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為托克維爾進入中國而興奮歡呼--ZT

作者:黑山老貓  於 2012-8-1 19:30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作者分類:有話要說|通用分類:熱點雜談|已有24評論

阿妞不牛:為托克維爾進入中國而興奮歡呼

作者: 阿妞不牛 


近來有網友抱怨萬維編輯不公,導讀上的文章主要為談論中國政治,尤其是負面批判指責的文章所佔據。而許多純正文學藝術的詩歌,幾乎沒有上過導讀。

俺同意這些雅士對此現象的事實描述。也同情他們的抱怨。因為俺實際上也是一個文學與詩歌愛好者。但是,同意加同情之外,俺覺得萬維編輯恐怕還是無法從善如流,在萬維導讀上每天一首風花雪月或者豪情萬丈的詩歌:原因很簡單:這抓不到廣大華人的興奮點,無論是埋首科研的博士后還是引車賣漿者流,流行歌曲可能比吟月葬花或者詩言志更吸引人,而真正流行了的歌曲,是要付錢買的。而最優秀的詩歌,如今也難賣錢的。

而不要付錢買的,花錢也買不下的,是中國心:華人關注中國:中國是聚焦的興奮點。好的,壞的,都是。如果只要好的,誰也爭搶不過中央電視台和人民日報。而如果要壞的,也要看怎麼個壞法。象俺這樣天天從頭頂到腳底翻查中共與中國毛蟲狗蚤的,人家也煩也厭。俺為了能夠繼續在萬維生存露臉,也必須改弦更張,為中國興奮一下,正面的興奮一下。

 

俺終於找到了一個關於中國的興奮點:托克維爾進入中國了!俺為此興奮,甚至壓低聲音歡呼。

 

據港媒報導,最近,法國歷史學家托克維爾的《舊制度與大革命》 在京城關心國事的知識界、甚至中南海領導人中,激起熱烈的討論。「始作俑者」是中共國務院副總理王歧山。據說他向友人與同僚部屬都大力推薦托克維爾的《舊制度與大革命》。他認為中國這樣在世界上舉足輕重的大國,從歷史上看也好,今天的外部環境也好,現代化轉型不會那麼順利。「中國人自己的代價也沒有付夠。」雖然托翁早已開始用中國簡體字在中國佈道,但是真正開始講流行普通話,還是得力於王岐山這位甚至有望在十八大入常的老總的推薦。由於他的推薦,一時間托翁的簡體字著作,洛陽紙貴,法國老翁的京腔,開始流行。流行語是:你「托」了嗎?不是問你是否象某位市長一樣被民眾抓住當眾脫光上衣! 問你聽說過讀過托克維爾了嗎?你知道什麼是舊制度嗎?你曉得什麼時候開始大革命嗎?

 

亞力西斯?德?托克維爾是十九世紀法國的政治思想家和歷史學家。他最知名的著作是183年出版的《論美國的民主》 以及1856年出版的《舊制度與大革命》。在這兩本書里他探討了西方社會中民主、平等、與自由之間的關係,並研究平等觀念的崛起在個人與社會之間產生的衝突動蕩變革。

托克維爾其實早已進入中國。不過那時候是繁體字,翻譯也不是「普通話」,就只有胡適等少數人讀得懂。因為毛主席曾經不小心說過,在二十一世紀要給胡適平反。隨著胡適在大陸被悄悄地平反,托克維爾也被簡體字化了。但是還是不能變成進入會議室和民間街頭巷議的普通話,遑論中央電視台的標準國語了。中共黨內的真正讀書人象王岐山,某天在開完一整天會批閱完一大推公文之後,倒在床上順手拿起一本書,隨手翻開,看到了這樣觸目驚心的文字:

「當人們讀到十八世紀大臣和總督們的來往信函時,就會十分驚異地看到一個怪現象,臣民百依百順,這個政府如此富有侵略性和專制特質,但當它遇到最微小的反抗,它便不知所措,最輕微的批評也會使它惶惶不安,簡直到了風聲鶴唳、草木皆兵的地步……」

