報工作的特工,其父也是大官,其母是瀋陽小有名氣的喜劇演員,丈夫是演員范雨林,在《潛伏》中扮演行動隊長馬奎。1998年,她因主演青春勵志偶像劇《紅十字方隊》而走紅(此曲即是由閻維文演唱的該劇片頭曲《軍旗上飄揚著我們的歌》),後來又主演了多部影視劇,收入頗豐,屬於所謂的「金領」階層。因其在父母離異后和父親一家關係緊張,多年來與其父沒有來往。據其自述,她曾患嚴重抑鬱症,羨慕張國榮,有自殺傾向。

一日,她在百無聊賴之際,經友人介紹去觀看神漢「下陰」,她其實本打算讓神漢請其已過世的姥爺,但因無法提供其生辰忌日,只好改看其祖父。其祖父是名人,臨時上網搜索便獲得了詳細資料。

豈料作法不久神漢就被其祖父和祖母附體,爭著要來,最後還是其祖父佔了上風。傅沖原本不信,但作為演員,看得出神漢並非是演戲,更何況神漢的聲音、神態已經變得與祖父無異,還能說出許多她小時候的事和家庭隱私,這些都不是外人所能知道的。

據佔據神漢身體的「祖父」講,他們現在所處境地十分痛苦,極希望有親人能做佛事超度。言辭懇切,幾乎就要下跪。傅沖雖憎惡父親一家,但最後還是決定找一家寺廟作「佛事」。於是花了數十萬元請和尚們作「大型水陸」。沒想到發現和尚們收了錢,並不「敬業」,念經時有人竟不張嘴,傅沖大失所望。不過自此對佛教產生了興趣,認為宇宙存在著人類現在無法了解的另一個世界。

為治癒抑鬱症,擺脫的自殺念頭,她開始研究佛教,不久便痴迷於那位講世界末日但從不應驗的凈空和。除了拍戲,她所有時間都在看凈空的光。當她把凈空宣揚的「中華傳統文化」、「弟子規」等和「佛法」混為一談后,覺得解開了她許多思想疑團,對往昔所作所為痛加懺悔,死心塌地信仰了凈空學說,到處義務散發凈空光碟傳教,據稱把這些年積攢的片酬都送光了。為了做出孝順的榜樣,又決定和解與其父的關係,主動與在北京的父親取得了聯繫。

其父全家幾乎都是法輪功邪教組織成員,連上文所說傅沖已經過世的祖父祖母也都是堅定的輪*。由此可以看出,信了法輪功死後不僅不能去雷哄稚所宣揚的「滑輪天國」驕奢淫逸,反而去了比地獄還痛苦的境地。而且其父信仰得更執著,是北京市法輪功的頭頭,江執政時期,幾次外出「弘法」、「會功」,被開除公職,窮困潦倒。

傅衝去北京與其父和解后,多次與之長談,其父思想開始鬆動,不再滿口都是他的「師傅」。並答應去參加佛教法會,傅沖的二叔二嬸出於好玩也一同前往。在連續幾日的念佛聲中,傅沖和她那位不信佛二嬸居然看見其祖父母借念經的功德坐著蓮花,離苦升天。這對其父打擊很大,原來被雷哄稚吹捧成「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的他,自以為是「度過人的」(聽起來象是「吃過人的」),而感到高人一等,平時眼裡只有雷哄稚,傲慢得不行,此時竟不由得在佛像前跪了下來。當晚傅沖二嬸就做夢,夢見一個和尚敲門,問他想幹什麼?和尚說是來送經書的,二嬸醒后不解其意。結果第二天,當傅沖二叔正在播放傅沖送給他的凈空光碟的時候,她才突然發現這個和尚正是光碟上印的凈空!於是全家人於是都被轉化改信凈空了。

話說回來,江下台後的這些年裡,胡溫和雷哄稚私下串通,沆瀣一氣,不僅使打擊法輪功的工作陷於停頓,形同虛設,相反還暗中資助境外輪*,以求形成倒江同盟,以便賴在18大后不下來。因此法輪功這些年在國內的活動十分自由。回北京后,北京的輪*一見頭頭被傅沖轉化,氣惱不已,叫嚷:「師傅說我們都是『踏著真理如意而來的』,都是宇宙高層次『有來頭』的高層生命,這麼能叫凈空的弟子輕易給轉化掉呢?」於是烏烏鴉鴉糾集了數十輪*,拿出曾經百試不爽的招數,氣勢洶洶跑傅家裡興師問罪「講真相」,實際就是想圍攻傅沖。

