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面對疫情,印度為啥能躺贏?

作者:8288  於 2020-2-19 14:03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作者分類:網路文摘|通用分類:熱點雜談|已有4評論



作者:二號頭目

來源:九邊(ID:ertoumu893)


這兩天微博上不少人讓我說說印度為啥沒疫情,畢竟我是「印度博主」,我當場就掛不住了,內心接近崩潰,等等,我啥時候成印度博主了?這是罵人好不好?


不過很快反應過來了,可能是這段時間在微博上聊印度聊多了,乾脆,寫篇關於印度的長文,跟大家分享下。


印度我是很熟的,我以前兼職我們公司的java培訓講師,有個印度徒弟特別積極,經常主動找我嘮嗑,嘮了好幾年,感覺我在他們那裡住了好幾年似的,而且我那個當初和我一起入職的小夥伴正好在印度當小領導,在印度深度耕耘了七八年,管著一群阿三,對阿三有觸及靈魂的了解,他幾乎所有的話題都在吐槽阿三,今天正好跟大家彙報下。


首先我們要說,我們本文不準備多說印度比較埋汰這事了,只說幾句話。


我們經常在網上聽大家說印度埋汰,其實吧,如果你去了印度,才能明白網上說的也不全對,印度絕大部分地區根本就不是埋汰,是太埋汰了,根本沒法生活,只有少數富人區能達到中國普通社區的水平。


一年前同事去印度出差,他說他第一天完全沒睡著,因為住的六百多塊一晚上的酒店,床單和枕頭散發這一種可疑的死耗子的味道,他自己帶了睡袋臭的都不行,孟買那樣的「印度紐約」,滿大街流浪漢,就在路邊躺著,身上落滿蒼蠅,要不是偶爾翻身,還以為他們掛了,跟他們一起躺著的,還有各種排泄物。


而且河裡漂死屍這種事以前我一直以為是在編排,直到我看到了同事發回來的照片,才發現我太年輕,我就不放圖了,擔心噁心到大家,不過不是到處都有,你得在印度多溜達幾天才能看得到。放張不那麼扎心的圖片大家隨意感受下吧:




說到這裡,大家可能要問了,印度這麼髒亂差,按理說很容易出事啊,為啥還沒出事呢?


01

印度沒小事

一出事就是大事


印度和中國完全不是一碼事,事實上他跟其他國家也都不大一樣。


我們知道,政府行使權力,是通過一級一級的官僚來傳達,最後基層是公務員來實施,用文書系統指揮這些公務員來把國家意志執行下去,比如這次戰疫,就是國家發文件,地方根據自己的情況執行。


反過來,公務員們發現有什麼問題,再通過文書系統向上反饋,上邊發現基層出了問題,通過這些文書來做決定,或者是像中國一樣搞大規模動員,或者像新加坡一樣祭出達爾文。


但是印度不一樣,印度跟我們前文說過的土耳其有點像,都是「二元國家」。啥是二元國家呢?就是城裡已經跟現代國家沒啥明顯差別。但是基層,佔據人口絕大部分的村裡人,完全就是另一個世界,村裡沒有官僚,全靠地方上的族長和宗教頭目來管理。


這倒是很像大清,大清基層的官員派到縣官一級,再往下就得依賴各地鄉紳和長老,長老們德高望重,平時管理鄉里,碰上事情要站出來替全村人說話,有些時候也叫「話事人」。


這種體制有個好處就是國家成本低,畢竟養活那麼多公務員和官員都是需要錢的。但是毛病也很明顯,這種模式國家並不知道基層什麼情況,兩眼一抹黑,所以印度基本所有領域都是一堆爛賬,他們自己也不太能說的明白。


這樣的國家一般都很分裂,領導人也跟個精神分裂似的,因為他要表現出兩個面來,一個是給城市市民看,這時候他就是個現代領導人,往往西裝革履。還有一個面要給村裡的村炮看,這時候領導又像個神棍。


大家往往能看到土耳其的埃爾多安和印度的莫迪往往今天還很正常,到了第二天就成了個神棍,就是因為他們要同時對付成立的現代市民和村裡的上古神棍們,身份就得來回切換,咱們這些外人經常理解不了。


