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女知青用肉體換回城?

作者:8288  於 2018-8-1 12:55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作者分類:網路文摘|通用分類:文史雜談|已有23評論

網路上的各種流傳,在交待史料來源時大錯特錯

微博、論壇以及紙媒網站,在轉載這則「女知青用身體換回城通行證」的故事,並交待史料原始來源的時候,無一例外都說是來自鄧鵬教授編著的《無聲的群落:文革前上山下鄉老知青回憶錄》一書;甚至有紙媒網站刊文,直接註明文章的作者就是鄧鵬先生。這是一個很嚴重的錯誤。事實上,這則故事的原始來源,是一篇1991年發布的報告文學,與2009年才出版的《無聲的群落:文革前上山下鄉老知青回憶錄》一書毫無關係。

微博傳播,全都註明史料來源是鄧鵬《無聲的群落:文革前上山下鄉老知青回憶錄》一書

鄧鵬先生是一位60年代的老知青,現為美國海波因特大學歷史教授,編著有知青回憶錄系列《無聲的群落》。微博在流傳這則「女知青用身體換回城通行證」的故事時,將原始史料來源,全都歸在鄧鵬先生名下。如圖所示:

微博

網站在轉載相關文章時,錯得更離譜,直接註明這則故事的原始來源是「鄧鵬」

這則故事被廣泛傳播,與一篇名叫《用身體換回城通行證 女知青失身驚動黨中央》的文章有直接的關係,許多網站都轉載了這篇文章,而且將文章的作者錯認為是知青學者鄧鵬教授。如圖所示:

微博

文章中有一段很離奇的「注」(黑體部分):「我(本文作者鄧鵬)所下鄉的地方雖不是建設兵團,卻也查出了問題。我們鄉的黨委書記以誰滿足他的要求,誰就可回城為誘,和鄉里的多個女知青發生了關係,事情敗露后,儘管他有一定的後台,但死罪免了,活罪難逃,去監獄關了好幾年。」 [詳細]編輯遍查《無聲的群落:文革前上山下鄉老知青回憶錄》一書,根本就沒有這樣一篇署名為「鄧鵬」的文章。

真相:這則故事與鄧鵬教授毫無關係,而是出自一篇1991年的報告文學

《用身體換回城通行證 女知青失身驚動黨中央》這篇文章,根本就不是鄧鵬先生編著的《無聲的群落:文革前上山下鄉老知青回憶錄》一書中的內容,至於那個將文章作者定為「鄧鵬」的離奇的「注」是誰給加上去的,以及這篇文章的真實作者是誰,是件很難考證的事情。不過,鄧鵬先生此書出版時間是2009年10月,而編輯在查索源頭的時候發現,早在2008年天涯論壇上就出現了相同的內容[詳細]。有意思的是,該帖子中這一句——「我所下鄉的地方雖不是建設兵團,卻也查出了問題」——並沒有那個離奇的「注」。這則「女知青用身體換回城通行證」的故事,與鄧鵬先生及其著作毫無關係,是完全可以確認的。

那麼,這則故事的原始來源,究竟是什麼呢?編輯力所能及,所能查找到的最早的來源,其實是一篇報告文學。該報告文學名為《被褻瀆的青春》,作者「丁雨雨」,收錄在一本名為《擁抱戰神的孩子們》的知青報告文學集里,由北嶽文藝出版社1991年出版。該文描寫道:

「有些女知青是以肉體為代價換得一張離開農村的通行證的。1972年,安徽某縣首次由貧下中農推薦上大學,全縣數萬知青展開大規模競爭,最終有七十餘人獲得這天大的幸運。在進行上學前體檢時,婦科檢查的大夫驚訝地發現,二十餘名女知青沒有一名是處女,而且幾乎全都不是陳舊性裂痕,再準確點說,她們都是在招生通知發下以後失去貞操的。」

除了女知青的數目存在差異以外,其餘描述與微博及網文完全一致。在沒有找到更早的來源之前,可以暫時認為,這份報告文學,就是這則「女知青用身體換回城通行證」的故事的原始來源。