好個傅沖!不懼不怕,講事實擺道理,舌戰群魔,最後迫使輪*們都默認了自己是「國賊」,叫圍攻的輪*有來無回,來一個消滅一個,來兩個轉化一雙,堅定的輪*進來,堅定的反輪鬥士出去,目空一切地進來,垂頭喪氣地出去,基本都被轉化了。據說,盤踞在希望山龍泉寺法王殿的大蟒毒蛇雷哄稚聽到這個消息,心疼地趴窩裡幾天下不床:「我跟你傅沖何怨何仇,你要這樣轉化我的炮灰?我湊足這點本錢,容易嗎我?一下午功夫被你這小妮子機槍一突突就『把我兩個連的弟兄都給扔河裡報銷了』(《紅色娘子軍》南霸天和匪營長之間的台詞),以後誰替我去天安門鬧事呀?我……我……我要跟你拼啦!嗚……嗚……」師傅都被氣哭了。

師傅被氣哭是可以想象的的,憑良心講,雷哄稚剛出道時水平比凈空不知道高哪裡去,講話條例非常清楚,凈空啰里啰唆,觀點不高,詞不達意,邏輯混亂,總是處於在為自己辯解的尷尬境地,當然雷哄稚近年年紀大了,腦袋也糊塗了,水平也變得和凈空差不多。但即使如此,傅沖這些貌似有理的言論,應該是難不住有點頭腦的弟子的,完全能夠駁斥回去,可架不住哄稚的弟子裡面白痴占絕大比例,聽這邊講覺得有道理,聽那邊講也覺得有道理,通通沒有主見,想想這些輪*也夠可憐的了。雷哄稚一直吹噓它的弟子「金剛不破」、「成熟了」、「了不起」、「拳腳難使人心動」,自詡這些輪*中自己毒之深而無可自拔,「兄弟我很放心」(《戰上海》湯司令台詞)。沒想到竟然這麼脆弱,傅沖幾句說辭就把他們搞得暈頭轉向。難怪哄稚傷會心落淚。連他自己大概都覺得沒希望了,下半輩子怕是指望不上這些弟子孝敬了。

以上傅沖的經歷,並非是我造謠,我只是簡略地介紹了下,大家可以在網上搜索她的資料,看她演講視頻原版,有幾個小時之長。

秀全、中山、共匪、蔣匪、哄稚、凈空、民運、韓寒、公知,以及鄧江胡溫走資派黑惡貪腐集團之所以都信仰「宣傳」的威力,就是因為看穿了13億中國人大多是白痴,情商高智商低,智力太欠缺,感情太廉價,吃這套表演。中國人相信,誰嗓門大就信誰,哪派辦得熱鬧,就一幫哄從眾,我黨一煽情他就心甘情願去當炮灰,現在一見講普世價值的人多了,馬上又說民主是靈丹妙藥,聽雷哄稚覺得有理,聽聽凈空的也像是真的,自己不相信自己,總要崇拜上幾個公知才睡得安穩,極易被劇情煽動,只要投資下去,只要捨得花錢做廣告,無論拋出多麼低劣、粗鄙、混帳的理論,不愁哄騙不了幾千萬愚民來當炮灰送死,必定會有豐碩的回報,就象當莆田系的假醫生一樣,只要廣告打出去,總會有成千上萬的人來上當一樣,這已經成了規律。

宣傳就是忽悠,可偏偏有人就是吃這個,所以大小影帝在中國如魚得水,有廣闊的市場。要是都能象我這樣有獨立思考和分析判斷能力,明辨是非,依理不依人,如如不動,影帝和姦人無論投資多少億搞宣傳、辦晚會、擺pose、抹眼淚親民都洗不了我的腦,就都能做一回真正的「自我」的話,奸人影帝們就會明白投資下去不會有任何成果,只會白費力氣,浪費廣告費,徒增笑耳,就會自動罷手,以後天下就不會有「宣傳」這個詞了。

