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我那些消遁的朋友

作者:陳九  於 2011-5-25 02:12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作者分類:散文|通用分類:原創文學|已有56評論

關鍵詞:


我那些消遁的朋友

 

陳九

 

      先說清,我這些再也無緣相見的朋友不是人。別以為我在罵街,它們真不是人,是我在京西太行山麓當兵時遇到的狼,狐狸,還有野羊什麼的。

 

      你知道那年月的鐵道兵,總出現在人跡罕至的荒山野嶺,專到沒路的地方修築鐵路。我們像野草一樣紮根生長,有沒有陽光都得燦爛。汽車連的卡車把我們拉到實在無路可走之處,司機搖搖頭,對不起哥兒幾個,走不動了,我只好把你們卸在這兒,剩下的路你們自己蒯著吧。蒯是北方方言,負重行走之意。

 

      測量班架起經緯儀確定位置,連長帶領全連戰士,扛著帳篷行李和乾糧,由一班長楊洪順開路,頭也不迴向指定地點攀登。越爬天越大地越小,山下的拒馬河晶瑩柔軟,湛藍湛藍地閃耀,頭頂蒼鷹盤旋,四周偶爾發出嗖嗖的響動,那是小動物們匆忙躲避的身影。此刻雖說我們是人類,可離人類社會十分遙遠,好像沒什麼關係,反倒覺得跟大自然息息相依,我們生存的全部希望都寄托在周邊的自然環境里。換句話說,此時與其強調我們是人,不如說是動物一部分更現實。動物以洞為家,我們帳篷為家,差不多。動物用枯草禦寒,我們用枯草打褥子也為禦寒。動物飲食山水,我們也是。動物不上廁所,我們也不上,撒野尿。小說《鋼鐵是怎樣煉成的》主人公保爾,在風雪施工中還能巧遇老情人冬妮婭,蒼天吶,此時此刻什麼冬妮婭,任何沾女字邊兒的都沒有,凈是犬字邊兒的。即便如此,我們是群有理想和榮譽感的強健生命體,我們比動物還頑強能在任何環境下生存,用汗水和生命凝成腳下的鐵路橋樑,讓遠在天邊的人類社會更美好。

 

      儘管我們認為離動物更近,但動物界好像未必認同。通過一段時間的觀察互動,我發現它們對我們的心情是複雜的,憂心忡忡的。這樣說你會發笑,觀察就觀察唄,還互動,人和野獸怎麼互動?嗨,這你就不懂了,十六七歲叫春的年紀,我們內心敏感充盈,情感多得寧可濫用也不能不用,看什麼都好奇。天角飄來一片雲要看半天,陽光為何給它鑲上金邊兒?山間發現幾株野芍藥也看半天,原來不該像城市裡的那麼半死不活,竟有風竹之韻。浮雲遊子意,落日故人情,世間一切在心裡都是活的,有溫度有含義的,更別說同為食色性也的動物了。

 

      讓我最先遇到的是狼。進山時就發現,所有路過的屋舍外牆上,都用石灰水畫出一個個白圈兒,連長說這叫狼圈兒,專為防狼,狼一看到就不敢進村了。當時我就納悶兒,狼為何怕白圈兒,真有狼嗎?在山上紮營的頭天夜裡,我們就聽到狼叫,悠悠地,遠聽很像排簫,低音不散高音不脆,一聽就屬中音類。同班戰友汪照凡,我總叫他汪造反,來自湖北大別山麓的英山縣,他說這是只母狼,正在找公的呢。他還說,狼很靈活,鄂北方言靈活就是聰明,它先用兩隻前爪從背後搭上人的雙肩,待你一回頭猛地咬住脖子,至你於死地。他有個叔伯哥哥膽大心細,有回趕夜路遇上狼,狼搭他的肩膀他不回頭,跟狼邊走邊聊了一整夜,天一漸亮狼自然就跑了。這故事頗像《聊齋》,我不僅不怕,反覺得狼有血有肉,楞聊了一夜,它都跟你哥聊啥了,沒讓你哥給它介紹個對象?不過話說回來,今後無論阿貓阿狗從背後搭我肩膀我絕不回頭,先聊兩句再說。

 