來源雖然是報告文學,但故事並不見得就是假的

知名媒體人黃章晉先生在微博上對這則「女知青用身體換回城通行證」的故事提出了四點質疑:1、大學體檢竟有婦檢且做數字統計?2、全國知青總數約1600萬,安徽哪個縣能分得數萬知青?3、據統計,75%的工農兵學員是特權家庭或有背景家庭;4、下鄉知青依然是高等人,每個公社都有知青辦,當時對誘姦、調戲女知青的處罰通常極重。

就編輯所獲得的資料來看,上述幾點質疑,其實都站不住腳。

女知青返城上大學被要求檢查「處女膜」是實有其事的

當年女知青返城上大學到底要不要被檢查「處女膜」?有沒有數據統計?答案是:在許多地區,要檢查,有統計。編輯查到一份知青的回憶錄里這樣寫道:

「各公社推薦出來參加高考的知青都到縣裡集中,先是在縣醫院進行體檢。我們先測了身高、體重、視力,再是量血壓、聽心肺,又過了五官科,現在另一個科室門口的長凳上等候。我見凳上坐的全是女知青,沒有男的,檢查完畢出來的人又是一個個臉通紅的,不曉得這科室里檢查個什麼名堂。……我慢吞吞地爬到檢查台上,直直地躺下。『脫下褲子,快!』那穿白大褂的女的走過來,帶橡皮手套的手上拿了個亮閃閃的器具及一把手電筒。我難為情地脫下褲子。『屈起膝蓋,叉開腿。』她話講得飛快,動作也飛快,把手中那個器具往我兩腿中間冰冷地插了進來。我的天,她這是幹嗎呀?……後來與其他女知青『咬耳朵』,才知道所有的女知青,必需通過這道『處女膜』檢查,才能參加文化考試。檢查有問題的個別人,暴露了隱私,丟了臉面,罪人似地回生產隊去了。」(康雪培,《常家莊插隊生活紀實》,收錄於《三色土·旅美知青的故事》,休斯敦知青聯誼會主編)

編輯還查到一份1979年3月17日《湖南省勞動局、湖南省衛生局、湖南省高等教育局、湖南省婦女聯合會關於不準檢查女青年處女膜的通知》的文件,該文件稱:

「近來,各地反映,有的單位在招工、招生、徵兵,吸收國家幹部體檢時,要檢查未婚女青年的處女膜;有的在審查兩性關係案件時,要檢查女方處女膜,還有的甚至在逼死人命后還要檢查屍體的處女膜。把處女膜鬆弛和破裂作為不能錄取女生,女兵,女職工、女幹部的條件和亂搞兩性關係的定案依據。這樣作,造成了極其嚴重的影響。有的女青年未被錄取,本人和親屬都背上沉重的思想包袱,有的蒙受冤屈,甚至含冤自盡。為了保護婦女的合法權益,杜絕這類事件再度發生,特作如下通知……」(《檢察手冊(1978—1981)》,最高人民檢察院研究室編;粗體為編輯所加。)

湖南如此,全國的情況又如何呢?當年5月22日,中華人民共和國衛生部向全國「各省、市、自治區衛生局」轉發了湖南省上述《關於不準檢查女青年處女膜的通知》,通知說道:「各省、市、自治區衛生局:現將湖南省勞動局、湖南省衛生局、湖南省高等教育局,湖南省婦女聯合會『關於不準檢查女青年處女膜的通知』轉發給你們。請你們通知所有醫療單位,『凡是在招工、招生、徵兵、吸收國家幹部或處理兩性關係案件時,一律不準檢查未婚女青年處女膜』,違反這一規定的,視其情節,嚴肅處理。」(《檢察手冊(1978—1981)》,最高人民檢察院研究室編;粗體為編輯所加)可見,招生、徵兵檢查處女膜,實際上是當時的一種普遍現象。