現在雷哄稚把它自己編出來的所謂「中華神傳文化」胡說成是「佛法」,凈空把自己編的心靈雞湯式的所謂「中華傳統文化」和「佛法」混為一談,我的結拜兄弟習先生也揚言要「復興中華文化」,說要幫大家圓所謂的「中國夢」,讓13億人畫餅充饑,望梅止渴。在網路愚民懵懂之際,這些勢力經各自狗頭軍師的建議,都前瞻性地意識到了要搶佔中華文化這塊金字招牌,而提前伸出了自己的魔爪,以中華文化的主人自居,妄圖壟斷中華文化,以最後誰能爭取到了美國的承認為準,誰就是勝利者,可以號令天下,自封為中國的主人。
回復 金復新1 2020-7-16 11:45
虎山寨主: 沒錯。他就是跟共產黨學的。
另有一篇《雷哄稚母妹獲釋讓中共首次服軟》由於有太多敏感詞發不上來,所以重新整理后發上來,請大家看看:

中共首次向對手服軟應該在十幾年前。如果你們看過在江鎮壓雷哄稚當天,也就是1999年7月22日雷哄稚發表的兩篇求饒文章《我的一點聲明》和《給中 央及政 府領導的一封信》,就會看到在《我的一點聲明》一文中它曾說:「目前我的母親與妹妹還在北京,情況也很不好。聽說公安要帶走她們。」

然而,僅僅過了幾年(最遲不超過2004年),熟悉雷哄稚家庭的弟子們便驚訝地從輪媒看到新 溏 人電視台多了一個化名叫「宇欣」的主持人,神 暈 藝術團也多了一個化名叫「白雪」主唱,並認出所謂的「宇欣」正是雷哄稚的大妹李君,所謂的「白雪」正是雷哄稚的二妹李平!原來這兩人竟然早已被中共釋放,與其母蘆淑珍移民到了美國。其中的李君很快就嫁給了大(女 支)元的副總裁李繼光,李繼光不久就死了,至今已經過去近十年。連其母蘆淑珍也於去年在美國病逝,網上不少人為此還嘲笑過雷哄稚的「法力」,同情心泛濫的法輪聖(女表)們可去搜索。

輪媒為了顯示中共所謂的「迫 害」,一直聲稱輪 在大陸連行動自由都沒有,為防上京鬧事,中共把它們身份證都收繳了。雷哄稚的家人作為中共的人質,價值不菲,理應壓住不放、折磨致死、死 摘 器 官,為什麼反而毫髮無傷、受到禮遇、輕鬆獲釋,並由中美雙方私下交易,走快速通道移民美國的呢?

這才是中共首次服軟,甚至是國際共 運史上的首次服軟。回顧歷史,我們發現,雷哄稚從1999年起,就一直要求在大陸的輪「走出來」,兌現子虛烏有的「屎前誓約」,也就是為其賣命,到北京滋事,傾家蕩產血拚中共,否則就威脅它們要下「無生之門」,並暗示要反過來讀所謂的「精 進 要 旨」,那就是「只要進京」——「只要進 京鬧 事就能圓滿」,多次在明賄網故弄玄虛地向弟子介紹濟公斗秦相爺的故事,說與警察斗正是開發特異功能的好機會,可以象濟公那樣把惡警落下的電棍打在惡警自己身上……連哄騙帶驅趕地指使炮灰弟子學電影里的拳民,呼喊著「刀槍不入」的口號,發著「法正乾坤」的正念,一撥撥飛蛾撲火般撲向北京,向中共核心陣地發起瘋狂進攻,在中爛海旁邊的天 安門廣場屢屢製造事端,險象環生,儘管被專政鐵拳揍得哭爹叫娘、連北都找不著了,卻一直消滅不完,累得惡警筋疲力盡,嚇得常委膽戰心驚,就怕哪天雷哄稚命令把汽油瓶扔進中爛海來。

中共明白,這樣下去對自己很不利,這樣正好中了雷哄稚的圈套,正是雷哄稚求之不得的,反正電棍打下去痛不到它身上,倒成為它向世人哭訴受迫害的口實,幫它成為反 華 勢力眼中奇貨可居的紅人,中共的形象只會越糟。雷哄稚就這樣終於迫使中共坐下來與自己私下談判,談判內容之一,就是要求釋放這三個人,而交換條件就是雷哄稚保證不再唆使輪仔來鬧事。既然扣押這三個人並不能讓雷哄稚停止搗亂,再扣押下去沒有絲毫意義,權衡利弊之下,中共便與雷哄稚「相向而行」,答應放人。這就是國際共運史上的首次服軟。