      我遇到的是兩隻狼,或許是夫妻。那天大夥兒都上了工地,我因左臂骨折獨自在帳篷休息。汪造反掄錘沒對準,十八磅錘砸到我胳膊上,當時就腫起來。我痛得破口大罵,汪造反你王八蛋,造反造到老子頭上了,趕明兒讓狼吃了你,狼搭你肩膀你必須回頭,聽見沒?聽見了。汪造反邊哭邊答。聽見啥了?狼要搭我肩膀一定回頭,不回我是舅舅養的。就為這,班長命令我在家休息。雖說有傷,可帳篷里我呆不住,一人到山坡上遛躂。走著走著一抬頭,發現水源處站著只大狗,距我四五十米遠。我第一反應是誰家的狗跑這兒來了,馬上發現不對,因為我們營地離最近的西庄也要二十里,家狗怎會跑這麼遠?再看它眼神更不像,那是種異常精美的殺氣,讓我產生最原始的生物恐懼感,胯下冰冷四肢軟澀,頓時傻了。我本能地往後退,想退回帳篷,那裡有我的自動步槍和九發子彈。可剛一挪,那隻狼也向帳篷方向移動。我看出來,它想抄後路逼我上山。再看山上,不得了,另只狼站在山頭為夥伴把風,表情隨和自然根本不看我。我驚恐之下又破口大罵,汪造反你個王八蛋,你不是說狼從後面來嗎,它怎麼從前面上了?我抄起地上一段鋼筋,對狼做兇狠狀。它肯定看出我的憤怒,似有猶疑。就趁這一瞬,我嘩地跑進帳篷抄起槍衝出來。狼沒了,兩隻都沒了,像從未出現過一樣。汪造反,王八蛋。我狂叫著。

 

      打那兒以後再沒見過狼。不久我們就開山放炮,轟轟的爆炸聲把山都給嚇趴下了。炮聲是男低音,看來中音怕低音,低音一唱中音就跑了。事後我想,狼這傢伙生性孤僻寧折不彎,似乎並無與人共處的願望,或許它仍為人類將其一部分收編為狗耿耿於懷。比較而言,狼可算動物中之項羽,山大王楚霸王都是王,四面楚歌也不肯服輸,寧可放山跑馬而不食周粟,這與狐狸截然不同。

 

      兒童讀物總把狐狸和狼歸為同類,其實並非一路。狐狸身材比狼嬌小,但這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狐狸眼裡看不到狼的目光中具有的血統霸氣和英雄末路的蒼涼悲情。狐狸更市俗,從不直接與人衝突,只幹些技術含量較高的偷雞摸狗勾當。第一次遭遇狐狸是在炊事班後門站崗。最近庫房的咸帶魚和腌肉常有丟失,開始以為是啥人偷的,就裝上照明加了崗。那天半夜我聽到庫房傳出窸窣聲響,端槍破門而入,只見幾隻狐狸一溜煙兒從牆角逃掉。趕忙追出去,我分明看到那隻個兒頭最大的狐狸嘴上叼著一大塊腌肉,肯定跑不快。萬萬沒想到,明晃晃的燈光下,那隻狐狸望著我,把腌肉摟在胸前縮成一團兒,往山下一滾就不見了。我呆住,眼前映出狐狸的眼神,純職業式的,從容不迫毫無惡意和仇恨,像拍賣師喊成交,股票師喊吃進一樣。我甚至開始同情狐狸,往山下滾無疑是有風險的,磕著碰著撞到頭都吃不消,生存是它們的拜物教,為此不惜流血犧牲。我對班長說,那隻最大的狐狸肯定是班長,它們的班長也沖在最前面。班長瞪著我,依著你呢,我也抱團兒肉滾下去,你啥時能改改這二百五的毛病?

 

      再見到狐狸是和汪造反。這個汪造反肯定是我的剋星,砸我的胳膊,騙我說狼會聊天兒,就是他,又讓我失去唯一一次觸摸狐狸的寶貴機會。

 

      那是個周日,我和汪造反陪西庄的老團長上山打獵。老團長是個怪人,抗美援朝的團長,轉業時非吵著鬧著回鄉當了農民。部隊一到他就來找我們,請大家到他家喝酒。今天他說要打獵,問我們去不去。我說去,汪造反也要去,我到哪兒他都跟著。老團長砰地一槍,分明打著了,那隻白狐狸打個滾兒不動了。我和汪造反衝上去,看它肚皮朝天躺在地上,但絲毫未見血跡。我剛要過去撿,汪造反說,要它幹啥,死狐狸不值錢,我們公社收購站根本不收死狐狸。是嗎,為啥?狐狸一死皮就泄了,會掉毛。他這麼一說我猶豫起來,想等老團長趕來再說。就這當兒,那狐狸突然翻身一躍,當著我們面兒一瘸一拐逃走了,原來它是裝死!我氣懵了,怒斥汪造反,你騙人,你明知它沒死,對不?他卻說,白狐是仙,不好打。

