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夏教導員

作者:陳九  於 2011-6-7 04:10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作者分類:散文|通用分類:原創文學|已有56評論

關鍵詞:

夏教導員

 

陳九

 

夏教導員是湖南人,說話有個口頭語兒還沒有話累,就是也就是說的意思。他張口先說這句,然後才說正題,即便給戰士做報告也如此。那年頭時興做報告,夏教導員的這句口頭語就經常在耳邊迴響。久而久之我們都愛用這句話說笑,營房南北帳篷上下,這句話理所當然成了連隊一景。其實部隊就這樣,什麼官兒帶出什麼兵。不光精神面貌,不光是當官的敢拚命當兵的就勇敢,連生活習慣也跟著走。就說夏教導員吧,他是湖南人愛吃辣椒。世間百味千味,到湖南人這裡都濃縮成一味,辣。連隊發蘋果,每人三個。夏教導員說,還沒有話累,吃啥子蘋果,每人發一把鮮辣椒多過癮。

 

讓他這麼一帶,炊事班做飯餐餐頓頓都放辣椒。炊事班長姓陳,跟我五百年前是一家,湖北新洲人,每天上午到山下買菜都帶一兜子紅辣椒回來。一聽他的自行車嘩啦嘩啦響,只要你抬頭,那兜子紅辣椒像團火一樣呼地從眼前流過。別說吃,就這麼一看,渾身已燃燒起來。陳班長回來的時候,夏教導員總從辦公室窗戶上伸頭看一下。好像看不見那團火就沒法過,就血壓高心臟病,對,就像犯毒癮一樣。我去炊事班幫過櫥,刷鍋洗菜打下手。我看見陳班長炒菜時將大把大把的紅辣椒往鍋里傾瀉。傾瀉這詞兒是不是太大了?不,不大,是傾瀉。

 

剛進連隊時我根本不吃辣椒,不光我,很多新兵都不吃,每次開飯都望辣興嘆一愁莫展。又他媽放這麼多辣椒,讓不讓人活了。話音剛落,我們班汪班長就跟我努嘴。我一回頭,壞了,夏教導員就站在身後。我連忙拿話往回找,我意思是,他是這麼回事,還沒有話累呢……

 

夏教導員一笑說,你意思我明白,還沒有話累,汪班長,你是老兵,跟他講講吃辣椒的故事。汪班長忙說,教導員講得好,還是教導員講。還沒有話累,夏教導員接過話頭,那年我們在小興安嶺修林區鐵路,零下四十度,拉屎不敢出門,要不然邊拉邊凍給你支起來。這怎麼施工?可不按時完成任務咱還算鐵道兵嗎?我就想了個土法子,向上級要了五百斤干辣椒,越辣越好。每人發一斤放在口袋裡。出門時嚼一把,冷了再嚼一把。就靠這辣椒按時完成了任務。同志們啊,夏教導員把臉轉向屋裡所有戰士,還沒有話累,吃辣椒不光是習慣,更是咱鐵道兵的基本功,甚至可以說是所有當兵人的基本功。你們必須學會吃辣椒,還沒有話累,必須會。

 

按當時規定,營以上幹部可以帶家屬,夏教導員的家屬終於要到了。那天大家聽到這個消息,興高采烈地用黍桔桿兒抹泥,搭了個一明兩暗的房子,就算是夏教導員的家。他老婆是乘一輛給我們運煤的卡車來的。下車的時候,我們看見一個短頭髮胖胖的黑臉女人走下來。那黑可不是一般的黑,是真黑,煤黑。原來一路上風把煤灰颳起來落了她一身一臉,像個黑煤球一樣。

 

夏教導員莊重地向大家宣布,還沒有話累,同志們,讓我們熱烈歡迎來自非洲的朋友,我們的朋友遍天下嘛。我們使勁鼓掌笑個不停。接著他又說,還沒有話累,我老婆,當然不是你老婆,但是是你們的嫂子。他看我還在笑,向我一指,對小陳來說,是他的嬸娘。大家今後有個洗洗涮涮的,就拿到家裡來,非洲朋友包了。非洲朋友這時走過來,一把拽住我,把一包香煙和幾個糯米粢巴塞到我手上,把我手都弄黑了。我連忙望著夏教導員,他說,嬸娘給你就必須拿著,還沒有話累,秀蘭,這小鬼可調皮得很,以後得幫我看好他。原來非洲朋友叫秀蘭。

 