「人們似乎熱愛自由,其實只是痛恨主子」。

「我將試圖說明:同樣是這些法國人,由於哪些事件,哪些錯誤,哪些失策,終於拋棄了他們的最初目的,忘卻了自由,只想成為世界霸主的平等的僕役;一個比大革命所推翻的政府更加強大、更加專制的政府,如何重新奪得並集中全部權力,取消了以如此高昂代價換來的一切自由,只留下空洞無物的自由表象;這個政府如何標榜為人民主權,而人民既不明真相,不能共同商議,又不能進行選擇;它又如何把議會的屈從和默認吹噓為表決捐稅權,與此同時,它還取消了國民的自治權,取消了權利的種種主要保障,取消了思想、言論、寫作自由—這些正是1789年取得的最珍貴、最崇高的成果,而它居然還以這個偉大的名義自詡。」

「大革命是在人民對苛政感受最輕的地方爆發的:大革命的特殊目的是要到處消滅中世紀殘餘的制度,但是革命並不是在那些中世紀制度保留得最多、人民受其苛政折磨最深的地方爆發,恰恰相反,革命是在那些人民對此感受最輕的地方爆發的。」

「革命的發生並非總因為人們的處境越來越壞。最經常的情況是,一向毫無怨言彷彿若無其事地忍受著最難以忍受的法律的人民,一旦法律的壓力減輕,他們就將它猛力拋棄。被革命摧毀的政權幾乎總是比它前面的那個政權更好,而且經驗告訴我們,對於一個壞政府來說,最危險的時刻通常就是它開始改革的時刻。」

 

王岐山無法入睡了。他爬起來,想打電話問胡溫習李這樣幾個問題:

同志們,危險啊。

 

為什麼我們帶領中國一天天崛起,人民卻一天天怨氣衝天甚至怒火中燒?

我們懂得了發展是硬道理,為何這個老頭子卻說經濟繁榮何以反倒加速革命的到來?而且他說的神乎其神,還一再應驗?

在考察法國大革命爆發的歷史背景時,托克維爾還觀察到了另一個「悖論」:大革命前二十年,社會財富正以前所未有的速度蓬勃增加,「人口在增加,財富增長得更快。國家因戰爭負債纍纍;但是個人繼續發財致富,他們變得更勤奮,更富於事業心,更有創造性」;「公共繁榮在大革命後任何一個時期都沒有大革命以前20年中那樣發展迅速。」

為何社會財富蓬勃增長的過程中,卻爆發了驚世駭俗的大革命?尤其是當托克維爾觀察到:革命前夕的法國政府雖然依舊足夠強大,但卻不再單純地實行專制,而是在「到處維持秩序」;法國民眾則「每個人都能隨心所欲地發財致富,可保住已取得的財富」。這樣的情勢下,為什麼還會爆發摧毀一切的大革命?

 

托克維爾給出的答案是:儘管法國政府在大革命爆發前已經部分轉換了自己的角色,致力於「促進公共繁榮,發放救濟金和獎勵,實施公共工程」,但它仍保留著許多專制政府的毛病。在革命爆發前的20年裡,政府一方面積極鼓勵民眾發家致富,另一方面則發起各種新興事業,成為國內市場最大的消費者,民眾與政府之間的貿易關係以驚人的速度增長。但結果民眾收穫了更大的失望,因為政府殘留了太多專制時代的毛病,民眾「用自己的資本去買政府的公債,他們絕不能指望在固定時期獲得利息多」;民眾「為政府建造軍艦,維修道路,為政府的士兵提供衣物,他們墊出的錢沒有償還的擔保,也沒有償還期限,他們不得不算計與大臣簽訂的合同運氣如何,就像搞冒險貸款一樣」。

托克維爾總結道:「一場浩劫怎能避免呢?一方面是一個民族,其中發財慾望每日每時都在膨脹;另一方面是一個政府,它不斷刺激這種新熱情,又不斷從中作梗,點燃了它又把它撲滅,就這樣從兩方面催促自己的毀滅。」

 

還有啊。這個老頭子說:將某一社會階層推入孤立、失語的困境,很可能就等於把他們推向了革命。

農民是法國大革命的主力,也是法國最大的底層社會群體。據托克維爾的調查,在革命爆發前夕,法國農民已「不再受那些封建小惡霸的欺凌;來自政府的強暴行為也很少涉及他們,他們享受著公民自由,擁有部分土地」。既如此,按常理推斷,18世紀的法國農民,顯然要比13世紀處於完全封建專制時代的法國農民生活得更好才對。

