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我眼中的香港

作者:8288  於 2019-6-17 23:21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作者分類:網路文摘|通用分類:熱點雜談|已有39評論

發言記錄

最近香港發生的事情很多,本群中關於香港的說法很多,我覺得有義務說幾句,畢竟我在香港已經呆了好些年了。
我很慚愧,本人至今還聽不懂香港話,這主要是由於我的語言能力差,同時也因為我的工作語言不是廣東話,居住周圍大多也不是香港本地人。正因為如此,我的觀點不代表香港人,只代表我自己。在談香港之前,想先聲明幾點:第一,我不會回應那些對香港這座城市和香港市民進行謾罵的言論,作為北大人,謾罵太失水準,就謾罵進行回復和評論也失水準。第二,我會將事實和觀點分清楚,不拿自己的觀點當作事實;第三,我肯定有自己的立場,不會假裝沒有立場,那樣很虛偽,但是很願意回答立場不同的校友提出的問題,如果我不知道答案,會誠實地承認。
首先,我想先說一下一些關於香港的基本事實。最近一位叫羅新的網民發過一個帖子,裡面談到香港在一些重要方面的世界排名:最自由的經濟體,連續24年全球第一;全球金融中心排名第三,僅次於倫敦和紐約;基礎建設競爭力全球第一;航空貨運量全球第一;治安指數全球第六;人均壽命全球第一;3所大學躋身世界前50名......

羅新在帖子中也談到一些香港人對於大陸人血濃於水的歷史事實,指出在每次國難的時候,香港都會挺身而出。例如:二戰爆發之後,香港的兩個小商販發起義賣活動,將一天的收入全部捐給抗日隊伍。這個義舉迅速席捲全香港,從小學生、老婆婆、家庭婦女,到工廠、商鋪、酒店,全民行動,僅這些義賣活動就募捐了幾百萬元。後來,這種方式也延續到其他海外華人聚居的國家,為中國抗戰做出巨大貢獻。
三年「自然災害」期間,很多廣東一帶的災民為了生存偷渡香港,多的時候一天就有幾千人。香港從市民到社會團體都敞開懷抱,伸出援手,給他們提供各種生活用品,掩護他們進入香港。當時,金庸旗下《明報》發表了這樣的社評:「最寶貴的是人的生命!最大的仁政,是救人的生命!」

1998年,中國各地爆發特大洪災,損失慘重。香港政府第一時間撥款賑災,演藝明星也紛紛行動。那一次,香港總共籌款6.8億,世界第一。2008年,四川汶川大地震,香港當年就捐出100億港元的賑災款。之後十年,又援建了近200個重建項目。
這麼多年,香港人做的公益事業數不勝數。娛樂大亨邵逸夫,一生給內地的各項捐款超過100億港元。全國各地的不少高校均有「逸夫樓」;影視明星古天樂,用掙來的錢在內地捐了100所希望小學,人稱「古校長」;香港市民黃福榮,熱心公益,常年做義工。2010年,在青海玉樹地震中,他兩次進入廢墟搶救孩子和老師,自己獻出寶貴生命,等等。我身邊的年過70,還在大陸建希望小學的香港人也不止一個。

羅新所講的有關經濟、衛生、教育、治安、人均壽命等的排名大體與我的閱讀相符,關於香港人對大陸人的同情和支持也被報刊和書籍描寫過,我至今還沒有看到不同的事實描寫。如果有人不同意,可以反駁。
關於香港與大陸的比較

不錯,香港是一個缺乏資源的城市,人才也遠沒有大陸的數量多。假如同文同種人群的智商是正態分佈的話,大陸的人才數量遠比香港多,考慮到科學研究和經濟發展的集群效應和規模效應,與大陸相比,香港的條件更是無法相提並論。與此同時,由於歷史和政策原因,香港也的確有很多問題:它的財富分配的貧富懸殊比中國大陸還要大;經濟對房地產的依賴過高;香港市民、尤其是年輕人的住房十分困難;香港的許多專業人員缺乏創造性,傾向於墨守成規。

