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與楊春霞同台飆戲

作者:陳九  於 2008-9-12 21:53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作者分類:散文|通用分類:其它日誌|已有15評論

與楊春霞同台飆戲

 

陳九

 

如果我是專業京劇演員,跟楊春霞唱齣戲也許不算什麼。可咱只算個愛好者,平時喜歡唱著玩兒。沒想到就這兩下子,楞在紐約跟著名京劇表演藝術家楊春霞同台唱戲,真可謂戲福不淺。對了,記得楊春霞嗎?就是現代京劇杜鵑山里的柯湘。家住安源萍水頭,三代挖煤做馬牛。對對,說的就是她。

 

那時看杜鵑山,對劇中漂亮的柯湘佩服得五體投地。她雙眸明亮,皮膚白細,特別是嘴唇,似灌漿的葡萄,一片生機盎然。關鍵人家唱得好,不愧為中國名旦。秋收暴動風雷驟,明燈照亮我心頭的風雷驟三個字,少有的高腔,聽著都打哆嗦,人家臉不變色心不跳,一滑就上去而且挺半天。不服?事隔幾十年,你打聽打聽,後來有誰還唱得上來?用當年的原調兒。

 

漂泊多年,蠅營狗苟。懸一顆思鄉之心,在異國奔波忙碌。楊春霞的名字早已淡漠,可無論到哪兒,只要是中國人的聚會,當年的樣板戲包括杜鵑山,幾乎是不可或缺的保留節目。無論怎樣評價文革,文革中誕生的幾部現代京劇應說是碩果僅存經久不衰。藝術這東西很怪,好作品不論出身。甭管題材如何,只要藝術上到位就能傳世。那年夏天,中文報刊登出消息,說楊春霞,還有多位中國藝術家將來紐約聯袂演出,我二話不說約幾個朋友去買票,期盼這個時刻到來。

 

絕對可以說,那場演出的效果比預期好太多。這從觀眾雷鳴般的掌聲笑語中就能感覺出來。民歌手柳石明的一個美麗傳說,精美的石頭會唱歌的會字,要挑起來唱,跟鳥鳴一樣。男高音李雙江的小小竹排江中游的游字,似風中之旗,起伏飄蕩。女高音葉佩英的我愛你中國,當年電影海外赤子中的這首主題歌就是她的原唱;我愛你家鄉的小河,盪著輕波從我的夢中流過。夢中流過幾個字要慢,做夢是睡覺,睡覺是不能快的。只聽歌聲掌聲交融並續此起彼伏,動人心弦的熱烈場面越發是不可收拾了。

 

輪到楊春霞上場。她身著淺蘭套裙,淡淡的舞台妝,瀟灑飄逸出現在觀眾面前。我一見她就想起當年的柯湘,儘管略添滄桑,依舊光彩照人。不僅我這麼看,觀眾都在喊柯湘,柯湘來了。她抿嘴低頭莞爾一笑。看得出來,她對我們喊她這個名字充滿了慰籍。接著她說,既然你們這麼喜歡柯湘,我就給大家獻上一段家住安源怎麼樣?聽聽,唱不叫唱,叫獻,透著氣象非凡。

 

家住安源唱完了,亂雲飛也唱完了。按說該唱的都唱了,可觀眾還是一個勁兒鼓掌,不讓楊春霞下台。不知是誰,喊著讓她唱京劇沙家浜里的智斗。這小子一聽就是外行,那是趙燕俠洪雪飛的段子,不是一路,你這不是難為人家嗎。沒想到楊春霞落落大方,說這得三個人唱,如果有人唱刁德一和胡傳魁,她絕對奉陪。話音未落,主持人,一位翩翩男子,自報奮勇對大家喊道,我可以來刁德一,有唱胡傳魁的沒有?台下沒人言語。有沒有?還是沒人言語。嘿,你們嚷嚷半天讓人家唱智斗,人家要唱你們又縮回去,楞把楊春霞晾在一邊,有這樣的嗎?我又一想,莫非早有安排,故意吊觀眾胃口?再等等。這時主持人第三次對觀眾大喊有沒有,台下竟然還是一片寂靜。我說不清怎麼回事,不知不覺站起來,我可以唱胡傳魁,接著舉起了手。

 

人生會有這樣的情景,它需要某人在某時刻成全某件事。這人可以是功臣,更可能是犧牲品。歌劇圖蘭朵里的今夜無人入睡,結尾是大合唱,斗銳米銳斗銳西拉,銳米發米銳米斗西,斗銳米發嗖,這個高音的嗖,帕瓦羅蒂就得接上,不接上整個戲就泄了。當年裡根政府違法向伊朗出售軍火,最後就得有個像諾斯中校這樣的人把事情扛起來。一扛就圓滿,否則就不悲壯不美。我比不了他們二位,可我覺得如果此時沒人站出來唱這個胡傳魁,一個美妙時刻就會稍縱即逝,我會遺憾,大家都會遺憾。犧牲品就犧牲品,總比窩囊廢強。

 

這一站不要緊,或許大家期待天上掉下胡傳魁的心情太過急切,只聽唰地一聲,人們為我閃開條路直通舞台。我幾乎被簇擁著前行,一半似首長,一半像明星。楊春霞在舞台邊向我鼓掌示意。我望著她目瞪口呆,死活不敢相信我將和當年的柯湘,灌漿葡萄的柯湘同台唱戲。她似乎覺出我的躊躇,爽快地一伸手,來,拉您一把。我受寵若驚地被她拉上台,手上的汗水肯定把她的手都弄濕了。我覺得有些昏旋,臉上火辣辣。這時楊春霞客氣地問我貴姓,我如夢初醒,姓陳姓陳,耳東陳。接著想跟她回話,又不知該說什麼,結果冒出一句,

 

柯老師,不不,楊老師,咱唱齣戲?