但托克維爾所見到的事實卻不是這樣的:「但是所有其他階級的人都離棄他們,他們處境之孤單也許為世界上任何地方所僅見。這是一種新奇的壓迫。」托克維爾所指的,不單單是舊時代的貴族們在政治權利喪失后,紛紛拋棄農村搬往了城市;18世紀的法國農村,但凡稍有資產者,無不千方百計離開農村遷往城市——「文獻證明,農村裡幾乎從未見過超過一代的富裕農民。種田人一旦靠勤勉掙到一點財產,便立即令其子弟拋開犁鋤,打發他進城,並給他買下一官半職」——農民被其他階層拋棄了,最後,農民自己也拋棄了自己。農村陷入一種荒蕪狀態。

 

國家一直在進步。王權實現了前所未有的中央集權;舊貴族喪失了原有的政治權力,但他們獲得了豐厚的補償,免繳了大部分的公共捐稅;資產階級則獲得了巨大的商業利益。唯獨農民,在新時代沒有得到任何好處,相反,他們被拋棄在死寂的農村,權益無人過問,壓迫則花樣翻新層出不窮。托克維爾感嘆道:「如果在農民身旁有一些既有錢又有教養的人,他們即使無意保護農民,至少有興緻、有權力在掌握窮人和富人命運的那個共同主宰面前,替農民求情,那麼所有這些新的壓迫能制定嗎?」

但「既有錢又有教養」的舊貴族和新資產階級都對農民不感興趣。在大革命爆發的前夜,舊貴族竭力維護自己的既有特權,新資產階級則竭力為自己謀取新特權,沒有人關心喪失了與上層社會的溝通能力的農民,沒有人在意農村的失語,而是任由他們生活在孤苦無助的深淵裡。窮人和富人之間幾乎不再有共同的利益、共同的抱怨、共同的事務,其實是一件相當恐怖的事情。後來的結果眾所周知:舊貴族被大革命碾得粉碎;曾一度將革命的鎚子遞交到農民手裡的新資產階級,則很快被農民用鎚子砸碎了腦袋。

 

還有呢。

專制社會裡,民眾無法參與公共事務,彼此孤立,最終只會變得越來越自私自利

專制政體與社會道德水準之間的關係,似乎很少有比托克維爾在《舊制度與大革命》中說得更精闢的了:

「在這種(專制)社會中,人們相互之間再沒有種姓、階級、行會、家庭的任何聯繫,他們一心關注的只是自己的個人利益,他們只考慮自己,蜷縮於狹隘的個人主義之中,公益品德完全被窒息。專制制度非但不與這種傾向作鬥爭,反而使之暢行無阻;因為專制制度奪走了公民身上一切共同的感情,一切相互的需求,一切和睦相處的必要,一切共同行動的機會,專制制度用一堵牆把人們禁閉在私人生活中。人們原先就傾向於自顧自,專制制度現在使他們彼此孤立;人們原先就彼此凜若秋霜,專制制度現在將他們凍結成冰。」

「在這類社會中,沒有什麼東西是固定不變的,每個人都苦心焦慮,生怕地位下降,並拚命向上爬;金錢已成為區分貴賤尊卑的主要標誌,還具有一種獨特的流動性,它不斷地易手,改變著個人的處境,使家庭地位升高或降低,因此幾乎無人不拚命地攢錢或賺錢。不借一切代價發財致富的慾望、對商業的嗜好、對物質利益和享受的追求,便成為最普遍的感情。這種感情輕而易舉地散布在所有階級之中,甚至深入到一向與此無緣的階級中,如果不加以阻止,它很快便會使整個民族萎靡墮落。然而,專制制度從本質上卻支持和助長這種感情。這些使人消沉的感情對專制制度大有裨益;它使人們的思想從公共事務上轉移開,使他們一想到革命,就渾身戰慄,只有專制制度能給它們提供秘訣和庇護,使貪婪之心橫行無忌,聽任人們以不義之行攫取不義之財。若無專制制度,這類感情或許也會變得強烈;有了專制制度,它們便佔據了統治地位。」

 

醫治這種因專制而導致的社會道德墮落的辦法,在托克維爾看來,只有給予公民真正的「自由」:

「只有自由才能在這類社會中與社會固有的種種弊病進行鬥爭,使社會不至於沿著斜坡滑下去。事實上,唯有自由才能使公民擺脫孤立,促使他們彼此接近,因為公民地位的獨立性使他們生活在孤立狀態中。只有自由才能使他們感到溫暖,並一天天聯合起來,因為在公共事務中,必須相互理解,說服對方,與人為善。只有自由才能使他們擺脫金錢崇拜,擺脫日常私人瑣事的煩惱,使他們每時每刻都意識到、感覺到祖國高於一切,祖國近在咫尺,只有自由能夠隨時以更強烈、更高尚的激情取代對幸福的沉溺,使人們具有比發財致富更偉大的事業心,並且創造知識,使人們能夠識別和判斷人類的善惡。」

