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中共已把中華引至亡國的邊緣,出現「蔣經國」非天方夜談--轉載

作者:黑山老貓  於 2010-10-15 07:25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作者分類:好文轉載|通用分類:政經軍事|已有2評論

轉自劉誠博客


雖然言禁依舊森然,談論憲政的人還是多了起來。這說明憲政民主已經在中國人民生命深處生根,要求實行憲政民主是任何人也阻擋不了的時代潮流。但我一向認為,憲政改革是偉人的一種行動,實行憲政民主需要的其實不是書生式的無休無止的討論,自下而上的試探,小打小鬧的修修補補,而是緊緊抓住憲政民主的根本,從大刀闊斧地修改現行憲法開始,以雷霆手段自上而下直接啟動。誰不搞政治體制改革誰下台,應該成為全中國最響亮的口號。對於那些執迷於既得利益頑固反對和阻撓憲政改革的中共高官,一律令其自行辭職。沒有這樣橫刀立馬、當機立斷的霹靂手段,指望羞羞答答清談出一片民主憲政的朗朗乾坤,是決無可能的。

顯然在憲政民主建立之初,仍然離不開鐵腕人物臨門一腳的「第一推動」。

這使我想到了已故台灣領導人蔣經國。蔣介石長子蔣經國世襲上位,本來也是蔣家王朝的直接受益者,身上奔流著的是正宗獨裁者的血液,在他執政的過程中,也曾有過讓兒子蔣孝武接班的精心安排,可是一系列意料不到的事件打亂了他的部署。經過痛苦的思考,蔣經國終於接受普世價值,在生命的最後一段宣布解除黨禁,開放報禁,消息一出石破天驚,全球轟動。據《先鋒國家歷史》雜誌特約撰稿人黃章晉介紹,自1986年3月下令成立「政治革新小組」研究政治體制改革問題起,蔣經國就開始快馬加鞭與時間賽跑,因為他已經意識到留給自己的時間不多了。當年9月,蔣經國表示將要解除實行38年的戒嚴令,並開放黨禁,開放報禁。此言一出,島內民運人士迫不及待地於9月28日集會,民主進步黨成立。反對黨公然成立這還了得?情治部門立即呈上反動分子名單,蔣經國未批,只是淡淡地說道:「使用權力容易,難就難在曉得什麼時候不去用它。」10月7日,蔣經國接見美國《華盛頓郵報》發行人Graham女士時,告知台灣「將解除戒嚴、開放組黨」。10月10日,蔣經國在「雙十節」發表講話,表示要對歷史、對10億同胞、對全體華僑負責,指示修訂「人民團體組織法」、「選舉罷免法」、「國家安全法」,正式開啟了台灣民主憲政之門。「世上沒有永遠的執政黨,」面對國民黨內諸多人士的擔憂,蔣經國這樣說道。1987年7月15日,世界上實施時間最長的戒嚴令宣布解除,台灣人民真正擁有了自由組黨、結社、辦報辦刊的權利。黃先生動情地寫道:「20年後的今天,在台灣,蔣經國不曾因時間的流逝而被人淡忘,反而聲譽日隆。每次民調,對台灣民主、經濟、民生等各方面貢獻最大的領導人,都是蔣經國。2240萬人口的台灣,前往蔣經國暫厝的大溪的憑弔者,每年在100萬人次左右。蔣經國執政時期,被認為是台灣歷史上社會風氣最好、最有希望和活力的時代。」

事實證明,蔣經國式自上而下的政治變革是成功的。台灣以最小的代價,擺脫了中國歷史上以暴易暴的怪圈,實現了族群的和解,全社會多方共贏。蔣經國似乎清醒地看到,世襲是不明智的,弄不好禍及子孫,在傳位子孫延續專制政體與推動憲政民主建立千古偉業之間,他選擇了後者。不但為自己贏得了萬古英名,也洗刷了家族幾十年獨裁統治的血腥色彩,為中國歷史上臭名昭著的蔣家王朝,投上了一層難以抹去的民主油彩。這裡當然有內外壓力因素和美國主導的痕迹,但與蔣經國個人明大勢識大局、毅然接受普世價值是分不開的。

