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1945年上海貧困家庭靠吃陽澄湖大閘蟹艱難度日?

作者:8288  於 2018-3-15 08:54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作者分類:網路文摘|通用分類:文史雜談|已有4評論

 2017-10-05 老周 老周望野眼

吃大閘蟹本該是「九雌十雄」,要到陰曆九月秋風瑟瑟時才好。傳統上中秋節的餐桌上應該是鴨子芋艿毛豆,吃大閘蟹的還要再等等的。不過現在的人心急,難得國慶中秋放個假,不來幾隻蟹好像說不過去,於是大閘蟹提前上市了。每年吃大閘蟹的季節總有朋友曬照片,下面還打一行字:1945年的上海貧困家庭,靠吃陽澄湖大閘蟹艱難度日……就是這張圖:



蟹在我們小的時候,好像不是什麼稀罕玩意。記得有一年住在隔壁的崇明人送我們一蒲包(當年蟹都是放在草編的蒲包里的)蟹,一不小心逃了一隻,爬在陰溝里不出來。老祖母看了看說:「算了不要掏了。」後來蟹的價錢越來越貴,緣於香港人喜歡吃蟹,蟹成了出口商品,就稀罕起來了。當年很多上海人「跑路」去香港,把上海的生活習慣帶了過去。本來老廣一盅兩件嘆世界也蠻好,看到有錢的上海佬都喜歡吃大閘蟹,也跟起風來,無腸公子就此身價百倍,害得國人要吃幾隻蟹都要精打細算,這才有了「貧困家庭靠吃陽澄湖大閘蟹艱難度日」的黑色幽默。不過我說的「不是稀罕玩意」,並不包括陽澄湖大閘蟹。「蟹」只是個統稱,品級是永遠存在的。崇明蟹,我們老家無錫的太湖蟹,一直不是特別稀罕的玩意,但陽澄湖大閘蟹,因為其獨特的地理水貌氣溫等原因,自古以來就不是普通老百姓能隨便吃的家常菜。就好比一樣吃條魚,魚塘里養的鯿魚和海里捕的石斑,檔次不可以道里計。這張照片里的小朋友,看穿著打扮算不上貧困,卻也絕不富裕。一桌子蟹放在桌上,不可能是陽澄湖大閘蟹,可能是崇明烏小蟹吧。既然說到這張照片,倒想說說它背後的事情。這張照片的原版是這樣的:



這張照片是1945年底1946年初的時候,由美國海軍士兵沃爾特·阿魯法特(Walter Arrufat,1920-2007)拍攝的。沃爾特·阿魯法特1920年出生於美國紐約州的賓厄姆頓。他在IBM公司工作了45年,先是在開發光碟機驅動器的新產品事業部工作,后從事地鐵售票系統的設計和開發。沃爾特還是一名專業的婚禮和肖像攝影師,曾經擔任聖克拉拉縣攝影家協會主席(前兩天剛剛發生槍擊慘案的拉斯維加斯就屬於聖克拉拉縣)。沃爾特的妻子瑪莎也是攝影師,二人在美國和歐洲到處拍攝,留下很多佳作。這張照片原來的釋文只有兩個英文字:Eating Crab——吃蟹。什麼貧困家庭啊,什麼陽澄湖大閘蟹啊,什麼艱難度日啊,都是後來好事者加上去的「澆頭」。


沃爾特·阿魯法特(Walter Arrufat,1920-2007)


二戰期間沃爾特在美國海軍服役,1945年10月12日到1946年2月5日期間,在上海呆了四個月不到一點。當時沃爾特掌管船上的暗房。每次上岸,他都會用捲煙換一卷膠捲,在上海街頭拍攝了很多資料畫面。后選中其中的96幅集結成冊出版發行,書名為「Shanghai in 1945」——1945年的上海。今天既然說到這張照片,說到沃爾特,說到大閘蟹,我做了點功課,把這套書里全部96張照片一併貼在這裡,看看1945年的上海,除了貧困家庭靠吃陽澄湖大閘蟹艱難度日以外,還有些什麼樣的景緻?


1、Baby ande Old Man 寶寶和老人


2、American Section with Car 車上看美國區


3、Baker 羌餅師傅(老周註:從標記看是清真的)


4、Wall with Bird Design 牆和鳥紋(老周註:應為松鶴蝙蝠組成的福壽圖紋)


5、Bird's Eye View of Cars on Shanghai Street 上海街頭車輛鳥瞰


6、Cutting Wood 砍木柴


7、U.S. Army and Navy China Bowl Football Game美國駐軍美式足球賽,陸軍對海軍


8、Eating Crab 吃蟹


9、Making Basket 做籮筐


10、Making Brickets 做煤餅


11、Shanghai Boy with Pots of Plaster on Yoke 用扁擔挑水泥的上海小孩


12、Butcher 肉販(老周註:應為熟菜店。右邊的迪斯尼廣告很有意思)


