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老上海印象】帶血的毛蚶

作者:8288  於 2019-10-23 09:50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作者分類:網路文摘|通用分類:文史雜談|已有5評論

小時候生活困頓,毛蚶是我們這代人的念想。春夏之際是毛蚶季節,家家戶戶都吃這貨,屬於海鮮大葷菜,配上幾款時令蔬菜,咪咪小老酒,聽著收音機里的吳儂軟語,小日子也很滿足,感覺就像神仙似的。

 

毛蚶表面有毛,取名毛蚶。毛蚶心形,中間隆起,貝殼表面有一條條隆起瓦楞狀,似瓦楞,民間也有叫瓦楞子。


據某度查證:毛蚶的營養與藥用價值較高,有化痰、軟堅、散瘀、消積等功效,可治痰積、胃痛、嘈雜、吐酸、症瘕、瘰癧、牙疳等病症。現廣泛應用於臨床治療胃及十二指腸潰瘍。


毛蚶是貝殼類,比魁蚶(赤貝)小,比銀蚶、血蚶大,民間調侃:赤貝是爺爺,毛蚶是爸爸,銀蚶,血蚶是兒子。日本料理里將赤貝做刺身,赤貝體型大,一般有鵝蛋般大小,將赤貝切片、厚實的肉質配芥末沖、日本醬油鮮,滿嘴一口,只有滿足,幸福就是這麼簡單。不過對於毛蚶,日本人只能敬而遠之,遠不如中國人的敢為天下先。


寧波人喜歡用南乳汁(紅方腐乳湯)、薑末薑汁、黃酒醉銀蚶吃,醉銀蚶有大拇指指甲大小的,剝開后,肉質鮮而細嫩,是佐酒佳肴。潮汕、泉州、漳州人特別喜歡吃血蚶,他們認為血蚶殼隆起,摩擦發出的音聲,極似銅錢聲,寓意大富大貴。


上海人都是吃毛蚶專家,上海人吃的毛蚶介於生、熟之間,用「燙」的方法烹制毛蚶,美味堪比生蚝,人稱「shanghai oysters」(上海生蚝)。上海每家每戶都是高手,都有嫻熟「燙」法技能,先要用板刷將每個毛蚶外面刷一遍,清洗乾淨,放在淘籮里,用滾水淋入燙,有經驗的老饕們一撥一翻一弄,憑經驗、感覺,看成色,摸殼溫,就知道是否斷生、燙熟。


出淘籮,一家大小團團圍成一桌,用二分鉛角子(硬幣)做工具,一個一個撬開毛蚶,實在撬不開的,換五分鉛角子。生熟之間的毛蚶殼燙手,肉質溫熱,個個血淋帶滴,毛蚶肉飽滿彈出,水靈靈的,氣色相當好,皆為上佳品。毛蚶肉配本地紅醬油、薑末,一口血水一包湯,帶血的毛蚶味道霞氣靈,吃的就是這股鮮嫩的血腥氣味。


毛蚶那時候一般七分、八分一斤,品相好一點、大一點、肥一點的賣一角三分一斤,在那個年代,物質匱乏且收入少,毛蚶的平民價格算可以接受的,於是便大吃特吃,弄它個滿滿幾大海碗,殼就是一大堆,小山似的,吃剩下的殼,丟幾個到馬桶里,代替馬桶「划洗」,清洗馬桶污垢。


據老同學印大師回憶,小時候菜場里賣毛蚶,是裝在草包袋裡的,菜場到貨后,鄰居奔走相告,馬上會排起長龍。到開秤的辰光,大塊頭胖阿姨圍著橡皮圍兜,用剪刀剪去封口的草繩,力大無比地往水泥檯面上一倒,「嚓!」一記頭,泥漿包裹著的毛蚶草包裡面嘩啦啦的湧出,然後胖阿姨用鋁製秤盤嘩哧嘩哧地抄起毛蚶,上秤。而隊伍中的我們,眼裡看,心裡算,暗搓搓地估摸、盤算著前面顧客有多少人、大概會要買掉多少斤,是否會搶光。遇見有人插隊的,一批阿姨和爺叔會急吼吼扯起大嗓子,高喊著:後頭排隊去……


我以前老房子住烏魯木齊南路,63弄有個鄰居,羅老師,老夫妻倆是北方人,不會吃毛蚶,看看鄰居胡吃海喝的非常扎勁,饞吐水噠噠滴,也像試試,托鄰居帶了幾斤,煮熟透了再吃,不湊巧的是,羅老師夫妻倆第二天上吐下瀉,上醫院病得不輕,而鄰居生吃毛蚶的一點沒事。真是奇了怪了,也有可能是北方人腸胃不適應生食、毛蚶性寒的緣故吧。

        

也就是那一年,88年,毛蚶成了上海甲肝流行的罪魁禍首,我只吃了幾個,也不幸中招,GPT好幾百,眼睛發綠,看看小便醬油色,就知道情況不妙,只是沒有官宣,存僥倖心理。


當時公共場所大家都心照不宣,養成習慣,高難度地用腳開門、關門,用肘部開燈、關燈,除了吃和大小方便之外,都不敢用手接觸。馬路上熟人見面也不握手,僅點頭示意,尷尬地會心一笑。看到眼睛發綠的,像看到妖魔鬼怪似的,避而遠之了。     


        疑似患者天天去醫院看驗血報告,有看自己的,也有幫人家代看報告的,醫院裡人頭攢動,熱鬧非凡,驗血單和結果通知一張張像大字報似的,層層疊疊貼滿整個牆面,大家看報告的熱情賽過了海看高考成績發榜。

    

我自己明知中招,也不死心,天天去看發榜單,那一天看到中招結果,嗡嗡的,頭一下子大了,不過也算心裡安慰,石頭落地,心定了,終於得甲肝啦!

