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偷女黛安娜

作者:陳九  於 2008-9-26 02:33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作者分類:小說|通用分類:其它日誌|已有9評論

偷女黛安娜

 

陳九

 

米歇圍著電話轉來轉去。都快四點了,按說她該來呀,老彼得怎麼還不來電話呢?她要不來可坑人了,六點之前,最遲七點,蘭斯公司還等我下訂單呢!錯過這個單子就要等下個船期。真是的,都怪這個老彼得,非要等這個中國娘們兒,難道她不來我就不做生意了!米歇煩躁地點上煙,又掐滅了。這個著名『安娜瓊斯』服裝連鎖店的年輕老闆,像只飢餓的狗,在辦公室里不停地走動。突然,電話鈴猛地響起,米歇砰地抓起電話,

 

『彼得,怎麼樣?』

『她來了,剛進門。』

『好,所有系統都打開,一舉一動都給我錄下來。』

『放心吧,她絕對不會查覺出來。不過……』

『不過什麼?快說!』

『她要上廁所咱錄不錄?』

『管他娘的,照錄!』

 

黛安娜優雅的倩影又出現在『安娜瓊斯』寬敞的大廳里。其實稱她『中國娘們兒』並不十分準確。沒錯,她父親是個當年留美的中國人,可母親的祖上來自義大利。黛安娜繼承了母親的身材,挺拔修長,上下起伏的旋律宛如莫扎特的音樂一樣流暢動人。而她黑黑的眸子和黑緞子般傾泄的長發,卻讓人情不自禁想起揚州蘇州杭州一串串迷人的字眼。

 

黛安娜是『安娜瓊斯』的常客。她喜歡這家坐落在曼哈頓麥迪遜大道上的服裝店,看看這陳設,像博物館一樣典雅,恰到好處。還有牆上的浮雕,甭管真的假的,是那個意思。當然,關鍵是東西的款式好,無論服裝帽子還是提包或裝飾物,都別具一格。『商業周刊』介紹過這家店的老闆,叫米歇,像個法國名字,聽說剛去世沒幾天,把家業留給了他兒子。這個老傢伙,品味一流,就是心太黑。瞧瞧這價錢,什麼就五百六百上千塊,還有幾千塊的,也太貴了!每次看上點兒什麼都被那個價格氣昏過去,這不生拿美麗當人質嘛。要是前幾年,哼,還真不在乎這點兒錢。黛安娜又想起當年的模特生涯,T形舞台,聚光燈下,照像機一閃一閃,快門的聲音跟小孩兒咳嗽差不多。無論吃的還是用的,什麼不是最好的,有些甚至是唯一的。就說穿衣服吧,很多都是設計師專門為自己設計的,還不是穿幾次就仍到一邊。唉,你啊,那時也太拿錢不當錢了。誰想到這個鬼行業,你覺得還年輕,可人家卻認為你老了,一腳就把你踢出來。人生像做夢,弄得這付樣子,上不去下不來。可有的能湊合,有的真湊合不了。像穿衣服,讓我怎麼湊合?乾脆殺了我算了。不想了,越想越煩。

 

在大廳里轉了幾圈兒。黛安娜暗自物色下兩件物品,一個是一種歐洲風格的手提包,另一個是一付太陽眼鏡。別看就這兩樣,加在一起就一千多塊。她隨手挑了件標價三十多元的高領衫,姍姍走向付款台。

 

『能給我個大點兒的袋子嗎?我好喜歡你們的設計。』

『沒問題,很高興為你效勞。』老彼得殷勤地換上個大尺寸的包裝袋。

『你真和善,你太太好福氣啊。』黛安娜幽默地說。

『看看,她可從不這麼說,看來她占我便宜了。』老彼得越發熱情起來。

 

黛安娜提著東西,把收據在老彼得面前疊了幾折,放進自己的上衣口袋。她故意沒直接走向大門,而是彷彿被什麼所吸引,又繞回大廳一側。當她走過提包櫃檯時,隨手將那個早已看好的提包迅速放進自己的購物袋中,又用同樣的辦法,拿到了那付太陽眼鏡。不過這次她拿了兩付,一付放進購物袋,另一付舉在手裡,邊舉邊問遠處的服務員,這付太陽眼鏡多少錢?服務員轉過頭,上面沒標籤嗎?噢,對不起,我沒注意。哇,下次再說吧。說著,黛安娜緩緩走出店門。臨出門時,老彼得在後面招呼道,『小姐,我會告訴我太太你說的話。下次見。』

 