 

很多年後的一天,那時鐵道兵已被解散。汪造反突然找到我,眼淚唰唰流不停。我說你怎麼啦,有啥麻煩找白狐大仙吶,你救過它命,它肯定幫你。他說他和兒子來北京當民工,幹了一年拿不到工錢,老闆非說咱沒上崗證無法出賬,可沒上崗證你咋不早說,還讓咱干這麼久?幾天後我塞給他五千塊,騙他說是替他討回的欠薪。終於我也騙他一把,報了當年的一箭之仇。

 

除了狼和狐狸,令我難忘的還有野羊。野羊和家羊啥區別?野的比家的毛短些,野羊顏色統一,黃中帶黑都一樣,而家羊什麼顏色都有。前者像特種部隊,來去無蹤。後者是雜牌軍,烏合之眾毫無戰力。狼一次最多捕殺一隻野羊,而狼一次能咬死成群的家羊。亡羊補牢是說家羊。家羊自衛靠牢,野羊沒牢,自衛憑心。

 

      那天施工休息時,我和幾個老兵在樹下抽捲煙。整月下不了一趟山,香煙太貴也不好放,根本不夠抽的。我們都買老鄉的旱煙,一塊錢一斤,兩捆旱煙加點仁丹末兒就管三五個月。剛點上,第一口煙感覺最好,就聽汪造反喊我,小陳,快看山頭的野羊!我順他手指一瞧,只見一隻羊,角很長,像背頭似地卷向身後,一動不動矗立岩石上。它距我們百多米遠,因背景是藍天,身影清晰凸現。我覺得像座雕像,活得還是死的?當然活的,汪造反搶白道,野羊就這樣,能在高處站半天不動。那是你們大別山的野羊,怎跟我們太行山比?大別山咋了,劉鄧大軍挺進大別山,指揮部就設在我們村,我爹,得得得,說得是羊,怎麼你爹都出來了?我邊抽煙邊注視那隻羊,正如汪造反所說,紋絲不動,分不清它屬於腳下的岩石,還是岩石屬於它。我好奇起來,的確,這不像家羊,家羊哪有這麼深沉,早忙著吃草去了,可它一動不動琢磨啥呢?我盡量讓自己作沉思狀,一動不動,看心裡到底想什麼。眼前浮現的全是過去的事,包括上個月在西庄小賣鋪遇到的長辮子售貨員,她問,你是北京的?是。北京多好啊。你們這兒才好,我們在這兒戰天鬥地……,還沒說完,她打斷我,您還買別的嗎?接著把我晾在一邊,招呼其他顧客去了。這隻羊也在回想嗎?寧靜越深往事越重,它有多少值得回憶的,贅得腳步都邁不開。羊太孤獨,心事太重了。

 

      若非那場暴雨衝垮我們下山的唯一通道,一班長楊洪順恐怕也不會動打羊的念頭。山裡下雨與山外不同,來得疾去得快,北方的山土少石多根本兜不住水,暴雨瞬時聚攏,衝下來就洪水猛獸。那條路本來就屬臨時建築,一下被山洪沖成好幾截兒,所有供給全斷了。沒有柴油,發動機停了我們可以人工鑿,但吃的接不上茬兒,後來一餐只發三個土豆,絲毫沒葷腥,人軟得連錘都舉不動,那還不罵娘。前邊說的兩隻狼幸好沒此時闖進來,否則說不準誰吃誰。我們當時體會很深,土豆只能維繫生命,但爆發力必須靠吃肉,素食者可以祈求世界和平,很難指望他們翻山越嶺大江大河。楊洪順發狠,不打只羊回來我這個班長就算面捏的!偏巧這天下工時又見那隻野羊,大背頭,一動不動站立原處。楊班長立即卧姿裝子彈,箭在弦上不得不發,把汪造反急得呀,那隻羊是種兒,打羊不打領頭的,這是規矩。這小子也是真給逼急了,楊洪順的槍沒響,他倒先開一槍,砰!羊嚇跑了,可汪造反卻因擅自開槍受個處分。 他後來對我說,處分就處分,規矩不能破。

 

      在太行山幾年,到的時候是寂靜的深山,離開時已是橋樑飛架,鐵路穿過一座座隧道,把群山像項鏈一樣串起來。我們遇到的動物何止有狼,狐狸和野羊,很多很多,野雞野兔,黃鼠狼和刺蝟,還有拒馬河的一種白魚,形狀頗像目前流行的觀賞魚銀龍,它們產卵時會圍著橋墩轉,上上下下鱗光閃爍明亮燦爛。