    

甲肝流行的88年春夏之際,所有醫院病房爆滿。根據市政府緊急部署,一夜之間,上海增開了許多臨時病房,工廠、街道、學校、未交房的新公房都騰出空地,改成臨時病房,收治病員,地區醫院作為醫療管理,病情嚴重的,轉上一級流行病專門醫院醫治。


大多數病員不久康復,但也有少數併發症、病危的、沒有生還的也有。至今想來心裡還是有點毛毛的發怵。也許我們這一代大部分人留下的甲肝病史,就是那個年代給我們打上的印記,帶血的毛蚶引來帶血的教訓,牢牢印在記憶中。


後來事實真相漸漸水落石出,甲肝流行的致病原因不是毛蚶本身,而是不良商販在運輸過程中,用了不潔的運輸船和容器所致,但真相浮出水面又如何呢?毛蚶還是繼甘蔗以後,成為上海第二個被禁止食用美味,本地本幫「燙」熟的刺身也就此滅絕。

       

多年以後,在上海毛蚶已經滅絕,退出公眾視野,但是上海老饕們三勿罷、四勿休,依然在惦記著「shanghai oysters」,回味著帶血毛蚶的古早味。老吃客再也不敢從南通附近進貨了,改由南面的石浦,北面的青島,連雲港等地偷偷摸摸地私運混進上海。


「儂今早夜到有空哇,過來咪小老酒。」,「哦喲,有啥好小菜伐?」,「儂過來就是了,有咪道老好的小菜,保證儂打耳光阿勿肯放!」,「是伐?好額呀,我夜到下班就過來,不要讓我失望哦!」


三五好友相約小酌,酒酣之際,主婦會端上一盤帶血的毛蚶,圍在桌邊的吃客們,異口同聲「哇!」,驚叫,然後掩上嘴巴,王顧左右而言他,「噓!」,捲起袖子、拿起筷子悶聲大快朵頤,一切盡在不言中......

1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支持
2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3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5 個評論)

回復 8288 2019-10-23 09:52
精選留言
49
DAI

寫得有血有肉
38
Lisa Fan

寫得生動有趣、上海人對毛蚶的愛恨情仇表達的淋漓盡致,也勾起了我們這段人對歲月的眷戀!
25
★★★★★教練

老上海打樁模子
24
jojo

吃過的絕不會忘記這個美味
16
幫得

哪天請了海歸的博士吃這個毛蚶,我戲稱這個叫Chinese Oyster。。。他哈哈大笑,說翻譯的好!
12
龍頭~在線!

老上海的一級味道.勝過(奧龍).小時候一買就是一臉盆.但是88年也中招(甲肝)康復後繼續吃.實在是太好吃.這倆天也去弄了點得得鮮..不說了.口水...
11
狐狸狸

其實88年甲肝爆發確實是不良商販用裝糞便的船裝運的結果,但是這些年來毛蚶一直不能開禁卻是因為近海污染嚴重,毛蚶體內有很多毒素所致。
10
fandy

還記得那時,家裡吃過的碗筷杯子什麼都要放煤氣上蒸過消毒,一天三頓,煤氣灶上從早蒸到晚,家裡瀰漫著水汽,像是進了澡堂浴室一樣
9
阿杜

確是如此,上海人的味道,不錯。ok!
9
章瑾

好吃的毛蚶,留在記憶里!
9
芒芒芒芒果啊

溫州也吃這個
8


你的文章真是活色生香,帶著濃濃的煙火氣兒,稀飯
8


看這篇文章的的人大多數是老上海人,文章寫的很深動,特別是1988年那次流行甲肝彷彿出現在眼前
7
張少華

兒時的記憶,現實中已被禁止的美食
7
周俊麟

寫的真生動,
回復 ryu 2019-10-23 12:26
8288: 精選留言
49
是敵庄事體,寫進了骨頭!
保證儂打耳光阿勿肯放!

月初在上野的日本人攤頭上買了一小蘿「赤貝」,就是毛蚶,熱水一串,帶血的,毛蚶,保證儂打耳光阿勿肯放!霍啰托!吞夏去!
回復 8288 2019-10-23 15:47
ryu: 是敵庄事體,寫進了骨頭!
保證儂打耳光阿勿肯放!

月初在上野的日本人攤頭上買了一小蘿「赤貝」,就是毛蚶,熱水一串,帶血的,毛蚶,保證儂打耳光阿勿肯放!
美國沒見到過幾十年沒吃過啦
回復 倍兒親88 2019-10-24 11:17
我記得美國好像也是禁吃這種
回復 8288 2019-10-24 11:52
倍兒親88: 我記得美國好像也是禁吃這種
市場上沒見到過。是不是禁止就不知道了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12-11 00:00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