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年過去了 澳大利亞政府仍在這麼坑害中國學子

京港台:2020-1-9 11:00| 來源:環球時報 | 評論( 26 )  | 我來說幾句

2年過去了 澳大利亞政府仍在這麼坑害中國學子

來源:倍可親(backchina.com)

  在2018年3月時,我們《環球時報》曾披露了一件令人憤怒的事情:上百名獲得我國國家公派或全額獎學金的博士研究生,在已經獲得澳大利亞各高校的錄取書和獎學金,正準備前往澳大利亞進行深造的情況下,簽證卻遭到澳大利亞政府毫無理由的拖延,導致很多人的前途都在長達數月乃至1年多的等待中,受到了嚴重的影響。

  可如今,這樣的事情,竟再次發生在了上百名申請前往澳大利亞攻讀博士的中國留學生身上。

  本報記者從這些受影響的學生處得知,他們目前組建了維權的QQ和微信群,人數在165人左右,並且還在不斷增加。

  他們還給我們記者提供了詳細的統計資料。從這些資料來看,這些學生中有超70%的人是要去澳大利亞攻讀博士研究生的,還有不到30%是走的「訪問學者」的申請路線。但與2018年我們曝光的那次簽證拖延不同的是,這次被影響的有超半數是非公派學生。

  而且,他們都已經拿到了來自澳大利亞多所知名大學的錄取通知書乃至全額獎學金,其中以新南威爾士大學、莫納什大學、墨爾本大學和昆士蘭大學為主。

  

  (圖為已經錄取這些學生的各家澳大利亞高校的名單,以及受影響的學生所在的比例)

  澳大利亞內政部官網公布的數據顯示,申請澳大利亞的博士研究生的「500類簽證」,需要等待51天到4個月;申請訪問學者的「408類簽證」則更短,只需要等待14天到26天。

  

  

  然而,在維權的165名學生中,有105人等待簽證時間已經超過5個月,137人等待超過4個月,甚至有學生等待簽證的時間超過17個月,等待時間超過1年的也有9名(含兩名訪問學者)。這已經遠遠超過了澳大利亞政府官方承諾的期限。

  

  (圖為部分維權學生等待時間的統計表格)

  這一情況,與耿直哥2018年3月時報道過的那次上百名留學生被澳大利亞政府無故拖延簽證處理時間的情況,也極為相似。當時,澳大利亞政府曾「偷換概念」地回應說,澳大利亞的博士研究生簽證通過率是98%,中國學生的簽證通過率是99%。

  可如今這165名博士研究生和訪問學者,和2年前那批學生所面臨的,都根本就不是「簽證通過率」的問題,而是澳大利亞政府既不拒簽他們,也不通過他們,而是讓他們就這麼一直乾等下去。這往往導致學生們無法去尋找工作,或是改換其他地方的學校,甚至無法規劃自己的人生,儼然就是一種「精神折磨」。而且比起很容易拿到簽證的本科留學生(人數很多,給澳大利亞教育產業貢獻的收入也很多),問題一直都出在博士研究生的簽證上。

  

  

  

  (圖為維權學生以及他們漫長的等待經歷)

  有學生就生動地將澳大利亞政府的這種行為比作「渣男」,說:「如果認為我們有問題,可以check,可以給出理由拒簽,這樣我們可以重新準備材料再遞,亦或者尋找別的出路,我覺得完全可以接受。拖著簽證如同渣男行為,不拒絕不主動不負責,我們一方面精神受折磨,一方面還要和導師解釋,一方面向學校延期,一方面語言過期了還要重新考,一方面還要思考我們這麼折騰是否還有意義」。

  更過分的是,如今維權的學生們提供的郵件顯示,當他們每隔幾個月為簽證問題詢問澳大利亞政府進展和拖延的原因時,對方除了傲慢地給出千篇一律的「樣板式敷衍」或「踢皮球」外,就只讓學生們繼續等。一些學生還說,倘若催促超過兩次的話,對方反而還會表示不會再回應了……

  

  甚至於在下圖這封澳大利亞政府部門的回信中,澳大利亞一名政府人員還一邊「踢皮球」,一邊讓自2018年12月就遞交了簽證申請、並已經先後在2019年3月22日和2019年9月27日兩次詢問簽證進展的一名學生,再繼續等到2020年的7月,彷彿這名學生寶貴的青春,在口口聲聲宣稱「尊重人權」的澳大利亞政府眼中,只是一串可以被隨意撥弄的數字。

  

  同樣值得注意的是,這165名被澳大利亞政府無故拖延簽證的學生,申請的專業絕大多數都是理工類科目。學生們提供的部分統計數據就顯示,化學、計算機方向、材料學、土木工程是這些受影響的學生們申請最多的專業。

  

  (截圖為部分學生的專業統計)

  有學生就對我們《環球時報》的記者表示,有澳大利亞的華人導師曾經告訴他們,由於目前中澳關係是最近幾年中最差的,導致澳洲對中國人的信任度下降,結果在涉及到理工科技術類的專業時,下籤時間也普遍偏長,而且博士簽證都會送到他們的安全情報部門進行外部審核。