印度也一樣,大家去旅遊,往往去的是孟買和新德里這類印度非常「先進」的地區,大家在那種地方的感覺是髒亂差,紅綠燈少的離譜,滿大街逆行車輛,有點像我國十八線小縣城放大幾十倍后再加點寫字樓什麼的,多少能感受到現代文明氣息,畢竟想辦事可以去找政府相關機構。


但是到了村裡,就完全不一樣了,印度國家機器基本滲透不到基層,靠的是無數個類似「土邦」和「部落」一樣的東西,有點像明清時候的那個造型,皇權不下縣,皇權只能給老百姓指派到縣官,再往下就是老百姓自治。


你們想想,一群老百姓,有事不找政府,會找誰?咋自製?


宗教領袖,地方耆老,大戶什麼的,所以大家偶爾看印度電影的時候,就能發現他們村裡都供著一個神婆子那樣的人物,有啥事都去問她,甚至看病也去那裡看,這就是沒有「破四舊」的封建遺毒。地方上有人發生了衝突,大家第一反應也不是去派出所,能自己解決就自己解決,如果解決不了,就去找其他德高望重的大佬,大佬主持公道。


大家可能要說了,這不好嗎?


當然不好了,這種情況下,印度基層啥事都不上報,基層發生了什麼事,政府完全不知道,還以為啥事都沒。


舉個例子大家就知道了,印度是個強姦大國,每13分鐘就有一名婦女被強姦,每天有6名婦女被輪姦。但是這個數據不是印度官方的,是NGO統計的,印度官方數據卻並不是這樣,強姦並不常見,為啥呢?


因為大家不報警,我看到一個數據,印度99.8%的強姦案是不報警的,都是基層自己解決,所以印度政府也不知道到底什麼情況。


印度不僅強姦不報警,幾乎什麼事都是在基層自然解決,其實大家如果有在村裡生活經驗,也發現村民們從來不去派出所,很少有報警一說。所以印度這個國家很尷尬,很少有什麼事政府能在發芽階段就被注意到,往往是發展到不可控了,才被政府注意到,這時候再趕緊去滅火。


所以我同事這段時間每天都在煎熬,因為整個印度都跟沒事人似的,天天照常上班,也不戴口罩,他現在看誰都像病毒攜帶者。


我們幾個開導他,印度現在還不是只發現一兩例嘛,你怕啥?


他說你們懂個屁,印度幹啥事都非常隨緣,不病死幾千人政府都不一定能注意到有疫情,而且這些病死的人得是大城市,小地方人得了病大家一般會以為他鬼附身了,根本不去醫院,而且去了醫院也經常是給他驅鬼。印度醫療是免費的,但是得有醫療設施不是,印度很多地方還沒通電,那可不就只能靠驅鬼了嘛。


大家可能覺得很魔幻,其實還好,還有更魔幻的,比如我徒弟,他出身印度婆羅門,屬於上等人,上過印度理工學院會寫代碼會配置大型國家級路由器還會彈鋼琴,但是依舊掩蓋不了他是一根神棍的事實。


他不止一次跟我說,他從小不得病,就是因為他手上戴著一個小圈圈,屎黃色,不讓拍照,不然我給你們拍一個,有點像我國妹子們手上戴著的那種一圈圈的手串。他說在印度,只有他們婆羅門的人能戴這種棉質玩意,帶上之後,不僅病毒繞著走,而且印度下層人也得繞著走,如果下層老百姓衝撞了這玩意,下輩子得轉世做肉雞。