那天晚上,幾個老兵嘀嘀咕咕笑個不停,我一過去他們就不說了。我很納悶就問怎麼回事?他們還是笑個不停。一個姓徐的老兵,他非說是周總理的老鄉,江蘇淮安人,一臉不屑地走過來。小陳啊,大人的事別瞎攙和,等你光板長出毛來再問,我們不能當教唆犯啊是不是?後來才知道,他們去看夏教導員的房剛回來,正交流經驗體會呢。看房是啥?不知道吧。就是偷偷看夏教導員和他老婆同床,他們給夏教導員蓋房子時都留了暗道機關,就為看房用。第二天我看到老徐他們跟夏教導員打哈哈開玩笑,遠遠聽到夏教導員說,還沒有話累,老夫老妻看什麼看,上自皇上老兒下到老百姓,還不一個吊樣。

 

三合庄隧道是塊硬骨頭。它總長3628米,是當時中國最長的隧道,當然這個記錄很快就被成昆鐵路那條8000多米長的隧道打破了。我們三班次輪流作業晝夜不停,就為儘快保質保量完成任務。幾年前我在美國亞立桑那州旅行時參觀過一條隧道,據說是美國歷史的一個奇迹。隧道口的紀念牌上寫著隧道長度和修建時間,好像合1000來米,修了18個月。我開始以為看錯了,仔細又看了一遍確定沒錯,可不明白為什麼叫奇迹?中國的事要都按這個速度,怎麼可能在一窮二白下僅僅用五十來年就取得今天的成就。這是題外話了。

 

這條隧道有段亂石區,石體短碎排列很不規則,這是最容易塌方的地形。我是個新兵,什麼也不懂,那年才十六歲,有一頭漂亮的好頭髮,而且就不喜歡戴帽子。我想大概人都有這個本性,越美的東西越要露,頭髮,乳房,肚臍眼兒,能露什麼露什麼,能露多少露多少。其實我們駐地除了非洲朋友等一些家屬外,方圓多少里連女人影子都沒有,你說露給誰看。

 

那天施工,我沒戴安全帽就進了隧道。走過亂石區時,夏教導員突然在我腦袋上狠狠敲了一下,打得我生疼,眼淚都差點兒流出來。我正疑惑,夏教導員一把摟住我,只聽嘩啦一聲,幾塊蘋果大小的石頭落在我原來站的地方。嗨,別小看蘋果大小這幾個字,如果不戴安全帽,雞蛋大小就足以砸死人。我望著夏教導員目瞪口呆,他摘下自己的安全帽扣在我頭上,還沒有話,那個累字沒說出,轉身走了。

 

下工的時候我和戰友們陸續走出洞外,大家第一件事就是趕緊把雨靴里灌滿的水倒出來。在隧道里施工,雨靴簡直是形同虛設,一腳沒踩好踩到個水窪就立刻灌滿了水。干起活來停不下,誰有耐心一遍一遍倒靴子里的水。

 

我們躺在路邊草叢裡抽煙曬腳丫子,夕陽暖暖地照在身上,就像被什麼人擁抱著。老徐他們幾個老兵又開始聊看房的事,為一個誰在上誰在下的問題爭個面紅耳赤。我躲在一顆柿子樹下,從懷裡掏出那本郭小川的詩集將軍三部曲。這本書是我從山下公社圖書室詐出來的。管圖書的老太太,聽說是書記的老婆,非說所有詩歌都是黃色的,不能借。我就問她,毛主席的詩也是黃色的?她一愣。這個詩人就是毛主席培養的,毛主席喜歡他的詩呢。後邊這句是我編的,直到幾年前在網際網路上看到郭小川女兒回憶她父親的文章,才知道真是這麼回事。

 

這時,我們突然聽到急促的呼叫聲從隧道里傳出,快來人啊,教導員被卡住了。我們顧不上穿上雨靴,踏著冰涼的山水一腳深一腳淺地湧入洞內。洞里很暗,掛在防護架上的電池燈發出哀怨的光澤。在一片牆一樣的落石前,我們看到夏教導員痛苦的身影。他被一塊麻袋大小的落石卡住動彈不得,額上的汗珠滴滴噠噠往下掉。老徐立刻抄起一根撬杠插到石縫間,哇地一聲大叫把石頭撬起了一點點。另外幾個戰友也過去拚命壓撬杠,石縫突然擴大,夏教導員噗地倒在地上。

 

我們把夏教導員往隧道外抬,快到洞口時夏教導員的臉色紅潤起來。他讓我們放下他,要自己走。行嗎?教導員。還沒有話累,沒問題,沒什麼大不了的,就卡了一下。說著夏教導員跟大家一起走出隧道,看他走路的樣子似乎傷得並不重。