13、Children in Garden 花園中的小朋友


14、Cigarette Butt Collector 拾香煙屁股


15、Street Corner 街角


16、Classy Truck 漂亮的卡車


17、Cutting Straw 鍘草


18、Cutting Wood 劈柴


19、Doctors' Office 瞿直甫醫院(在今華山路常德路的位置)


20、Dragon Design 龍紋


21、Wall with Dragon Design 龍壁


22、Drawing Water from Well 打井水


23、Eating Lunch at Shop 店堂內的午餐(老周註:看樣子是家鐘錶店)


24、Engraving Stamps 刻圖章(老周註:有的資料望文生義看到stamps就翻譯成郵局,其實這裡stamps是印章的意思)


25、Engraving Steelyard Scale 刻秤星


26、Family Eating in Sampan 舢板上吃飯的一家


27、Flower Stand 花架


28、Flower Vendor 賣花小販


29、Four Children 四個小囡


30、Grass House 草房


31、Grass Hut 草棚頂


32、Graves Above Ground 田地里的陰宅


33、Junks 帆船


34、Hotel Building and Suchow River 百老匯大廈和蘇州河


35、Japanese Army Waiting to Leave Shanghai 等待被遣返的日軍


36、Jewish Refugee Camp in Shanghai 猶太難民收容所


37、Jewish Family in Shanghai 上海的猶太人家庭


38、Junk at Anchor 帆船拋錨


39、Junk Docking 停泊的帆船


40、Junk Sailing 揚帆


41、Junk under Sail 收帆


42、Navy Ship and a Junk 軍艦和帆船


43、Junks have eyes to see where they are going 自有眼睛指引帆船的航向


44、Young and Old 小和老


45、Majestic Junk 大帆船


46、Making Cigarettes from Butts 香煙屁股搓香煙


47、Man Frying Food on Street 街頭小吃攤


48、A Man in Fur Hat 皮帽男


49、Men Pulling Logs 拉原木


50、Two Old Men Talking on Bench 公園長凳嘎山胡的老人


51、Using Crosscut Saw 拉大鋸


52、Mom and Baby 姆媽和囡囡


53、Mule and Hay Wagon with Retired Sikh 騾車和草堆上的退役紅頭阿三


54、Pigs to Market 小菜場運豬肉


55、Rickshaw Driver 黃包車夫


56、Rickshaw parked in a quiet alley 僻靜弄堂里停的黃包車(老周註:實為三輪車)


57、Rickshaw on Bridge 黃包車下橋(老周註:看似河南路橋)


58、Sailor and Children Looking at Camera 看著鏡頭的水手和小孩


59、Sampan 舢板


60、Sampans in Suchow Creek (Suzhou River) 蘇州河裡的舢板


61、Old Shanghai Street Scene 老上海街景


62、Sikh on Hay Wagon 運草車上的印度錫克人


63、Street Eye Doctor 街頭眼醫


64、A Street Fortune Teller 站街算命先生


65、Selling Sugar Cane 賣甘蔗(老周註:應為甜蘆粟)


66、Scene of Old Shanghai 老上海一瞥


67、Sampans in Suchow Creek (Suzhou River) 蘇州河上的舢板(老周註:從河面的寬度和深淺來看,不像蘇州河)


68、Suchow Creek (Suzhou River) 蘇州河(老周註:同上)


69、View from a Pagoda 塔頂看風景


70、Temple Buddha 廟裡的佛像


71、Two Village Chiefs 兩位村長


72、Village Chiefs Smoking 村長抽板煙


73、Wangpoo (Huangpu) and Bund of Shanghai 黃浦江和外灘


74、Weighing Chicken on Steelyard Scale 老式秤稱活雞


75、Weighing Rice 稱大米


76、Winner of Rickshaw Race 黃包車競速賽冠軍


77、Working Flax 彈棉花


78、Along the Bund of Shanghai in 1945 1945年的外灘


79、The Bund and Huangpu River 外灘和黃浦江


80、Basket Weaver 做籃頭(老周註:應為做熱水瓶殼子)


81、Bird's Eye View 鳥瞰


82、Crowded Ferry of Old Shanghai 老上海擁擠的渡輪


83、Feeding Children 喂小囡


84、Old Man 老人


85、Sampan alongside Ship 大船邊的小舢板


86、Selling Sugar 賣糖


87、Steelyard and Market 秤和小菜場


88、Temple in Field 田間一座廟


89、A Park in Shanghai 一座公園(老周註:看樣子可能是襄陽公園)


90、Navy on Duty 站崗的海軍


91、A Street Corner 街角(老周註:豫園附近的得意樓)


92、Walter Arrufat on Rickshaw 沃爾特·阿魯法特乘黃包車


93、Park Portal 公園大門


94、A Chinese Soldier with Pistol at Army-Navy Game 美軍球賽邊上荷槍站立的中國軍人


95、View of Houses and Airbase near Shanghai 郊外的房屋和空軍基地(老周註:猜測可能是龍華機場)


96、Walter Arrufat on Bund of Shanghai 沃爾特·阿魯法特在上海外灘

原文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支持

鮮花

發表評論 評論 (4 個評論)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0-2-29 02:13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