對對,唱齣戲,沙家浜。

是唱全本兒啊還是唱片段?

唱片段唱片段,就唱智斗,不是您的胡傳魁嗎。

對對,我的胡傳魁,沒問題,來。

 

觀眾開始鼓掌,似在催促。楊春霞簡單為我們排了下位置,接下來就是胡傳魁的開場,想當初,老子的隊伍才開張。我沒敢唱滿調門兒,咱不知主持人的底,因為刁德一新四軍久在沙家浜一句是高腔,萬一上不去就砸了。沒想到這位仁兄是唱歌的出身,高腔倒是上去了,就是聽著像今夜不能入睡

 

阿慶嫂是智斗的靈魂人物,楊春霞把這個角色演義得活靈活現。人一走茶就涼的涼字是個頗具難度的行腔,被她唱得婉轉起伏生動細膩,加上優雅的形體動作,可謂美倫美奐。我激動得想給她叫好,可有胡傳魁這個角色管著不能放肆,真是夢裡不知身是客,連胡傳魁插入的一句唱,這小刁,一點面子也不講都差點兒忘了。這一句插入的時機非常重要,早不行晚也不行,非趕在點兒上才好聽才專業。楊春霞看出我的如醉如痴,怕我誤事,特意使了個眼色。咱也真不含乎,時機一到踩著點兒就迸發出來,氣壯山河地來了個滿堂彩。觀眾掌聲如潮,幾乎將我淹沒。幸好楊春霞沒在這時問我貴姓,否則非說姓胡不可。

 

美好永遠短暫,越美好就越短暫。一大套智斗好像還沒唱就結束了。我恍恍惚惚不知所措。主持人跟我握手,我才意識到已是曲終人散時分,趕忙跑上去緊緊握住楊春霞的手,恭敬誠懇地說,楊老師,謝謝您的抬舉。可她卻說,別謝我,今天多虧您了,多虧您了,絲毫沒有大腕兒的吟持,讓我好生感動。

 

第二天中文報紙上登出一則帶照片的消息,隆重報道了這次演出。非說我是楊春霞的托兒。說只見一彪形大漢躥上舞台,活脫脫一個胡傳魁。如果不是早有安排,豈能如此天衣無縫。

 

天衣無縫?聽見沒有他們說天衣無縫。我簡直快要樂瘋了。

 

 

 

12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支持
1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13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15 個評論)

回復 綠水潭 2008-9-12 21:59
好!活脫脫一個胡傳魁, 天衣無縫!
回復 千里之外 2008-9-12 22:13
當年年少,對那些革命戲劇都沒有多少印象了,柯湘是我唯一看過也記得的人物形象。。。
九哥真的是多才多藝,還盡能見著名人美人,哈,好羨慕。。。
回復 sousuo 2008-9-12 22:20
好!在這給您喊個好,京劇沒人叫好沒意思。
回復 四合院的閑人 2008-9-12 22:42
"只見一彪形大漢躥上舞台,活脫脫一個胡傳魁。"傳神!佩服!
「嘴唇,似灌漿的葡萄,一片生機盎然。」是啥意思呢?性感?誘人?還是渴望?呵呵!
「柯湘」,應該是革命老前輩,大概有60多歲了吧?
回復 胡蝶蘭 2008-9-12 23:35
hao
回復 來往加國 2008-9-12 23:51
樣板戲,在幼兒園時看的。還記得一句:輕輕的一抓就起來。不管如何,比現在流行的無病呻吟好多了。
回復 媽媽咪 2008-9-13 00:28
好極了!
回復 水影兒 2008-9-13 02:40
俺又跟著激動一把:)

祝九哥周末中秋快樂!
回復 宜修 2008-9-13 03:09
九爺真挺有美人緣兒的!--「柯湘」時代的楊春霞的確非常漂亮。
回復 9438 2008-9-13 08:32
棒。
回復 Waterlily888 2008-9-14 23:44
您寫得真有意思,我對那些戲倒沒有感覺,我是聽著港台的糜糜之音長大的。不過,你對人家美女的陶醉,我倒是都體會出來了。哈哈。。。。
回復 Blue Ivy 2008-9-17 21:09
我估計缺刁德一的話, 你也一樣會站起來.

那場智斗很多的當年的人都可以從頭到尾掃下來. 革命樣板戲普及還是相當的成功的.
回復 hong707 2008-10-7 12:52
人生的精彩,有時綠葉也會勝過紅花的。 為你喝彩!
回復 leahzhang 2009-9-14 10:37
你既會演戲又會做人。太棒了!!!
回復 早安太陽 2011-5-27 12:03
哈哈哈哈,看著真樂和,等著那天陳爺高興了,給上段視頻,吼一嗓子,讓我們也過過癮,哈!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2-7-4 14:58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