 

當天深夜,我們的房門被一聲巨響撞開,聲音很響,不像撞門倒像山劈了一截。非洲朋友,就是夏教導員的老婆秀蘭,披頭散髮衣衫凌亂出現在我們面前。她對我們喊道,老夏尿不出尿來,肚子脹得像蘭球那麼大,快去看看吧。我們跟她跑到夏教導員家,只見他正在床上呻吟。看我們進來,夏教導員對大家笑笑,沒事,快回去睡吧,明天還施工呢。不知為何,他這次沒說還沒有話累。老徐一把抱起夏教導員,命令我道,小陳,叫車,送教導員上278醫院。

 

夏教導員,夏教導員他……,再也沒回來。他的兩顆腎都被石頭壓碎了,在醫院挺了三天,永遠閉上了眼睛。安葬他的時候,大家都說把他戴過的安全帽一同下葬。找了半天沒找到,老徐問我,是不是給你了?我堅定不移地搖搖頭。他們找了一頂嶄新的安全帽,裡面盛滿火紅火紅的紅辣椒,正要放進夏教導員的棺木里,我一把搶過來,我來,我來放。老徐咕噥了一句,誰放都一樣,大家心情都一樣。不,我放,就我放!我哭叫起來。你放,孩子,老徐緊緊抱住我,你放。

 

幾年前我帶家人去過三合庄,讓他們感受一下我們當年的生活,也看看在那裡長眠的戰友們,特別是夏教導員。我漫山遍野找啊找啊,除青山綠水白雲依依什麼也找不見。有人喊,回來吧,開車了!我只得悻悻往回走。在車子緩緩啟動之際,一陣山風吹過,深深的蒿草儀式般低下了頭。我突然發現在燦爛的陽光下,一片熱血般濃烈的紅辣椒正在搖曳閃爍。我呼地把身子衝出車窗,淚水一下湧出來。滿車人驚慌失措地望著我,九兄,要停車嗎?

 

不,還沒有話累,開吧,向前開吧。

 


高興
15

感動
1

同情

搞笑
6

難過

拍磚
1

支持
19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42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56 個評論)

回復 sousuo 2011-6-7 04:34
      
回復 方方頭 2011-6-7 05:38
  
回復 陳九 2011-6-7 07:25
sousuo:          
索兄好。好久不見。
回復 BL_518 2011-6-7 07:28
      
回復 陳九 2011-6-7 07:34
BL_518:          
不哭。邁過他們的肩頭,我們的生活還在繼續著。
回復 BL_518 2011-6-7 07:50
陳九: 不哭。邁過他們的肩頭,我們的生活還在繼續著。
止不住~~~~~
回復 早安太陽 2011-6-7 08:09
很感人真實的故事,謝謝分享。很喜歡結尾,結的。。。
回復 xinsheng 2011-6-7 08:33
感人
回復 水影兒 2011-6-7 09:16
十六歲的小陳不僅頭髮好,還愛笑,照相那天,真的沒戴軍帽。
回復 yulinw 2011-6-7 09:18
   好人活在心裡~~
回復 leahzhang 2011-6-7 09:36
可歌可泣的英雄!
回復 match99 2011-6-7 10:00
            
回復 陳九 2011-6-7 10:09
match99:                             
南方缺水,這眼淚要是流進洞庭湖該多好。

謝謝你。我永遠不會忘記他們。
回復 笙簫難默 2011-6-7 10:48
感人!那個時代的普通人,可歌可敬!
回復 xqw63 2011-6-7 10:58
辛苦了,那一代人
回復 甜,不甜 2011-6-7 11:45
平敘感人!寫的真好!
回復 宜修 2011-6-7 11:58
陳九: 不哭。邁過他們的肩頭,我們的生活還在繼續著。
九爺仁義!
回復 宜修 2011-6-7 11:59
水影兒: 十六歲的小陳不僅頭髮好,還愛笑,照相那天,真的沒戴軍帽。
深深地懷念九爺那一頭黑亮的頭髮!
回復 醜女多做怪 2011-6-7 12:13
278醫院 好熟悉的名字 好熟悉的地方 我彷彿又回到那個陽光燦爛的夏天的早上 在醫院裡到處亂跑 。。。 還有那些隧道和跟隧道連在一起的人們。。。。良各庄 上萬 大灰場。。。。十渡 拒馬河。。。很多很多的記憶阿

九哥好!
回復 cn86 2011-6-7 12:32
魂兮中國
好熟悉的身影。
123下一頁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2-6-30 14:40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