安徽某縣有數萬知青並非不可能

至於安徽某縣是否可能存在數萬知青,編輯手頭沒有安徽各縣的縣誌,故未能查到各縣具體安置的知青數量,只能說:這種可能是存在的。為什麼呢?據金大陸、金光耀主編的《中國知識青年上山下鄉研究文集》所提供的數據,安徽全省共安置了72.55萬知青,安徽現在是56個縣,當年區劃可能略有出入,但差距不會太大,平均每縣萬餘名知青,並不奇怪,某些縣多一些,有個兩萬多乃至三萬,也是有可能的(某縣兩、三萬知青是很常見的,譬如據《叢化縣誌》記載,廣東的叢化縣就安置了2.43萬知青);況且知青也並不是平均分配到各縣的,條件好的縣鄉知青雲集,窮山惡水則比較寥落,是很常見的現象。安徽某縣有數萬知青,並不奇怪。

女知青遭遇性侵犯在當時是個很嚴重的社會問題

黃章晉先生的第三、四條理由,意思似乎是說女知青相對於下鄉所在地的民眾乃至幹部,仍然是存在身份優勢的,是相對強勢群體,故而,這類「女知青用身體換回城通行證」的事情雖然存在,但並不具備普遍性(編輯的理解,如有誤,歡迎糾正)。

但從各種官方披露的資料來看,女知青遭遇性侵犯,在當時的「破壞知青上山下鄉案件」佔據著最大的份額。譬如,據《上海市地方志辦公室》編纂的《上海審判志》記載:「1973年,中共中央、國務院、中央軍委先後下發了文件,要求對破壞知識青年上山下鄉的犯罪活動作堅決鬥爭,對強姦女知識青年的犯罪分子,要按其罪行依法懲辦,對於罪大惡極不殺不足以平民憤的要堅決判處死刑。1973年9月~1974年底,全市法院受理破壞上山下鄉案件364件,其中姦汙、迫害女知識青年的案件佔90%以上,受害者有487名。上海縣上山下鄉辦公室1名工作人員,1968年以來利用職權,威逼利誘,強姦女知識青年3名,姦汙、猥褻16名。」[詳細]

另據中共黨史出版社2006年出版的《塵劫·知青暢想曲》一書記載:「在全國知識青年上山下鄉工作第八期會議簡報上我們可以看到:遼寧省1968年至1973年,共發生摧殘知青和姦污女知青案件3400多起,四川省3296起。」「據國務院知青辦簡報第11期登載,……黑龍江兵團發生姦汙女知青事件365起;內蒙古兵團發生姦汙女知青事件247起;雲南兵團姦汙女知青事件139起;廣州兵團姦汙女知青事件193起。其中師級幹部2人,團級幹部38人……黑龍江兵團簡報第十六期登載,黑龍江兵團某副參謀長調戲女知青七人,邊學習中央文件邊調戲女知青。二十五團副團長在全國召開打擊批鬥姦汙女知青罪犯大會的同時,還在辦公室里強姦了一名女知青。」可見女知青當年遭受性侵犯,是一個很嚴重的社會問題。

具體到安徽,全省「破壞上山下鄉案件」當中,對女知青的性侵犯佔了一半以上

具體到安徽女知青的情況,是怎樣的呢?據劉小平《安徽知識青年上山下鄉述評》(原載《安徽史學》)一文記載:「上山下鄉過程中,給知青的生活帶來的不幸是不能否認的,其中殘害下鄉知青的事情時有發生,其中以逼害女知青為最。據懷遠縣1969年到1973年統計,共發案94起,案由基本是:利用職權,以幫助招工、升學為誘餌對女知青進行姦汙,或趁人之危進行強姦,或以物質引誘,以關心生活為幌子。」「據1975年統計,安徽全省破壞上山下鄉案件中,強姦、姦汙的有319起,逼婚、誘婚的有61起,毆打、捆綁的有118起,殺害的有5起,非正常死亡的有82人。」如此,可以說,專題開篇所引述的安徽某縣「女知青用身體換回城通行證」這一故事,絕非空穴來風。

