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我是警察我怕誰

作者:陳九  於 2008-10-29 03:11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作者分類:散文|通用分類:其它日誌|已有28評論

我是警察我怕誰

 

陳九

 

不久前去賓州探望兒子,他在那裡參加一個少年寫作營。剛停好車就聽到一聲大喊:陳九,你怎麼在這兒!一抬頭,原來是劉新平,十多年前的老鄰居。那時我們都是單身漢,住在紐約市的科羅那,一個西語移民聚集地。那裡租金便宜,當年不少華人藝術家都在那兒住;詩人翟永明,楊煉,畫家何多苓,艾軒,何寧,還有雕塑家魏天渝,鋼琴家施壯飛,很多。我們大家常聚在一起開派對窮歡樂,借酒撒瘋載歌載舞,共渡一段漂泊生涯中的美妙時光。

 

老友重逢格外驚喜,忙詢問分手后的經歷。新平說他在花旗銀行工作,做項目主任。我說我在紐約市政府分管數據,目前正協助市警局更新他們的數據系統。『警察局』?新平叫起來,我恨死他們了!來的路上剛吃張罰單,罰款不說還非給我記點,好說歹求都不行,美國警察真是慘無人道。慘無人道?我不禁莞爾。俗話說,不入虎穴焉得虎子,聽我聊幾句和美國警察互動的經歷如何?

 

乍到紐約警局還真有些緊張。這裡出出進進凈是人高馬大之輩,個個腰間誇著盒子槍。這種槍是特製品,彈夾長裝彈多。狹路相逢你比對方多一發子彈就主動。我的使命是幫他們改進資料庫系統,以適應政府不斷調整的作業規範。我一到他們就張羅為我辦工作證。我說急啥,可他們說要馬上辦,好像不辦我就無法工作。工作證上有我的照片,還有警徽標誌,雖比不上真正警察的金屬警徽,但也看著威風八面。就這個東西讓我從另個側面見識了一把美國警察。

 

幾個月前從佛吉尼亞州渡假回來,經過跨越哈迪遜河的瓦利桑諾大橋時,正趕上大堵車。兒子吵著要上廁所,他越叫我越煩,腦子一熱,索性從旁邊車道繞到前面插隊,想儘快下橋。沒想到有輛警車正在我試圖插隊的地方守株待兔,像約會一樣等我。警察嚴肅示意讓我停車。我真沮喪到家,恨不得把車倒回去,讓一切重來。慌亂中太太提醒,你不在警察局工作嗎,給他看看證件。你是說,給他亮證!沒錯,不亮白不亮,咱又不騙人,怎麼處理是他的事。我於是把隨身攜帶的工作證遞過去,心砰砰跳,拚命想著該如何回答人家的提問,好像這證件是假的。

 

讓我跌破眼鏡的是,那位警察根本沒說話。他把工作證還給我,轉身跑回擁擠的車道,嘟嘟嘟吹著哨,無比神聖地攔下所有車輛,接著對我大喊,開過來開過來。我不明白怎麼回事,沒敢動。他跑過來用力敲我的車頭,啪啪作響,喊著,先生,跟著我跟著我。太太叫起來,走啊,人家給你開道呢,傻不傻呀你。我這才反映過來,原來他是優先讓我下橋。我受寵若驚地開過去,後面有人對警察怒吼,憑什麼他先走,這不公平。警察的回答乾淨利索:閉嘴,他是當班警察。

 

我是警察?嘿,我是警察了。一路上我把這情景重溫一遍又一遍,生怕遺忘,怎麼想怎麼透著舒坦,都蕩氣迴腸了。打那以後我食髓知味,總把工作證像護身符似地帶在身上。有一次我在長島鐵路道格拉斯頓站附近發信,發完后想也沒想調頭往回開。那條路是雙黃線不準調頭,更有甚者,一輛警車剛好打此路過,被我擋個正著,嘎地一聲來個急煞車,接著警笛就響起來,命我停車。這回我不那麼慌了,把車靠在路邊。一位胖警察面帶怒容走向我,你怎麼開車?把駕照和車輛註冊卡拿出來!聽上去大有趕盡殺絕之勢。我遞上三張卡,除了他要的兩張還有我的工作證,工作證放在最上面。他一楞,表情接著就變了。你小子真夠嗆,下次注意點兒。我連忙道歉,對不起兄弟,我的錯。他揮揮衣袖,未留下一片雲彩,撤了。