由於上述諸多原因,與大陸經濟過去四十年的快速相比,香港的相對分量下降是可以預期的、也是可以理解的。
但是,不可否認的是,正是這個少量中國人積聚的彈丸之地,儘管帶著種種問題,它在過去一百多年包括近四十年的發展是不容否定的,尤其是它對中國發展的貢獻和對亞洲金融業的貢獻遠高於其應該有的份額。不少人說,依託中國的發展是香港發展的一個重要原因,這一點沒有錯;但是有少數強調這一點的人卻刻意迴避為什麼這個小小的、寄生的「依託體」能夠做出高出其應有份額的貢獻,而強大的「被依託體」卻長期得不到發展,只能要靠人家(香港和外國人)的「依託」來發展,不僅如此,還要以居高臨下的態度來嘲笑香港,這種思維方式和辯論方式令人匪夷所思。
在我看來,香港的自由和法治是香港經濟發展和市民不斷提高的生活質量的保障,也是很多外國投資者願意將在遠東的總部放在香港的一個原因。香港的自由,不單單是政治言論和出版自由,還有貨幣自由兌換、對外貿易和投資的自由、建立企業的自由等等,基本上政府沒有多少不合理地干涉企業經營的空間,這樣的制度雖然也會給投機者提供鑽空子的機會,但是更重要的是它給真正的創業者和正當的經營者減少了制度性成本,促進了香港經濟的活力。香港的法治,例如,堅持無罪推定,有完全獨立於行政權力的法院和法官,還有專業的、不受政府支配的專業律師隊伍,這些都是外國投資者願意將總部設在香港的重要原因,而且他們在與中國有關企業簽訂合同時,普遍堅持將法律適用地和仲裁地點選擇在香港。
香港的市民住房非常緊張,但是教育、醫療等社會福利和基本權利保障方面的水平不錯。我講一個親身經歷的例子,有一天我吃魚被魚骨卡住了喉嚨(本人屬貓,好吃魚:)),很難受,但是因為是周六晚上,附近的私人診所都關門了,於是跑到了離家不遠的一處公立醫院,等了三個小時,醫生讓我照了片子,收我住進病房,當天晚上從住院醫生到主管醫生一共三人前後來診斷,第二天被推進手術室,用內窺鏡將魚骨從喉嚨深處夾出來了。出院時到收費處一看賬單,120港幣(大約15美元),當然在賬單上註明:如果我不是香港居民,應繳費用是6000港幣(大約750美元)。可見,香港窮人的醫療是很便宜的。當然沒有看私人醫生那麼快捷和舒適。(這裡有一句題外的話,等我到停車場取車的時候,發現由於將車停在在短期停車的地方過夜,停車費加罰款共計1000元港幣。我一想到住院手術的費用那麼便宜,當然也就毫無怨言的將罰款交了!)
下面在講講這次處於漩渦中心的修改條例究竟是怎麼一回事,以及香港政府重要官員在修法事件中的表現。 被香港市民稱為的「送中條例」是指香港特區政府提交的、目前正在立法會審議的《2019年逃犯及刑事事宜相互法律協助法例(修訂)條例草案》,也有人將其簡稱為「逃犯條例修訂草案」。此次修改相關法例的一個重要目的是提供法律基礎,方便香港特區行政長官今後根據中國大陸、澳門和台灣等司法管轄區提出的要求向對方移交犯罪嫌疑人和進行法律協助。
就我個人看,討論修改引渡條例本身沒有多大問題,但是我與許多香港人一樣,主要擔心的以下幾個方面:

香港的引渡條例的修訂並沒有給立法會以及公眾足夠的討論時間。政府的態度極為傲慢,有強行推行的意圖。修改案提出的時間的是今年二月,之後,僅僅給二十天的公眾參與討論時間,這麼一個後果嚴重的修改條例僅僅只有二十天的公眾討論時間,這無論如何是不夠的。也是令人難以接受的。
雖然西方多個民主國家都與中國簽署引渡條約,但是,香港與大陸之間簽署的引渡法案與法國與中國簽署的引渡法案性質不一樣,法國與中國是國與國之間,巴黎對北京擁有一定抗衡力。而香港只是中國國內的一個城市,屬於中國,尤其是,最終決定是否引渡的特首是又北京任命的。所以,香港當局是否擁有足夠的能力承受來自北京的壓力?這是大家最大的擔心。

