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魂縈上海灘 -- 文革中的那些鄰居們

作者:8288  於 2018-9-6 14:08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作者分類:網路文摘|通用分類:文史雜談|已有4評論



        留洋派(Creader.com)專欄作者木樁:寫著寫著,就進入文革了。文革中,我家被掃地出門,搬進了上海靠近郊外的新村房,那裡本來是一片農地,六十年代,政府在那片農地上建造了一大群五層樓的新村樓房,住戶很雜,大部分是工人,職員,教師,勞動模範,機關幹部,也有些各行各業的名人:電影演員達式常,漫畫家樂小英 --- 漫畫《三毛流浪記》的作者,還有電影導演謝晉也住在那裡。新村區有兩棟樓和其它樓不同,那是用外匯購買的,住著一批印尼歸國華橋,也有外匯支持的家屬,我家就是其中之一。


  隔壁鄰居是個孤獨的老太太,大戶人家出身,受過高等教育,年輕時做過國民黨的什麼婦女官,似乎是個蠻大的頭銜,實在徒有虛名。想必老太太年輕的時候,鋒芒畢露,愛出風頭,喜歡拋頭露面,誰能料到以後的事呢?49年後,她被送進了監獄,判了無期徒刑。據說在監獄里,老太太是學習毛主席著作的積極分子,思想改造得很好,減刑為20 年。老太太感激不盡,越加起勁地學習毛的著作,還大談心得體會,所以提前釋放了,定為歷史反革命。老太太出獄后住在北京女兒家,本該含飴弄孫,益壽延年,享受天倫之樂的。豈知那位黨員女婿,一介七品芝麻官,狗眼看人低,冷言冷語,話裡帶刺,好像佔了他便宜似的,老太太哪能聽不出來?苦於寄人籬下,只得忍聲吞氣,女兒則敢怒不敢言。老太太也是有骨氣的,不受這樣的窩囊氣,一賭氣,來了上海。 老太太有個兒子在加拿大,是化學工程師,給母親買了新村的一套房子,從此,我們成了好鄰居。


  晚上,聽到輕輕的扣門聲,老太太來了,一臉笑容可掬,她是來拿「參考消息」的,我家裡有從伯父家中拿來的「參考消息」,老太太很喜歡看。有一天,被樓上那個階級覺悟高的鄰居小赤佬撞見,說老太太是歷史反革命,被管制的人,不能看「參考消息」。小赤佬去居委會告發,說發現了階級鬥爭新動向,這下把老太太嚇破了苦膽,再也不敢來拿「參考消息」了。我靈機一動,充當了傳遞員,把「參考消息」藏在懷裡,衣服蓋好,趁黑夜偷偷地溜過去,輕輕扣門三下,這是暗號,老太太趕緊開門,探出頭來,左右張望,接過「參考消息」, 趕緊關門,拉緊窗帘,擰小電燈泡的亮度,像從事地下活動似的。


  樓下住的是三姐妹,高中考不上,工廠又不肯去,高不來,底不求,賴在家裡做社會青年。她們的父母離異,母親去了法國,給三個女兒買了新村的一套房。這三姐妹個個如花似玉,細皮白肉,嬌里嬌氣,嗲聲嗲氣,燙著頭髮,穿著國外寄來的布吉拉,小腳褲子,尖頭皮鞋,街坊鄰居 批評她們「資產階級思想嚴重」。這也難怪,那年頭,革命宣傳畫中的人物,個個是胳膊粗壯的工農兵,一隻拳頭緊握在胸,另一隻手臂高高舉起 ,一臉的憤怒,穿的服裝不是一身藍就是一身綠,這才是最流行的風尚。


  電影導演謝晉住在隔壁一棟樓的四樓,他有四個子女。長女是弱智,看上去些許遲鈍,倒也無別樣。第二個是男孩,謝天謝地,是個聰明的孩子,高大英俊,不僅沒有半點的痴獃,而且遺傳了父親的智慧,繼承了父親的行業,在一個文工團里工作。第三個和第四個都是男孩,一個叫阿三,一個叫阿四,這是兩個智障孩子。 這倆兄弟長得非常像,雙胞胎似的,外人很難分清誰是阿三誰是阿四。謝家雇了一個家庭教師,是個中年婦女,從教會來的, 戴付金絲邊眼鏡,斯斯文文的樣子,鄰居七姑八婆,背後指指戳戳,說她很壞,我看不出她有任何壞的地方,為何要去損她?心裡有些許憤憤不平。有時侯在弄堂里,可以看到家庭教師帶著阿三阿四,一前一後,阿三阿四斜著眼睛,歪著嘴巴,流著口水,嘴裡嘰里咕嚕,不知道在講些什麼。有些不道德的野蠻小鬼,在弄堂口侯著,見阿三阿四走過來了,便在後面扔石頭,叫阿三阿四吃泥土,吃蚯蚓......