 

還有很多呢。

王岐山當然不敢也不方便半夜打電話給九常委談噩夢。他猛喝了一大杯涼水,繼續看這個兩個世紀前的法國老頭算卦。

中間勢力難以生存的社會,是「最難擺脫專制政府的社會」

革命的引導者是一群毫無現實政治生活經驗的「哲學家」,而之所以會由「哲學家」來引導革命,而不是由社會活動家來引導革命,其原因也恰恰在於中央集權下,沒有中間勢力,產生不了社會活動家。托克維爾說:

「由於不再存在自由制度,因而不再存在政治階級,不再存在活躍的政治團體,不再存在有組織、有領導的合法競爭的政黨,由於沒有所有這些正規的力量,當公眾輿論復活時,它的領導便單獨落在哲學家手中,所以人們應當預見到大革命不是由某些具體事件引導,而是由抽象原則和非常普遍的理論引導的,人們能夠預測,不是壞法律分別受到攻擊,而是一切法律都受到攻擊,作家設想的嶄新政府體系將取代法國的古老政體。……理論的和善與行為的強暴形成對比,這是法國革命最奇怪的特徵之一,如果人們注意到這場革命是由民族中最有教養的階級準備,由最沒有教養、最粗野的階級進行的,就不會為此感到驚奇。」

民眾「搞革命」時的種種暴力方式,其實都是政府教的

與托克維爾同時代的大多數思想家,包括今天的許多學者,都曾致力於批判法國大革命過程中的暴力、血腥以及對個人權利的藐視,等等。但很少有人能夠像托克維爾那般,窺見到大革命過程中的這些暴力、血腥以及對個人權利的藐視,其實都源自政府多年的「教導」。托克維爾說:

「我掌握事實,所以敢說,……舊制度給大革命提供了它的許多形式,大革命只不過又加進了它的獨特的殘忍而已。」

托克維爾舉了不少案例來說明這個問題,譬如:大革命時期,對私有財產的掠奪,一度達到了令人髮指的地步。托克維爾認為這種行為,與舊政權的「教導」有密切關係:

「路易十四以後的朝代中,政府每年都現身說法,告訴人民對私有財產應持輕視態度。18世紀下半葉,當公共工程尤其是築路蔚然成風時,政府毫不猶豫地佔有了築路所需的所有土地,夷平了妨礙築路的房屋。橋樑公路工程指揮從那時起,就像我們後來看到的那樣,愛上了直線的幾何美;他們非常仔細地避免沿著現存線路,現存線路若有一點彎曲,他們寧肯穿過無數不動產,也不願繞一個小彎。在這種情況下被破壞或毀掉的財產總是遲遲得不到賠償,賠償費由政府隨意規定,而且經常是分文不賠。每個所有者都從切身經歷中學會,當公共利益要求人們破壞個人權利時,個人權利是微不足道的。他們牢記這一理論,並把它應用於他人,為自己謀利。」

 

這個老托,分明是今日中國拆遷上訪戶的總托啊。

王岐山徹夜未眠,一夜通讀了這本簡體字古書。第二天,他就用普通話在小範圍摘要翻譯複述了這個外國老頭的夢話。京城迅即開始流行托克維爾普通話。

 

中國人民銀行副行長易綱這樣的高官也公開推薦《舊制度與大革命》。易綱認為這本書引起他的反思,「實際上對文化大革命的反思,以及對產生這種暴力血腥運動土壤分析的反思。」

 

在一些關心國事的小圈子、甚至高層領導人中,《舊制度與大革命》正激起熱烈的討論。托克維爾對於大革命之前法國社會的一些片段描述,像是穿越時空,直接抵達了此刻的中國,許多話同從來不知道什麼托的民工網語驚人一致,比如:

「人們似乎熱愛自由,其實只是痛恨主子。」

「一方面是一個民族,其發財慾望每日每時都在膨脹;另一方面是一個政府,它不斷刺激這種新激情,又不斷從中作梗,點燃了它又把它撲滅,就這樣從兩方面推促了自己的毀滅。」

 