在政府倉促推動引渡條例修改的背後,不少建制派議員和北京人大常委會的官員近來不斷提及的關於基本法23條立法的問題,這個立法在2002-2003年曾今引發50萬人的示威抗議,最終因為懼怕民意的三位偏建制派議員倒戈,政府無法通過,被迫撤回。在香港人看來,所謂23條立法是為政治迫害敞開大門,是衝擊香港言論、結社等自由的底線,現在中央又通過各種途徑要求香港重啟立法,大家普遍認為強推引渡條約修改的背後將是強推23條立法。
最重要的是,香港人反對「送中條例」所表達的是對大陸司法制度的不信任,他們知道,大陸的法官由黨的政法委管的,而政法委的書記只聽黨的書記的,一旦得罪了政府,政府想為你定罪十分容易。想當初政治犯劉XX還曾經被以嫖娼的名義判以勞動教養。我想不信任大陸司法制度的恐怕不僅僅是在香港的中國人,假如政府允許一個中立的研究機構在大陸人中間做一個公正的調查,恐怕人數也不在少數。
至於香港官員在修改「送中條例」中的表現,更是讓香港人憤怒。例如:代表政府向立法會提出該法例修改的保安局長李家超,先是在立法會上完全迴避議員提出的問題,在最後一天諮詢的時候,公開說大陸的司法獨立在世界是表現好的。其實誰都知道,從習近平到最高人民法院的院長周強,早已經公開反對司法獨立,而且提出要向「司法獨立亮劍」,而李家超卻以司法獨立排名世界靠前作為大陸司法辯護的主要論據,這不是幫到忙嗎?有這樣的公關,怎能不引起眾怒?叫人怎麼相信特區政府。
再看林鄭月娥。 在6月9日的遊行出發地維多利亞公園,香港警方刻意壓縮遊行路線,以致數十萬等待出發的示威者在毒辣太陽下爆嗮兩個多小時,(我當時在維多利亞公園現場)現場不斷有人中暑倒下;而此時的林鄭月娥卻在冷氣足足的大殿里和北京派來的欽差們出席一個向故宮贈送檀木的儀式,並且遊行之後迫不及待地重申不會改變強行通過「送中條例」的做法,傲慢的林鄭月娥作出的這種對數百萬人的公開挑釁進一步地激怒了香港人!當初50萬人參加反23條立法的時候,董建華在辦公室坐好幾個小時,擔心出事,而且隨時準備應付意外發生。如今林鄭的表現等於是在公開地告訴香港人,我根本不在乎你們想什麼、幹什麼,你能把我怎麼樣?有如此只看北京眼色行事不顧市民觀感的政府官員,你能指望香港年輕人不憤怒嗎?
關於這次香港示威的規模及其相關的問題。 談到這次遊行示威的人數,對外人最大的誤導莫過於「上街的是少數人,沉默的大多數是支持政府的」這樣的論調,在群里聽到人說,參與遊行的最多只有20萬人,我和朋友曾經自己做過一個計算,遊行路線大約3.5公里長,道路的寬度至少有30-40 米寬,還有人行道,以及側邊的道路都是人,一排至少40-50人, 因為人多,遊行出發時間被迫提前半個小時,大約是2:30,隊尾出發的時候已經是晚上8:30, 北大人應該會算術,站在路旁數人頭,一個小時能經過多少人,六個小時能經過多少人?你相信官方關於20萬人的數字嗎?
昨天剛剛看到中國駐英國大使李曉明接受BBC的採訪,他當眾撒謊的本領真令我驚掉下巴,他說遊行的人數只有20萬,而簽名支持政府的人數高達80萬。前面已經說了20萬人之說是何等荒謬,再來看看這八十萬人。且不說遊行者是在烈日酷暑之下煎熬,你叫那所謂的80萬人出來試試?更重要的是,網上簽名只要填身份證前面的四個號和名字便算數,這裡有多少水分就更不用說了,老人、小孩的身份證都可以拿來用,其他人的身份證也可以被盜用。
其實如果中國官方和相信官方的人真的想證明,支持政府的比反對政府的人多,那很簡單,一個全民公投就解決問題了,林鄭月娥和中央政府敢這樣做嗎?否則就不要再編造人數優勢來欺騙輿論了,這樣做太低級了。他們不敢這樣做,是因為他們知道他們沒有多數。
在這裡再講一點題外話,與人數和民意有關,香港的立法會只有一半的席位(35人)是由市民直接選舉的,在這部分席位中,建制派(支持北京政府)佔少數,而民主派佔三分之二以上。至於另外一半席位(35席)是由所謂的功能、界別組選舉的,相當多的組別根本不用選,只有一個候選人;還有的只需要幾十張票就能當選,而且這些選票中有不少是公司投票、集體票,正是這一部分席位的選舉大部分被政府操縱,所以政府才有所謂立法會的多數。
還是有關於參與遊行的報酬問題,不少人說,參與遊行的人沒人發1500元港幣,(群中也有人傳播這個消息)。根據我計算,正規參與遊行的人至少80萬人,如果按照有人散布的參與者每人發1500港幣,那麼不算其他組織費用,單單是發到人手的就高達12億現金。民主派沒有這個資源,至今也沒有看到權威當局指責外國人出錢,這個財氣只有香港政府和大陸政府才有。
這裡再講一點個人的經歷,我參加完上周四過燭光晚會之後離開香港,後來又專門在周日中午趕回香港參加遊行,遊行前在銅鑼灣一家叫「湖南軒」的餐館吃飯,這是一家大陸人開的餐館,當店裡的人知道我吃過飯要參加遊行的時候,問我到那裡領取1500元的遊行費,我問她聽誰說的,她說很多人都這樣說,我告訴他,我不僅不知道遊行有報酬,而且捐出去的錢也比這多。我對她說,如果真有此事,請她帶我去領1500元的報酬,我會付她1499元。她也不好意思的笑了,沒想到這個謠言居然能夠在北大人的群里堂而皇之的流傳,我真不知該說什麼好。
拉拉雜雜地說了這麼多,只是想讓願意知道真相的北大朋友知道香港正在發生什麼,當然裡面有不少是我個人的親歷,是對是錯,自有公論。至於對那些不願意知道香港、討厭談論香港的朋友,非常對不起,我今天有點霸屏了,不過聽說霸屏在這個群是常有的事, 我不是大師,但是也佔用了一點空間,如果我的做法引起眾人的不滿,在下也一併道歉了!