後來他說印度人跟中國人不一樣,對生死看的很開,很多印度老人們得了病根本不去看,病死算,當你看懂了輪迴,也就看淡了生死。


我知道咱們國家大部分有錢人也很迷信,但是我依舊被他這套說辭驚的一愣一愣。要知道,印度的人均壽命比中國少8歲,原因還是很明顯的。


這種背景下,印度老百姓極其不信任政府,而且不是中國這種不信任,中國人往往覺得政府里有貪官,但老百姓還是相信政府只要注意到問題,下決心解決,沒有解決不了的。


印度老百姓不信任政府是那種根本不相信政府能解決,因為印度很多地方,是沒有政府的,尤其是南部邦,很多村本來就是半封閉的,人家既不讓外邊的人進去,也不向外邊求助。


網上說印度從來不得傳染病,其實不是,印度不但有傳染病,且不說那些大型傳染病,鼠疫,天花,瘧疾都在印度以百萬為單位搞屠殺,而且很多在中國已經被根除的傳染病他們還在肆虐,比如這幾年尼帕病毒、鼠疫、豬流感、甲流、腦炎,禽流感,登革熱等疾病都在印度盛行過,有的鬧得比較大,印度每年都因為豬流感死千把來人,這還是官方統計的,我們上文說了,更多時候官方根本統計不到。


所以我印度同事現在非常糾結,現在印度的情況是「薛定諤的病毒」,有可能確實印度人體質特異,可以抗下這一波肺炎病毒,或者咖喱抗病毒。但是也有可能已經在基層蔓延,整個國家處於完全的懵懂之中。


而且他怕被灌牛尿,這事也不是子虛烏有,前幾天那個印度總理還在說「牛尿可以治療冠狀病毒」,今天印度衛生部的人也在提倡牛尿,印度人對這個還是很信的,印度的很多飲料和餅乾里都加了牛糞牛尿,全方位地保護印度人的身心。




02

不靠譜的印度人


跟印度人打過交道,你沒被氣死算你牛逼。


印度人好像什麼事都隨緣,啥時候都是一副「又不是不能過」的造型,大不了來生繼續。


幾年前有件事讓我非常感慨,那事到現在都被當成公司的反面案例。


當時印度孟買附近有個機房設備不知道為啥停轉了,導致德里幾十萬人斷網一整天,這事在中國是大的不得了的事,肯定會有一堆人被問責。


但是印度人非常無所謂,那個負責的領導非常淡定,機房只有一把鑰匙,但拿鑰匙這哥們的電話死活打不通,印度那邊的領導維持每半個小時給那小子打一次電話,過了半天才想起來那小子在斷網的那個區域里,又派了個人去找,我們這邊各個廠家的人快要急死了,當時都擔心最後責任掉自己身上。


後來過了一整天,終於找到那小子,去機房一看,耗子把電纜給啃了,又到處找電線,把電線換了後設備終於轉起來了,大家終於舒了一口氣。沒想到後來這樣的事又發生了三次,為啥呢?因為印度耗子好像很喜歡電源線,每隔一段時間就給啃了,讓他們去堵老鼠洞他們死活不去。


後來我們這邊實在是憋不住,這樣弄下去,他們倒沒啥事,我們這邊弄不好被問責。


但是又不太信任印度人,於是在部門裡找了個一個他爹是泥瓦匠,他有年大學暑假在工地上干過的通信工程師,他飛到印度買了一袋水泥,去機房把老鼠洞給堵上,那小子在朋友圈裡po了一張他在印度攪水泥的圖片,他姐嚇了一跳,還以為他被綁架到印度去打黑工了。


老鼠洞堵上后,接下來幾年反正沒再鬧老鼠,不過空調又壞了好幾次,大家知道,機房裡空調是散熱的,空調壞了設備很容易過熱燒壞,那個空調到現在都沒弄好,畢竟我們這邊沒人會搞空調。


如果大家跟印度人打過交道,幾乎沒法避免會體會到這種和印度人打交道特有的無奈和糟心。一想到整個國家基本都是這種人,你就知道他們那邊發生疫情有多恐怖。


比如1984年,印度發生了一次駭人聽聞的重大事故,也就是博帕爾毒氣泄漏事故,那件事和我們上文提到的耗子啃了數據線的事非常像,也是平時操作不當,現場沒一個有責任心的人,幾個人看著存放有劇毒農藥的罐子,竟然比看著一隻哈士奇一樣休閑,美國人給他們搞了好幾套安全系統,到最後基本都被停用,美國不給力,印度不上心,果然不出意外就泄露了,直接和間接死了五六十萬人,殘了二十萬人。