  謝晉的父親當年胸前掛著牌子,寫著「土豪劣紳」四字。他高大,挺拔,儒雅,龐眉白髮, 拄著一根拐杖,儼然一付紳士派,悲慘的是,他在文革中服毒自殺了。謝晉的母親平時深居簡出,偶爾見到她,也是神態麻木,氣色陰沉,不與人搭理,但是臉上那些精緻的輪廓殘餘猶在,總也遮不住曾經的美人胚子。那天,她是從四樓的陽台上墜落下去而死亡的,怎麼會墜落下去的呢?有各種說法,有的說是自殺,也有的說是被阿三阿四推下去的,聽來實在有點不可思議,但是鄰居說,人掉在地上了,阿三阿四在四樓陽台上拍手叫好,還叫大家快來看!竟然有人編派這種聳人聽聞的故事,我不相信。我親眼看到老太太面朝下,伏在地上,身上蓋了一塊白布,我不敢走近看,只是遠遠地撇了一眼,趕緊逃回家。那天晚上,腦子裡不斷浮現出白天見到的一幕景象,揮之不去,非常難受,晚飯也吃不下,想嘔吐,結果發高燒了。


  新中國最優秀的導演,他的父母,一個服毒,一個墜樓。謝晉急急趕回家收拾慘局。樓前圍著看熱鬧的群眾,我也擠在裡面。謝晉臉色慘白,面無表情, 沒有哭泣,沒有眼淚,沒有語言。他急速辦完事,隨著殯車匆匆離開。人群里沒有人講話,而用眼淚凝視,用手帕都感到多餘了。大家目送殯車遠去,默默散開,拖著緩慢的腳步離去。那幕景象,不能不觸動我,不能不觸動人類最基本的良知。


  悲痛欲絕的人,他的悲痛卻不敢表示出來,表示出來意味著更大的災難,這是一個痛心的邏輯。如果說法西斯暴行留下了難以計數的血淋淋的屍體,那麼文革的浩劫留下了難以計數的血淋淋的靈魂 。


  每當逢年過節,父親,隔壁的歷史反革命老太太,15號里的漫畫家樂小英,謝晉的父親(自殺前),前樓那個「反動學術權威」,后樓那個「國民黨特務」......反正都有名堂的,統統歸在「牛鬼蛇神」的隊列中。這些白髮蒼蒼,儒雅斯文的老人,拄著拐杖,巍巍顛顛地去居委會集合報到,在毛主席像前站成一排,低著頭,彎著腰,保持九十度姿勢,洗耳恭聽。那個馬列大媽,不識得幾個字,苦大仇深,神氣活現,耀武揚威,大聲訓斥,嚴肅警告:不許亂說亂動,不許搞破壞活動。


  我問父親:爸爸,你們為什麼要搞破壞活動?


  父親回答:我們老了,搞不動破壞了,搞破壞的是那些紅衛兵和造反派。


  只要略有文明記憶的上海老一輩,一定記得,他們那一代的紳士精神,貴族文化,曾經被歌頌,被崇尚,被模仿,成為傳統,成為遺傳。可悲的是,文革時要從細微末節開始徹底剷除, 從文明的一切精雅部位開始瘋狂掃蕩,用一種明知低劣的文化取而代之。 我是在舊文化和新時代的交溶中,聖潔和邪惡的廝殺中,高尚和低劣的夾縫中成長起來的,用我一生的經歷去認識這個世界,在崎嶇艱難的道路上挖掘真金,在風雨迷茫中尋找真理。


  如今的上海灘,往日的恩恩怨怨,曾經的磨難浩劫,早已煙消雲散,我們已經很難再看到曾經留在人們臉上的那種悲哀,那種擔心,那種恐懼。上海灘比任何年代都繁華熱鬧,欣欣向榮。人們喜氣洋洋,出國風,買房賣房風,股票風,大媽炒黃金風,貪官炒小三風,學者炒造假風,孩子炒拼爹風。 人們的價值觀念和我們以前追求的已經大相徑庭了,我們已經變得非常現實了,非常功利了,非常市儈了,我們是不是太過於健忘了?


  讓實實在在的事實有一次說話的機會,夢囈,痴心,期待,都已隨風飄去,此地,挖個小坑,把故事埋葬。


高興

感動
1

同情

搞笑
2

難過

拍磚
1

支持
1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5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4 個評論)

回復 徐福男兒 2018-9-7 00:16
不要埋葬這些故事,應該讓後代知道,才不會再犯同樣的錯誤。
回復 borninheaven 2018-9-7 02:44
許多事物都會隨時間淡化走樣的。 有許多人認為文革只是迫害了共黨幹部和知識分子, 根本沒有迫害過地富反壞右,因為那些文學故事都是寫這方面, 比較戲劇化, 故事化起盪,高大上些
回復 8288 2018-9-8 02:42
pc123: 中國共產黨土匪團伙對人類文明與良知的徹底摧殘,繁殖造就了幾代奴才潑皮無賴獃痴。大陸社會只要還有共產黨,與人類文明社會便格格不入。
目前來講又有誰能代替它?
回復 8288 2018-9-8 13:55
pc123: 任何野蠻的獨裁暴政在被武力推翻前都無現成對等替代政治力量,否則如何解釋暴政獨裁的血腥屠殺鎮壓?正是因為中國共產黨以暴力鎮壓任何和平出現替代它的政治力量
目前有誰能夠做到呢?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8-18 00:57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