 

一次兩次算蒙的,如果屢試不爽呢。這次更絕,是在與紐約一水之隔的新澤西州,連紐約之外的警察都護著同行。自被『突擊發展』為警察后,不免有優越感。平凡生活中任何一絲特殊都可能讓人陶醉。那天去新澤西的紐瓦克機場送朋友,走錯了路,找不到高速的入口,卻闖進一個安靜社區。我急著擺脫困境,當車接近停車標誌時,一踩油門就沖了過去。只聽嗚地一聲,一輛警車魔術般跟在身後。我沒在意,準備故技重演,給他亮證。誰知馬失前蹄,那天竟忘了把工作證帶在身上。這下可急出一身汗,拚命解釋我在紐約警局工作,是你的同行云云。人家問,

 

證件呢?給我看。

忘帶了,真的忘了。

對不起,這是罰單。

我還能隨便胡說嗎?

沒說你胡說,有話對法官講去。

 

他面帶嘲諷地把一張黃色罰單交到我手上。交通罰單中,黃色最嚴厲,我必須出庭接受法官裁決。除了高額罰款,少則三個點,多則五個。問題是,點一多保險公司就漲保費。美國社會是個網,牽一髮動全身,活得越小心網就纏得越緊。

 

這下我可傻了。心說活該,你算個鳥警察,頂多是臨時工。證又亮不出來,還敢到外州撒野,看你今後還狂不狂!出庭那天,我還是帶上工作證,外加我在警局這個項目上得的獎狀,充滿僥倖誠惶誠恐地走進法庭。排隊登記的人們大多是少數族裔,法警對他們十分嚴厲。有位老兄說西班牙語聲音很大,警察警告了他。過一會兒他又大聲,警察轉身就要拷他,他左求右求才算了事。輪到我,我把罰單連同工作證一塊兒遞給辦登記的女秘書。她看著我的工作證,困惑地問,你是警察?我在紐約警局工作。你跑到這兒幹什麼?不是你們讓來的嗎?那你,跟我來一下。

 

她把我帶到一位西裝革履的紳士面前,匆匆對他說,搞錯了,人家也是警察,這是友軍誤傷。那位先生接過我的證件看了一眼,馬上面帶微笑走上來,給我一個擁抱,嚇我一跳。他邊道歉邊呼喚著,麥可,麥可,開他媽什麼玩笑,瞧你辦得這事。一位警察走過來。我一看,正是他給我開的罰單。當他鬧清怎麼回事後,尷尬地說,這不賴我,誰讓你那天不帶證件。我趕緊借坡下驢,對對,賴我。你做得對。那位紳士說,法官得簽個字才能取消罰單,走,我去把他叫出來。

 

法庭上,法官正在審案。紳士把我和麥可帶到法庭側面,對法官不斷做手勢。法官讓下邊人等著,然後走過來。該死的,沒見我忙著審案嗎。紳士向他解釋發生了什麼,法官轉身對我說,真對不起,讓你還跑一趟。你住哪兒?道格拉斯頓。這麼遠跑過來,你知道什麼什麼人,那個喬治棒球隊的主投手,就是你們道格拉斯頓人。還有環球製片廠創辦人原先也在那兒住。可惜我不懂棒球,既沒聽說過更記不住這些名字,只顧裝腔作勢地與他周旋。對對對,一點不錯。你對那兒滿熟嘛。

 

走出法庭已是滿天星光,我有些月朦朧鳥朦朧的困惑。幾天之內從老鷹變菜鳥,再由菜鳥變回老鷹,生活竟像一部峰迴路轉的輕喜劇。我在路燈下給家人撥電話,想告訴他們罰單的事已搞定,可佔線。再撥還佔線。嘿,你看看,話到嘴邊說不出來的滋味很難過,像煙癮犯了摸不著煙。我恨不能對著路人大喊一嗓子,二十年後又是條好漢。或者,我胡漢三又回來了。要不幹脆咱這麼著,我是警察我怕誰呀!