托克維爾的普通話也變成了中國學者的方言。法律學者何兵指出,就中國現狀來說,一方面大量的私產被公共化,另一方面大量的公產被私有化,國家財產和私人財產出現前所未有的緊密混合。國家管理措施不再只涉及公共領域,而是直接涉及億萬人的私人財富。股市的風波關聯著萬家的喜樂。過山車式的房價,挑動著億萬人神經。政府措施不當,誘發人民聚集起來向政府發泄不滿。此前對痛苦逆來順受的人,現在變得像乾柴烈火,一點就著。

 

托克維爾所描述的200 多年前法國大革命前夕,與今天的中國不只有幾分相似。何兵寫道:「這些無不重蹈著法國的覆轍:社會上層階級開始關心窮人的命運時,窮人尚未使他們成到畏懼;他們關心窮人時,尚不相信窮人的疾苦會導致他們自己的毀滅。在網際網路時代,壓制社會各界對窮人的同情幾乎不可能。無論從道義還是現實出發,關注和同情窮人都是正確的。但正是這種同情和關注,使得窮人的慾望和怒火被點燃,而龐大的中國社會,不可能一夜轉型,實現政通人和。農民上訪,工人罷工,張力正在加劇,危機正在迫近。中華民族有無可能避免一次大的社會動蕩,實現穩定轉型,實在無法判斷。」

 

俺卻感覺興奮。不是因為俺早知道的火山要爆發,而是因為終於有一個王岐山睡不著覺,並且把托克維爾的古典法語變成了京城普通話。下一步,如果把托翁的《美國的民主》也翻譯成普通話併流行一下,在十八大學習一下,中國是有可能避免法國兩百年的覆轍的。我們吃過了血饅頭,也啃過草根咽過糠窩頭,連王岐山也提醒警告大家,不要再吃法國式鍘刀砍頭。如果國家領導人能這樣從噩夢驚醒,民眾應該有所盼頭。而如果連國家領導人都驚醒警醒了,地震還是要來,火山還是要爆發,那就是天不佑中華了。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支持
10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10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24 個評論)

回復 tangremax 2012-8-1 20:31
萬x的文章是我的最愛,像阿妞不牛這樣高水平的博主在那裡隨處可見,他們的整體素質堪稱海外中文網之最。
中產階級的覺醒,統治階層的恐懼,低層民眾的憤怒,國家致命的弊端,這一切多麼的類同大革命前夜的法國。

在64以後,面對蜂擁而起的民眾,作為我黨命根子的軍隊,已經完全失去了任何開槍的能力。
正如前江西省長鬍x清所言,中國總有一天要變的。這就明白了為什麼國內高端人士的移民潮。
而國內的高官們在他們行事的時候,也不得不為自己留一條後路,太過分了,人民將清算他們