上山下鄉是一場悲劇;女知青的遭遇則是悲劇中的悲劇。如何面對和反思這樣的悲劇?這其實涉及到整個文革的歷史真相,並不是一、兩期策劃所能講清楚的。這裡只強調一點:在女知青的肉體上狂歡的,在農村不是農民,在廠礦不是工人,在部隊不是戰士……是誰呢,是那些基層權力的實際擁有者;那十年裡,誰是權力的實際擁者呢?是從上而下的各級「革委會」。所以不難想見,當這些案件被送入基層革委會後,其結局會如何;也不難想見,在殘酷的現實面前,女知青們其實沒有選擇;更不難想見,何以大量的強姦案,會被辦成「通姦案」……


高興

感動
2

同情

搞笑
1

難過

拍磚
2

支持
1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6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23 個評論)

回復 8288 2018-8-1 14:55
ManCore人核資本: 這叫什麼事兒
社會現實
回復 老懞 2018-8-1 21:53
是不是很普遍,不敢說。但我知道這事兒發生的很頻繁。我們那個地方就有許多對女知青下手的幹部被抓起來判刑的。
回復 qxw66 2018-8-2 00:47
出路的誘惑和壓力比山大,任何人都會做出如此的犧牲
回復 SAGFS 2018-8-2 02:29
===大陸的部隊里都如此這樣, 農村鄉下那就更普及啦... 當時貧下中農地位很高的...


大陸的部隊里都如此這樣, 農村鄉下那就更普及啦... 當時貧下中農地位很高的...
回復 sissycampbell 2018-8-2 04:05
只要能回家,他們拚命了。犧牲肉體一次,是為回城付出的代價。能夠理解,並同情她們。
回復 qxw66 2018-8-2 06:01
插隊比較農場,此類事本少一點,但安徽這種相對發達地區農村人確實更厲害一點
回復 8288 2018-8-2 07:45
qxw66: 插隊比較農場,此類事本少一點,但安徽這種相對發達地區農村人確實更厲害一點
那裡都一樣.只要有權力就會不擇手段
回復 8288 2018-8-2 07:46
sissycampbell: 只要能回家,他們拚命了。犧牲肉體一次,是為回城付出的代價。能夠理解,並同情她們。
很可憐
回復 8288 2018-8-2 07:49
qxw66: 出路的誘惑和壓力比山大,任何人都會做出如此的犧牲
腐敗就止此不絕
回復 qxw66 2018-8-2 07:58
8288: 腐敗就止此不絕
一筆交易
回復 qxw66 2018-8-2 07:59
8288: 那裡都一樣.只要有權力就會不擇手段
那是,但很偏僻地方農民膽子小很多
回復 8288 2018-8-2 08:07
qxw66: 那是,但很偏僻地方農民膽子小很多
村幹部膽子可不小
回復 qxw66 2018-8-2 08:20
8288: 村幹部膽子可不小
我是說地區差別
回復 8288 2018-8-2 09:15
qxw66: 我是說地區差別
應該沒地區之分人性都這樣.區別在掩飾
回復 8288 2018-8-2 09:17
DamnDuyunlun: Metoo 運動啊,可見腐敗在世界上就此不絕直到今天
還在努力發展之中
回復 qxw66 2018-8-2 09:21
8288: 應該沒地區之分人性都這樣.區別在掩飾
抬杠
回復 8288 2018-8-2 12:48
qxw66: 抬杠
  
回復 light12 2018-8-3 02:04
qxw66: 插隊比較農場,此類事本少一點,但安徽這種相對發達地區農村人確實更厲害一點
毛主席要你接受貧下中農再教育。你啥態度?
回復 qxw66 2018-8-3 02:25
light12: 毛主席要你接受貧下中農再教育。你啥態度?
我從來不接受教育
回復 light12 2018-8-3 02:26
qxw66: 我從來不接受教育
你反對毛主席?
12下一頁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7-19 09:28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