而且印度人的記性跟魚似的,只有幾秒鐘,你跟他說什麼事,一回頭就忘了,約好一起做什麼事,幾乎沒有準時過,甚至他們的火車飛機也不準點,火車晚點一兩個小時幾乎是日常。


但是印度人要需要你做什麼事,卻往死里催。而且好像是一種文化,印度人自己知道同胞們不太靠譜,所以就學會了「嚴於律人」,但是又缺乏一種嚴於律己的習慣,能糊弄就糊弄。


更厲害的是,印度人有種奇怪的同化能力,我們之前說過,伊斯蘭教那樣講究平等的宗教,進了印度后也打上了明顯的印度特色,竟然也分級了,變成了印度特色伊斯蘭,匪夷所思。我那個同事就是,他天天罵印度人不靠譜,沒信用,不守時,然而自己在那邊呆了好幾年後也變成了那麼一個人,回國后大家請吃飯他從沒準點到過。


儘管我同事要變成了一個印度人,不過他對印度的批評非常尖刻。


他說印度政府的話,一句都別信,倒也是不是他們故意撒謊,是他們完全沒個譜,從上到下的沒譜,幾乎沒有認真的人,那幾個核心大城市還好那麼一丟丟,畢竟長期跟老美打交道,天天被美國人修理,多多少少長點心。


其他人就是一群奇葩,前段時間印度人從武漢撤回去700人,他們說自己一個都沒查出來,可能是真沒查出來,也可能是根本沒查,或者抽樣查了幾個,甚至有可能用錯試紙了,這些事在印度這個謎一樣的國家什麼都能發生。


03

奇葩的醫療系統


去過印度的很多中國小夥伴都有一個共同感受,「只有印度人才能當好印度人」,眾所周知,印度是這個地球上最兩極分化的國家之一,富人富的離譜,窮人嘛,湊合著過唄,又不是不能過。


印度的不公平體現在所有層面,我們公司的員工在印度一般得病去私立醫院,印度普通老百姓一般得去公立醫院,他們的公立醫院的原則就是「手頭有啥拿啥治」,我們知道,印度一直在大規模明目張膽生產西方的各種藥物。


這些藥物成本並不高,主要是研發費用高的離譜,印度不用研發,直接生產,所以醫療成本一下子低了很多,西方要在印度做人體試驗,所以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這樣有個明顯好處,如果你知道自己是什麼病,需要什麼葯,那個葯正好能在印度生產,印度這個時候就成了天堂,我國不少人「旅游醫療」,玩的就是這玩意。你想想啊,經常五六千一盒的葯,在印度能賣到五六百,飛機票也不貴,可不就比較划算?


此外如果你有錢,在印度也還不錯,印度的頂級私立醫院很多醫生是在美國培養的,無論是涵養還是素質都非常過硬,還沒美國那麼貴,當然也不便宜,《生活大爆炸》里,幾個主角里,那個印度阿三最有錢,因為他爹是一個印度婦科大夫,想也不用想是私立醫院的,印度的好醫生往往有錢到讓人懷疑人生。


印度最有錢的幾伙人,醫生,律師,工程師,註冊會計師有錢到讓人懷疑人生,其他人窮到懷疑人生,比如孟買很多人一天工作12個小時一個月賺五六百人民幣。


至於公立醫院,就非常隨緣了,醫院往往跟我國社區醫院水平差不多,那裡的醫生往往沒法給你驗血驗尿,而且正兒八經的醫生怎麼可能去那種地方嘛,於是醫療質量也可想而知,經常根據醫院存量給大家開藥,印度也非常喜歡開抗生素,所以大家經常在電視上能看到印度總出現那種「超級細菌」,對所有抗生素免疫。


並且印度吸收了美國的優勢,如果醫院有止疼葯,印度醫生也非常願意給大家開這方面的葯。一般我們說「中國濫用抗生素,美國濫用止疼葯」,印度兩個都濫用。


而且濫用牛尿,如果病情不太確定,那就喝點牛尿,反正又喝不死,而且情況不會變差,為什麼不試試呢?而且印度前總理德賽訪美時,就在媒體前解釋自己年逾80還精神矍鑠,就是因為堅持每日飲牛尿,並認定牛尿是世界一切飲料中最富營養的。而且帶了一些來美國,詢問在場的美國人誰喜歡可以嘗嘗,大家都說謝謝不用了下次吧。


