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矽谷的噩夢:舊金山街道上的針頭

作者:8288  於 2019-10-12 03:35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作者分類:網路文摘|通用分類:移民生活|已有1評論


最近《華爾街日報》的一篇文章 《The Streets of San Franciso》 在美國引起了很大的反響。這篇文章其實跟前面的《一部震撼西雅圖的紀錄片:《正在死去的西雅圖:Seattle is dying》》是一體兩面。這篇文章是近年來美國社會對三藩,西雅圖,紐約這些城市日益嚴重的毒品問題以及流浪漢問題的反思與檢討,比如毒品的非罪化是不是走過頭了?是不是蓋房子就能解決流浪漢的問題?同時更深層次地對美國自己價值觀的一個反思。


這裡每個人都在吸毒。。。和偷竊

舊金山一直在做一個實驗:以關愛流浪漢的名義,停止執行傳統的行為規範會發生什麼事情?現在看來的結果是:政府支出激增,街頭反而變得更加髒亂差了。政客們的解釋是,因為公共支出依然不夠,導致流浪問題依然非常嚴重。

然而只要你和街頭的流浪漢交流一下,就會發現這些解釋是徹頭徹尾的謊言:


「這裡每個人都在吸毒。。。和偷竊,」

一位名叫Shaku的刑滿釋放人員在Tenderloin區中心的Glide Memorial教堂對面的帳篷,垃圾和自行車營地中解釋說道。

另外一名住在城市補貼旅館中的前無家可歸婦女被問到是否吸毒?她回答:「這是一個很難的問題嗎?」

50歲的流浪漢Jeff說「我使用毒品,酒精等所有毒品」他閉著眼睛告訴我。


儘管如此舊金山依然堅持不懈地傳達信息:吸毒不僅可以接受,而且被期望的。

衛生部門每年分發450萬個注射器以及酒精棉簽,維他命C用以溶解海洛因和可卡因,以及有關如何系好手臂以注射毒品的手冊。


加州的手冊截圖

官員們在全市安裝了17個針頭回收盒以及自助設施。向青少年們傳遞一個信號:吸毒是成年人生活的正常組成部分。


而該市只有60%的免費針頭回到了回收站,其餘的則最終落在人行道上或下水道中。在海德街(Hyde Street)和金門大道(Golden Gate Avenue)的拐角處,距加州大學黑斯廷斯分校法學院僅幾步之遙,很容易就能以$16的價格(新客戶折扣)購買2克的芬太尼毒品。


政府發的450萬針頭有40%就這樣躺在大街上

自2014年批准第47號提案以來,公共毒品的使用情況變得越來越糟。該提案是一項州投票提案:將許多毒品和財產犯罪降級為輕罪。

當地的檢察官和法官已經擔心會導致「大規模監禁」,他們已經不願起訴輕罪毒品案件。舊金山警察抱怨說,即使是毒販也沒有得到應該的監禁。據《華盛頓郵報》報道,在加利福尼亞的一些城市,毒品法庭已經關閉。因為警察沒辦法通過威脅把毒販送進監獄,迫使毒販進行戒毒改造。


舊金山使得整個流浪漢式的生活方式成為可能。政府會有專門的外勤人員給這些流浪漢們分發牛肉乾,餅乾和其他零食。儘管三藩市每半年進行一次的無家可歸者調查稱流浪漢的「食物安全問題」是一個緊迫的問題,而實際上這些流浪漢的行為表現的並不像食物匱乏的人。比如他們在街角辦公大樓外的裝備通常包括未開封的一磅核桃,一盒未食用的糕點,空的白蘭地瓶,巨大的黑色蕾絲胸罩,骯髒的黃色泰迪熊,高跟紅色絨面革靴子和棕色絨面革夾克。


免費的服務和食物-以及對各種反社會行為的最大容忍-就像磁鐵一樣吸引全國各地的流浪漢向三藩匯聚。流浪漢傑夫說:「如果您流落街頭,那麼舊金山是您應該去的地方。」 這裡有充足的資源-比如淋浴,還有免費的住宿,是的,免費的住宿。一個流浪漢站在城市最新的避難所,說他被提供了四次住房,但他都拒絕了(在庇護所里無法吸毒)。這個流浪漢的庇護所的住戶可以來去自如。在一天中的任何時候他們都可以攜帶著寵物,伴侶和財物來庇護所點餐。


流浪者可以隨時過來點餐


法外階層

現狀是無家可歸者的福利是凌駕於普通工薪階層上的。納稅人付出了幾十億美元,毫無效果。2019年要比2017年的流浪者還增加了17%,達到了8011人。


三藩的民眾還在撓著頭想為什麼?是不是真的像政客那麼說的是,因為城市創建的經濟適用房還不夠多?Bay Area Council Economic Institute數據顯示,沒有其他美國城市能夠像三藩一樣建造這麼多的經濟適用房。從2004-14年開始,三藩市斥資了20億美元建造了近3,000套新的永久性政府資助房,這些住房還配套了戒毒諮詢師和社工。2014年之後政府動工了更多的住房,數千個庇護所床位正在建設中。


儘管很多當地居民反對,但是作用有限


事實上,沒有人理所應當地能在全球房價最貴區域有自己的居所。目前尚不清楚為什麼舊金山市政府會在道德上有義務向街頭流浪者提供免費的住房。然而,即便市政府承擔了這樣的義務,那麼舊金山為何不在稍微偏遠的地界來安置這些無家可歸者。這可以省下數百萬美元用於心理健康和戒毒服務。


比如可以在遠郊未開發的工業園區或者農村地區建設乾淨整潔的園區為整個區域服務。因為流浪問題是不斷變化的-流浪者經常從一個地方轉移到另一個地方。收容流浪漢的園區,也必須得到有效的維護。必須注重安全和紀律,以便被收容者養成自我控制的習慣。而且每個人都應該工作,這樣才有可能重新回到社會。


如果通過分析這些流浪漢的故事,可以發現,事情遠比住房短缺要複雜的多。這些流浪漢背後交織著吸毒,小偷小摸,混亂的兒童撫養的問題,最終造就了今天的問題。沒有什麼簡單的政策能夠輕易改變美國文化的危機。但是可以肯定的是,如果繼續努力使毒品使用正常化,再加上沒有任何節制公共福利的鼓勵,這隻會使得這個問題更加嚴重,更多的人困在這個狀態里


為一個被認知為受害者的階層,專門劃出一片不受法律和傳統道德約束的豁免區,只會毀掉一個城市的生活質量。同樣重要的是,這種豁免使得那些受到保護的人只能生活在自欺欺人和邊緣化的生活中。容忍街頭流浪是城市做出的選擇。但是為了舊金山和其他地方的公共利益,這種選擇應該被取消。


華爾街日報讀者的評論一如既往的犀利,其實大家都是心知肚明,但無奈於現狀的慣性。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支持

鮮花

發表評論 評論 (1 個評論)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12-10 07:13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