張煒在北大七七七八群的發言
1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支持
6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7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39 個評論)

回復 亦真亦假 2019-6-18 04:22
說得中肯。好多人不明白為甚麼香港人要遊行,說香港是臭港,其實自己是豬圈裡的豬。大陸人應該有知情權和發聲權,他們當中有很多是明白人,不是每個人都是豬。
回復 xxlm00 2019-6-18 04:51
作為一個大陸人,從法律條文本身來說,我是支持立法的,但是看到那麼多人,至少100萬人出來反對,我不得不說,支持香港同胞的決定,不是覺得你們做得對,是單純的尊重你們的選擇。
回復 卡拉歐開 2019-6-18 06:54
其實就是為了反對而反對,見怪不怪了。送中一是37條重罪,政治類的一律不送,白紙黑字寫的;二是要經過香港法院審理。難道香港人對自己的法律體制如此沒有信心?什麼怕大陸,不過是個可笑的借口罷了。回歸22年,大陸干涉過香港的司法?香港的反華分子、反共分子,離開大陸跑到香港的異見分子、貪污腐敗分子、P2P跑路分子成千上萬,大陸可曾抓回一個人?連跑到美國的貪官大陸都能去勸返啊,那些跑到香港的呢?有屁事兒嗎?以前在我家做事的阿姨參加理財項目被騙了十幾萬,跑路的老闆叫王靖安,就躲在香港天天和情人花天酒地,而被他騙的幾千人里自殺的自殺,得病的得病。香港人就這麼愛護逃犯啊?
回復 Sc2885375 2019-6-18 09:01
大陸官媒肯定不敢將「送中」魔鬼細節向國內詳述的。香港人連續兩星期日上亍表達民意,連官媒這次都不敢再說:『只有一兩百萬人上亍示威,還有五百萬人支持,沒有上亍『。