曼哈頓的黃昏充滿激情和慾望。這座珠光寶氣的城市彷彿在這個時刻才真正蘇醒過來。路上行人的臉上絲毫沒有倦意,他們誇張的肢體動作和飽含彈性的聲調,把時光永遠凝固在那裡。米歇今天並未像往常一樣迫不及待衝進夜晚的世界,他把老彼得送來的幾個月來黛安娜偷東西的錄像放了一遍又一遍。不知為何,他的目光無法從這個中國女人身上移開。他獨自坐在寬敞的辦公室里,遠處哈迪遜河谷的落日正在溫情歌唱。娘的,這個中國娘們兒,瞧瞧這對兒奶子,盈手可握,盈手可握呀。米歇有點兒口渴,他的雪笳煙灰落在領帶上,一雙眼睛熠熠生輝。

 

他父親老米歇半年前在巴哈馬潛泳時因心臟病去世,米歇繼承了父親留給他的這份耀眼的產業,成為紐約著名「安娜瓊斯」的新主人。半年多來,他不得不改變以往荒唐的生活,儘快適應管理這個時尚王國的角色。可心底下,他真抱怨老爸死得太早。這哪是人過的日子?連打嗝兒放屁的時間都沒有,再這麼下去非瘋了不可!第一次聽到別人說起這個叫黛安娜的女人,他劈頭蓋臉把老彼得罵了一頓,為什麼不叫警察?拿我的產業開福利院嗎?可後來聽老彼得一解釋,才知道事情遠非這麼簡單。據老彼得說,原來是想抓她。結果發現這個中國女人有一種非凡的審美直覺,簡直是魔力!只要按她偷的東西增加訂貨一定熱賣,屢試不爽。我們用這個秘密武器開風氣之先,令競爭對手只能撿我們的殘羹剩飯。黛安娜呀,萬萬抓不得!為什麼不把她雇過來?米歇不服氣地裝出一付老練口吻。不行,絕對不能雇。審美講究個輕鬆心境,沒壓力。你讓她成了僱員她的眼光准變味兒,到時候你付的工資遠比丟幾件東西貴多了。老彼得眨著眼,表情看上去有點故弄玄虛。

 

米歇一邊想著往事,一邊在屏幕上欣賞著黛安娜的神姿仙韻。他越覺得她美,心裡就越滋生出一種不可名狀的興奮感。當一個人認為他可以對什麼人肆無忌憚,人性邪惡的一面就會伸出千百隻手,將你溶化。米歇此時就沉浸在這種陶醉之中。就憑這些錄影帶,還他媽怕你不服?你不想進監獄就乖乖做我的枕邊之物。米歇把熄滅的雪笳煙重新點燃,對著窗外撩人的燈火情不自禁做了個下流動作。對,要儘快會會這個中國娘們兒。他翻著律師為他收集的黛安娜的個人資料和通訊地址,一股強烈的優越感從腳尖一直漫到頭頂。這年頭,甭跟我談什麼隱私!哈哈,摩羯座,曼哈頓五十九街,好地方啊。米歇反覆看著這些資料,手中的圓珠筆不安地轉來轉去,令人昏旋。

 

位於曼哈頓五十九街和九大道交口處的『密亭』酒吧,在暮色中顯得溫情脈脈。很多東西都是這樣,白天不起眼,一旦掌燈之後,魅力馬上像剛放出圍欄的小羊一樣盡情跳躍。黛安娜坐在一處靠窗戶的小桌旁,一邊品著紅酒,一邊翻閱一本時尚雜誌。窗外柔和的光芒,好似昨夜的夢境尚未退去,虛無飄渺永遠摸不到。這時,一個侍者向她走來,

 

『小姐,米歇先生送給您這杯『舊金山彩虹』。』

『米歇?哪個米歇?人呢?』

 

侍者指向位於角落的一張桌子。曖昧的燈光下,黛安娜看到一個瀟灑的年輕人正向他緩緩走來。黛安娜微微舉起酒杯以示謝意。嗨,又是這種老把戲,男人啊,別拿他們太當回事兒。黛安娜放下手中的酒杯。杯中透明的瓊漿被燈光照出五顏六色的光彩,映在她臉上。米歇走上前弓下身,黛安娜幾乎可以感到他的呼吸撞在自己頭髮上,熱熱的。米歇用一種老熟人似的語氣調侃道,

 

他們說你叫黛安娜,可你比黛安娜王妃美多了。

『你一定是米歇了?小夥子,聽我說,別打壞主意,我忙著呢。』

『讓我猜猜,你是個時裝設計師,因為你全身帶著時尚。』

『說的也是,也許哪天我真該開個設計室。』

『對對,一言為定,我來投資。肯定是最棒的。』

 

