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1958年倷娘養出儂只小癩痢,典故何在?梗何在?

作者:8288  於 2019-4-12 05:47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作者分類:娛樂|通用分類:文史雜談|已有5評論

馬尚龍|1958年倷娘養出儂只小癩痢,典故何在?梗何在?
 馬尚龍 大上海小龍弄 前天

1958年.那一年,你還沒有出生;你的父親母親都沒有出生。或許你出生了,不早不晚,就是1958年,或者和1958年相近的年份。

那就應了這一句了:「1958年,倷娘養出儂只小癩痢」。其實你並不見得是癩痢,但是癩痢是你的童年胎記。


六月里的癩痢真苦惱,蒼蠅叮來蚊子咬,楊啊楊柳青啊。人民政府發號召,消滅四害最重要。哎哎喲,癩痢聽了哈哈笑——《楊柳青小調》


這童年胎記也是整整一代50后的。因為有好幾條有關癩痢的俗語順口溜,都是俗得很經典,相信50后都曾經溜在嘴巴上的。有一首是用蘇北「楊柳青」小調哼出來的:六月里的癩痢真苦惱,蒼蠅叮來蚊子咬,楊啊楊柳青啊。人民政府發號召,消滅四害最重要。哎哎喲,癩痢聽了哈哈笑。還有一首則是充滿了孩童的想象力:癩痢背洋槍,洋槍打老虎,老虎吃蚊子,蚊子叮癩痢。前一首是對著癩痢的嘲弄,后一首是低幼孩童的指尖遊戲。俗語是俗的,但是投射出的諸多生活真實很有價值:癩痢不少,蒼蠅蚊子很多,滅四害已然是社會運動。


驚動驚動驚動哐……


六十多年過後,我在細究一個滑稽卻又嚴肅的問題:為什麼那一個年代會有群體性的小癩痢出生?為什麼會是在1958年?而不是別的年份? 

回溯到那一個雙重的熱火朝天年代。一重熱是自然熱。那時候夏天是真熱,除了扇子和冷水,沒有任何的降溫設備,住房條件又是極差,一家五六個人住一間朝北亭子間的比比皆是,夏天在耗在家裡要中暑的,還要加上女主人在房間洗澡,孩子也包括老公都不能留在房間里。於是,弄堂和馬路升格為每一家人家的遊戲、洗刷、迴避和乘涼的公共空間。第二重熱是彼時的人來熱,大躍進熱火朝天熱血沸騰。這自然和人來雙重之熱,與小癩痢有著一種奇妙的雙重關聯。


戴花要戴大紅花,騎馬要騎千里馬,唱歌要唱躍進歌


如今的弄堂懷舊都很唯美,尤其是小孩子遊戲,比如滾鐵環、打彈子,鬥雞……儘是童趣。當年的稚兒,如今的老人,還會在社區活動中老夫聊發少年狂。不過所有的懷舊都過濾掉了當時的窘迫和無奈的細節。弄堂遊戲,即便沒有太陽直射,也是高溫烘焙著的,小孩子臉上汗淌淌滴,手一揩,面孔污嘴污臉,因為一雙手是墨墨黑的。弄堂遊戲,童趣固然滋生,不過,暑熱、齷齪,還有點點野蠻,也附著其中。


當年都是窮歡樂,不管吃飽未吃飽。童真有愛心無邪,雉語童心真不少。補丁舊衣露棉絮,轉眼已過幾十年。童年只在夢中繞,索性寫首打油詩——詩、圖/潘方爾


孩子的父母親,尤其是母親,為何就不管?孩子的父親照例上班去了,母親呢?母親響應政府號召,不做家庭婦女,要做勞動婦女,參加了社會工作,沒空管孩子了。我們所知道的里弄生產組,應運而生在這個時候。

確切地說,始於1958年。

在大躍進的熱血亢奮之中,男人出門工作了,女人也出門工作了。她們大多是在弄堂里參加里弄生產組。里弄託兒所,里弄食堂,還有各種服務站,修配站,都是解放婦女的途徑,甚至弄堂里拆鐵門的苦力活,也有娘子軍的身影。到1959年的年底,上海各個街道一共開辦了近3.5萬個里弄生產組,有85萬多家庭婦女升華為勞動婦女,成為里弄生產組的員工。當時上海總人口大約是500萬。



做原來的事,不做原來的人。有點像轉基因,總是會有些意想不到的事情,不做原來的人,也就做不好原來的事了


回想起來,當時的社會形態頗有喜感。男人女人一起響應著兩個號召,一是加緊生產,人人都做勞動者;一是加緊生育,生得越多越好,生十個孩子的女人是光榮媽媽。兩個號召帶來的家務和監管者缺失,由社會頂替。生下來的孩子,五十六天就可以送進哺乳室;家裡沒人燒飯了,里弄有食堂供應;衣服破了,有服務站縫縫補補。誰在託兒所食堂里服務站工作?就是原來在家裡燒飯帶孩子做衣裳的家庭婦女。

做原來的事,不做原來的人。有點像轉基因,總是會有些意想不到的事情,不做原來的人,也就做不好原來的事了。 


隔壁人家屋裡頭,交交關關小鬼頭:阿大阿二阿三頭,一直排到阿八頭。名字叫得老噱頭……


孩子稍稍年長,幼兒園小學放學之後,他們的父母親還在工作,那就是孩子們無管無教無拘無束的美好時光了。弄堂是天然的遊戲場,尤其是酷暑,弄堂具備了一切遊戲的最佳條件,追逐,躲藏,碰撞,攀爬,匍匐……只是待到母親從服務站下班回到弄堂,叫停了玩在興頭上的孩子。回到家裡,洗澡洗下來一盆污水,背上一排痱子,頭上長了點點熱癤。痱子粉撲在背上白乎乎的。對付熱癤,是用紫藥水。