我們可以看到,自2004年雷哄稚與中共達成默契以後,輪的搗亂方式發生了重大調整,以前雷哄稚一直給大陸的弟子戴高帽子,說正法的主戰場在大陸,把敢於去天 安 門鬧事的輪仔子抬得很高。此後,對大陸弟子的批評越來越多,高帽子給海外弟子戴了。雖然沒有停止在大陸搗亂,但再也沒鼓動弟子去北京,表彰去天 安 門廣場鬧事的先進事迹越來越少,直至絕跡,而是轉為與美蔣當局合作散發辛耗子的「9  評」,再到後來,乾脆玩起了「3 退」的遊戲,相較於在天 安 門製造事端這一與中共近似(Close Combat)「貼身肉搏」的戰術,這些隔空抹黑做秀,對中共傷害不大,至今所謂的3  退已經玩到了二億,對中共毫髮無傷,在中共能接受的範圍之內。

雷哄稚的3 退9 評,與其說真的是為了反共,不如說是轉移熱點,與中共假打,假裝與中共不共戴天,演戲給美蔣看,以求詐騙美蔣第二年的活動經費,中共開明派對此心知肚明,將其作為雷哄稚的一種遊走江湖、發財致富的謀生飯碗予以充分的尊重和諒解,只求不要來天 安 門鬧事,甚至胡、溫、習為了倒江,反與雷哄稚暗中結盟,資金注入,互相吹捧。

可是,如果現在有人想在輪仔網站搜索那兩篇落款日期同為1999年7月22日的文章《我的一點聲明》和《給中央及政府領導的一封信》,恐怕很難找到。因為雷哄稚怕人看出破綻,為了掩蓋自己與中共私下談判的事實,已將其刪除。據網友考證,《給中央及政府領導的一封信》只放了近一年,到2000年7月就被刪除了,《我的一點聲明》也於2002年8月被刪,另外一篇《雷哄稚老師託人向中國駐美大 使館轉交一封署名信》,不久也被刪除。

對此,輪媒僅於2004年發表了一句話的聲明(如圖),稱「1999年文章絕大部分內容因故暫時封存」,不僅沒說因何故,更沒說這暫時是多長時間。反正直到今天也沒有將其恢復。可惜欲蓋彌彰,早在1999年,方 舟 子的新 語 絲 等網站就曾轉載了這些罪證,谷 歌的鏡 像也能查到,輪*刪了自己的,便以為別人保存的這些「歷史印痕」就不存在了,活像鴕鳥頭扎進沙子,不知屁股還在外面。

雷哄稚吹噓,他的「經文每個字都是法 輪……每個字都是法身,都是佛的形像,連偏旁部首都是單個的佛……都是層層疊疊的佛道神。」句句都是宇宙真理,是絕對不允許篡改和刪除的。然而為什麼又這麼害怕留下這些「真理」讓世人知道呢?

因為他「深悔前言」,當時它還沒有放棄讓中共招安自己進政協當官的幻想,在這幾篇文章中曾主動向中共示好,發誓不參與政治:「我們現在和將來都不會反對政府。別人可以對我們不好,我們不能對別人不好,我們不能把人當成敵人。」在萬言書中稱呼老江是「敬愛的江主席」,可後來又自打嘴巴,逢中必反,提出「解 體 中 共」的政治口號,徹徹底底投身政治。為了掩蓋其通共的罪行,雷哄稚做賊心虛,不惜費盡心機,瘋狂銷毀罪證。

郭瘟鬼妻女獲釋,是公開討價還價的,雷哄稚家人的獲釋,是背地暗箱操作的;郭瘟鬼妻女獲釋,是光明正大,自己說出來的,雷哄稚家人獲釋,是諱莫如深,死不認賬的;郭瘟鬼的妻女獲釋,是郭瘟鬼親自與中共的抗爭得到的,雷哄稚家人獲釋,是犧牲小輪,害得無數小輪家破人亡換來的。同樣服軟,本質不同,同樣獲釋,代價各異。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3-2-6 01:41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