時下的中國,又走到了一個極其重要的十字路口。一方面,三十年跛足改革的積累,各種社會矛盾急劇發酵,目下已呈總爆發的態勢,舊有體制的弊端暴露得更加充分,朝野內外要求政改的呼聲響徹雲霄,令中共高層不得不一再表態承諾啟動政改;另一面,中共高層又投鼠忌器、瞻前顧後、患得患失,自恃有三百萬軍隊和原子彈在握,以及近百年操縱全國輿論的成功經驗,且無論如何經濟仍在以兩位數高速發展,幻想借表面繁榮而其實千創百孔的所謂「中國模式」延續專制政治,千方百計獨享執政大權,因而一再以穩定、積極穩妥、給民主自由戴綠帽等手段進行拖延,聽任仇恨繼續撕裂族群在中國底層到處蔓延。比起從建國到文化大革命毛澤東將中國社會引向崩潰邊緣那個危險的時刻,這一次的危機顯然更具挑戰性和終極性,因為那一次還有一位鐵腕的鄧小平走出來力挽狂瀾,這一次在中國政治舞台上卻再也沒有這樣的人物了,而且中國社會事實上也不可能再經歷一次鄧小平式的改革開放。這讓人們不禁聯想到一百年前在中國發生的事情:如果說那時是慈禧太后一再抵制政改,殘酷鎮壓了戊戌變法,與實行君主立憲的大好前程失之交臂,最終導致了辛亥革命,那麼這一次等待中國人的將會是怎樣的命運呢?如果由於拖延政改社會失控,官民衝突總爆發,導致中國社會玉石俱焚,則只能說明當今一些自我感覺良好的中共高官已經利令智昏,經過了一百多年血雨腥風的社會革命卻絲毫沒有長進,連慈禧太后這個老女人都不能超越,反而因為有大清皇朝亡國的教訓在前,更加不可原諒。

中共高層在政改上的駝鳥政策,已經把中華民族引至亡國的邊緣。當此危難關頭,在中共高層出現蔣經國式的政治人物,拯救中國國運於既倒,並不是沒有這樣的可能。從中共高層來看,似乎鐵板一塊,全然不顧二十一世紀的天下大勢,決不願意像他們所標榜的那樣與時俱進,而是死抱住四項基本原則不放,還沒有任何動作,就競相走出來一口一個絕不,推動政改就像從他們身上割肉一樣不能接受,不過我們也不要低估了中共高層各派系面對複雜形勢的智慧。即使是從權力鬥爭的角度看,時下中國人民對民主自由的強烈渴求,何嘗不是一支最具道義優勢、事實上也不可抗拒的政治力量?在中共黨內殘酷的權力鬥爭中,有如此強大的一支力量而不為我所用,反而以卵擊石與之為敵,除非他們真的是一些鼠目寸光、百無一用的蠢才。我認為在中共現有體制內,突然湧現出一個蔣經國式的政治人物,在獨裁癮已經大大地過足的當下,審時度勢一舉拋棄獨裁政治,站到民主政治一邊,並不是沒有可能。首先是一批中共高官後代,這些人具有特殊的背景,有的已在高位,掌握了相當大的國家權力,也有相當的影響力,不排除他們中良知尚存的那一批人接受普世價值的可能性(最早反文革就是從一批資訊靈通的中共高幹子弟開始即為明證),說這些人全都是百無一用只知吃喝玩樂的紈絝子弟,心甘情願地鐵定要與黨內獨裁保守勢力共存亡,我堅決不信。還有胡總書記和溫總理,兩位在上任之初被國人寄予厚望,親切地呼為胡哥、溫總,上台以來大打民生牌,提出了一些得民心的概念,確實展現了一定的靈活身段,可是在政改問題上一直沒有實質作為,一度令國人萬分失望。但我相信,為中華民族建千古奇功是每一個政治人物都會有的偉大衝動,更何況他們已經處在目前這樣的位置。如果前期有顧慮以致遲遲不敢動手,那麼在他們執政剩下最後兩年的寶貴時間窗口裡,攜黨心民心軍心之偉力,以雷霆手段當機立斷,為十三億中國人搭建起民主憲政的總框架,也不是沒有這樣的可能。從溫總理最近六十天內六次喊話政改來看,他們完全有這樣的衝動。還有一支力量是軍隊----中國人民解放軍,建國以來中國人一直這樣稱呼這支軍隊----這一中國權力格局中最封閉、最神秘的力量,在面對中國最危險局面的時候會作何感想?部隊的士兵全都是平民百姓,人民的喜怒哀樂不會不對他們產生影響;至於軍隊高層再腐敗再保守,未必就沒有幾個有膽識的人物,如果這些人攜軍方背景,迫使中共高官立即啟動憲政進程,則中國政治僵局也可能一舉破冰。此外表面鐵板一塊的黨內權斗加劇,最終分裂成不同的派系,從而推動憲政進程,也是一種可能性。

中國的前途命運,當然自有定數,這篇小文只不過是一種推測。但生死當前,作為在歷史中行動的政黨和個人,何去何從,無疑面臨著莊嚴的選擇。稍有良知的人都知道,誰反對和阻撓民主憲政改革,誰就是全中國人民的公敵;誰推動政改,在中國實現民主憲政,誰就是中國的華盛頓。善與惡黑與白是與非就擺在那裡,足以令一切政治勢力三思。中國已不是二十世紀的中國,人民也已不是毛時代只知三呼萬歲的愚民,對中國政治變革的前途,我們並不絕望。

1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支持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1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2 個評論)

回復 trunkzhao 2010-10-15 07:50
中國永遠亡不了,亡的只是政府政客。
回復 黑山老貓 2010-10-15 10:48
trunkzhao: 中國永遠亡不了,亡的只是政府政客。
在這麼胡搞下去. 外敵乘虛而入. 當年滿洲以10來萬人征服全中國的故事不是不可能重演的.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0-1-22 15:28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