小時候知道有兩種外用藥水,紅藥水和紫藥水。紅藥水用在劃破的傷口,促進癒合;紫藥水則是消炎殺菌,熱癤會化膿,要用紫藥水。熱癤常常有好幾個,每一個熱癤都要塗紫藥水。頭上有頭髮,紫藥水塗不到,先把熱癤處的頭髮剪去。也有熱癤長得太多,就把頭髮剃光的。


很遙遠的家庭必用品了。美國毒理學家通過對大鼠、小鼠進行的動物試驗發現,甲紫是一種劑量相關的致癌物質


紫藥水,是很遙遠的家庭必用品了。即使生活窘迫,上海人通常家裡是會有醫藥箱的,退熱的安乃近,抗生素四環素,外用的紅藥水紫藥水。手劃破了,自己塗點紅藥水;用到紫藥水,顯得有點嚴重,總是大人親自主刀,可能還要挑破潰瘍,要是現在,算得上是門診外科手術了。

很多年之後,我去翻閱了紫藥水的常識:紫藥水,學名甲紫,(異名龍膽紫、結晶紫),屬於三苯甲烷類染料消毒劑;再看下去,大驚失色了——美國毒理學家通過對大鼠、小鼠進行的動物試驗發現,甲紫是一種劑量相關的致癌物質,可導致嚙齒類動物出現肝癌、某種腺瘤和肉瘤……

但願當年的紫藥水不會有那麼長年限的致癌副作用,就像熱癤不會變成癩痢一樣,但是沒有辦法,當年凡是熱癤剪掉一小塊頭髮、塗了紫藥水的,就叫做癩痢。

瘌痢這個年代諢號由此而來。弄堂里一幫小赤佬衝來衝去,頭頂上大多有一塊塊紫色凹坑,用畢加索的誇張變形手法來描繪,那就是紫丁香了。

將熱癤當作癩痢,不是1958年的新發明。傳說朱元璋在南京當上了皇帝時,他那幫子不講衛生的將士將癩痢瘡帶到了南京城。老百姓因此頭上生癩痢瘡,十多歲的孩子尤甚。其實,這就是熱癤。明代還沒有紫藥水,據說是靠吃西瓜清熱吃好的。 


1958年,「紫丁香」盛開。當年凡是熱癤剪掉一小塊頭髮、塗了紫藥水的,就叫做癩痢


頭髮剪掉一塊塊,塗了紫藥水,有點破相。幸好那一個年代好看難看不重要,戰高溫的弄堂遊戲才是重要。頭上塗了一篤一篤紫藥水,照樣鬥雞,捉迷藏,像敵後武工隊一樣神出鬼沒。反正瘌痢頭不是一個兩個,給人家罵也罵人家。有一個順口溜將瘌痢頭笑說到了極致:隔壁人家屋裡頭,交交關關小鬼頭:阿大阿二阿三頭,一直排到阿八頭。名字叫得老噱頭,阿大小頭頭、阿二爛泥頭、阿三洋蔥頭、阿四長豇豆、阿五五香頭、阿六鹹菜頭、阿七芋艿頭、最好白相阿八頭、嘬只橡皮奶奶頭。太陽照勒床橫頭,一家人家捂被頭,統統勒生熱癤頭,人人才剃光榔頭!

市井社會的時代信息,在這一段俗語順口溜中,淋漓盡致,應有盡有。


極有時代特色的中國夢


1958年開始走向社會的83萬婦女,熱火朝天一陣子后,有一些重新回歸家庭,她們既承受不了每天上下班的節奏,更看不下去自己孩子的邋裡邋遢。她們回到家裡,孩子反而不自由了,做不了野蠻小鬼了。當然享福的也是孩子,痱子沒有了,熱癤也少了。

還有些女人則是堅持了職業工作,雖然大多是計件或是計日,比如結一件絨線多少錢,做一天幾角,畢竟有二三十元的月收入,貼補家用已是可觀。生兒育女總是有出頭的日子的。在上海,勤儉持家的賢妻良母總是有辦法的,自己上班,孩子沒比人家邋遢,功課還比人家好。這一代里弄生產組婆婆媽媽,苦了一輩子,好在結局不錯,七八十年代被政府收編了,有了正式工資,有了醫保。在社會上普遍下崗的時候,她們腳翹翹地拿養老金了。


這一代里弄生產組婆婆媽媽,苦了一輩子,好在結局不錯,有了正式工資,有了醫保。


看老年場照片有一個老爺叔,當年是一少年,曾經熱癤夏復一夏,便有了癩痢的綽號。終於漸漸長大,不再混跡弄堂,頭頂上也沒有留下任何疤痕。及至六十多歲了,弄堂里的人還是這麼親昵地叫他:癩痢。生於1958年。


本文首發於《上海航空》雜誌2019年第四期和「魔都空音」,並請漫畫家潘方爾先生作畫配詩。在此一併鳴謝。



馬尚龍

中國作家協會會員,上海作家協會理事、散文報告文學專業創作委員會副主任編審。

上海黃浦區明復圖書館理事長。

上海評彈團藝委會顧問。

馬尚龍海派文化工作室總監。


高興

感動

同情
1

搞笑

難過

拍磚

支持
2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3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5 個評論)

回復 mwmblinds 2019-4-12 16:27
只有上海人看了會心一笑。
回復 8288 2019-4-13 01:57
mwmblinds: 只有上海人看了會心一笑。
還要是老上海銀才懂經
回復 小博人 2019-4-13 11:44
有點意思
回復 前兆 2019-4-15 01:59
上海弄堂頂呱呱!
回復 8288 2019-4-15 02:06
前兆: 上海弄堂頂呱呱!
快拆光了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6-16 18:32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