回歸后,大陸國安私自到港挾持疑人非法入大陸扣押,屢屢發生。最出名是幾年前非法令銅鑼灣書店五名人員人間蒸發,他們在香港做合法的事,但大陸政府不容⋯⋯香港是普通法系統,寧縦勿枉,人有剩餘權力,可以做法律不禁止的事。大陸則是寧枉勿縦,有雙規,未有證據先關幾年;人沒有剩餘權力,只准做法律允許做的事的一部分(有些法律允許做的,實際上也不可以做,你知我知。)。所以基本法規定是:港人港審。

而送中引渡法案根本沒有經過立法會的法案專責委員會審議,只向商界傾斜,所謂由香港法官把關是虛的,因為香港法官只是看大陸轉來的書面證據,沒有審查證據真偽的權力,所以連法官都反對。而且政府在連法官、律師公會,親共議員都有異議的情況下就匆匆直上大會二讀;怎麼不招來左中右各派的反對?

令到那麼多平時不問政治的平民百姓自發連續大規模上亍遊行示威,那些『被』當官的能力都幾驚人!
回復 Sc2885375 2019-6-18 09:12
卡拉歐開: 其實就是為了反對而反對,見怪不怪了。送中一是37條重罪,政治類的一律不送,白紙黑字寫的;二是要經過香港法院審理。難道香港人對自己的法律體制如此沒有信心?
香港人是為自己免於恐懼的自由而站出來。香港有言論自由、出版自由,那是老共最不能容忍的。所以記者、出版界第一個站出來反對。香港有一個親共報紙駐京記者程翔,十多年前因為揭露了江澤民與俄羅斯秘密簽約,正式承認俄羅斯擁有黑龍江以北江東64屯的主權,而以間諜罪入獄。
看清楚那37條引渡重罪,其中有兩條就是與政治有關,而且含糊不清,可以依大陸政府的意願隨時改變定義的。

罪犯逃港,責任首先要問製造犯罪溫床的政府,為什麼罪犯可以長時間騙那麼多人?為什麼可以逃港?正如反貪殺貪70年,為什麼還有那海量的貪官污吏?

不應遷怒於那些為自己自由權利而抗爭的人。
回復 卡拉歐開 2019-6-18 09:35
Sc2885375: 香港人是為自己免於恐懼的自由而站出來。香港有言論自由、出版自由,那是老共最不能容忍的。所以記者、出版界第一個站出來反對。
看清楚那37條引渡重罪,其中有
別胡扯了。老共哪裡不能容忍?香港街頭各類黑共的報刊雜誌都死光了?為什麼罪犯逃港?是因為香港很歡迎罪犯,為保護罪犯不遺餘力,發動百萬人遊行拒絕將他們送回大陸受審。
回復 卡拉歐開 2019-6-18 09:48
Sc2885375: 大陸官媒肯定不敢將「送中」魔鬼細節向國內詳述的。香港人連續兩星期日上亍表達民意,連官媒這次都不敢再說:『只有一兩百萬人上亍示威,還有五百萬人支持,沒有
知道你就會講什麼銅鑼灣書店。告訴你,你銅鑼灣書店出版什麼書大陸都不會管,香港大街小巷「反動」書刊遍地,大陸管過?那些出版者難道沒去過大陸?被抓了?但是你非法向大陸出售大陸就要管,明白?
回復 Sc2885375 2019-6-18 10:01
卡拉歐開: 知道你就會講什麼銅鑼灣書店。告訴你,你銅鑼灣書店出版什麼書大陸都不會管,香港大街小巷「反動」書刊遍地,大陸管過?那些出版者難道沒去過大陸?被抓了?但是
哦,原來你有份到香港挾人上大陸⋯⋯
為什麼等香港送中?再到香港挾那王靖安回去不就得了?
回復 Sc2885375 2019-6-18 10:05
卡拉歐開: 別胡扯了。老共哪裡不能容忍?香港街頭各類黑共的報刊雜誌都死光了?為什麼罪犯逃港?是因為香港很歡迎罪犯,為保護罪犯不遺餘力,發動百萬人遊行拒絕將他們送回
氣死了?有能耐就搞個千萬人大遊行,支持「送中」⋯⋯反正那麼多五毛。
回復 卡拉歐開 2019-6-18 10:19
Sc2885375: 哦,原來你有份到香港挾人上大陸⋯⋯
為什麼等香港送中?再到香港挾那王靖安回去不就得了?
因為他躲在香港被保護了啊。大陸尊重香港法制,不能直接去香港拉人,所以他就能逍遙法外啰。
回復 卡拉歐開 2019-6-18 10:22
Sc2885375: 氣死了?有能耐就搞個千萬人大遊行,支持「送中」⋯⋯反正那麼多五毛。
世界上沒有人會為了支持某事而去遊行的,所謂示威、抗議都是為了反對某事。你們為反對而反對者這都不懂?
回復 Sc2885375 2019-6-18 10:42
老共會!忘了你親身參加支持毛主席偉大指示的遊行?是時候要補補腦了。