謝謝老貓的zt。
回復 黑山老貓 2012-8-1 20:36
tangremax: 萬x的文章是我的最愛,像阿妞不牛這樣高水平的博主在那裡隨處可見,他們的整體素質堪稱海外中文網之最。
中產階級的覺醒,統治階層的恐懼,低層民眾的憤怒,國家 ...
謝謝堂叔評論. 萬是我第一個開博的地方. 後來被五毛攻得關張了. 哈哈. 不過還是認識了很多人. 阿妞就是其中之一, 欽佩她的學識和堅持. 我是做不到. 中國現在在十字路口上, 但我不看好中國能走到正確的路上, 因為中國歷史上每次處於十字路口都走的是最便捷但是是最錯誤的路. 這可能和要求短平快急功近利的中國文化有關係. 未來中國走向只有老天知道了.
回復 yulinw 2012-8-1 20:45
   贊好文~~中國高官睡不著的日子多著呢~~
回復 解濱 2012-8-1 20:56
tangremax: 萬x的文章是我的最愛,像阿妞不牛這樣高水平的博主在那裡隨處可見,他們的整體素質堪稱海外中文網之最。
中產階級的覺醒,統治階層的恐懼,低層民眾的憤怒,國家 ...
這也是倍可親編輯們的一個問題:留不住高質量的寫手。 以前倍可親有幾個很好的寫手,如文取心、浪寬,都不在倍可親寫作了。 一個網站的編輯選取什麼文章,什麼文章給予什麼曝光率,這是很重要的。 前些天萬維有個寫手來到這裡,轉了一圈,又走了。
回復 解濱 2012-8-1 20:56
阿妞是萬維的一面大旗!
回復 tangremax 2012-8-1 21:26
解濱: 這也是倍可親編輯們的一個問題:留不住高質量的寫手。 以前倍可親有幾個很好的寫手,如文取心、浪寬,都不在倍可親寫作了。 一個網站的編輯選取什麼文章,什麼文 ...
估計他們的宗旨是娛樂,旅遊和生活。
一個網站如果沒有對重大政治問題的關注,即使點擊很高,終究談不上什麼質量和品味。
回復 黑山老貓 2012-8-1 21:39
解濱: 阿妞是萬維的一面大旗!
呵呵. 是. 俺很稀飯看她的東東.  
回復 黑山老貓 2012-8-1 21:40
tangremax: 估計他們的宗旨是娛樂,旅遊和生活。
一個網站如果沒有對重大政治問題的關注,即使點擊很高,終究談不上什麼質量和品味。 ...
有時候也是兩難.
回復 黑山老貓 2012-8-1 21:42
yulinw:    贊好文~~中國高官睡不著的日子多著呢~~
以後可能越來越亂. 不過反正大家都是抱著擊鼓傳花的態度, 也就是碰個幾率. 炸彈不一定在誰的手裡炸.
回復 解濱 2012-8-1 21:45
tangremax: 估計他們的宗旨是娛樂,旅遊和生活。
一個網站如果沒有對重大政治問題的關注,即使點擊很高,終究談不上什麼質量和品味。 ...
是的。 娛樂,旅遊和生活方面的稿件往往沒有多少影響力,大家看了哈哈一笑就過去了,不會被其它網站轉載和引用。 每一個網站還是要靠那些對於重大政治問題的報道和評論發揮其影響力的。 倍可親並不產生自己的新聞,沒有自己的報道隊伍,這是一個弱點。 在選取網路新聞方面雖然一直缺乏自己獨到的眼光,但至少還可以做到平衡。 真正的弱點就在選取本網站的博文進入首頁上,只顧及「大多數人的感受」,卻不願意拿出自己的特色,這是不能留住很多高質量寫手的最主要的原因。
回復 yulinw 2012-8-1 21:46
黑山老貓: 以後可能越來越亂. 不過反正大家都是抱著擊鼓傳花的態度, 也就是碰個幾率. 炸彈不一定在誰的手裡炸.
   所以趕緊的耗子搬家啊~~
回復 黑山老貓 2012-8-1 21:49
yulinw:    所以趕緊的耗子搬家啊~~
人家連第5梯隊都搬完啦.
回復 yulinw 2012-8-1 21:54
黑山老貓: 人家連第5梯隊都搬完啦.
   然後就全民攜手渡過難關了~·
回復 黑山老貓 2012-8-1 22:01
yulinw:    然後就全民攜手渡過難關了~·
哈哈. 度不度的過要看黨的需要
回復 kzhoulife 2012-8-2 00:20
喜歡這種高度理性,有深度有見解的文章! 阿妞絕對牛!
回復 dwqdaniel 2012-8-2 00:21
解濱: 這也是倍可親編輯們的一個問題:留不住高質量的寫手。 以前倍可親有幾個很好的寫手,如文取心、浪寬,都不在倍可親寫作了。 一個網站的編輯選取什麼文章,什麼文 ...
解大俠千萬別溜啊!
回復 dwqdaniel 2012-8-2 00:23
本人也 喜歡阿妞的文章!
回復 解濱 2012-8-2 00:26
dwqdaniel: 解大俠千萬別溜啊!
俺才不會那麼傻呢。 就是有人趕俺走,俺也不走! 憑什麼呀。  
回復 tangremax 2012-8-2 01:18
並研究平等觀念的崛起在個人與社會之間產生的衝突動蕩變革.
再讀一遍,一本100多年前的著作,令人震聾發匱。有人說中國當下不合民主,不需要民主,民主亦無法實行。然而,當一個平等觀念順行的公民社會發育起來以後,一切都將改變。這就解釋了我黨對公民社會恐懼的原因。濱哥以為呢?

Read more: 為托克維爾進入中國而興奮歡呼--ZT - 黑山老貓的日誌 - 貝殼村
回復 無為村姑 2012-8-2 01:26
解濱: 這也是倍可親編輯們的一個問題:留不住高質量的寫手。 以前倍可親有幾個很好的寫手,如文取心、浪寬,都不在倍可親寫作了。 一個網站的編輯選取什麼文章,什麼文 ...
同意你的分析,難得大俠還在這裡堅持。
12下一頁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11-15 12:50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