 

去年我舊地重遊,巧遇當年為我們送糧的民工李合來,那次洪水斷糧,正是他趕著驢車最先將補給運抵營地。他說,馬不行,有路用馬,沒路就得使驢。見面后我問,還有狼嗎?啥狼呀,多少年沒見了。狐狸呢?往遠了走,平峪,白澗那邊兒聽說還遇得著。那野羊呢?早沒了,興許全跑西伯利亞去了。儘管他說西伯利亞我很想笑,但心底著實哐地空蕩蕩。莫非歷史的步伐太快,都西伯利亞了,才三十多年聽著像大漠孤煙一樣蒼遠,曲終人散,連當年的動物都消遁得無影無蹤。我開始領悟,那些曾分享和見證過我們壯烈年華的一切,無論張三李四狼犬牛羊,哪怕一草一木,都是我難以割捨的親人朋友。沒有他們,我們的青春歲月就飄了,不再真實鮮活,恍如一個連谷歌都檢索不到的抽象符號。歷史最怕抽象,略去蓬勃的精神,任何輝煌都會瑟瑟發抖。今天這樣對待昨天,明天再這樣對待今天。

 

西伯利亞?怎麼會,我剛才分明聽到狼叫,你聽,你仔細聽……

 

 

原載《散文》2009年第8

 

1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支持
37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38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56 個評論)

回復 sousuo 2011-5-25 02:41
九哥常來呀。
回復 早安太陽 2011-5-25 03:05
前面讀的我哈哈大笑的,太好玩了
後面一段又讓我挺沉重的 歷史最怕抽象,略去蓬勃的精神,任何輝煌都會瑟瑟發抖。今天這樣對待昨天,明天再這樣對待今天...
回復 DubheA 2011-5-25 03:41
有故事的人寫故事。
回復 方方頭 2011-5-25 03:49
好故事要細細讀
回復 方方頭 2011-5-25 03:58
這哪是故事,根本就是生活的詩,歷史的歌
回復 9438 2011-5-25 04:27
精彩。
回復 itute 2011-5-25 04:28
很有生活氣息
回復 meistersinger 2011-5-25 04:58
好。
回復 fishingperch 2011-5-25 05:30
好文
回復 pengl 2011-5-25 06:46
故事寫得精彩,心情隨著澎湃!常來分享。
回復 木子行 2011-5-25 09:08
精彩
回復 yulinw 2011-5-25 09:11
   今後無論阿貓阿狗從背後搭我肩膀我絕不回頭,先聊兩句再說。---- 對這句印象最深,聊兩句起碼晚死一點,可見生命的分量~·
回復 ofox 2011-5-25 09:26
現在可能都沒了
回復 icetea~ 2011-5-25 10:10
故事講得栩栩如生,就好看到了故事中的情景!這句更精彩:
「我痛得破口大罵,汪造反你王八蛋,造反造到老子頭上了,趕明兒讓狼吃了你,狼搭你肩膀你必須回頭,聽見沒? 痛成那樣了,還沒忘幽默。。好玩
回復 宜修 2011-5-25 10:22
早安太陽: 前面讀的我哈哈大笑的,太好玩了
後面一段又讓我挺沉重的 歷史最怕抽象,略去蓬勃的精神,任何輝煌都會瑟瑟發抖。今天這樣對待昨天,明天再這樣對待 ...
深深的同感。不愧是九爺!
回復 宜修 2011-5-25 10:23
yulinw:    今後無論阿貓阿狗從背後搭我肩膀我絕不回頭,先聊兩句再說。---- 對這句印象最深,聊兩句起碼晚死一點,可見生命的分量~·
從今往後,阿貓、阿狗打我肩膀,俺都不回頭!
回復 宜修 2011-5-25 10:23
icetea~: 故事講得栩栩如生,就好看到了故事中的情景!這句更精彩:
「我痛得破口大罵,汪造反你王八蛋,造反造到老子頭上了,趕明兒讓狼吃了你,狼搭你肩膀你必須回頭,聽 ...
    
回復 sam333 2011-5-25 10:50
宜修: 從今往後,阿貓、阿狗打我肩膀,俺都不回頭!
阿狗抱腿不打你肩也   
回復 宜修 2011-5-25 10:51
sam333: 阿狗抱腿不打你肩也    
還記著呢? 山兄您什麼記性啊?
回復 早安太陽 2011-5-25 11:12
宜修: 深深的同感。不愧是九爺!
   我才回過味兒來,陳九是個大腕兒?
123下一頁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0-2-25 14:48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