不過我們這些說的都是印度城裡,村裡啥情況那就比較複雜了,千奇百怪,我有年看到一個新聞,說是一個印度知名神婆用點著的酒精和水銀給病人驅鬼的時候不小心把自己給燒死了。你們感受下這種農業重金屬朋克。


而且大家記得那本《貧窮的本質》吧,那本書里反覆講了如何用經濟學小知識在印度推廣疫苗,印度到現在一直都解決不了接種疫苗的事,國家機器的效率之低下,你們感受下吧。


不過印度老百姓不愛打疫苗,人家也有自己的一套道理。印度的廣大農村之間的溝通要弱的多,而且交通也極差,這就造成了印度醫院想去村裡給大家打疫苗非常困難,同時病毒去村裡也比較困難。畢竟印度的火車比自行車快一丟丟,城市化率查了下,比中國差中國20多個點,大部分人互相之間都是一個個隔離的孤島,多少能安全一些。


總結


1、那幾次超大疫情,什麼黑死病,瘧疾,印度其實一次都沒躲開,這幾年也好幾乎每年都有各種傳染病,只是沒人提;


2、印度這種整體低流動性社會一定程度上可以阻隔病毒,病毒往往進了一個村就出不來了,我國2003年沒這次嚴重也是因為那會兒沒高鐵,病毒傳播慢。


3、如果只是2%死亡率而且主要針對老人的病毒,在印度村裡流轉的話,可能大家都注意不到,尤其是印度政府注意不到。


我前幾天還跟我徒弟溝通了下,他說如果印度發生中國那麼大的疫情,肯定不會像中國那麼折騰,印度人把很多事災難都看做一種「渡劫」,不會那麼積極的尋求解決,很可能沒辦法解決呢。


只能等劫難自己過去,就像沒人去解決風和雨一樣,印度風風雨雨幾千年,主要靠躺贏。而且中國的很多操作印度也搞不定,比如一聲令下全國進入近乎戒嚴狀態,物資還能繼續供應,印度根本就不會做類似嘗試。


當然了,聊印度某種程度上而言也是在說我們,印度的國家體系不健全,我們有直插基層的國家體系,有著逆天的動員能力,但是一些官僚里的害群之馬這兩天的表現真心讓人想抽他們,他們某種意義上講更壞一些,因為這些人的低能和自私自利,讓更多的人努力白費陷入危險,挺寄希望於通過這次疫情清理下這群人,也給其他人一個警告,下次碰上麻煩處理能專業一些。


此外印度對基層情況一無所知,我國倒是很清楚,但是一直都不太透明,比如最明顯的是紅某會,除了杭州四川等地,其他的表現的太差了,負分滾粗那種,疫情是一次大考,希望把這些問題暴露出來的同時能改掉,不然真成印度了。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支持
4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4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4 個評論)

回復 sousuo 2020-2-19 21:32
要是我們也這樣,也能躺贏嗎?

其實,躺著都能贏,那就躺著,不也挺好?
回復 borninheaven 2020-2-20 02:29
有一點印度和天朝有點類似, 就是憤青愛國,精英愛錢,好像比天朝更過一點。還有一點學美國, 就是低效腐敗,舉個例子, 兩億預算造個橋, 幾年後連個橋墩都沒見到, 可預算用完了,立案調查結果是一切開銷都合法,比美國過分多了, 那是無效腐敗
聽到幾個印度精英在講, 那幾千萬美元的世界上最便宜火星探測器多半是個腐敗橋墩項目
回復 BANGZI 2020-2-20 06:23
sousuo: 要是我們也這樣,也能躺贏嗎?

其實,躺著都能贏,那就躺著,不也挺好?
中國已經上了全球化的賊船了,每天有無數的人出國,如果中國像印度一樣躺贏,世界各國就等著躺輸了!這次病毒如果中國躺贏到現在,到這會兒全世界估計已經亂了套了!
回復 sousuo 2020-2-20 21:31
BANGZI: 中國已經上了全球化的賊船了,每天有無數的人出國,如果中國像印度一樣躺贏,世界各國就等著躺輸了!這次病毒如果中國躺贏到現在,到這會兒全世界估計已經亂了套
那樣我們就直道超車了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0-4-2 15:11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