  這一說法也在澳大利亞政府回復給學生們的郵件中得到了證實,多封郵件中就提到澳大利亞政府除了要對學生的健康和人格進行審查,還要對他們進行「國家安全」層面的審查。有學生還在查詢澳大利亞政府的公開資料時發現,澳大利亞內政部很可能是將他們這種來自中國的博士研究生的「國家安全」檢查,交給了澳大利亞安全情報局(ASIO)在做。

  

  

  然而澳大利亞的這個情報部門,近些年卻一直對中國充滿了偏執的敵意,不僅經常通過他們在澳大利亞媒體中的「關係」,在澳大利亞社會散布各種完全缺乏根據的反華恐華言論,數次炒作所謂的中國學生滲透澳大利亞校園的陰謀論,更在前不久鬧出了「王立強案」這個澳大利亞媒體如今已經不敢再提的大笑話。

  

  

  不僅如此,負責處理這些留學生簽證的澳大利亞內政部,其現任部長達頓(Peter Dutton),除了被澳大利亞一些媒體指控為「反移民」的排外分子,也曾多次炒作排華恐華的言論。就在2個多月前,剛從美國訪問回來的達頓,便發表過一番宣稱中國在滲透澳大利亞的大學和干涉澳大利亞內政的偏執言論。

  

  

  因此,不少學生就懷疑他們遭到的這種簽證拖延的情況,是澳大利亞政府在刻意針對中國留學生——尤其是他們這種學理工科的博士研究生。他們還懷疑澳大利亞政府是想通過這種持續拖延的手段,逼學生們自己撤簽,這樣即便澳大利亞政府拿不出任何證據證明這些中國學生們有問題,也可以讓他們「自願」不來了,從而一方面降低所謂的「國家安全」風險,另一方面又能讓澳大利亞的「簽證通過率」顯得很好看。

  有學生還指控澳大利亞政府的行為是在「政治干涉學術」,因為澳大利亞的大學本身是希望中國這些博士研究生能來學校深造的,但政治的陰影卻令這些優秀的中國的高材生無法再被澳大利亞的學府所吸納。

  

  (圖為維權學生舉著「我們只是學生,不是間諜,不是恐怖分子」的標語)

  對於學生們的懷疑和指控,本報記者已經向澳大利亞內政部、澳大利亞駐華使館做出問詢。

  澳大利亞內政部雖然做了回復,但內容和2年前澳大利亞方面給出的那次回應大同小異,一邊宣稱簽證各方面的審查就是需要時間處理,並提到了「國家安全」方面的審查,一邊則拿所謂的中國學生超9成的「簽證通過率」偷換概念,否認是在特別針對中國學生。

  

  澳大利亞官方給出的回復

  另外,除了政治層面的因素,也有一些學生從簽證審批的技術層面指出,澳大利亞的簽證審核過程缺乏透明性,對於不正常的審理周期缺乏合理解釋,都會讓學生不得不去將簽證申請的超長拖延,與政治時局進行關聯。

  在一些國外的留學論壇上,耿直哥也看到有來自南亞一些國家的博士留學生也在抱怨澳大利亞處理他們的簽證時過於緩慢。而且,他們也因為澳大利亞內政部等政府部門的回應過於敷衍和不夠透明,懷疑自己是不是遭到了種族歧視。但也有人表示這是因為澳大利亞近些年大大提升了安全審查的嚴格程度,同時人手又不夠,才導致拖延。但澳大利亞政府也並未公開回應或證實過這些說法。

  

  但不論怎麼說,鑒於中國的博士研究生這兩年屢屢遭到澳大利亞政府這種在簽證上的坑害,如今維權的部分學生也希望用自己的遭遇提醒其他準備去澳大利亞留學的中國博士研究生,讓他們及早準備備選方案,改換目的地,不要再陷入這種澳大利亞政府人為製造的困境中,浪費自己的時間和青春。

  令人感慨的是,在這165名維權的學生中,有學生表示自己從小就很喜歡澳大利亞的自然環境和豐富的物種,尤其喜歡「鱷魚先生」這位澳大利亞文化的代表性符號,所以自己特別嚮往去澳大利亞深造,還為此拒絕了歐洲和加拿大的大學的邀請。

  還有的學生是因為很崇拜澳大利亞的某位博士生導師,才選擇了澳大利亞。更有人拒絕了美國的全獎。他們本可以成為澳中文化和學術交流的紐帶,增進兩國的關係。

  可如今,他們已經被澳大利亞政府寒透了心。

推薦:美國打折網(21usDeal.com)    >>

        更多留學教育 文章    >>

【鄭重聲明】倍可親刊載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說法或描述,僅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構成任何投資或其他建議。轉載需經倍可親同意並註明出處。本網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網友自由上傳,對於此類文章本站僅提供交流平台,不為其版權負責;部分內容經社區和論壇轉載,原作者未知,如果您發現本網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識產權的文章,請及時與我們聯絡,我們會及時刪除或更新作者。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0-2-23 17:19

返回頂部