在資本主義社會,如果不是為自己,沒有人可能動員這麼多人上亍示威的。這是常識。
回復 Sc2885375 2019-6-18 10:52
卡拉歐開: 因為他躲在香港被保護了啊。大陸尊重香港法制,不能直接去香港拉人,所以他就能逍遙法外啰。
不要再侮辱自己了。
回復 卡拉歐開 2019-6-18 10:56
Sc2885375: 不要再侮辱自己了。
一路搞死香港嘅就係嗰啲為反而反嘅人。97回歸前夕製造恐慌,話中共會屠(香港)城。但之後唔知點解,見唔到屠城,反而佢哋子女迴流香港搵工發展。

肥董當年八萬五,不知道威脅幾多大地產商家,啲人話會搞死樓市,最後佢腳痛落台。今日香港人尤其是年輕一群,就係面臨巨大嘅住屋問題。

話咩大陸人雙非蝗蟲,當年莊豐源案,大陸已經表明咁樣無得去攞香港居留權,但係泛民打官司,之後法官給予佢居留權,真係多得你哋喇。

高鐵一地兩檢反對話公安可以隨時跨境執法隨意拉香港人,到今日拉咗幾多個香港人!??

自己妄想被逼害症,睇下精神科仲好,唔好製造恐慌,要拉你,假期咁多香港人,包括年青人,去深圳玩,要捉的話,搜你身學美國入境部門咁開你Facebook、IG ,反中港獨嘅即刻可以拉你。試問到今日拉咗幾多個??
回復 卡拉歐開 2019-6-18 10:58
Sc2885375: 老共會!忘了你親身參加支持毛主席偉大指示的遊行?是時候要補補腦了。

在資本主義社會,如果不是為自己,沒有人可能動員這麼多人上亍示威的。這是常識。
呵呵,你們這個遊行和當年毛搞的遊行怎麼越看越有點像啊。67年香港大遊行是資本主義不?
hidden
匿名2019-6-18 12:02
Sc2885375: 老共會!忘了你親身參加支持毛主席偉大指示的遊行?是時候要補補腦了。

在資本主義社會,如果不是為自己,沒有人可能動員這麼多人上亍示威的。這是常識。
這是豬的常識,狗的常識!相比大陸,習近平可以隨意篡改憲法,14億人口的大國,竟無一人發聲,人人只顧悶聲發財,你不覺的可恥嗎?相比之下,我覺得香港人可愛多了,不管他們追求什麼。
回復 田間地壟 2019-6-18 12:17
好文,大讚!
回復 handso 2019-6-18 15:40
Sc2885375: 大陸官媒肯定不敢將「送中」魔鬼細節向國內詳述的。香港人連續兩星期日上亍表達民意,連官媒這次都不敢再說:『只有一兩百萬人上亍示威,還有五百萬人支持,沒有
最出名是幾年前非法令銅鑼灣書店五名人員人間蒸發,他們在香港做合法的事,但大陸政府不容

黃之瘋  戴耀庭等等 怎麼還沒蒸發?據說黃之瘋還提前出獄了,正好可以參加反送中。
宣揚港獨的書籍怎麼還可以在書店明目張膽的賣??
回復 handso 2019-6-18 15:43
Sc2885375: 香港人是為自己免於恐懼的自由而站出來。香港有言論自由、出版自由,那是老共最不能容忍的。所以記者、出版界第一個站出來反對。香港有一個親共報紙駐京記者程翔
言論自由、出版自由,難道是沒有任何限制的嗎?
宣揚港獨的書籍可以隨便賣,換做另一個政府會允許嗎??
回復 ryu 2019-6-18 15:52
習皇帝說過,中國人知道感恩的。
12下一頁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7-23 18:57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