黛安娜開始注意眼前這個叫米歇的年輕男人,他的著裝還有頭髮的款式儘管品位獨特,卻裹不住蠢蠢欲動的公子哥兒風情。一看這種又細又長的手指就知道是個輕浮脆弱之輩。黛安娜低下頭,一下想起多少往事,這輩子就是讓這種男人糾纏得精疲力盡。他們開始總是甜言蜜語給你很多希望。後來呢,先是話越來越少,然後耍脾氣,最後乾脆一走了之。去去去,誰有功夫陪你玩兒這種遊戲。黛安娜收拾一下眼前的東西,起身準備離開。米歇一把拽住黛安娜的手,死也不放,他的手臂緊緊抵著黛安娜豐滿的胸部。

 

『別走,心肝兒,我送你回家。對對,要麼陪你去逛『安娜瓊斯』。』

『你怎麼知道我喜歡『安娜瓊斯』?』黛安娜警覺地盯著米歇。

『行了,小妞兒,你不是真的想知道,對嗎?』

『哼,米歇,你以為你是米歇我就得跟你走?放手!』

 

黛安娜掙開米歇的手,頭也不回地衝出酒吧大門。『別後悔,你個中國娘們兒。米歇氣急敗壞的詛咒像陰霾一樣追上來。

 

最近一段時間,老彼得怎麼也高興不起來。其實自老米歇過世之後,他的心情一直緊張而憂鬱。他在『安娜瓊斯』做了大半輩子,本指望安安穩穩干到退休。可是,哎,這個小米歇啊。他看著小米歇長大,太了解他的為人。這買賣可別折騰來折騰去再折騰垮了。看看每天的報紙,安隆這麼大的企業說破產就破產。居安思危,臨淵履薄,他怎麼懂這個道理喲。這不,黛安娜已經很久沒露面了,說不定就是這小子幹了什麼!老彼得猶豫著,還是拿起電話,接通了米歇的辦公室。

 

『米歇嗎?是我啊,彼得。』

『怎麼了,有事嗎?』

『沒什麼大事,就是那個黛安娜很久不來了。』

『不來就不來吧,有什麼了不起的。』

『不是,最近有人常在咱們的老對手『斯圖加特』 見到她 。』

『什麼?這個中國娘們兒,跟我玩兒這手,她死定了!』

『跟你,你是說她跟你?』

『好了好了,甭問我,我不知道!』

 

昨夜的雨到凌晨就停了。早上,曼哈頓的中央公園一片青翠。五十九街緊挨著中央公園,從黛安娜的窗子望去,這塊巨大的長方形綠地,好似一幅裝飾完畢的印象派油畫,嫵媚動人。今天是個晴天,空氣中散發著清早的芳香。黛安娜像往常一樣穿著運動衣,準備到中央公園晨跑。她走過樓下大廳,向守門人打著招呼,可守門人並未像往常一樣回答她的微笑,而是默默低下頭。這時,兩個身著風衣的男人從大廳兩側同時走向黛安娜,『對不起,你是黛安娜嗎?』

 

黛安娜還是堅持走出了大廳。藍天下,她臉上的淚水和微笑幾乎同時綻放。

 

4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1

難過

拍磚

支持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5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9 個評論)

回復 sousuo 2008-9-26 03:03
沉酒,醇。
回復 綠水潭 2008-9-26 03:56
對一個浮華一時,劣跡斑斑,又令人賞心悅目的美女來說,這世道,誰嘲弄誰啊。
陳九的作品,讓人回味無窮。
回復 胡蝶蘭 2008-9-26 07:48
沒有了嗎??????  還想看被抓了以後..  呵呵
回復 宜修 2008-9-26 10:04
綠水潭: 對一個浮華一時,劣跡斑斑,又令人賞心悅目的美女來說,這世道,誰嘲弄誰啊。 陳九的作品,讓人回味無窮。
評論太到位了!
回復 水影兒 2008-9-26 10:14
九哥的筆很仁慈,這篇小說讓讀者同情而不是憎恨偷女黛安娜。

「她臉上的淚水和微笑幾乎同時綻放」, 淚裡帶笑,笑里含淚,道出了女人無盡的心事。
回復 9438 2008-9-26 11:00
看來,老彼得干不到退休了。
回復 千里之外 2008-9-30 09:31
還有下集嗎?真讓人回味。。。
回復 剩母瑪麗婭 2010-4-18 17:29
凄美的墮落.
回復 早安太陽 2011-5-29 03:59
看到偷女被抓,挺難過的,是個人才呢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0-4-5 03:27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