 

沒喊成,電話這時接通了。

 

12

高興

感動

同情
1

搞笑

難過

拍磚

支持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13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28 個評論)

回復 水影兒 2008-10-29 03:23
這個好玩兒。

先搶個沙發再說。
回復 宜修 2008-10-29 03:33
豈止是「警察」本人受此優厚待遇,家屬、七姑八姨統統有份兒。九爺您磕個電話給老南,保證您寫出個想斷都斷不掉的「連載」來。此外,guoyisun還有的是可以給大夥兒補充的!
回復 媽媽咪 2008-10-29 03:43
哈哈哈,有意思。
回復 綠水潭 2008-10-29 03:53
哈,再牛,電話線路還是不給您優先。
回復 老大兵 2008-10-29 04:04
這篇很早就貼過吧?記得看過有日子了。呵,咱倆兒的行當還挺近。
回復 陳九 2008-10-29 04:06
老大兵: 這篇很早就貼過吧?記得看過有日子了。呵,咱倆兒的行當還挺近。
你就氣你哥哥我吧!
回復 xiaojeiji 2008-10-29 05:07
謝謝你這篇文章,可解了我的疑團了,很多年了,我總是找不到人問,有一次,我拿完了罰單簽好字后,問那警察,我能問你個問題嗎? 他說,行,我就說,你們警察拿過罰單嗎?,他說,我不知道,反正我沒拿過.現在我知道了.
回復 rtc4rtc 2008-10-29 05:47
這看來國內外警察階層都一樣呀,內部優惠。哈哈。爽!象我們這種就只好多找幾個警察做朋友了。別嫌棄呀。
回復 拾荒老漢 2008-10-29 06:25
早已領教過,朋友給了張警察親屬證,百試百靈。否則大班門口,double parking,半分鐘買一杯咖啡就被罰超過一百大洋,實在不划算。
回復 拾荒老漢 2008-10-29 06:27
好文好文,藏龍卧虎,不鳴則已。看到這麼多大筆杆子,老漢都快棄筆回鄉,參加小腳偵緝隊的部門掃大街去了。
回復 千里之外 2008-10-29 07:33
真有這事哦,下次有麻煩就呼九哥。。。:-)
回復 四合院的閑人 2008-10-29 08:13
我也呼!不能不管啊
回復 Waterlily888 2008-10-29 09:48
這個這個,關係戶到哪兒都靈。
回復 胡蝶蘭 2008-10-29 09:59
wow   那不是像國內啦.  嘿嘿,  我去老家爺爺家,  表哥總是帶我先進站, 在坐到人家催他下車, 還告訴旁邊一堆人照顧我, 還真是照顧的周到,估計那些人都是當地的. 怕被罰款, HOHO
回復 sousuo 2008-10-29 10:43
平凡生活中任何一絲特殊都可能讓人陶醉
回復 sam333 2008-10-29 11:04
胳膊是往內拐的。----------哈
回復 cybersleuth111 2008-10-29 13:26
哈哈,有意思。多謝分享。
回復 水影兒 2008-10-29 17:24
再仔細讀讀,看看裡面有沒有明扣暗扣:)

嫂子的英明決策,才有了這個好玩兒的故事。

百讀不厭的文字,離經典就不遠了。忽悠,忽悠,我使勁忽悠您。
回復 mohe1118 2008-10-29 20:38
寫得生動,親不親,看身份.這個按國內標準,算是輕微的"行業特權",距"腐敗"的標準還相當落後.美國人也系人,尤其紐約這個大染缸,沒點規矩,誰還當警察? 美國加油!
回復 yuxin_9605 2008-10-29 23:29
很有趣,紐約呆了很長時間,還不知道有這等事,真讓我長見識了。
12下一頁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0-1-29 07:22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